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寒门祸害 > 头狼 > 1421 天上真的会掉馅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寒门祸害]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远仔,你能不能先别打岔,让我和王朗说完。”

  听到我的话,熊初墨并未有太大的反应,反倒朝着旁边的叶致远不满的挥舞两下小粉拳。

  叶致远有点不高兴了,长舒一口气道:“墨墨,你不懂我和朗哥的交情,你让我跟他说行么?”

  熊初墨非但不领情,反而很是恼怒的指责:“你别说话了好不好?来之前你还跟我保证那些人绝对都靠得住呢,结果呢?现在就剩下王朗一个人,你到底还想不想让我的艺校顺利办下去啊?”

  “我。。我。。”叶致远楞了几秒钟,随即低下脑袋轻喃:“卧槽,我闭嘴行了吧。”

  “王朗,你就跟我直接说,你帮我去谈那块地皮,有多少把握?”熊初墨鼓着腮帮子,像是个任性的小女孩一般的吐槽:“我跟你这么说吧,对我来说,校址定在哪里其实都可以,但我就是不爽天娱集团的人那么欺负我远弟弟,不就是花钱嘛,好像我比他们差什么似的。”

  通过这次简短的会面,我基本上可以得出结论,这个熊初墨办校是假,想取悦叶致远的欢心才是真,尽管俩人在我们面前表现的好像跟铁哥们一样,用北方话说就是“发小”,但这个熊初墨的心里绝对有叶致远的一席之地,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得出来。

  于是乎,我的表情变得更加为难,揪着自己的衣角干笑挪谕片刻后,叹口气道:“墨墨姐,不是我卖关子哈,您应该也清楚天娱集团搁羊城的实力和地位,您说我狗毛不是,上来就虎口拔牙,自己得承担多大的风险?真让我跟他们硬拼,我一成把握都没有,但是我可以保证自己哪怕马革裹尸,也要帮你们杠到底。”

  叶致远揪着眉头,带着浓郁威胁的腔调咋呼我:“朗哥,没意思了昂,这事改天再谈OK不?”

  看叶致远有点急眼,我连忙摆摆手道:“行行行,我不说啦,咱们吃饭喝酒吧。”

  “远仔,你别说话,行不行?”熊初墨一肘子怼在叶致远的胸脯上,朝着我轻声细语道:“王朗,你别理他,咱们继续说咱们的,你说的这些我都了解,不瞒你说,跟你们吃饭之前,我也很和不少羊城的混子接触过,无一例外,没有多少人敢招惹天娱集团。”

  叶致远有些忍不住的插话:“墨墨,咱们今天就到这儿行不?剩下的事情我和我朗哥私底下慢慢聊,我保证给你个满意的答复,要是做不到,你把脑袋割了都可以。。”

  叶致远能说出这样的话,证明他肯定是特别害怕熊初墨吃亏,话既然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我如果再不趁机为自己谋取点福利,那就真是个大傻叉了。

  所以,当叶致远说完话以后,我聪明的没再吱声,直接保持了沉默。

  我不说话不代表熊初墨没有想法,她直接暴走,一巴掌拍在叶致远的胸口埋怨:“你什么意思?不相信我的能力吗?”

  叶致远颇为无奈的辩解:“墨墨,我只是说……剩下的事情,让我和王朗自己聊吧。”

  “你聊什么?咱昨天和那个叫魁星帮的老大见面,对方老大说的话,你又不是没听见。”熊初墨白了眼叶致远,愤愤不平的呢喃:“你不能总拿十几二十年前叶家一家独大的过往说事,现在谁管那些?时代变了,叶家已经不是过去的叶家,你明不明白?”

  叶致远忙不迭接茬:“不是,墨墨。。”

  “我觉得墨墨姐说的对。”我提到调门,直接压过叶致远的声音,满脸挂笑的接茬:“这年头,交个真朋友比买彩票中奖的几率还要低,人家一门心思的对你好,你却拿人当跑腿,谁能乐意干?”

