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寒门祸害 > 头狼 > 271 我们两家好使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寒门祸害]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星宇摇头摆尾的转身钻进奥迪车里,只剩下我和小女警王志梅互相对视。

  王志梅凝眉微皱,抻手拽了我胳膊一把,冷冰冰的出声:“王朗,待会跟我们会组了一趟。”

  我龇牙笑了笑道:“放心,我肯定不带跑的。”

  王志梅眼神复杂的掏出手铐递给我道:“我信得过你,可这种事情需要公事公办,先把手铐套上吧。”

  我微微一顿,嗤之以鼻的浅笑:“多大点事儿,来吧,你先铐上我呗。”

  说完话以后,我朝着趴在地上的那个黄毛道:“哥们,你高低找个地方躲严实一点,别特么等我从警局出来找你哈,草泥马,我就指着你脑门子告诉你,除非这把把我判死了,只要判不死,你和你家里人,我挨个收拾!”

  王志梅推搡我一把呵斥:“王朗,你要干什么!”

  “没什么,就随便唠两句社会嗑罢了。”我昂着脑袋憨乎乎的一笑,随即指着那个黄毛咒骂:“草泥马,孙马克我都不怵,你说你算个鸡八,记住你朗哥今天这句话,只要判不死我,你肯定废!”

  王志梅旁边一个青年警察指着我臭骂:“王朗,你闭上你的臭嘴!”

  “铁子咱俩之间啥也不差,你要跟我聊遵纪守法,我肯定是个合法公民,但你要他妈我特么跟我扯什么皇权至尊,我肯定让你明白一下什么是社会的残酷。”我瞟了眼那个警察,接着扭头看向孟胜乐道:“乐子,给波波打电话,就给我标注这个大兄弟,草特爹得,往后只要他敢露面,给我往死里凿!”

  王志梅铁青着脸,使劲推搡我一下问:“王朗,你到底想干什么?”

  “啥也不干,就是单纯的告诉这帮逼,使下三滥谁都会,但特么千万注意方式,我王朗确实狗篮子不算,但真给我逼急眼了,就这帮人,有一个算一个,我全特么送火葬场去。”

  杵在旁边的小黄毛脸梭了下嘴角,耷拉着脑袋没往下吱声。

  “就这样吧,该咋判咋判,该怎么罚怎么罚,我全认了。”我举起双手道:“来吧,铐呗。”

  王志梅利索的替我锁上手铐,然后搡了我一下催促:“走吧,先回组里做笔录,完事我把你移交派出所。”

  就在这时候,温婷和江静雅突然跑了过来,特别是江静雅情绪激动的娇喝:“凭什么啊?你们凭什么抓他?他犯什么错了?只是说几句公道话就应该被抓吗?”

  黄毛捂着潺潺冒血的大腿呢喃:“姐,你看我像个摆设吗?”

  江静雅涨红着脸低喝:“你..你罪有应得。”

  这时候坐在奥迪车里的张星宇,抻出半个脑袋吆喝:“警察同志,这样的不法分子,你们就眼睁睁看着他口出狂言吗?法律的尊严何在,公正二字又何在。”

  王志梅厌恶的瞟了眼张星宇低喃:“我们执法不需要其他人指手画脚!”

  张星宇似笑非笑的昂起脑袋道:“我只是建议!”

  “谢谢你的建议!”王志梅白了眼张星宇,抻手推了推我道:“走吧,有什么事情跟我回组里慢慢说,大刘联系120,然后带这位受害者去医院做鉴定。”

  我歪头看向张星宇邪笑:“宇哥,千万要判死我昂,甭管花多少钱都一定要办到,保证我这辈子都走不出监狱,否则我出来,你肯定玩完,等我出来以后,我肯定让你明白啥叫,匹夫之怒,血溅五步!”

  张星宇笃定的朝着我眯眼轻笑:“放心,你出不来了。”

  “操,你这牛逼吹的咋那么大腻,派出所是你家开的,还是监狱是你家开的?我们凭啥出不来?”孟胜乐不屑一顾的吐了口黏痰,双手举起来吆喝:“警察同志,我刚才也打人了,连我一块铐起来吧。”

  就在这时候,一台白色的奥迪Q7缓缓停到我们旁边,紧跟着一个穿一身麻布T恤衫的中年从车里蹦下来,大大咧咧的昂着脑袋喊:“对啊,我也很好奇,你凭什么判死他们啊?”

