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电影人传奇 > 第五十章 舌战群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只在场的北电师生,专家们也都目瞪口呆,我们明明是在讨论电影语言现代化嘛,怎么跟四个现代化都联系上了,这也太能联系了吧?

  李沱反应特别快,当即反驳道:“你这是在偷换概念,我们是在讲电影语言的现代化,不是电影的现代化;而且电影是艺术,不是工业产品!”

  许望秋轻笑道:“电影语言需要现代化没错,难道电影本身就不需要现代了吗?你说电影不是工业,这我不能认同。电影在美国早就已经成为工业,形成了一条围绕影视作品所进行的生产、营销、发行、衍生品等一系列产业链环节,厂商,及相关服务所构成的工业体系。

  电影受电视机冲击是世界性的问题,到现在只有美国人找到出路了。去年美国导演乔治-卢卡斯拍摄的电影《星球大战》,在全球取得了7.7亿美元的惊人票房;再加上同样大获成功的《大白鲨》,美国电影人意识到,科技与电影结合所营造出惊人的视觉效果是对抗电视的最佳法宝。现在美国人正在往这条路上走。如果说以前的美国电影是工业,那么现在美国电影正在往重工业的路上走,正在将影视产业打造成航空母舰。欧洲电影只是小舢板,在航空母舰面前将不堪一击,美国电影将横扫世界!到时候我们拿什么反击美国,拿什么反抗美国人的文化霸权?只有发展工业,将我们中国电影也打造成航空母舰,以航空母舰对航空母舰!”

  就在此时,北电的周传基老师说话了:“好莱坞电影确实是工业产品没错,但它没有艺术性。好莱坞一个大老板说过,我知道我们制做的都是垃圾,可是倒垃圾也应该倒得漂亮些啊。说句不好听的话,好莱坞自己都说自己是垃圾,可你为什么非要说,不,好莱坞不是垃圾,是好东西,这真是见鬼了。”

  许望秋轻笑道:“戈达尔和特吕弗是法国新浪潮的主将,也是你们推崇的对象,当初他们伙同侯麦、雅克-里维特和夏布洛尔形成小集团,篡了《电影手册》的权,掀起了电影新浪潮。不过他们有个共同的爱好,就是崇拜好莱坞电影,尤其崇拜希区柯克和霍克斯,巴赞说他们是希区柯克霍克斯派。特吕弗将他和希区柯克的对话写成了书,那本书就叫《希区柯克与特吕弗对话录》。如果你们要说好莱坞是文化垃圾,一无是处的话,那我觉得你们应该先把戈达尔他们这些吹捧好莱坞的家伙乱棍打死!”

  在场的北电师生都目瞪口呆,专家们中也有些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中国电影圈吹捧新浪潮,把好莱坞视为文化垃圾,没想到新浪潮的主将们竟然是好莱坞的粉丝。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说好莱坞是垃圾岂不是打自己的脸?

  周传基坚持道:“好莱坞电影就是三镜头法,完全没有任何艺术可言。”

  许望秋反驳道:“如果说好莱坞只是三镜头法,那长镜头就是对《火车进站》的复刻,早就过时了。好莱坞确实比较喜欢用三镜头法,但不等于好莱坞只有三镜头法,更不代表三镜头法没有艺术性。希区柯克的电影没有艺术性?库布里克的电影没有艺术性?卓别林的电影没有艺术性?科波拉的《教父》没有艺术性?

  我用希区柯克的《辣手摧花》举个例子,这片子电影资料馆前些日子放过。故事是讲小查莉本来很崇拜舅舅,但后来她发现舅舅是一个连环杀手,专门骗富婆,然后将她们杀死,从她们身上获取钱财。在小查莉发现舅舅是凶手后,非常痛苦,为了让小查莉这个角色成长,希区柯克专门安排了一场晚餐戏。

  在舅舅说那些被杀死的女人“肥胖、人老珠黄、充满贪欲”的时候,希区柯克给的是特写镜头,让舅舅像是在喃喃自自语,而不是与别人说话。

  听到舅舅这么恶毒的说那些女人,小查莉脱口而出:“但她们还活着!她们也是人!”如果按照三镜头法,在小查莉说话的时候镜头会离开舅舅,切给小查莉。但希区柯克没有给小查莉镜头,镜头一直对着舅舅。在小查莉说完后,希区柯克更是将镜头迅速向前推,推成了舅舅的大特写。就在这时,舅舅转头看着镜头回答:“她们是吗?查莉?”

  电影在正常情况下一般禁止演员直视镜头,演员直视镜头意味着演员和观众在进行交流。舅舅说“她们是吗?查莉?”,然后盯着镜头,我们就被放到了小查莉的位置上,也真正被带到了故事中,感受到了小查莉内心的恐惧。”

  北电师生前不久刚刚看了《辣手摧花》,对许望秋说的这个镜头都记忆犹新。很多人当时就感受到了这个镜头的独特,但不知道好在什么地方,现在听许望秋一讲都恍然大悟。

  许望秋淡淡地道:“类似不遵守三镜头法的镜头,在好莱坞电影中数不胜数。三镜头法是好莱坞电影的惯常套路没错,但如果说好莱坞就只是三镜头法,并以此认定好莱坞没有艺术性,那就有些偏颇了。

  紧接着,许望秋抛了一个更令人震惊的事实:“巴赞曾高度称赞好莱坞电影工业,他说美国电影是一门经典艺术,那么为什么不去钦佩它那最值得钦佩的,亦即不仅是这个或那个电影制作者的才能,而是那个系统的天才,它那始终充满活力的传统的丰富多彩,以及当它遇到新因素时的那种能产性。连新浪潮祖师爷巴赞都说好莱坞是艺术,你们又凭什么说好莱坞没有艺术性呢?”

