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寒门祸害 > 小夫小妻小仙人 > 第1918章 金童让女首领吞掉她自己的血剑

第1918章 金童让女首领吞掉她自己的血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寒门祸害]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1918章金童让女首领吞掉她自己的血剑

    让自己的血生成一丛血剑,这个功夫,金童还是第一次看到,联系倒在地上的木英兰的表现,金童猜个**不离十了,恰在这时,金童听到了女首领得意的狂叫:“在你死前,我要再让你开大一点一些我的血剑,以便让你的元神一并消失!”

    瞬间里,金童改变了主意,收起准备直接刺入女首领的后背的龙矛剑,就在女首领的右手断腕对准了木英兰的嘴,准备向着木英兰的嘴里发射一丛血剑的瞬间里,金童的右手,已经抓住了女首领的这只断腕,一个猛折,准确无误地,女首领的这只断腕,对准了她自己的嘴,而这时,女首领已经射出了血剑!她想收手,已经来不及了。

    刷地一下,女首领全身一震,紧接着,她的身体,已经转了过来,正好面对金童了。

    “哈哈!金童!难道你也想尝尝我的血剑吗?你让把我的血剑进入我自己的肚子,对我来说,这有什么关系?难道,我自己的血剑,会伤害我自己的吗?恰恰相反,我的血剑,回到我自己的肚子之中之后,正好再次加强,接下来,就该你来尝尝我的血剑了!我的血剑……啊……啊啊……啊啊啊……”

    女首领对金童的狂叫,突然变成了撕心裂肺的惨叫!

    “哼!恶毒无比的女首领!你只想到,你自己的血剑不会伤害你自己,却没想到,我在你的血剑之中,添加了一种东西!”金童的眼睛,盯视着女首领,讥讽地道。

    女首领听了金童的话,顿时,她的脸,完全变形了,无可奈何地,她的身体,倒在了地上,只觉肚子里,那整整十支血剑,正在噼噼啪啪的爆燃!

    原来,刚才的瞬间里,金童在那些血剑之中,打入了自己的最精纯的火精!

    所以,融合了火精的血剑,回到女首领自己的肚子之中之后,开始了连续不断地爆燃,这样的折磨,比木英兰经受的折磨,要痛苦一百倍!

    金童站在女首领的面前,好整以暇地看看女首领,接着,金童扫视一遍倒在地上的祖兰、应娜和木英兰,然后,向她们的身上打入自己的纯正阳性能量。

    极快地,倒在地上的祖兰、应娜和木英兰,相继站起身来,异样的目光,齐齐看向金童。

    “你们不要看我了,各自用自己的法器,在那个女首领的身上发泄掉心中的怒气吧!”金童轻轻地道。

    金童的话音未落,祖兰、应娜和木英兰,纷纷赶过去,各种法器一起上,转眼之间,女首领变成了一堆肉泥,而她的强大的元神,被早就准备好了元神瓶的金童收了。

    接着,金童、木英兰、祖兰、应娜,像是打扫战场一样,与达摩斯一起,将剩下的女妖人扫荡一空。

    到此时,这个全部由女妖人把守的关隘,被金童等人彻底破掉了。

    事不宜迟,金童等人,一鼓作气,继续向着百妖连环大阵第十七阵的纵深地带进发,当他们到了又一个关隘近前时,竟然发现,这个关隘,是一个设置半山腰上的道观!特别是。那个道观上,整整齐齐地,插遍道家的旗子,另外,还有道家音乐,隐隐约约地传了出来。

    “他们这是利用我们的信仰,试图瓦解我们的斗志,实际上,这是一种攻心战术!”金童盯视着那个道观模样的关隘,对大家道。

    “所以说,我们的信仰,就该建立在正确的基础上,那就是信仰实质,而不是信仰皮毛!”刚刚恢复身体的鼎娃,平日里显得傻乎乎的,这一次,却是语出惊人。

    “嗯!鼎娃说得对,我们不要被假象乱了心智!有这个战场上,只有我们,才有真正的道心!”金童道,“走,一往无前地去破阵!”

    金童等人,到了距离那个假道观几十米远的地方,只见道观大门一开,一位道长模样的中年人,身着一袭素色道袍,全身纤尘不染,不带任何兵刃,却是与几十个弟子,出得道观大门来,向着金童等人迎接而来。

    快速地思索之中,金童已经有了破解之道了。

    金童准备好了一切,只是那道长,样子显得很玄妙,让金童觉得有些犹豫,金童觉得,似乎太过巧合了??那位道长,竟然和自己的师父的样子一模一样!

    察觉到金童心理上的变化,不明就里的木英兰,立刻关心的悄声问道:“金总指挥,你怎么了,是不是觉得对面那个人功力高强,咱们战胜他有些费力?”

    金童保持正面向前走的姿态,不看木英兰,嘴里道:“不,与你说得大不一样,此人的功力,不只是十分高强,可是,他的模样,竟然和我的师父一模一样!”

    木英兰听了,顿时愣住了,木英兰惊疑地低声道:“你说什么,他的模样,竟然和你的师父一模一样!竟有如此怪异之事?”

    金童仍然不转头地看着前方,道:“是啊,我也觉得这一现象,太过离奇了一些。”

    木英兰道:“金总指挥,既然那人,极其像你的师父,那你打算怎样对待他?”

    木英兰这话问的有些尖锐,不过,却正好说中了金童的心思。

    金童沉默了一下,然后,金童轻声道:“只有见机行事了。”

    说话之间,两边的人已经走到了近前了,金童收回看向那人身后的一众人等的目光,看着和自己的师父一模一样的男人,主动道:“我等前来,讨杯水喝,打扰道长了,请多多见谅啊!”

    金童没有想到,和自己的师父一模一样的男人,居然直接道:“金童!你为何如此讲话?你是我的徒弟,我是你的师父,难道,你看不出来吗!你是我的徒弟,别说在我的这里喝水,就是在我的这里吃饭睡觉,呆上十天半月,又有什么不应该?!”

    金童听了,顿觉大异,心里一下子乱了,不过,金童尽快地基本上稳下心来。(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