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 第八百七十七章 车技精湛的司机师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于是你做了一个选择?”阿莲娜脸上的表情很复杂……比刚进入底格里斯号那会儿还复杂。如果站在朱里亚诺妻儿的角度来看,他真的是一个好父亲,好丈夫,好男人……

  要么背叛亲情与爱情,要么背叛道义与良心,这是一个单项选择题。

  “选择”……她忽然很讨厌这个词。

  “知道么……背叛这种事,在迈出第一步后,下面的路会好走很多。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堕落’吧。”朱里亚诺用一种很平静的语气说道:“我本以为新老两派势力会继续对峙下去,以国王陛下的忍耐功夫,能够等到梅洛尔与亨利埃塔去世……只可惜,命运总是这么残酷。”

  他说到最后那句话时,目光里漾出一种悲伤与无奈的情绪,对梅洛尔的愧,对第23游骑兵团阵亡将士的疚,对库德莉亚与阿莲娜的歉,全都表露无遗。

  “我是朱里亚诺,不是梅洛尔……我没有亨利埃塔那样的兄长在背后撑起蓝天,我无法任性的去做一个大丈夫,我……选择当一个小男人。”

  最后这句话,是自嘲,但更像对命运不公的控诉。

  很多人敬佩梅洛尔是一个真汉子,大丈夫,但是又有几个人可以看到亨利埃塔的付出?如果没有亨利埃塔的牺牲,就不会有梅洛尔的人生无憾。

  这是哥哥对弟弟的爱,像山岳那么厚重。

  很多人看不到,也体会不到。

  库德莉亚与阿莲娜看不到,也体会不到……朱里亚诺可以。

  罗斯加是一个小人吗?朱里亚诺是一个小人吗?阿莲娜眼睛深处有一抹挣扎,“选择”这两个字似要把她的灵魂撕成两片。

  库德莉亚举起了枪,对准朱里亚诺心口扣动扳机。

  “嘭。”枪响了,这一次子弹没有落在地面,很精准地钉进朱里亚诺胸膛,带走他的生命与痛苦,还有那些罪孽。

  “背叛是无法原谅的罪。”就算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就算朱里亚诺说出一切,库德莉亚依然不会说一句软话,还是那么刻薄。

  只是……她没有杀一楼那些工作人员,而是直接转身向门口走去,路过唐芸身边时,再一次低声说了句,“谢谢。”

  跟第一次见面不一样,这一声“谢谢”很真诚。

  阿莲娜被枪声惊醒,用手阖上朱里亚诺的双眼,像是跟谁道别一样,轻轻叹了口气,跟在库德莉亚身后离开舰桥。

  她们的脚步很沉重,其实心情更沉重。

  在来“底格里斯号”的路上,她们心头有许多仇恨,许多怒火,可是到了最后,这些仇恨与怒火却好像被风打散的烟云,渺然无踪,只是多了些惆怅与哀伤。

  库德莉亚想了很多……忽然懂了伯父对父亲的爱,就像支撑起苍穹的天峰那样厚重与可靠。她还想到老头儿对自己的爱,有时候很严厉,像个合格的父亲,有时候很啰嗦,像爱唠叨的母亲。

  然后,她笑了,笑的很温暖。

  唐芸拍拍一副精神萎靡模样的芙蕾雅,拉着她的手往回走。这是她第一次经历这种事,也是第一次体会唐方曾多次体会的心情,有些沉重,有些怅然。

  在朱里亚诺死后,那些愤怒与不齿的情感仿佛沙漏里不多的细沙,很快被星球重力抽离。库德莉亚做出了她的选择,对于背叛的问责也画上句号,虽不完美,却很完整,一如人生。

  芙蕾雅的手有些凉,像初秋的潭水,不沁心,很婉约。

  “如果大哥在这里,他会怎么做呢……库德莉亚真是一个好人呢。”

  芙蕾雅偏头看了她一眼,说道:“芙蕾雅不喜欢她。”

  “那你喜欢周艾吗?”

