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保卫国师大人 > 第200章 长痛不如短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云崕顺她手指方向看去,果然红泥小炉上架着一只小镬,盖子被咕嘟气泡顶起,漫出一阵阵奶香,在寒冷的冬天闻着格外暖心。

  再回首看看她笑成新月的眉眼,以及露出的八颗小白牙,他心头的火气稍降,冷冷“嗯”了一声。

  冯妙君可是抓着他的大氅跑过来的,这时就格外殷勤地给他披上:“外面太冷,公子没有冻坏吧?”

  “你说呢?”他一把抓着她的手腕,果然手心里度过去的全是凉气。

  他的体温向来偏高,这回当真是着凉了。想来也不奇怪,外头都是零下十几度了,再加上他刻意施法将冰河冻住,那水底的温度得有多低!其他修行者或许还无所谓,云崕的身体却是时好时坏,与旁人都不同。冯妙君吃了一惊:“我去加炭!”

  她返身要去帐篷角落取炭,云崕却不放手,反而将她拽进怀里:“不必,借你体温一用。”

  他的衣服都用灵力烤干,但身体却凉透了,冯妙君只觉自己如坠冰窖,连打两个寒噤;云崕则是惬意地呼出一口气:“真暖和。”对着几丈外的炭盆勾了勾手指,里面的炭突然就烧得好旺。

  冯妙君怒道:“放手,我去搬炭盆过来!”保证能把他给烤化烤糊了。

  她被按在云崕胸前,就感觉到他低笑时胸腔的震动:“我刚从冰天雪地回来,烤不得火盆。这点儿常识都没有么?”怀里这一团软绵绵、暖洋洋地,抱得他都不想撒手了。

  她身上还带着牛乳和杏仁的甜香,好想吃上一口。

  好像真有这回事。冯妙君一怔,摸着他冰寒彻骨的肌体,没来由有点儿心软,随后智商上线,狠狠呸了自己一声:他身负海量灵力,自带随时加热系统,这会儿无非随便找个借口来占她的便宜,可见这人品性之恶劣,她居然还有点心疼。

  不,不是心疼,她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你是我的贴身侍女,岂非该急我之所急?”贡献一点体温怎么了,他又没对她做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好在云崕也没打算太过分,见她又打了个寒噤就放开手,“牛乳呢,端过来。”

  冯妙君如释重负,赶紧打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牛乳过来。云崕缓缓饮了半碗,脸上才现出一点血色。

  “公子,你那失踪的手下?”

  他摇头:“死了,我在河底见他被斩作碎片。”

  “……”她问得小心翼翼,“那,河神呢?”

  “无须如此谨慎。”云崕好笑,这丫头是怕他生气么,“被它逃了。不过它也受了重创,短时间内应是不敢再出来。”

  “峣国居然有巨蛟守河,怪不得冀远城将它奉为神明。”龙这种神物天生自带震撼效果,这是其他生物很难比拟的。

  “蛟?”他嘴角露出一丝讥讽,“那可不是蛟。你忘了它最擅幻阵。”

  她眨巴着眼:“您能确定,它真地不是蛟?”

  “不是。”

  他到底是怎么确认的呢?冯妙君清楚,但他答得斩钉截铁,她也只得信了。“那它到底是什么?”

  这一回,云崕没有再回答,只露出沉思之色。

  良久,他才道一声:“或许是幻兽中的一种。”

  因为那东西擅长布置幻境吧?话说回来,能从云崕手底逃脱也是件大本事,尽管水下不是他的主场。

  “冀远城那里……”应该正在打攻城战吧?他身为大国师,不用再去督战么?

  “我是国师,不是督军。”他只负责重大疑难,这种常规小事自有魏军中的将领去执行,哪里还需要劳动到他?

  炭火旺盛,帐里暖意盎然,云崕的面色也渐渐恢复红润。冯妙君给他宽衣落帐,自己走去了外间。

  云崕与其他修行者不大一样,好似睡觉的时间多过了打坐修行,也不知这一身本事是怎么炼成的。

  大帐刚好正对着冰河。她在帐帘上扒开一张缝,第n次往那个方向眺望。地平线上火光冲天,似乎还有炮火和呐喊声随风而来。

  这对无数人来说,都是个不眠之夜。

  冯妙君再一次体会到了无力感。虽然她贵为修行者中的一员,但在面对战争和侵略时,却和养母徐氏、和这世间的千千万万普通人一样,只能被动接受、随波逐流。

  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其他修行者也大抵如是。

  她不会去问云崕和魏王这样的强人,为什么非要动战争不可。这问题太幼稚,云崕多半还要将自己描述得身不由己。

  冯妙君走了回来,和衣而卧。

  冰河这一侧静悄悄地,甚至还有夜枭啼叫,她却辗转难眠,满腹心事。

  兴许是转身的动静吵到了云崕,他低沉的声音从帐内传来:“聒噪!”他今日引动天地之力,又与河神战了一场,实是有几分困意,哪知这妮子翻来覆去,衣被摩擦的每一次窸嗦声都被他听在耳里。“大半夜不睡觉。”

  他不也没睡?冯妙君听他语气中并没有多少呵斥之意,终是忍不住问:“公子,这场仗要打到何时?”

  “两日之内。”探子事先已在冀远城摸底,它最大的倚仗就是天险和河神,现在二者都已丢失,优势明显的魏军没理由拿不下它。

  “我是说,战争。”她幽幽道,相信他一定能听懂。

  这回云崕沉默了许久,声凝如水:“长痛不如短痛。”

  什么意思?她一头雾水。并且这不是她头一回从他口中听到这几个字了。

  他没有再解释,只沉声道:“睡吧。”

  一夜无话。

  ¥¥¥¥¥

  太阳从东方升起,冯妙君也收了功,缓缓站起。

  她一夜未眠,干脆起来调息吐纳,这才能做到物我两忘。前线打生打死,后边儿蒙头大睡,这人心得有多大啊?——说的就是此刻还在帐内蒙头大睡那个人。

  她走出帐去透气,发现周围的帐篷少了很多,而后勤部队正押运辎重开上冰面,看样子是往冀远城而去。

  “安安姑娘,早。”

  有个声音跟他打招呼,冯妙君转头一看,是陆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