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大符篆师 > 第五百九十五章 好气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老气横秋满眼戾气的小男孩顿时傻了,站在那里,浑身被大道能量封印但少妇却看不见的问君也傻了。

  问君瞥了一眼小男孩,小男孩也忍不住看了看她,嘴角抽搐着。

  这时候,少妇更怒了,鞋都没换,蹬蹬蹬走到旁边一间屋子,拉出一个婴儿车,把怀里的宝宝放在车里,一边放还一边怒道:“你还敢瞪我!”

  “我没有……”小男孩气势很弱地道。

  “刚刚你斜了我一眼!”

  少妇走过来,拎起小男孩的衣领,把他从小板凳上拎起来,往沙发上一扔,伸手一拽……

  整个过程熟练得问君目瞪口呆。

  被扔在沙发上的小男孩脑袋距离坐在那里被封印着的问君最多也就半米。

  啪!

  少妇一巴掌拍在小男孩屁股上。

  声音清脆。

  “还敢不敢了?”

  “我……”

  啪!

  “还敢顶嘴?”

  “我没……”

  啪!

  “再顶嘴?”

  啪!

  “我这回没顶嘴啊!”

  “看你生气!”

  啪!

  小男孩自闭了。

  问君一脸震惊加无语。

  为什么?

  这种活了千载万世无数纪元的老妖怪,会被自己疆土大域里面的一个浑身上下一点能量波动都没有的凡人打屁股?

  就算是这一世的母亲,不忍伤害,但也不至于当着一个外人的面丢丑吧?

  简直就是见鬼了!

  神特么的写作业呀!

  问君动不了,小男孩同样动不了。

  虽然看不见小男孩的表情,但从他那粗重的喘息中,能明显感觉到他现在有多恼火。

  北方大天神,高居万神殿第一排北方正中神龛的超级古神,被个凡人一通臭骂,扒了裤子打屁股……

  虽然对自身命运有些担忧,但说真的,问君现在有种想笑的冲动。

  真的是太好笑了!

  所以她在笑。

  “哈哈哈哈!”

  虽然动不了,但灵魂却在笑。

  小男孩感知得清清楚楚,忍不住怒吼道:“你得意个什么劲儿?”

  少妇暴怒:“哎呦?我得意个什么劲儿?”

  “不是,我不是说您,妈……真不是说您,我说别人,说别人呢妈……”

  小男孩拼命挣扎,想要解释,却被少妇死死压住。

  小胳膊小腿的,哪里是一个成年人对手?

  少妇脸都气红了,边打边数落。

  “王小虎,我算是看出来了,你骨子里依然还流淌着从前的余毒啊!”

  “整天什么都不想学,长大了愉快的当个废物,是吧?”

  “你个混账玩意儿,竟敢这么说你老娘,得意个什么劲儿?呵呵呵呵,王小虎你废了!”

  “你的屁股今天谁也保不住了!你姥姥来了都不好使!”

  少妇整个人就像一架机关枪,突突突突突……然后就是啪啪啪啪啪。

  可怜的王小虎两个屁股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得通红。

  少妇却依然不解气:“我跟你爸,你爷爷,你太爷爷,祖爷爷,甚至你祖祖祖爷爷……多少代人,都受这该死的观念所影响,被骗无数年!”

  “我跟你爸仗着聪明,多少算是小有成就。才让你有一个安稳的家。”

  “这些年人们的思想观念终于变得不一样了,知道学习的重要性了!”

  “不学习,你凭什么有成就?”

  “不付出,你凭什么有收获?”

  “老天爷会直接给你掉馅饼还是会赐你一个老婆?”

  “从小不学无术,长大了却要怪爹娘没管好,这种事情还要一代代的重复下去吗?”

  “我不知道你从哪看的那些不学习是好事的东西,但我告诉你王小虎,只要老娘一天是你妈,你就别想不学习!”

  “听见了吗?”

  少妇说到最后,甚至有些哽咽起来。

  问君在一旁一直处于目瞪口呆的懵逼状态。

  小男孩也终于被抽得哇哇大哭起来,抽噎着服软:“妈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这就去写作业,以后我听话……”

  “哇!”

  那边婴儿车里面的小宝宝似乎被吵醒了,发出一声嘹亮的哭声。

  少妇顿时把小男孩扔在那,冲过去抱起小宝宝,一边迅速掏出奶瓶,一边说道:“还愣着做什么?滚去写作业!”

  小男孩缓缓站起身,脸对着问君的脸,眼里满是阴郁,冷冷看着问君。

  迅速结了个手印,问君的身体瞬间缩小成一寸大小,被小男孩随手拎着头发,带进了自己房间,随手扔在书桌上。

  哐当!

  门被关上。

  下一刻,门直接被用力推开。

  露出少妇那张怒气冲冲地脸:“耍脾气是吧?”

