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寒门祸害 > 命之途 > 第一六二五章:黑心炼丹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寒门祸害]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渡劫完毕,凌天准备返回,又是一番跋山涉水,他再一次进入了自由之地。

    凌天准备直奔距离最近的传送阵,不过却被破穹拦住了:“凌天,激烈的战斗没准是你心神修为突破的契机,自由之地那么多狩猎小队是你最好的对手,留在这里一段时间吧。”

    点了点头,凌天对自由之地的也颇为喜欢,最起码比枯燥的炼丹要强多了。方林等人已经能炼制出一转和二转仙丹,而且足够交换药材什么的,炼丹坊里倒也不用他这么着急回去。

    “嘿嘿,而且还可以搜刮那些狩猎小队,这可比你炼丹交换功法秘籍快多了。”破穹怪笑,他语气中满是怂恿之意。

    “我看这才是你让我留在自由之地的主要原因吧。”凌天没好气地道,虽是如此说,他依然改变了行进路线,而且从他眼眸中的期待就知道他对劫掠那些狩猎小队也颇为热衷。

    凌天本准备大干一番,却不想在进入自由之地后发生了一件让他疑惑不已的事情:

    很多狩猎小队看到了凌天,不过他们并没有如以往那样冲上去,而是远远的躲开,不少修士眼眸中流露出畏惧之色,而且隐隐有些鄙夷。

    没错,是鄙夷。当凌天看清这些人的眼神之后他愕然,一时间不知道为什么这些狩猎小队都转变了性情不再对自己出手,而且还会流露出如此复杂的神情。

    不过很快他就听到了‘黑心炼丹师’这个称号,他终于明白了这些人为什么躲着自己。

    “哈哈,黑心炼丹师,凌天,你小子出名了啊。”破穹大笑,看着有些无辜的凌天,他调笑道:“没想到你落得如此名声,不知道敏儿那些丫头知道你这个称号后如何笑你呢?”

    “哼,一定是那些劫掠我的人不忿,故意抹黑我的。”凌天愤愤不已。

    按照凌天的性子,别人不来招惹他他也不会主动去招惹别人,如此自由之地之行也就没了意义,他苦笑不已,准备返回焚天城。

    却不想刚想改变路线,一群人拦住了他的道路。人群中一个为首者怒视凌天,满脸的鄙夷之意:“你就是那个黑心炼丹师?”

    原本凌天心中就颇为不爽,如今又被人拦路训斥,他心中更加阴郁,瞥了那人一些,冷笑道:“我是炼丹师不假,不过却不黑心,最起码没你的脸黑吧。”

    拦路那人是一个妖族人,本体是一头黑熊,虽然已经化形成人,不过却也拥有黑熊的体征。听到凌天的奚落,他原本一张黑熊脸更加黑,他怒视凌天:“看来果然是你了,明明修为那么高却故意隐瞒实力,你也太卑鄙了!”

    闻言,凌天一愣,不过聪明如他也立刻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被冠以‘黑心’两字,他心中好笑不已,而后冷冷的看向那人:“仙界行走隐藏实力还不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再说我没有杀那些人已经很大发慈悲了。”

    凌天所言不虚,在仙界行走,特别是在凶险的自由之地,没有修士会暴露出自己的真实实力。而且也如凌天所说,对于人族之外的人他从没下狠手,绝对算得上仁慈了。

    虽然知道凌天所言不虚,不过那头黑熊却更加愤怒,他怒指凌天:“休要狡辩,今天俺黑熊要好好教训你这个伪君子,你敢不敢跟俺打一场?!”

    听着那人的自我称呼,凌天险些笑出声来,他强自忍着,故作不屑地道:“我为什么要跟你打,看你这穷酸的模样好像也没什么值得我打劫的吧。”

    闻言,黑熊更加愤怒,他怒吼:“你打赢了了俺这条命就是你的。”

    “我要你的命干什么,又不值什么东西。好了,你让开,我要走了。”说着,凌天作势就要走。

    “你,你……”看着凌天要走,黑熊大急,他一把将数个储物戒指抛了出来:“你别走,如果你赢了俺这些东西都是你的,里面有很多药材,而且还有一株六品仙草,这对你们炼丹说可是无价之宝。”

    丹药、珍宝有品阶,药草自然也有品阶。仙界的药草分为九品,六品仙草在炼丹师手中能炼制出六转甚至七转仙丹。在仙丹缺乏的仙界,五转仙丹已经弥足珍贵的了,更不用说六转甚至七转仙丹了。

    闻言,凌天心中微动,他看着那头黑熊:“好吧,那我们就打一场,不过我这个人很公平,我输了我会给你百颗二转仙丹,你输了那些草药就归我。还有,你也知道我需要丹方和功法秘籍,如果你有的话复制给我一份就行了。”

