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寒门祸害 > 头狼 > 1131 趁他病,要他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寒门祸害]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望着一众记者扛着“长枪短炮”的摄像机将奥迪车团团包围起来。

  被李倬禹按在地上的葛川顷刻间像是丢了魂一帮,眼珠子瞪圆,嘴巴无力的呢喃:“完了。。全完了。。”

  我也被两个武警扭按着,脸贴着水泥地上,朝着他轻飘飘的冷笑:“完了?这他妈才哪到哪!后面咱俩的戏码还多着呢,小狗篮子,跟我玩?老子拼死你!”

  葛川两眼无神的盯着我,鼻孔外翻“呼呼”的喷着热气,此时的他已经完全乱了方寸。

  我眯眼冷笑:“呵呵呵,我在鸡棚子里等着你。”

  就在这时候,我们夜总会的门前,突然传来一道似曾相识的悦耳女声:“对对对,这里就是我曾经跟亲们提过的那间饱受欺辱的头狼夜总会,几分钟前门口刚刚发生了厮斗,警察叔叔按住的那两个人,一个是被逼的走投无路的老板,另外一个就是山城赫赫有名的聚海商会会长葛川,刚才听警察叔叔说,葛会长的车内不光有枪,而且藏药。。”

  我昂头望去,瞬间呆立当场,打死我也没想到王影竟会出现在我面前。

  王影一袭深蓝色长款羽绒服,头发简单的束成马尾,精致的小脸上略施粉黛,看着比过去漂亮了很多。

  此刻她正一手握着手机支架,一边冲着镜头说话:“值得一提的是那位葛会长的父亲好像是山城的某位权贵,我不知道他的成功发迹是否跟他父亲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大家记得订阅转载,小影的铁粉们一定要帮我转发到朋友圈和各大群里,我们一起弘扬正能量。”

  “不许乱拍,赶紧走!”一个刑警朝着王影轻喝一声。

  “好的,不拍了。”王影放下手机,盯盯望向我的方向。

  我和她四目相对,刹那间我的心里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般的难以形容。

  自打分手以后,我一直都在刻意回避她,不管是见面还是别的方面,我以为我们这辈子都不会再有任何交集,可就在我被欺负到走投无路的时候,这个女孩挺身而出,用自己的方式默默帮助着我。

  上次从江静雅的口中得知,王影一直在借助网络媒体的力量帮助我们洗白、扭转形象,我只是心底一暖,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可这次眼睁睁看着她做的一切,我承认自己内心深处的某一块位置松动了。

  庞明皱了皱眉头,朝着押我的两个武警摆摆手道:“把王朗铐上车,先送到公安医院检查一下。”

  “谢谢你小影。”我蠕动嘴唇轻喃。

  她轻抿嘴角,欲言又止的往前走了两步,可能又想到了什么,突兀停下脚步,只是眼巴巴的望着我。

  我被扭着胳膊往车内推,依依不舍的回过去脑袋看她。

  她大大眼睛微微泛红,犹如出水芙蓉般清丽,声音很小的开口:“要爱惜自己,要好好的。”

  很快我被推进了警车内,隔着车窗玻璃,我仍旧盯盯的望着站在夜总会台阶上的王影,随着车子的启动,我看到她的眼眶中突然掉下来几滴晶莹的泪水。

  再次回到熟悉的公安医院,我被铐在病床上,茫然的望着天花板发呆。

  不知道过去多久,庞明推门走进来,苦着一张倭瓜似的脸蛋吐了口浊气:“老弟啊,这回你真是把我害惨了,我大张旗鼓的带着几个媒体朋友过去抓你,谁知道竟然给葛川按了个正着。”

  我吸了吸鼻子回过来神,微笑着反问:“庞哥,说这话你良心不会痛吗?抓葛川那是刑警队的事儿,你不过是歪打正着罢了,算起来你俩这属于联合破案,我不信鸡棚子对你没有嘉奖。”

  庞明惆怅的掏出烟盒,点燃两支烟,递给我一支,自己叼起来一支叹气:“嘉奖个屁,我领导刚刚打电话骂了我半个小时,葛川他爸是干什么的你又不是不清楚,我们把他亲儿子给按住了,往后还有好日子过吗?”

