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一起扛过枪 > 第一百五十一章:元旦战备(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别怪我仍保持着冷峻脸庞;

    其实我既有铁骨,也有软肠;

    只是那青春之火需要暂时冷藏;

    ……。”

    张舟没有用扩音器,唱出来的歌声依旧能够让所有人都听得十分清楚,在座的许多官兵都不禁暗自点了点头。

    片刻之后,歌声落下,张舟脸不红、气不喘的笑着说道:“好听吗?”

    “好听!”

    官兵们用力拍打着桌面,中间还有人吹起了口哨,气氛一下子就变得热闹起来。

    张舟坏笑道:“那我也不唱了!”

    “嘘——嘘——!”

    “你们不知道,本来第一个节目是宋晓飞的,我要是再耽误下去他就该放屁了!”

    “哈哈哈……。”

    宋晓飞能够收缩自如、随心所欲的放屁,在连队算是人尽皆知了。

    李天乐忍不住笑道:“还真他么是个奇葩。”

    “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而已。”郭刚指了指坐在前面的高伟,那也是根出了名的“搅屎棍,”跟宋晓飞正好组成“拼刺刀”组合。

    张舟抬手压了压下面的欢呼声,正式介绍道:“接下来,有请一排一班带来他们的节目《鬼子来了》。”

    伴随着热烈的掌声,俱乐部的房门打开,宋晓飞首先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看到精心打扮过后的宋晓飞,张浩不禁变得目瞪口呆,只见此时的宋晓飞头上歪戴着贝雷帽,上半身倒挂着一条迷彩裤,用武装带固定在了身上;下半身穿着一条大裤衩,脚下蹬着一双作战靴;看像去显得不伦不类,却又充满了喜感。

    宋晓飞进门也愣住了,因为张浩就坐在一进门的位置,双方来了个大眼瞪小眼。

    不过,很快两人就反应过来了,张浩“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道:“班长,真帅!”

    “那是,你飞哥可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的无敌大帅哥!”宋晓飞一边说着,还用左手勾了勾张浩的下巴,“搜得死乃!”

    “八嘎!快快的干活!”这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鸭脖的催促声,宋晓飞才冲张浩挤了挤眼,跑上了舞台。

    鸭脖紧随其后走了进来,就见他头上扣着一顶牛皮纸箱子改成的破帽子,身上穿着个背心,背后还披着一个白色披风(床单改成的)。

    “死啦死啦滴干活!”

    刘洋从后面推了鸭脖一下,两个人打扮基本上差不过,不过刘洋的手里还拿着两把作训用的橡胶步枪。

    他们三个人的打扮就是进村的鬼子,而在最后进来的老野,就是憨厚的老农打扮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增加喜感,老野的头上围着一条绿色毛巾(陕北打扮,不过配发的毛巾都是绿色的)。

    他们几个人一出场,俱乐部里的人就笑疯了,等宋晓飞叉开腿学螃蟹走路的时候,那随风而动的裤衩引得前面的几个班排长朝他扔去一大把瓜子皮。

    “这还真是人才!”李天乐突然嘟囔了一句,随后往嘴里扔了一颗花生。

    “搞笑就行。”张浩随口应了一句。

    “嗯,也对,”李天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台词什么的都不重要,毕竟不是专业演出队。”

    “专业演出队?”张浩有些诧异的呢喃了一声,随即疑惑的问道:“李排长,军校是什么样的啊?”

    “军校?”这次轮到李天乐诧异了,他扭头看了看张浩,反问道:“你这伤是怎么回事?”

    张浩苦笑了一声:“被车撞的。”

    李天乐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意味深长的说道:“军校还是挺有意思的,算是大学和军队的结合体吧。

    哦,对了,演出队那事儿,你可以当成是兴趣,就像是大学里的那些社团。”

    张浩有些尴尬的说道:“我没有上过大学。”

    “以后呢?”李天乐冲他笑了笑,“等你的伤好了,无论是提干还是考学都有机会。”

    张浩的神色一下子就黯淡下来,那些理想已经变成遥不可及的梦想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心里突然生出了退伍回家的心思。

    现在,他开始有点理解当年的大飞了。

    官兵们看着台上的表演不时发出一阵阵欢笑声,张浩独自坐在轮椅上,心情就像是这座位一样,和周围的人们显得格格不入。

    一班的表演结束以后,鸭脖没有跟着下台,而是留了下来,气喘吁吁的说道:“你们说,节目好看吗?”

