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暖风不及你情深 > 第495章:你闲到连前妻的感情生活都要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说着,她便用力狠狠的在他怀里推了下,却没能推得开,气的冷声说:“墨景深,三年前你折磨我已经折磨的够多了,现在一切都过去了,请你放过我,咱们好聚好散,不要这样让我怀疑你现在是爱上了什么猫捉老鼠的游戏!我现在只想离你远远的!能有多远就有多远!”

  话还没有说完,季暖又试图向旁边躲开一些,忽然她包里的手机响起一阵悦耳的手机自带铃音,她顿时抬起眼冷冷的看着他,在男人因为她的手机响了而微微顿了一下的刹那,趁机狠狠的推开他,急急的向旁边躲开,然后从里面拿起手机,看见来电显示的是vinse先生的号码,想到这半个月好像一直都没有接到过他的电话,也没听说过他什么消息。

  以前就算没时间见面,但vinse先生也会经常打电话过来嘘寒问暖,最近这半个月好像真的没再联系过。

  季暖只犹豫了一下便接了电话。

  “喂,vinse先生。”季暖平复着刚才因为剧烈挣扎而微微有些凌乱的呼吸。

  墨景深看着她在接电话时努力压抑平静的神情,听见她在称呼别人为vinse先生时的细声温柔,脸色微微沉郁。

  vinse先生在电话里问:“你回来了?去加拿大这么多天,没什么事吧?”

  “没事,只是一些工作上的进程,在那边一直分不开身,这两天刚回来。”季暖的呼吸已经平复,声音听起来也比刚才更加温柔耐心。

  车里很静,静到季暖电话里男人的声音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vinse先生温和的笑道:“那就好,我这几天也在国外,近期该是没时间回去,你跟bgy集团这边的联系可以找副总,有难题就打我的电话,我想办法帮你解决。”

  “你怎么又出去了?前段时间不是说会在国内多停留一阵子吗?bgy集团那边不是也正要给你升……”

  “职位调动,升职的事情不会耽误,但我以后大概要负责其他地区的分公司,海城这边我可能要过很久才能回去。”vinse先生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但季暖莫名的感觉他好像是有什么心事。

  但毕竟这都是他工作上的调动,无论什么样的心事都不是她该过问的。

  如果是平时,她也就不多说了,只说个祝他一切都好也就算了,可抬起眼对上墨景深的视线,她抿了一下唇,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态,或许是真的被气到了,被气出了点反骨的意识,下意识说了句:“那你在外面好好的,早点回来,照顾好自己,别让我担心。”

  女人的这话刚一出口,墨景深听着她这满口柔甜的嗓音,眸色幽深的眯起,一言不发。

  然而季暖忽然语气的改变让vinse先生那边听出了些蹊跷,虽然感动于她难得对他的主动关心,但还是本能的问了句:“你现在……是跟谁在一起?”

  季暖还没说话,手中的手机忽然就被墨景深接了过去,她猛地抬起眼瞪向他,却看见男人拿着她的电话,淡然而冰冷的吐出一个字:“我。”

  话落,不等对方有任何反映,直接挂了电话,扔在她身侧的座椅上。

  季暖到了嘴边的谩骂被她强行忍了回去,她死咬着牙关忍着想骂他的冲动,愤然的拿起手机就放回自己的包里,转眼见这车停的位置是一处路口的停车位,当即伸手就要打开车门,却发现车门锁了。

  又是这样!

  连沈穆居然都学会了这种套路!

  他都下车了还在外面把车门锁上干什么?!

  季暖拧了一下眉,她发现自己居然有些害怕这样跟墨景深呆在一处,特别是这样一个封闭的空间里,哪哪都是他的气息。

  男人见她僵坐在车门边不动,忽然倾身而来,季暖猛的向后整个人直接背靠在了车门上,脸色难看的盯着他:“墨景深,你根本就没喝多少酒,别仗着这点酒意就乱来!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有什么目的,但我知道你很清醒!”

  墨景深不为所动,只是近在她跟前,彼此的呼吸纠缠,却没有再来禁锢着她。

  但其实按不按住她的意义都是一样的,因为她没办法下车。

  他的眼神深而沉,她的眼神却是又冷又满是抗拒。

  “把vinse这个人从你的人际关系里剔除,再让我看见你跟他有任何联系,他这辈子都别想再踏进海城一步。”

  男人只清漠冷然的吐出这句话,便在季暖愣住的眼神下放开了对她的压迫与禁锢,显然他这几天头疼的毛病是真的,坐回原位,修长的手指按了按眉心,没再多说一个字。

  季暖在车门上僵应的靠了半天,才渐渐回过神:“vinse先生暂时不能回海城的事,是你做的?”

  “不是,看在他助你度过几次难关的份上,我不动他。”墨景深放下本来按在眉心的手,转眼看进她满是防备的眼底:“但如果你和他仍然保持若即若离甚至于暧昧的关系,我难保自己会不会控制自己的手。”

  确定他没有卑鄙到对vinse先生下手,季暖的内心才稍稍平复了下。

  可这又算什么?威胁?

  她冷眼看着他:“shine集团不是很忙吗?可我怎么看你闲到连前妻的感情生活都要管?我们早就离婚了不是吗?在感情上早就断了,在法律上也没有任何关联,你管我是跟vinse先生还是哪个东先生西先生的有若即若离的暧昧关系?”

  说这话时,季暖的脸色有些发白,沈穆这时适时的打开车门回了车上,车门打开的一瞬间上面的车内灯也自动跟着亮起了一瞬,将季暖发白的脸色映照的明显。

  墨景深看她一眼,又瞥见她的手仿佛无意的捂着胃,看了眼时间后,低声问:“中午没吃饭?”

  季暖懒得搭理他,见已经被发现了,也就不再藏着掖着,将手捂在胃上又轻轻揉了揉,不吭声也不回应他的话。

  墨景深坐在她身侧,看着这女人一如既往固执的脾气,看着她仍然因为忘记吃饭而时常会胃痛的模样,又看了眼时间,淡淡道:“沈穆,找家中式餐厅停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