    其实黑熊完全不用顾忌什么就可以直接动手,可是他并没有,如此耿直让凌天颇为欣赏,所以他才答应要跟黑熊比试一场。

    看到凌天答应跟黑熊一战,黑熊激动不已,他战意勃发,就准备动手。而他身边的那些同伴也都振奋不已,兴致勃勃的观看起来。黑熊的修为已经在大罗金仙后期,而凌天表现出的修为只有金仙初期,在那些人认知中纵使这人隐藏实力也定然不是凌天的对手。

    也不知是凌天运气好还是别人运气差,以前对他出手的那些狩猎小队修为最高的只是大罗金仙初期,所以纵使他们败了也没人以为凌天的实力强得多么离谱。

    也许是看到了这边的情况,越来越多的修士赶来,这些人有人族、魔族、妖族,奇异的是他们暂且放弃对彼此的成见,都看向场中,隐隐有些期待。

    “啧啧,凌天,看来你这些年在自由之地真的很有名啊,这些人居然暂时摒弃种族之间来观看你们的战斗。”破穹玩味道。

    “我看事情没这么简单。”凌天声音稍稍凝重,感受到破穹的疑惑,他看向远处:“看到远处悬崖上的两人了么,他们给我的感觉很强,而且我感觉他们的特征跟战仙榜上的其中两个的描述很像,他们应该是战仙榜上的人,我不相信如此凑巧他们会遇到我。”

    “你的意思是说这两个人是特意找你的?”破穹讶然。

    “没错,应该是从那些狩猎小队嘴中得到我的讯息故意来寻我的。”凌天沉吟,他瞥了一眼黑熊:“至于这头黑熊应该是跟他们一伙的吧,不然他也不会这么担心我会不战而走。”

    “你的意思是说那两个战仙榜上的人是特意来跟你一战的?”破穹道,而后疑惑不已:“那为什么他们不自己动手,却偏偏派一头大笨熊跟你战斗呢。”

    “应该是想看看我的实力吧,看我值不值得他们动手。”凌天虽然是猜测,不过他语气却颇为笃定。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他冷笑道:“毕竟战仙榜上的人都有自己的骄傲,他们不屑向弱者动手。”

    “凌天,那你打算怎么办,是走还是战?”破穹询问,他语气中隐隐有些担忧:“那两个战仙榜上的人修为都已经大罗金仙大圆满,你虽然心神修为跟他们持平,不过却不能施展《寂灭魂曲》或者《幻音诀》,不一定是他们的对手?”

    凌天金丹修为堪堪金仙期,与那两个战仙榜的人相差极大,对拼能量他必输无疑,如此只能在灵魂攻击一途取胜,不过他最厉害的魂曲和幻音秘术却不能施展,不然怕是他的身份会被人怀疑。

    如此凌天几乎立在了必败的境地,所以破穹才会如此担心。

    “战,为什么不战呢?”凌天反问,他眼眸中流露出一抹精光,隐隐战意:“你不是说我正缺少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么,如今一下碰到两个战仙榜上的人,机会难得,我自是不能错过。”

    “可是……”破穹担忧,不过刚想说什么就被凌天打断了。

    “不用担心,强者自有强者的骄傲,他们不会二打一,而且也不会以境界压迫我的。”凌天微微一笑,他自信满满:“我想他们一定会如当初的天心一样压制修为跟我一战,毕竟他们可是战仙榜上的人,纵使以高境界胜我也胜得不光彩。”

    “哦,这倒也是。”破穹稍稍舒了一口气,而后语气一转:“实在不行你还可以逃走,凭你小子的手段一心想逃我想他们也拦不住。”

    “所以,为什么不一战呢?”

    说完凌天动了,他右手伸向背后,一股凌厉之极的剑意弥漫而出,剑气纵横,从四面八方将黑熊包围在内——凌天展开了剑势攻击。

    看到凌天动手,黑熊也沉浸在战斗之中。在凌天伸手拔剑的时候他身体微微前躬,身形骤然涨大了不少,就连身上的黑色毛发都长了不少,一股凶悍之极的气息弥漫而出。

    剑势攻击下黑熊心神微微一颤,不过他的修为可不是方磊可以比拟的,连方刚都能从凌天的剑势攻击中挣脱出,更不用说他了。一声咆哮,黑熊背后浮现出一个巨大的黑色凶影,而他双脚也变成了熊掌。

    咆哮声惊天动地,暗含一种大势攻击,而后抵挡住了凌天的剑势攻击,黑熊不退反进,熊掌一蹬,他如一座黑山一般向凌天撞去,而他也举起了熊掌,狠狠拍了下去,如山似岳,气势惊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