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暖风不及你情深 > 第207章:男人才是真正口是心非的奇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南衡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季暖从房间里再出来时,见南衡还没有走。

  于时她也就随口那么客气了一下,问南衡要不要留下吃个晚饭。

  结果这位大爷居然还真就答应了。

  彼时,季暖望着满地还没收拾的蛋糕,和一片狼藉,怀疑自己是不是根本不用跟墨景深的两个兄弟太客气。

  ……

  当晚,南衡看着桌上那几份外卖,嘴角抽了抽。

  “敢情上一次你们去老秦那里,是亲手做了丰盛的大餐,到我这里就只能吃外卖?”

  墨景深将一次性筷子扔给他,不冷不热:“你看我现在像是有闲心给你做一顿丰盛大餐?”

  南衡挑眉,视线直接转向秦司廷口中的那位如今已经变成贤妻的季暖。

  季暖将额前的长发向旁边撩开,将本来就挺明显的额头上的纱布给他看,用着如墨景深一般漫不经心的语气说:“你看我现在像是有能耐给你做一顿丰盛的大餐?”

  南衡:“……”

  南衡哼笑,啪的一声将一次性筷子掰开,也不再废话,直接尝了一口菜,挑了挑眉:“得,怪我来的不够天时地利人合,好在这家酒店大厨的手艺不错,勉强还能吃。”

  这可是市最知名的酒店,据说菜色味道在国内都很有名,到了南衡这里居然只是勉强还能吃?

  季暖也拿起筷子夹了些,吃了一口后,觉得男人才是真正口是心非的奇葩,明明这么好吃……

  她刚坐下,见墨景深也过来坐,她顿了顿,下意识的开始不停给南衡夹菜:“来,多吃点!”

  她来来回回的不停的往南衡眼前的碗里堆菜,南衡一脸无语的看着眼前逐渐堆成的小山,怀疑季暖的脑子是摔出了问题。

  她男人就坐在旁边,她给他夹菜干什么?存心呕她男人的?

  南衡一边拿起高高堆起的碗,一边意味深长的睨了墨景深一眼,果然看见他神色淡漠的坐在那里,一副巴不得他赶快吃完赶快滚的神情。

  “上次你过生日的时候,我切了你的蛋糕,还吃了那么多,今天我生日,礼尚往来,喜欢哪个,随你来切!”季暖将之前的那把刀放到南衡面前,再将刚刚那二十一个蛋糕里唯一幸存下来的四个蛋糕都堆放到了餐桌上。

  虽然是渐变色,但是最后那几个,蛋糕颜色由粉至红,都是很明艳的颜色。

  南衡看了季暖一眼,似笑非笑的拿起刀,在那四个蛋糕上随便点了点,最后看着那最后一个大红色的蛋糕,再又看着那蛋糕上用黑白红三色巧克力制成的穿着婚纱西服的一对小人偶,拿起刀就要从中间切下去。

  “你切一下试试。”墨景深语调不变,开口时神色淡漠的很,眼神冷冷的看着南衡。

  南衡挑眉,讥笑:“季暖让我随便切。”

  墨景深眼神随便往其他三个蛋糕上一偏,意思是他要切就切另外三个,这带人偶的蛋糕他要是敢切下去,保证他看不到明早的太阳。

  南衡嗤笑,直接将刀放下了。

  “得,我可不是寿星,何况我对蛋糕这种东西真没兴趣。”

  “哦。”季暖不咸不淡的应了声:“真巧,我最近对蛋糕也没什么兴趣。”

  南衡嘲弄的笑笑:“你要是实在不想吃,等我一会儿走的时候帮你拿出去扔掉……”

  话还没说完,墨景深直接将外卖盒里一条鱼的嘴给夹了下来,扔到他碗里,冷冰冰道:“吃!”

  南衡看着碗里那指甲大小的鱼嘴,这是要他闭嘴?

  他强忍着笑:“这蛋糕你女人根本就不打算吃,很明显咱们两个对甜食也不感冒,这蛋糕不扔掉,难道你还打算留在家里封存起来当化石?”

  墨景深掀起眸,凛声淡道:“我留下当化石,你有意见?”

  “不管他,你多吃点。”季暖忽然又夹了各种好吃的到南衡的碗里,扬着声音插嘴道:“还喜欢吃什么?我帮你夹!”

  南衡要笑不笑的看着季暖这副表情,到底也是没再多说,即使他平时也不怎么爱吃荤的,可碗里现在有什么,他倒是也算是给面子的吃了些。

  他又给了季暖一个眼神,不言而喻,她季暖敢跟墨景深闹脾气,他可没这本事直接在这里和墨景深开掐,配合着帮她一起给墨景深找点不痛快,倒还是可行的。

  事实的结果是,南衡这碗堆积如山的饭还没吃完,就直接被赶了出去,压根儿就没吃饱,转眼就差点被墨景深眼里的冷刀子给当场切腹,如此惨况还不够,更附带着把没吃完的外卖盒一并收拾了出去。

  最后,墨景深还附赠了一个冷冰冰的“滚”字。

  啧,总算明白秦司廷所谓的被他们快要虐出斯哥摩尔德综合症是怎么个虐法了。

  确实挺他.妈惨无人道的。

  ……

  明天就是星期一,按理说季暖明天就该回大去继续上课,但墨景深至今没有要回海城的意思,估计她明天还要在公寓里休息。

  季暖坐在卧室的床上,手里捧着企业管理的课本,打算将明天林教授会讲的内容自己先大概看一遍。

  宽大的床质地柔软,房间里也是调好的温度,市虽然没有入冬,但今夜却有飒飒的风声,这一刻的安静与窗外的风声相比之下,竟无端的生出了几分宁静与安全感。

  真正的安全感究竟是来自这一室的温暖还是来自跟她同时住在这个公寓里的男人,她懒得去想。

  男人推门而入,打破了这一室的静寂。

  长腿迈着稳重的步子一言不发的朝她走了过去。

  床上正在看书的女人抬起头,脸色平静,没了之前的那份不高兴,嗓音却是淡淡的没什么情绪:“我明天要回大去上课。”

  男人皱了下眉,回答的清冷干脆:“不行。”

  “我就是头在墙上磕了一下,昨晚到现在也休息的差不多了,这边的课程只有这么几个月,耽误一天的课都能错过很多。”季暖抱着书坐在床上,看向他:“来市本来就是学习的,又不是游玩度假,一点小病小伤如果都必须在家里休息的话,我得娇气成什么样子?要坚持一件事情就不能半途而废,我已经在这里半个月了,你是想让我现在直接跟你回海城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