  我回头望过去,没想到竟然消失好几天的驼子,自打上次跟江君坑了我一道后,这家伙就彻底失去影踪,期间我还给他打过几次电话,不过他都没接,不过我是真没想到他竟然会不请自来。

  看到驼子,张星宇脸上的表情顿时也变得有些不自然,提了口气道:“驼哥,这事儿你掺和不起。”

  “多大的局儿啊,我掺和不起?”驼子佝偻着后背,一手夹着烟卷,另外一只手攥着手机,大大咧咧的笑问:“你叫张星宇是吧?马克没给你介绍过我吗?我这个人向来不讲规矩,只谈利益,谁给我的利更大,我就认为谁是一家人,警察同志,我作证昂,今天王朗肯定没打人。”

  “驼哥..”我嘴唇蠕动,低声打了声招呼。

  驼子摆摆手道:“我既然来了,你就什么话都不用说,有问题我替你搞定。”

  对于驼子上次摆了我一道的事儿,我还耿耿于怀,有意无意的轻笑道:“哥,你这么热情,我突然有点不适应,说实话,我有被坑恐惧症。”

  驼子意味深长的瞄了我一眼道:“滚蛋,老实从边上听着,你叔给我打过电话了,前面的事儿谁是谁非,我不跟你理论,等这次处理完你需要叔摆酒席还是需要叔给你赔不是,咱们再慢慢论,OK不?”

  看他的模样也不像是在开玩笑,我提了口气点点脑袋应承:“长兄为大,听驼哥安排。”

  驼子歪着脖颈看向黄毛青年狞笑:“小兄弟,你刚才说王朗打伤你的,有证据没?这年头广场上老太太抓随地乱吐痰都得开发票,没证据千万别乱说昂,我叫驼子,北郊开屠宰场的,认识我吧?”

  黄毛小伙蠕动两下嘴唇没往下接话,但坐在车里的张星宇憋不住了,蹭一下蹿了下来,脸色铁青的指着驼子嘶吼:“驼哥,你什么意思?”

  王志梅特别给面子的看向黄毛小伙追问一句:“你确定要报警吗?”

  黄毛犹豫不决的望了我一眼,随即直接把目光对准张星宇。

  驼子直接把手里的烟卷抛飞,拍了拍手掌冷笑道:“没啥意思,就是单纯的告诉你一声,这孩子不是没根儿的苦哈哈,不是谁想碰就能碰。”

  张星宇眉梢挑动,清冷的出声:“就凭你?”

  驼子倚靠在自己的奥迪车旁边,大大咧咧的笑道:“光我一个出来扛雷肯定不好使,如果我告诉你再加上西北城的齐恒呢?我们两家好使不?”

  张星宇的脸颊顿时变得刷白一片,满脸不可思议的轻喃:“齐恒?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驼子粗鄙的抓了一把胳肢窝,乐呵呵的笑道:“人口失踪局跟你汇报过他死了啊?老弟,别特么天真,没他妈点好处的事儿,我能跟着瞎掺和吗?”

  张星宇表情凝重的深思半晌,紧跟着乐呵呵的朝驼子抱拳道:“行,我明白啥意思了,驼哥,谢谢你昂!这种时候,你还能想着给我和克哥通气,我信你是真朋友。”

  驼子恨恨的咒骂一句:“草泥马,小逼崽子,你是真会玩,临了还特么摆我一道!”

  张星宇格外开怀的咧嘴一笑道:“驼哥,你放心,江君答应你的事儿肯定不会耽搁。”

  说罢话,他直接钻进奥迪车里,车子随即掉头朝医院外面开去。

  目送张星宇离去,王志梅特别较真的看向我出声:“王朗,不管对方是否告你,你故意伤害已经形成事实,我们有权利对你提出诉讼,跟我回去做下口供吧。”

  我贱嗖嗖的憨笑:“小姐姐,咱都实在朋友,没这个必要了吧。”

  王志梅捂着小嘴,出人意料的轻笑一下道:“尊重法律,也是尊重你自己,我们有权对你提出诉讼,但不一定非要诉讼,终归还是要取决你的认罪态度,走吧,别墨迹了..”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