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寒门祸害 > 商女为妃:世子大腿缺挂件吗 > 第554章 雪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寒门祸害]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程娇娥的安抚了青韵一阵,便安排着成三几人去点一点粮食的数目,程娇娥在等待着天灾的来临,同时心中亦是有些忐忑。

    那空无一人的卫城,不知会不会引来吴衣的野心,吴衣所作所为全部都不在程娇娥算计之内,只会让程娇娥对此更加担忧,等到雪灾过去,她亦是准备修书一封给商裕,关于吴衣的事情恐怕要提早交代。

    入夜之后,外面的雪更大了,这次的雪就像是没有尽头一样,韩黎出去绕了一圈,回来哆哆嗦嗦的喊冷,薛城哼了一声,对于韩黎他一向是没什么好感的,不过韩黎也根本不搭理薛城,而是凑到程娇娥这边看他们玩翻花绳。

    “你们这是玩什么呢?”韩黎看的一脸不解,然后挠了挠头发,接着又看向一边的绿竹,她正和翠烟玩的高兴。

    程娇娥道,“女孩子玩的东西,你也要来参与么?”

    她目光所及便是沈祁愿和左棠休息的区域,韩黎撇了撇嘴,最后还是默默的退了过去。

    翠烟看了一眼绿竹,笑嘻嘻的问道,“绿竹,你是怎么看上那个呆子的?”

    闻言绿竹便红了脸,她之前身份有些尴尬,所以和程娇娥这边的人熟悉了好一段时间,好在程娇娥一直都不在意绿竹之前做过的错事,而且几番维护,这才让翠烟青韵等人彻底的接受了绿竹。

    绿竹对于程娇娥一直都是感激不尽的,程娇娥其实想让她稍微放下这样的感激。

    翠烟的玩笑之语果然让绿竹紧张起来,她本来在认真的翻绳,话一说出口,她手一抖,本来要翻好的绳就掉在了地面上。

    “不是的,我和他只是……”绿竹想说只是和他聊得来,而且她前半生太苦了,很少有人会像韩黎这么逗她开心,而且韩黎的身份其实也不低,怎么说也是县丞的独子,虽然现在这个身份名存实亡了,但是绿竹还是觉得高攀。

    这样的心思存在的久了绿竹便有点担忧和焦虑了。

    见气氛不对,程娇娥立刻开口,“好了翠烟,这件事交给绿竹自己处理便好,绿竹,你若是真心喜欢韩黎,我绝对不会阻拦你的,而且若是韩黎敢欺负你,你随时可以回来找我,我会帮你教训韩黎的。”

    那边的韩黎没来由的觉得一阵冷,连忙裹了裹身上的衣服。

    绿竹知道程娇娥是真心待她,翠烟果然不乱说了,脸上的笑容也收敛了起来。

    等到第二日起身的时候,外面的世界已经完全变成了白色,整座山上全是雪,而久违的太阳终于从云层里面露了脸,只是仍旧没有什么温度,来时的路已经看不见了,至于地处凹陷部位的卫城早就在一片雪白中看不见了。

    众百姓们都是一阵庆幸,若是此时还在卫城,只怕是当真要被这白雪也掩盖了。

    程娇娥仍旧是一身男装,从山洞中走出,见众人兴奋的言语只是微微蹙眉,“左大人,告诉他们在山上不要随便大喊,否则是会造成雪崩的。”

    左棠点头,昨日他便遣人去说了,想来是这些人真的太过于兴奋,所以才会忘记之前的嘱咐。

    程娇娥又叫来成三和沈祁愿,遣两人去廉价卖粮。

    “按照之前的价格来出售,虽然是天灾时期,但是亦不可滥用同情心,这些百姓之前高价卖出去粮食,如今能够低价换来口粮已经是对他们的仁慈了。”无论如何程娇娥也是个商人,商人可以善良,但是不能够无条件善良,否则这些被救助的人,只会觉得他们得到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小三儿,说话要低声。”程娇娥又嘱咐道,成三立刻动了动嘴唇保证,程娇娥眼中有了笑意,伸出手摸了摸成三的头发。

    看着山底下的卫城,程娇娥却一时之间有些恍惚,这个冬天什么时候才会彻底过去还是个未知数。

    而不远的北狄内部,此时却是一场权力的竞逐。

    吴衣跪在青玉面前,神色不见几分慌张,倒是一如既往的冷淡,他的嘴边带着笑容,可是他的笑容只会让人无端胆寒。

    “吴衣,你十岁那边,本王在荒城遇见了拦路的你,本想直接让马车碾过去把你压死,却被你眼中那一点顽强的想要活下去的意志感动,这才把你带了回来。”青玉年过半百,头发竟然悉数变作白发。

    他背着双手,不去看地面上跪着的青年,吴衣仍旧是贯穿的紫衣,衣摆逶迤在地面上,说不出是什么姿态。

    “义父之恩情吴衣不敢忘记。”吴衣缓慢的说出一句话,却是惹得青玉一阵冷笑。

    “你明明知道青魄罗是本王的亲子,你为何要这么对他?”话中的怨气怒气已经一同迸发,吴衣却丝毫没有畏惧。

    “我只是不希望义父一世英名毁在他的手中,而且他要做的是谋权篡位,难道义父真的一点也不在乎么?”吴衣的语气中终于带了点嘲讽的情绪,末了,他见青玉转身,眼中的冷光也猛然闪烁,“世人的心都是偏的,如今的吴衣才算是真的了解了。”

    “源城之事是你设计?那京城来的皇妃为何不抓?”青玉显然不准备回答他这个疑惑,而是突兀的转移了话题。

    “源城是吴衣和懿贵妃一同谋划,若是义父还有夺取天下的心思,源城的百姓可以作为义父争夺天奕的筹码。”吴衣从怀中掏出一个骨笛,双手呈上,“源城的百姓被蛊族的紫樱用秘法控制,可做偷袭之用。”

    “遂远候,如今本王是不是应当退位让贤了?”

    青玉话中有话,吴衣却面色不变,青玉转身便走,没有再给吴衣留下一点好脸色,至于青魄罗则于几日前回宫之前彻底的失智,脑袋混沌,已经不是个正常人了。

    紫回也被吴衣送进了监牢之中,吴衣亲自迎回了早就被他换出去的青玉,至此这个谋权篡位,子夺父权的笑话不过持续了一月,便被闻名天下的小侯爷遂远候给打破了。

    吴衣捏着手中的骨笛,神色莫名,最后还是轻轻笑了笑,这才把骨笛收好,捡起地面上的花斗,离开了皇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