  “别急,慢慢等着吧。”我笃定的咬着烟嘴道:“事情闹这么大,我不信老葛敢明目张胆的护犊子,做生意的有竞争对手,混吏场的难道都是朋友?眼下他的当务之急是怎么样做好大义灭亲,不然他的竞争对手肯定会趁机发难,他现在就是再恨,也得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唉,希望如此吧。”庞明长吐一口烟圈。

  我咬着嘴皮出声:“你一定会升职的,我保证!”

  庞明深嘬几口烟,拍了拍我肩膀道:“我给医生打过招呼了,以你腿伤严重为由,再让你从医院继续住下去,不过这次你真得听我的,千万别再乱跑了,老哥哥的心脏承受不住啊,等一切风平浪静,你想干嘛干嘛,我肯定不会阻拦。”

  “行,我记住了。”我使劲点点脑袋。

  庞明一脚踩灭烟蒂,朝我摆摆手道:“你先歇着吧,我得回去写份今晚上事件的详细报告,另外把你在鸡棚子里的资料完善一下,省的将来老葛找借口查处,出现什么纰漏。”

  我想了想后朝庞明出声:“对了庞哥,明天中午你抽空来趟医院,我给你介绍个靠谱的朋友。”

  “行。”庞明迟疑几秒,点了点脑袋。

  之所以选择让庞明抓我,我就是为了避免再落到警察手里,然后调查取证,最后查出来我其实已经出狱了,毕竟我当时进鸡棚子,是林昆透过特殊手段安排的,我已经坑了师父两次,不能再给他制造麻烦。

  等庞明离开以后,我掏出钱龙给我买的另外一部手机,拨通卢波波的号码:“波姐,是我。”

  卢波波立马上火的低喝:“卧槽,你特么啥情况啊?偷摸跑出医院,整出来这么大的动静都不知道提前吱个声,这会儿八九个记者跑咱们夜总会采访。”

  我定了定神,压低声音交代:“没事,跟记者们好好说下咱是咋受凌辱的,记得尽可能往老葛的身上泼脏水,就说葛川总是借助各个单位的手打压咱们,另外想办法把记者们往旅游公司引引,既加大曝光度还能保护咱自己。”

  我琢磨一下,接着交代:“你和三眼嘴太笨,尽可能让秀姐、小雅、媚儿和婷婷她们几个女的说,哭的越惨越容易博同情,另外找律师写诉讼,控告葛川猥亵咱店里的服务员,别舍不得花钱,找几个演技好的。”

  “能行不?”卢波波疑惑的喃呢。

  我乐呵呵的说:“妥妥的行,我不信在这个节骨眼上,老葛不想招救他家犬子,还有闲工夫跟咱扯淡玩,只要有媒体曝光,什么鸡八这个局那个所的,全得规规矩矩往边上靠。”

  “行,我马上安排。”卢波波利索的应承下来。

  我掐着嗓子说:“另外我再交代你两件事情,第一,联系廖国明和张帅,廖家和帅帅在市里面的人脉圈比咱大多了,让他们打听一下,谁跟老葛不对路,你想办法接触,后面的事儿不用我教吧?第二,给刑警队的李泽园带句话,让他明天中午来公安医院跟我见个面。”

  之前李泽园的手机被摔坏了,我也没有他的联系方式,只得通过卢波波通知他。

  卢波波迷惑的问我:“你想干啥呀?”

  “趁他病,要他命!”我狠声狞笑:“让老葛爷俩记住了,咱们永远都是他惹不起的爸爸。”

  卢波波轻声询问:“需要再找找韩飞不?他今天还给我打电话问过咱这边的情况。”

  我毫不犹豫的拒绝:“不用,好钢用在刀刃上,人情这玩意儿次次都用就不值钱了,你别给我打电话,我有事会主动联系你的。”

  放下电话后,我眯眼陷入沉思,仔细将整晚上的事情回忆一遍,琢磨着有没有纰漏。

  想着想着,我突然低喝:“糟了,白老七露了!”

  今晚上在夜总会门前,白老七和王鑫龙一块胖揍的灵猫,我们门口有摄像头,警方如果取证的话,一定会调录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