    “好看!”

    “那还不呱唧呱唧!”

    “嘘——!”

    掌声伴随着“嘘”声一起响了起来,鸭脖站在台上也不以为意,而是笑着继续说道:“元旦了,咱们该干点啥啊?”

    “购物、打牌、放松……耍起来!”

    “吼……吼!”人们根本就不配合鸭脖的思路走,搞得他在舞台上苦笑连连。

    “那什么,连长、指导员,这活儿我干不了了!”鸭脖装模作样的就要扔下话筒离开,但是连长的指导员坐在椅子上巍然不动,根本就接他的话茬。

    鸭脖缓缓的往舞台边上走着,故意瞪大了眼睛,威胁道:“我真的走了啊!你们可不许拦着我!”

    老耿突然朝他扔了一把瓜子皮,说道:“我们不拦着你,今晚炖鸭脖,再去弄两瓶啤酒!”

    “哈哈哈……。”

    “不带这么玩的啊!”鸭脖站在舞台边上,又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我知道你们不爱我了,所以我把大波班长给拉上来了。”

    “好!”众人顿时欢呼起来,更有甚者直接喊道:“大波,还不赶紧的!”

    “赶紧你妹啊!人家唱歌要钱,老子唱歌要命的!”门口处响起了大波特有的尖锐嗓音。

    “为了你,要命也值得啊!”

    “邱班长,还不来一个!”这下,实习的军官学员们也跟着起哄了,高伟更是直接把大波推上了舞台。

    “这可是你们要我唱的啊,今晚做恶梦可不许找我!”

    阿鲁笑着回应道:“大波,你别吓唬人,今晚我们要是睡不着,那就让领班员轮着叫你起床。”

    老耿在旁边打配合,补刀:“邱大脑袋,起来撒尿了!”

    “哈哈哈……。”

    俱乐部里接二连三的响起一阵阵欢笑声,张浩还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生活,心中不免感慨万千。

    都说人多力量大,想法多了,竞争压力大了,随之而来的欢笑声会多了。

    连队的生活和北门一班的截然不同,这里似乎更像是一个圆圈内的小世界,而那个圆圈叫做部队规定。

    连长曾经说过:纪律是个圈。你在圈内,生活愉快;你在圈外,痛苦不堪。

    剖开表面看本质,其实就是让人遵守规矩,无规矩不成方圆。

    晚会进行了两个多小时,连队各班排才表演完了他们精心准备的节目,等部队解散带回的时候,熄灯号已经响了起来。

    老侯催促道:“所有人,赶紧的,熄灯睡觉了。

    那个谁,照顾好小胖儿,凯凯、金增去卫生区看看。”

    大脑门把张浩从俱乐部背回来,又抱着他躺在床上,等张浩钻进被窝,大脑门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

    “小胖儿,你该减肥了,我感觉你比住院前胖了不少。”

    “可能吧!”张浩有些不好意思的鼓起了嘴巴,住院的那段时间吃了睡、睡了吃,不长肉才见鬼了。

    当初为了让他在住院期间有足够的生活费,许副部长带头给他留下了1000块钱,袁朗、高城、连长、指导员、一群保卫干事纷纷出资,给他攒了大几千块钱,就算是他当两年兵都挣不了那么多。

    期间副连长也是经常和他一起吃饭,嫂子每次来探望都免不了一顿大餐,那样的日子简直就是不堪回首、不敢想象(( ̄︶ ̄)( ̄︶ ̄)( ̄︶ ̄))。

    ……。

    张浩躺在床上看着床板愣神,大脑门就睡在他的上铺,片刻之后,墙壁上的灯光一暗,走廊里迅速安静了下来。

    “小胖儿,明天连队组织购物,你有什么要买的提前想想,明天记得告诉我。”

    “嗯呢。”

    ——

    元旦,一大早官兵们就忙碌起来。

    张浩靠在床头,双手快速的叠好了被子,然后一点一点的整理着自己的内务,他不想一切都让战友们帮忙。

    凯凯拿着抹布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床脚边上装满尿液的尿壶,调侃道:“小胖儿,以后可要记得哥们儿啊!”

