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寒门祸害 > 头狼 > 281 记住这两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寒门祸害]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到孙马克的漫要价,六子和贺兵侠直接怒了,张嘴就要骂街,齐叔挥了挥胳膊阻止下来。

  齐叔深吸一口气,脸上表情平静的又确定一遍问:“五百万是吧?”

  “嗯。”孙马克放下高脚杯,笑着点点脑袋。

  齐叔一只手拖着我,另外一只手掏出手机扫视一眼问:“成,我先给你拿一百个当定金,剩下的等我回去筹一下可以不?”

  江君捂着裤裆,猪头狗脸似的狂吠:“老齐,你是不是混迷糊了?这种事儿有他妈定金一吗?处理就全款,不处理,你们滚蛋,王朗留下,我们随意处置。”

  齐叔没搭理江君,目视孙马克问:“你也是这个意思呗?”

  “我兄弟话就代表我想法。”孙马克牛逼哄哄的昂起嘴角。

  齐叔微微一笑,回头朝着六子招呼:“行,六子给医院的波波打电话,让他这会儿拿上我写的举报信去纪检委跪着去。”

  孙马克“腾”一笑站了起来,涨红着脸咆哮:“什么举报信?”

  齐叔歪着脖颈轻笑:“我跟了温平十多年,你猜我手里有没有点谢谦贪赃枉法的证据呢?”

  “你唬我?”孙马克的嗓门骤然提高。

  “那咱就拭目以待呗。”齐叔一点不带惯着的轻笑:“六子,打电话。”

  “齐恒!”孙马克指着齐叔的鼻子就走了过来,一只手攥着把“仿六四”手枪,直接戳在齐叔的胸口吓唬:“你信不信老子今让你们这帮人一个都走不出去?”

  “草泥马,你想干什么!”

  “你咋那么牛逼呢!”

  贺兵侠、六子也同时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指向孙马克。

  齐叔面色无惧的斜眼扫视孙马克笑着反问:“那你信不信老子让你和你姐夫明就轰然倒台?”

  “呼..”孙马克吐出一口浊气,沉寂几秒钟后开口:“要么给钱,要么你们留下点啥,想这么简简单单的走出长龙酒吧肯定没门。”

  “操,你早这么我不就理解了嘛。”齐叔嘲讽的吐了口唾沫,不由分的从六子手里夺过来手枪,直接顶在自己的右腿上,眉梢挑动两下后问:“留这条腿好使不?”

  孙马克嘴里喷着热气没作声。

  “叔..”我倚在齐叔单薄的肩膀上,声音羸弱的喃呢。

  “好使不!”齐叔的嗓门骤然提高,眼睛都没眨一下,直接“嘣”的一下扣动扳机。

  沉闷的枪声毫无征兆的在包房里响起,震的花板上的灰尘跟下雪似的往下“簌簌”脱落。

  齐叔的右腿上瞬间腾起一阵血雾,扎眼的鲜血顺着他的裤管渗透出来,慢慢蔓延在地板砖上。

  “叔!”我刹那间站稳身子,一把握住齐叔握枪的手掌,泪水就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簌簌往下脱落。

  齐叔推开我,直不楞登的盯着孙马克眼睛笑呵呵的问:“好使不马克?”

  面对齐叔疯狂的举动,孙马克慌神了,干涩的挤出一抹笑容道:“老齐哥,你看你这是干嘛,我就随口一..”

  “看来,还是不太满意哈。”齐叔吸了吸,手枪对准自己大腿,“嘣!”的再次扣动扳机,这一次鲜血流的比刚才更甚,齐叔原地摇晃两下后,差点摔倒,得亏身后的中特和贺兵侠搀扶才没有倒下。

  我直接跪倒在齐叔脚边,泪眼婆娑的抻手捂着他腿上的血洞,像个孩子似的嚎啕大哭:“叔..”