  芙蕾雅摇摇头,然后又点点头,很认真地说道:“唐方喜欢,我就喜欢。”

  唐芸对此很无语……又觉得芙蕾雅没有恢复记忆,没有像唐林那样变成一个闷葫芦,而是单纯的像个长不大的小女孩儿,或许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现在的她,没有仇恨,没有愤怒,没有痛苦的回忆,单纯的依恋着唐方,过着没心没肺的生活,真的真的很让人羡慕。

  “其实……库德莉亚只是嘴上刻薄了些。”

  芙蕾雅的腹叫打断她的遐想,于是将那些沉重的心事与话题丢到一边,眯着眼睛说道:“你饿了?”

  “嗯。”女孩儿揉着肚皮说道。

  “我请你吃冰激凌,只要别把这件事告诉大哥……”

  芙蕾雅用力摇头,“撒谎是不对的,唐方会狠狠惩罚我。”

  “你在开玩笑么?大哥舍得惩罚你?”唐芸做一脸恐吓状,两手放到女孩儿咯吱窝旁,“如果你敢把这件事告诉大哥,后果么……哼哼。”

  女孩儿一缩身子,噘着嘴道:“呜……唐方如果知道了,会打我屁股的。”

  唐芸探过手去,在她尖翘的小屁股拍了一巴掌,又用力拧了一把,“是这样吗?”

  芙蕾雅想了想,摇摇头,“你打的不舒服……”

  “我打的不舒服。”唐芸眯着一对色眯眯的眼睛:“大哥打的舒服?”

  “对啊,对啊。”

  “这个满嘴跑火车的家伙。”唐芸恨声说道:“明明是个老司机,却总说自己是‘新手上路’。”

  “什么是老司机啊?”芙蕾雅一脸好奇的表情。

  唐芸随口应付道:“老司机就是形容开船开的很好的人。”

  芙蕾雅说道:“那我也是老司机。”

  唐芸剜了她一眼,心说你不是老司机,你是老司机……推的车。

  ………………

  库德莉亚与唐芸等人走出很远,赛菲罗斯与肯泰罗才收起枪械,冷漠的目光扫过一楼设备池那些工作人员的脸,然后转身离开。

  “如果是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可惜你不是她。”赛菲罗斯重重叹了口气。

  “我想不明白,库德莉亚为什么要原谅他们……要知道那些家伙杀起曾经的战友可一点都不手软。”

  “这个世界上我们想不明白的事情有很多,那是库德莉亚的选择……第23游骑兵团的将士选择为她付出生命,她选择放过一楼那些人……”

  “你怎么也跟那个小丫头片子一样,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赛菲罗斯耸耸肩,没有回应,加快脚步前行。肯泰罗冷哼一声,闪身追上。

  廊道的灯光不再闪烁,亮度回归正常,在舱壁播撒下莹白色的光芒,只是地上僵固的血液变得愈加暗沉。

  ………………

  唐芸为芙蕾雅定义“老司机”这个词条的时候,在克哈诺斯恒星系统的另一边,唐舰长连续打了两个喷嚏,收回落在泰克星方向的目光,有些自嘲地笑了笑。

  玻璃窗外面的太空抹过一道道浮动的闪华,那是拖运舰只在处理塞斯军港附近空域的残骸。在更近的地方,一艘又一艘军舰穿梭而过,无声无息,却又势沉如山。

  艾琳娜与凯莉尼亚坐在水池旁边的藤椅上,前者眉头紧蹙,似在考虑什么问题,后者脸色憔悴,眼眸深处噙着一抹哀伤,看起来还没有从之前的经历中恢复过来,

  她很坚强,就像她的父亲,是一个外柔内刚的好孩子。可她终究只是个小孩子,今天的事情给了她太多太多冲击,那些来自战争,来自亡魂,来自责任的压力还没有击垮她的身体与精神,已经非常难能可贵了。