  小男孩:“……”

  问君:哈哈哈哈哈哈!

  虽然生死悬于一线,但就是想笑,忍不住。

  “不许关门!”门外传来少妇哒哒哒的脚步声,越走越远。

  小男孩压低了声音,无比阴沉地看着问君:“很好笑是吗?”

  问君动不了,但已经彻底觉醒了记忆的小男孩是什么人?

  眼睫毛都是空的!

  身为活了无数个纪元的老妖怪,哪能看不出问君心里在想什么?

  “想笑你也得憋着!你会死的很难看!”小男孩低声威胁着。

  然后——

  老老实实拿出一个粉色小书包,从里面掏出书、本、笔……

  问君:“……”

  粉色小书包?

  哈哈哈哈!

  这个暴躁的少妇居然有着一颗少女心?

  给儿子弄个粉色小书包,也真没谁了。

  小男孩看着问君就烦,干脆把她拎起来,脸朝着书桌里面放着。

  眼不见为净!

  被变得很小的问君看见书桌里面同样摆着一张相框,那上一家四口,都笑得很灿烂。

  尤其这小男孩,咧着大嘴,豁牙漏齿的,笑得特灿烂。

  估计拍照片这时候,小男孩就是北方大天神弄出来的一个小号,还什么都不知道呢。

  一家四口,看上去倒是挺幸福的。

  “你等我写完作业的!”小男孩一脸怨念的咕哝着。

  少妇的声音从客厅那边传来:“写完作业怎么的?”

  小男孩一脸生无可恋,拼命翻了个白眼,用嘴咬着笔,叹了口气。

  一下午的时间,小男孩都没有说话。

  晚上外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应该是刚下班回家。

  随后少妇把小男孩喊出去吃饭,吃饭的过程中问君还听见少妇在跟自己丈夫告状——

  “你都不知道他有多过分!”

  “长本事了,学会顶嘴了!”

  “被我狠狠收拾了一顿,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不好好收拾收拾简直不知什么叫做权威!”

  随后传来男人温和的笑声:“小孩子,总是贪玩,咱们小时候不也这样吗?”

  “所以咱们现在才不行呀!”

  “我倒也不是非要把未来希望全都寄托在他身上,实际上咱们现在虽然不算富贵,但也过得不错。”

  “关键他自己要有出息呀!”

  “咱们祖祖辈辈都放任孩子,随便他们怎么玩,结果呢?”

  “人家不玩的那些都出息了,聪明的天天玩也一样出息,那种不太聪明的,还贪玩,能有什么出息?”

  “长大了能干什么?还不是在社会最底层厮混?到老都一事无成!”

  女人一说话嘴就停不住,机关枪再次开火——哒哒哒哒哒!

  小男孩一声不吭,坐在那里光扒拉饭,飞快的把碗里饭吃完,筷子一放,道:“我吃饱了!”

  说完转身回屋,轻轻把门关上。

  隔着门,问君都能听见少妇的抱怨——

  “你看你看?长脾气了还!这还生着我气呢!”

  小男孩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然后一脸阴沉的来到书桌前,把变成一寸多高的问君转回来。

  面对着他,随后双手结印,有些吃力的布下一道结界,再将问君说话封印解开。

  然后冷冷看着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憋了一下午的问君看着面色阴沉的小男孩,再也忍不住,虽然不能动,但却哈哈大笑起来。

  “王小虎……哈哈哈,笑死我了!”

  小男孩坐在那一动不动,就跟当初那黄泥巴捏成的丑陋雕像一般,只是冷冷看着问君。

  “笑够了吗?”他问。

  声音虽然依旧稚嫩,但却能感觉到那里面蕴藏着的完全不属于小孩子的无尽怒火。

  “不行,还得一会儿……”

  说小白没有正常的家庭生活经历是一个巨大的缺失,问君又何尝不是如此?

  无论上古还是今天……至于更加遥远的远古时代,那个听听就好,天知道这小屁孩说的是实话还是在那胡说八道?

  反正对问君来说,这种下沉到世间凡俗最底层的家庭生活,同样也是她缺失的。

  堂堂北方大天神,境界恐怖的超级古神,部众超级强悍,随便一个追随者都是上位神……这一连串的身份,随便拿出一个都足以吓死人。

  但却被一个凡间少妇给治的服服帖帖。

  有一种牛逼,叫我是你妈!

  就像小白当时突破境界一样,问君这一下午,同样也收获巨大!