  被老猪俘虏的那一刻,我就知道齐叔肯定会来救我,可我断然没有想到他会使这种方式,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让自己再多受点委屈,也不希望这个已经年过四十的干瘦中年为我给他向来都看不起的孙马克低头哈腰。

  齐叔把手枪丢给身后的六子,抻出一只手在我脑袋上轻轻抚摸两下开口:“我岁数大了,脸这玩意儿要不要都无所谓,但你记住,今叔是因为什么挨的两枪,如果你是个爷们,就特么给我爬起来,瞪眼看清楚让你我叔侄难受的所有面孔。”

  “嗯。”我吸了口气,抓着他的衣裳慢慢爬起来,直勾勾的在这屋里的所有人脸上扫过,孙马克、江君、老猪,还有六七个歪着膀子冷笑的青年。

  就在这时候,包房门突兀呗推开,一个年轻风风火火的跑进来,朝着孙马克出声:“克爷,酒吧门口围了一百多号人。”

  “谁的人?”孙马克眉心倒竖,声音尖锐的问。

  年轻不确定的回答:“好像..好像是北郊驼子的人,那帮人既不闹事,也不话,就从酒吧门口堵了一大圈。”

  话音刚落地,包房门再次被推开,又一个青年闯了进来,凑到孙马克耳边低声道:“克爷,聚宝地产的段磊来了,是有事跟你商量。”

  孙马克紧锁眉头,自言自语的呢喃:“段磊,他来干什么?”

  就在这时候,包房门被推开,一个身材中等的青年笑容满脸的走进来,声音豪放的打招呼:“哈哈,马克老弟啊,找你一回可真难,前段时间我听你从丛台区租了二十多辆上料车是吧!”

  着话,段磊人已经走进包房,先是扭头看了眼惨兮兮的我和齐叔,随即抽回目光,盯着孙马克道:“忘记跟你了,丛台区那边的几个养车老板都被我们公司收购了,所以他们前面跟你签的合同作废了。”

  孙马克恼怒的低吼:“作废,你知道作废需要赔多少钱不?”

  段磊一点不拿自己当外人,坐在大理石的茶几面上,笑呵呵的:“该赔多少赔多少呗,反正又不是我赔,谁跟你签的合同你找谁去,给你提供个线索,那几个养车的老板集体到南方旅游了,你现在抓紧时间撵,兴许还能抓到一两个,今来找你的主要目的就是告知你一声,往后不要再为难我的大车队,否则我不介意咱们对簿公堂。”

  “你耍我?”孙马克五官顿时扭曲,额头上的青筋凸起,看似要暴走。

  段磊嬉皮笑脸的扬起手臂道:“马克老弟言重了,大家无冤无仇,谈不上什么戏耍,做生意嘛,肯定是讲究个利益,听你承包了人工镇的建设哈,忘记跟你了,我刚刚和西北城的齐恒老板签订了合作战略计划,最近三年内崇市的所有建材,绝对不会对外出售。”

  江君跟个傻屌似的,抓起一支酒瓶就站了起来,牛逼哄哄的指着齐叔咋呼:“齐恒,你他妈是不想好了吧?”

  这时候,坐在茶几上的段磊又瓮声瓮气的开口:“马克老弟,咱们之间其实也不是没有合作的可能,大车队、建材我都能跟你分享,但我这个人就见不得比我嗓门大的,你这个兄弟,我特别不喜欢,你看有法子没?”

  “你什么意思?”孙马克深呼吸一口气问。

  段磊眨巴两下眼睛微笑:“没啥意思,我看他不爽,极其的不爽,所以大车队,甭管你出多少钱,我都肯定不带租给你的,这么唠能理解不?”

  大胖子老猪“啪”的拍了下桌子,怒气冲冲的咆哮:“草泥马,那就都别走了!”

  “行啊,我正好想给自己放个假,不走了昂,待会千万别求我哈。”段磊笑盈盈的掏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贴在耳边道:“喂,是省建设局的王局吗?对对对,我聚宝地产的段啊,有个事情跟你们提前反应一下,南郊的体育场的项目,我们公司恐怕暂时需要停工,没什么大事,我个人在酒吧街一名名为长龙的夜店喝醉了,店主特别热情好客不让我走,您受累替我跟崇市有关方面都打声招呼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