    “谢谢,凯凯,忘不了你。”他十分认真的点了点头,虽然对方在跟他开玩笑。

    凯凯拿起尿壶看了两眼,继续调侃道:“你这量很足啊,就是颜色有点黄。”

    “凯凯,你他么太重口味儿了,帮助战友你还敢要回报!”金增站在不远处指着凯凯怼了起来,脸上充满了鄙视的神色。

    凯凯拿着尿壶让金增的面前一递,呛道:“你牛逼,有本事你去倒了!”

    “艹,我去就我去,”金增接过尿壶就走了出去,还不忘喊道:“小胖儿,以后可别忘了我啊!”

    “麻蛋的,你个废柴!”凯凯被气得双脸通红,冷哼了一声又拿着抹布搞起了卫生。

    部队吃完早饭回来,张浩依旧是坐在床上独自吃饭,饭菜有些冰凉,却好过没的吃,他找凯凯打了一杯热水,不到五分钟吃完了早饭。

    等会儿部队会集体购物,回来就是按照老规矩开始自由活动,他俯身在床头柜里看了两眼,脑子里快速的回想着需要购买的生活用品和零食。

    “小胖儿,想好了没有?”大脑门拿着浴袋(里面装洗漱用品)走了过来,还从床头柜的夹缝里摸出了一百块钱。

    张浩不禁低头看了看自己满是泥垢的身体,当初手术和受伤过后的血迹都还没来得及清洗。

    他的腿上打着石膏,身体又站不起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洗澡了。

    想到这些,他不禁一阵黯然神伤,腰间的伤势彻底的改变了他的生活。

    “脑门,你帮我买点卫生纸之类的生活用品吧,零食、饮料你看着买就行。”说着话,他从石膏缝里摸出一沓厚厚的“红牛”,当着大脑门的面抽了两张。

    “你、你怎么这么多现金啊?”大脑门不禁一愣,随即站在他面前,挡住了别人的视线。

    “我这是住院那会首长们给我的生活费。”他大部分都没有花掉,出了必要的一日三餐,他基本没有花过钱。

    “你可要赶紧收好,千万别让别人知道,最好是找司务长给你存起来。”

    “我这不是刚回来嘛,就一直没有来得及处理。”他想把钱还给指导员,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而且,他十分清楚,这钱指导员他们也不会要的。

    “小胖儿!小胖儿!”门口响起了阿步的呼喊声,紧接着阿步就走到了两人面前。

    看到他手中的巨款,阿步笑着调侃道:“行啊,没想到咱们小胖儿还是个有钱人。”

    “不是,不是,”他急忙挥了挥手,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就说道:“班长,能不能把钱给我存起来啊?”

    阿步扭头看了一眼大脑门,心思电转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笑着说道:“这事儿让大脑门来吧。”

    “哦,”张浩应了一声,随手把钱塞到了大脑门的手里。

    紧接着,他才想起来阿步找他,就问道:“班长,你找我有事吗?”

    “有!”阿步上下打量了他一会儿,“我带你去洗澡!”

    “啥?”张浩顿时就愣住了。

    “班长,阿浩这、不能动啊!”大脑门有些担心的指了指张浩腿上的石膏。

    阿步却信心十足的说道:“放心吧,我已经准备好了。

    大脑门,你放好轮椅,再去给小胖儿找几件干净衣服。”

    “哎!”大脑门的脸上露出一副欣喜的模样,给张浩放好了轮椅,就把他抱了过去。

    趁着大脑门找衣服的功夫,阿步朝外面喊道:“乐源!乐源!”

    “到!”曲乐源兴致冲冲的跑了进来。

    阿步指着张浩说道:“推上小胖儿,咱们去洗澡、购物。”

    “是!”

    张浩是被乐源从三楼背下去的,出了宿舍,寒风凛冽,阿步特地给他盖上了一件军大衣。

    阿步、乐源、大脑门和张浩,四个人并没有跟随大部队一起行动,而是自成一体,推着轮椅缓缓地朝公共浴室的方向走着。

    路上,碰到行人注目,感受到他们眼中的好奇和蔑视,张浩紧咬着嘴唇低下了脑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