  在场专家们算是真正见识到许望秋的厉害了,一个个惊疑不定的看着许望秋,心想这小子哪儿看这么多书,哪儿查阅的这么多外国资料啊!

  陈凯哥推崇新浪潮,鄙视好莱坞,现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可能?巴赞怎么会说好莱坞是艺术?

  刘林压低声音道:“这些专家将巴赞视为精神导师,批评好莱坞,说好莱坞是垃圾,没想到他们的精神导师竟然也推崇好莱坞。”吴知柳笑道:“望秋把巴赞的话搬出来,他们就已经输了。”张一谋也不由点头道:“是啊,这些抨击向好莱坞学习的专家现在全傻了!”

  对方当然不会轻易认输,理论家李志清开口了:“可你在自己的文章中都说了,最近几年好莱坞年轻一代的电影人在向欧洲学习,革掉了旧好莱坞的命,开创了新好莱坞时代。好莱坞都在学欧洲的先进理念,我们为什么要学好莱坞,而不直接向欧洲学呢?”

  许望秋非常认真地道:“我没让大家不学新浪潮,我不反对新浪潮,也不反对长镜头,我喜欢的新浪潮电影不少,长镜头也肯定会用。但从整个国家,从电影产业的角度来说,不宜大力推行新浪潮那一套。我们做个简单的对比,电影《董存锐》相信大家都看过,我们就拿董存锐炸碉堡这场戏作例子。支持欧洲艺术电影的人,你们来说,按欧洲艺术电影的拍法该怎么拍。等你们说完了,我来说按好莱坞的方式该如何拍。你们谁来?”

  张暖新是长镜头的坚定支持者,当即站了起来:“我来试试吧,如果是我的话,会这样拍,先拍一个大全景的长镜头,拍董存锐是如何冲到桥下的。紧接着将摄影机摆在桥下,但离董存锐有一定距离位置,拍董存锐放在炸药包。本来是远景,但由于炸药包放不上,董存锐迎着镜头跑过来,抬头向桥上看了眼,敌人的机枪还在轰鸣;董存锐又跑回去,用自己的枪托在石壁上砸,想要砸出一个放炸药包的坑来……”

  支持长镜头的专家都微微点头,张暖新的构思很符合她的理念,镜头非常少,大部分是中远景,基本上都是长镜头。

  等张暖新讲完,许望秋开口道:“张老师的构思特别好,接下来该我了。董存锐如何冲到桥下,我就不说了。董存锐正在用枪托砸石壁,部队冲锋了,很多战士倒在了敌人的碉堡前。董存锐意识到如果不马上炸掉碉堡,部队会遭受重大损失。中景镜头,董存锐来到桥底中央,左手拖起炸药包,顶住桥底,右手猛地一拉导火索。特写镜头,导火索“哧哧”地冒着白烟,闪着火花。紧接着给大全景,董存锐昂首挺胸,站在桥底中央,左手拖着炸药包。从特写跳到大全景,这种景别的急速变化,会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

  紧接着,镜头又由大全景切成董存锐的近景镜头,同时高喊:‘同志们,为了新中国,前进!’在董存锐喊出‘同志们’三个字的时候,给反应镜头,切给董存锐好友,他含着热泪大喊:‘四虎子!’紧接着镜头切给连长,连长大喊:‘董存锐’再切给董存锐的战友们,他们眼喊热泪大喊:‘董存锐!’马上接炸药包的特写;紧接着是董存锐的面部大特写,神情坚毅,无所畏惧;最后是炸药包爆炸,把碉堡炸毁的镜头。

  接下来是全景镜头,连长从战壕中站起来,举着手枪高喊:‘为了新中国,前进!’董存锐好友冲出战壕高喊:‘为了新中国,前进!’董存锐战友们从战壕中冲出来高喊:‘为了新中国,前进!’最后是战场的大全景,解放军战士端着枪,在一面红旗的带领下,向着镜头,如潮水一般涌来。到这里这场戏彻底结束。”

  虽然许望秋只是用语言描述,但在场的北电学生都听得心潮起伏。

  许望秋看看在场专家,又看看北电师生,自信地道:“相信大家体会到这两种拍法的差别了,欧洲艺术电影追求写实,镜头偏少;而好莱坞电影为了调动观众情绪,让观众与电影共情,镜头切换特别多。现在由你们来评判,哪种拍法更好。觉得张老师拍法更好的请举手。”

  陈凯哥和田壮壮第一时间将手举起,紧接着,又有二十多个学生将手举起。

  许望秋笑了:“觉得我的拍法更好的请举手。”

  唰的一声,一百多学生将手臂高高举起,远远看去像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