  “朗哥,你话多了。”叶致远皱了皱眉头,略微不满的瞟视我一眼。

  我咧嘴憨笑两声,随即尴尬的朝叶致远抱了抱拳头道:“对不住啊远仔,来之前和朋友多喝了两杯,有点口无遮拦啦,待会我掌嘴,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说罢话,我举起酒杯,朝着他俩道:“废话不多说,墨墨姐的事情,我一定当成自己的办,不就是个天娱集团嘛,大不了我跟他们粉身碎骨的拼一把。”

  我这招其实就是在模仿那天晚上,叶致远治郭江的套路,完完全全的以退为进,叶致远可能看得出来我在伪装,但傻甜白熊初墨绝对感觉不出来任何。

  熊初墨沉默良久后开口:“王朗,我也知道,让你和天娱集团的金戈铁马的对上,确实对你来说不太公平,可有些事情……”

  我使劲拍打两下胸脯,做出一副义薄云天的模样低喝:“墨墨姐,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来羊场以后,一直都是远仔费心费力的照顾着,别说为了他得罪什么天娱集团,哪怕是干再出格的事情,我也心甘情愿,我就一个念想,希望我没了以后,远仔和墨墨姐能照顾我的兄弟和家人。”

  叶致远咬着嘴皮,极其不满的瞄了我一眼:“朗哥,戏演的有点过头了昂……”

  “什么叫戏演的过头了?”熊初墨一巴掌直接拍在叶致远的后脑勺上,满脸不快的哼唧:“远仔,我发现你现在就是好坏不分,那些见风使舵的人各种阿谀奉承你能听的面不改色,怎么真朋友王朗说一句,你就这么不耐烦?王朗说的有错吗?他如果真和天娱集团的对上,难道不应该考虑以后的事情吗?人家都已经想好了自己如果没了,该怎么办,你却在怀疑他的诚心,我发现你现在真的是有点飘了。”

  叶致远马上火急火燎的解释:“不是墨墨,你不懂他的为人……”

  我扬起嘴角,马上又做出一副惶恐样子道:“墨墨姐,你别责怪远仔,我这个人其实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够意思。”

  “你不用替他打掩护,我跟他同窗三年多,我还不知道他的为人吗?大心眼没有,整天就知道带着一群狐朋狗友满足自己过剩的虚荣心。”熊初墨一指头推搡在叶致远的额头,大大咧咧的朝着我道:“王朗,我看得出来你是真为远仔好,我这个人也没什么生意头脑,但是我看人很准的,只要你帮我把地皮拿下来,你的酒店,我个人融资现有价值的五倍,而且不占任何股份,事后你只需要多给我百分之五的利息即可。”

  叶致远一下子急眼了,手舞足蹈的咆哮:“墨墨,你知道他的酒店市值多少吗?你就冒冒失失给他融资五倍以上,如果一旦赔了或者是发生别的意外怎么办……”

  “你再冲我喊一句试试?”熊初墨厌恶的撇嘴道:“你再冲我喊一句,我马上提高到六倍。”

  叶致远很是无奈的解释:“墨墨,你别任性行不?社会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我和朗哥是朋友不假,了有些事情……”

  熊初墨立即朝我比划了个“六“的手势:六倍,王朗我决定往你的酒店融资六倍以上的资金,你放放心心的扩大规模,我是你坚强的后盾。”

  叶致远愣了一下,接着再次提高调门:“卧槽,墨墨你是不是脑袋秀逗了,你知道六倍是个什么概念吗……”

  “七倍!”熊初墨朝我努努嘴。

  叶致远喘着粗气道:“墨墨,你听我说,他那家酒店……”

  “八倍!”熊初墨看了我一眼,直接站起身子道:“王朗,咱们现在就签协议,不用搭理远仔,如果以后他敢刁难你,你就马上给我打电话,我今天出门急,忘记带存钱的卡了,先跟你套份临时的合约,只要你帮我拿下那块地皮,我家里的事情又能顺利解决的话,我保证你在羊城年年风调雨顺。”

  听到熊初墨的话,一瞬间我脑袋好像被天上掉下来的巨型馅饼给砸中一般的眩晕,我们酒店预期投资一千多万,她愿意不入股的融资八倍,我特么都不敢想象,酒店究竟能改造成什么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