翻页   夜间
寒门祸害 > 极品飞仙 > 第五百三十九章 血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寒门祸害]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叔爷爷过奖了。”

    话落,琴双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闭上了嘴巴。琴无敌看到琴双欲言又止的模样,便朝着琴潜和琴雄道:

    “你们两个下去吧。”

    “是!爷爷!”

    待琴潜和琴雄退了下去,琴无敌这才望着琴双道:“有什么事情?说吧。”

    “叔爷爷,您对惊云怎么看?”

    琴无敌沉吟了一下道:“是个苗子,但是如今也只是一个苗子。”

    琴双点点头,站了起来道:“叔爷爷,双儿告辞。”

    空旷的大街上。

    夜风在嘶吼,大雪迷离了人眼。

    一辆马车行驶在积雪的大地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琴深不时地挥动一下马鞭,琴飞坐在他的旁边。在他们身后的车厢内,琴双盘膝而坐,微微皱着眉思索着,既然琴无敌说琴惊云是个苗子,就证明琴无敌如今是真的没有决定支持哪一个。

    琴双的神色突然一怔,因为她发现马车停了下来,而且并没有听到琴深请她下车的声音,随后她就感觉到气氛不对。身形一动,便想下车,而就在这个时候,便感觉到车身微震,琴双推门跳下了车,微微眯起眼睛,便看到在距离他们大约有三十米左右站着一个人,一个穿着血色红袍的人。

    此时那个血色红袍的男子双手放在身前,按在一个剑柄之上,那是一柄血色的长剑,拄在在的身前。

    大地一片雪白,片片白雪洒落,他就仿佛是一个白色世界中的血魔,嗜血的目光望向了刚刚从车厢上跳下来的琴双。

    而此时的琴深和琴飞已经不在马车前辕上了,站在距离那个血衣男子十米开外,两个人此时都已经拔出了长剑,斜垂在体侧,极度紧张地望着那个血衣男子。

    那个血衣男子的目光越过了琴深和琴飞的肩膀,望向了琴双,淡淡地说道:

    “你是琴双?”

    琴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那个人不开口还则罢了,他一开口,这空中似乎就多了一丝血腥的气味。

    “我是!”

    琴双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突然她的眼皮一跳,她猛然想起了一个人。

    血衣。

    血衣是一个开启血脉的武者,在五十年前他的修为已经就达到了武帝巅峰,被誉为血脉教的天才,最有希望突破到武神境界的天才,但是自此以后便再也没有了一丝修为上的进展,天才如此的他也没有破去血脉武者不能够突破到武神的魔咒。

    据说他身上的衣服都是敌人的鲜血染成的血色,曾经无数次被武宗殿追杀,甚至触动了半圣追杀血衣,但是血衣却依旧活着。反而杀了武宗殿六个武神,甚至还杀了一个半圣。最后武宗殿出动了武圣,却依旧没有抓住他。

    “你是血衣?”琴双凝声问道。

    琴深和琴飞两个人心中就是一跳,握着长剑的手都在微微地颤抖。

    “眼光不错!”血衣淡淡地说道。

    “你要杀我?”

    琴双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哪怕就是她的前世,贵为武神巅峰,也不是眼前这个血衣的对手。更何况如今的琴双只有开丹田期第四层的修为?

    “我在被武宗殿追杀,在伤重濒死之际,大公主曾经救我一命,所以我欠大公主一个人情!”血衣的语气依旧淡淡,仿佛在说一个微不足道的事情。

    琴双的心便剧烈地跳动了起来,血衣能够将话说得如此明白,那就只意味着一个结果。

    那就是血衣会这里,将他们四个人全部杀光,他有把握杀死琴双他们四个人,而不会走漏消息。

    而且……

    琴双的心中浮现出苦笑,血衣也确实有这个实力。

    “咯吱咯吱……”

    血衣脚下踩着积雪,向着琴双慢慢的走来。无论是琴双,还是琴深和琴飞都没有想过逃,因为他们都知道,他们根本就逃不掉。别说琴双一个开丹田期的琴双,就是琴深和琴飞两个武师巅峰,在一个武帝巅峰的血衣面前也没有丝毫逃生的希望。

    更何况……

    血衣还是一个能够越阶挑战的武帝巅峰!

    “我如今是代表大秦帝国参加大陆灵纹大比的灵纹师,你如果杀我,就不怕被大秦帝国,冰霜帝国和武宗殿联手追杀吗?”琴双凝声喝道。

    “呵呵……”血衣轻笑了两声道:“百年来,我一直被追杀,我不在乎,而且我会在杀了你之后,留下记号,告知天下,你就是我杀的。我倒要看看大秦帝国,冰霜帝国和武宗殿又能够将我如何?”

    “锵锵……”

    琴深和琴飞震动长剑,向着血衣扑了过去。琴深目光紧紧地锁定着血衣,想要从血衣的动作中寻找到一丝破绽。她的目光一缩,通常情况下,一个武者厮杀的时候,都会首先爆发出气势,以气势镇压住对手,抢得先机。特别是双方修为差距过大的情况下,强者只要释放出气势,就能够镇压得弱者不能动弹,然后轻松杀之。

    比如血衣对琴深和琴飞。

    但是……

    琴深却发现血衣的身上没有半丝气势外露,就如同一个普通人一般,一步一步迎向了如飞而来的琴深和琴飞。

    身在半空中的琴深和琴飞眼中闪过一丝欣喜的光芒,两柄长剑上喷射出来的剑罡更宽更长。

    在琴双的视野中,便见到血衣只是轻轻斜刺里迈出了一步,便恰恰从两道剑罡的缝隙中穿过,一只左手在空中迅速地连击了两下,快德连一直关注的琴双都没有看清楚,只感觉到那血色的袍袖拉出了一片模糊,耳边就听到了两声闷响,琴深和琴飞两个人的身形就倒飞了出去,身子飞在了空中,猛然爆裂,残肢碎肉四射,空中如同飘落下一片血雨,掉落在地上,寒风扫过,凝结成一颗颗晶莹的血珠。

    琴深的心脏就是一抽,目光就是一缩,根本没有破绽可寻。

    “啊……”

    站在琴双身后的琴云霞吓得一屁股坐在了雪地里,琴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从鼻腔里面喷出了两道白雾。一手抓住了剑柄。

    *

    第三更送到,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