  当然,若说她能因此冲开北方大天神的封印,也不现实。

  对方手段太高明,也太强大,根本无从反抗。

  现在回想,应该从被对方神像碎片强行融合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后面的事情。

  小男孩看着依然在那笑得很傻的问君,冷冷说道:“行,我等你笑完,反正你也要死了,想笑就笑吧。”

  “好了,不笑了,来吧,你要杀就杀。”问君笑够了,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自身的道缺,在这一刻不知不觉,悄然补齐了。

  “这么干脆?”小男孩多少有些吃惊。

  不得不承认,接近十年的凡人生活,对他影响还是很大的。

  如今虽然觉醒了全部记忆,也拥有了深不可测的滔天法力,但他的一些行为,还是跟过去那高高在上的神祇有些不一样。

  他自己能感觉到,但却很难彻底克服。

  “不然呢?”问君看着他。

  朝闻道夕可死矣,虽然无法破开这封印从这里离开,但不管怎么说,也算见识到真正的家庭生活是什么样了。

  唯一的遗憾就是再也见不到小白他们了。

  早知如此,之前不如干脆一点,去见见流光月和子衿。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你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吗?一个世俗凡人,凭什么敢对我这样?你不想知道吗?”小男孩阴沉着一张脸,看着问君。

  这件事不说清楚,他不甘心!

  简直毁了他一世英名啊!

  “不想。”问君非常干脆。

  干脆得差点把小男孩给噎死。

  虽然原本有点好奇,但你这样一问,我突然就不好奇了呢!

  北方大天王聪明盖世,问君也没那么傻。

  左右都是死,凭啥我要在死前满足你的那些小心思?

  “我非说不可!”小男孩怒气值瞬间爆满。

  问君面无表情看着他。

  “妈的!这是我自己设定的规则!”

  “没想到把我自己限制死了!”

  “我明明已经有了滔天法力,却受困于规则,根本无法一步登天。”

  小男孩怒气冲冲,咬牙切齿。

  看着不吓人,还挺萌。

  “我自知寿元无多,又偏遇上人间主位面出问题,这种时候想要延寿,要么造化液,要么就是夺舍重生。”

  “但造化液我没办法从神殿某些神灵身上炼化,我若那样做,瞬间会被其他几尊大天神撕成碎片!”

  “所以我指使人要去寻那当年盗走造化液的小贼。没想到被你横插一杠,当时没看出你真身是谁,便放任你去了。”

  “谁曾想你竟会是当年的北方大天神?”

  “你之前说那些……是真的?”问君幽幽问道。

  “废话!我什么身份地位,你又什么来历,我会说谎骗你?”

  小男孩瞪着问君,怒气值依然很高。

  “结果造化液没能找回来,我的寿元却突然彻底干涸!”

  “原本还有几百个人间年好活,不知为何突然见底儿了。”

  “现在想来,正是因为你的归来,使得当年那誓言开始应验!”

  “也正是那一刻,我回光返照,看见未来一角,也看穿你真身!”

  问君静静地看着小男孩。

  小男孩喃喃道:“神殿崩塌,神灵纷纷陨落……这结果,我无法接受,亦无法承受。”

  “那一刻,我看出你并未觉醒,知道若给你时间,你势必飞速成长起来。”

  “推演之神也是个垃圾!蠢货!”

  “狗屁推演占卜天下第一,还造化加身的气运之子呢,简直就是一摊狗屎!”

  “我若不出手干预,你这次依然可以平安度过危机,造化之神那蠢货为了面子不但不会惩罚你,甚至还会好言安慰并且帮你疗伤然后送你一大堆顶级资源!”

  “用不了多久,你就可以彻底爬上去,干掉中位神,成为上位神……”

  “我不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只能冒险一搏!”

  “就赌你不会彻底觉醒,还没有找回最初本源。”

  “我成功了。”

  小男孩说到这,有些得意地看着问君。

  “我轻而易举地困住了你,并且利用你的好奇心,把你拉到我的世界中来!”

  “如果我没那么好奇呢?”问君问道。

  “不,你一定会好奇的!”

  小男孩淡淡道:“是个人坐在我的位置上,都会好奇我的疆土大域到底什么样,更会好奇那里有什么!”

  问君轻叹一声,这是实话。

  小男孩道:“我知道自己寿元无多的时候,就已经用仅存的几滴精血铺好这条路。这世界,虽然不是我疆土大域的全部,但却是其中之一,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因为我在这里面,设下一个法则,任何生灵进入到这世界,都必须要遵从这个世界的法则。”

  “除非道行高过我。”

  “你可能不信,但就算现在我放开你的封印,你也没办法用神力在这世界伤害到一草一木!”

  “最多像我现在这样,空有一身神力,布个结界都很费劲。”

  “想做什么,就必须用普通人的方法!”

  “比如你想杀人,要么你用工具,要么你力气很大,能把他掐死……”

  “即便你觉得自己一身神力盖世,也只能在体内汹涌沸腾,在这里却用不了!”

  问君看着小男孩:“所以你自己也要遵从这法则?”