  凯莉尼亚本不想让她参加这次谈话,可是执拗的女孩儿说这是她的责任与义务,他既然选择走这条路,就不会因为前方的崎岖与泥泞驻足。

  于是,她来到这里,正面感受这场战争所带来的后遗症。

  VIVI倒在她怀里,与以前不同,安静的像一个洋娃娃。

  在艾琳娜与凯莉尼亚对面,是面无表情的吉尔科特与目光深邃的亨利埃塔。

  四张藤椅中间的木桌上,灵境系统投影出一则则数据,一幕幕影像,以及各地治安官的汇报。

  有奥斯卡、安特利、斯利芬等人在,这些琐事并不用二人亲自处理,他们只是通过数据网络来了解卡哈诺斯的形势。

  格里华德已经与塞斯军港取得联系,正在配合内部力量清理第一层曲速拦截网的残敌,同时实施戒严,以防克哈诺斯系统内部出现更大的动乱,造成更多的流血事件。

  留守在克哈诺斯的新派势力成员失去赞歌威尔、伊丽莎白,以及诸王子领导后,死的死逃的逃,如今已然所剩无几。老派势力的专属情报部门正在追捕那些没有趁乱离去的新派势力官员。克哈诺斯战事已经进入最后的收尾过程,接下来……如果亨利埃塔够狠的话,说不得图兰克斯联合王国政坛将迎来一场大清洗。

  这很残酷,但是很公平。

  吉尔科特从那张自己编的藤椅上站起身,走到唐方身边,望着灯火通明的塞斯军港,还有码头那些伤势不一的战舰,低声说道:“结束了……”

  他的身上散发出一种汗臭,不浓重,自然谈不上刺鼻,只是与名贵的西装、洁白的衬衣、光鲜的领带,还有亲王身份有些不相匹配。

  但是在这个时刻。没人会去在意他身上是香气扑鼻,还是汗臭袭人。赞歌威尔的死,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终结。明天,图兰克斯联合王国将迎来一个新起点,或许会充满杀戮,或许会血流成河,但是……对很多人来说,起码可以看到希望。

  “不,这只是一个开始。”唐方转过身躯,倚着落地窗前的扶栏,望着艾琳娜哀婉的侧脸,说道:“未来……或许比赞歌威尔在时更辛苦。”

  吉尔科特知道他的言外之意,亨利埃塔下定决心支持赛克?巴卡尔、艾琳娜、崔恩浩等人在图兰克斯联合王国推行改革,但不代表其他王族成员没有异议。

  奥利波德家族不是只有赞歌威尔与亨利埃塔,还有很多倚靠王权闷声发财的王室成员,老亲王阿尔纳西也在之前的时候逃离克哈诺斯,艾伦与密切尔森所乘坐的“天蝎号”也平安脱出,更不要说除王族势力外,异姓领主控制了近60%的国土。

  如果他们搞听调不听宣的把戏,甚至大力抵制改革,造成政令难出克哈诺斯的情况,那么艾琳娜等人的理想将变成镜花水月,亨利埃塔也将失去声望与地位,迎来全国的口诛笔伐……因为人民实在是太好欺骗了,作为政客的他很清楚,宣传部门有一万种方法来愚弄他们,混淆视听。

  自古以来,没有多少改革者有好下场,要么被既得利益者迫害致死,要么改革主张无疾而终。

  看得见的敌人不可怕,看不见的敌人才可怕。

  赞歌威尔是看的见的敌人……利益集团是看不见的敌人。赞歌威尔是王权的象征,而王权却是这个既得利益集团的傀儡。

  所以,就算亨利埃塔与自己支持他,也会说服自己身边人支持他,却不代表接下来的事情会顺风顺水。

  所以,就像唐方说的那样,这不是结束,这只是开始。

  “其实……凯莉尼亚说的很对,你需要来一次杀鸡儆猴,以快刀斩乱麻的方式干掉艾德文娜、李云等人,这么一来,阻力会小很多。”

  唐方没有说话,只是望着起身走来的凯莉尼亚叹了口气。

  “我知道你在犹豫什么。”她走到他的另一边,细嫩的手掌扶住横栏,同吉尔科特一样望着远方那些不时抹过的闪光:“有时候我很奇怪,既然你曾在军队服役6年之久,早该将生死看淡才对。然而事实却是,你太心软了……善良是一位开明领袖必备的特质,但是如果太善良,那会让你变得软弱,从而畏手畏脚……你应该是一把劈开山岳的长剑,不应是归匣藏锋的宝刀。”

  “只诛首恶,余者不究……这是历朝历代得江山者所惯用的驭下手段。消灭新派势力的核心成员,稳住那些地方领主,再以攻心计分化、拉拢中间派,然后用武力干掉反对派,这样,改革的路会好走很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