  “我设下法则的时候,并没想过会出现今天这种场面。”

  “当时只是以防万一。有朝一日,我还可以不引起任何人注意的在这里成长起来。”

  小男孩看着她,一脸怨念:“否则我为什么会忍受一个女人喋喋不休的唠叨?而且她居然还打我!”

  “打你屁股。”问君提醒道。

  “我知道,不用你说!”小男孩暴躁地咆哮道。

  “不对,既然你说这个世界的法则你也需要遵从,为什么你能封印我?”问君看着小男孩问道。

  “当然是因为我的神像在万神殿就把你封印了,所以你的元神来这里我也可以动用手段……”小男孩说到这,突然住口不语。

  问君却忍不住笑了,笑得挺开心的。

  “也就是说,你现在虽然能利用神像封印我,但却不能杀我。”

  “当然,你也可以想办法把我炼化……不过,这种世界,怕是炼化整个世界打造一把武器,也伤不了我元神分毫吧?”

  “所以在真正彻底成长起来之前,你只能老老实实的……当你的小学生!中学生!高中生,哈哈哈!”

  “每天好好写作业,好好学习,不然每天会被打屁股!”

  小男孩差点被气吐血,这种事除了问君也没第二个人可说。

  郁闷道:“这也是我自己惹出来的麻烦。”

  “我的次元神和本体没有枯竭死亡之前,给这里制定的规则是孩子不需要学习,顺其自然就好。”

  问君疑惑问道:“为什么?你怎么会制定这么奇怪的规则?”

  “我在真正成长起来之前,曾经历过一段惨无人道的人间生活……你的记忆没有觉醒,自然记不起那遥远的太古时代,实际上,在那个时代,很多东西就已经存在了。”

  “比如跟如今人间一样的各种文明,再比如……跟人间一样的悲催童年生活!”

  “如今人间主位面也好,疆土大域也罢,但凡有人的地方,一直都是在重复!”

  “我讨厌这种重复!”

  “所以我制定了规则,我的世界……我做主!”

  “不需要学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问君忍不住说道:“你这分明是脑子不好,不学习,怎么成长?”

  小男孩怒道:“你懂个屁,我是为了祭奠,我那逝去的、可怜的、悲惨的……童年时光!”

  “写作业,写作业,写作业!”

  “无休无止的写作业,学习音乐、学习奥数、学习书法、学习钢琴、学习……学你妹呀!”

  问君无语的道:“所以你就让自己疆土大域里所有小孩子不用学习?然后养出了无数不学无术的废物?”

  进入这里之前,问君曾用神念了解过这世界。

  小男孩傲然道:“话可不能这么说,不然我要告你诽谤的。你看,该成才那些,不都成才了吗?我的疆土大域里面,有的是顶级的科学家、音乐家、画家、书法家……”

  问君:“可更多是没文化没知识的家伙啊!”

  小男孩怒道:“那些本来就是废物好吗?怎么学都没用的!懂吗?不你不懂,你什么都不明白!你根本不明白自由意味着什么。自由……意味着荒废。绝对自由之下,要么出现天才,要么出现废物。路都是自己选的,凭什么怪罪别人?”

  “所以你次元神和本体死了之后,之前那种强大的意念影响消失了,然后这个世界的人,开始抓起了学习?”问君有些无语的看着小男孩,突然又有点想笑。

  “是,我倒霉,你开心吧?”小男孩磨牙。

  “嗯,开心。”问君笑眯眯。

  小男孩面色阴冷地看着问君,道:“最多十个人间年,对神灵来说,不过一眨眼的事情,我能等。我已经彻底切断你跟神殿之间那道神念的联系,等我找到之前藏好的资源,然后一点点成长起来,到时候我会第一时间夺舍你!”

  “夺舍我,然后成为一个娘们?”问君一脸问号。

  小男孩怒不可遏地再次封印了问君。

  为了念头通达,告诉她这些,结果被她套取到一些重要信息不说,又特么被气个半死,再聊一会,他怕自己炸了!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那少妇呵斥的声音:“王小虎,都几点了?还不赶快洗漱睡觉?再让我发现你玩游戏,打烂你屁股!”

  小男孩:“……”

  书桌上,被封印着的问君虽然不能动也不能语,但眼里那笑意,却是无论如何都藏不住。

  小男孩拎着她,随便找了个小盒子,随手把她扔进去。

  妈的就这样关你十年!

  气死了!

  好气!

  “快点滚去洗漱!”门外传来少妇不耐烦的声音,“王小虎我不想跟你说第二遍奥!”

  哎卧槽!

  我为什么要给自己的世界设定这样一个封印神力的规则?

  我为什么要循序渐进地成长?

  为什没有给自己留个后门?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呀?

  我当时是不是脑抽了?

  王小虎自闭了。

  还有。

  晚七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