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我的佛系田园 > 3第473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理冯、钟二人的调侃,丁老爷子唤她来是有原因的。

  “听娜娜讲,你交男朋友了?”老爷子亦不能免俗,略八卦地问一句,“谁家的孩子?”

  “我年哥。”罗青羽坦言。

  丁大爷哦了声,抚着白须笑呵呵的点头,“是他呀,嗯,不错,不错。”

  见罗姑娘脸不红、气不喘的,丁寒娜揶揄道:“爷爷,我严重怀疑他俩作假,拍拖哪有这样的?闭关两个多月,出来也不着急见他,自己在山里吃喝玩乐,哪有恋爱的样子?”

  恋爱中的男女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她倒好,快乐不知时日过,独自逍遥。

  “哎,那不重要。”丁大爷摆摆手,“只要情投意合,岂在朝暮?青青,阿年是做大事的人,性情冷淡,事业心重,可能对你有些忽略。不过他人品好,不会朝三暮四,你以后要多担待。”

  他见过很多事业心重的男女,姻缘都很波折,挺遗憾的。

  不等罗青羽接话,冯莱不太赞同的插一句嘴:

  “老爷子,不是我抬杠,现在男人女人都有自己的事业,为什么要女人担待?比如网上的一句话,在女人最需要男人的时候,他不在,那要他有什么用?”

  “哎,互相担待,互相担待。”罗青羽忙打岔,不想为自己的事闹出不愉快的事,“爷爷放心,我知道年哥平时很忙。其实我也忙,偷得浮生半日闲,哪有空找他玩?”

  丁大爷本就没把冯莱的话放在心上,听罢青青的话不禁哈哈大笑,指指她:

  “对,你也是个大忙人。娜娜,你要多向阿青学习。”

  啧,正在吃饭的丁寒娜苦着脸抬头,“您以为我不想啊?一年工作三个月,躺着也能赚钱,我太羡慕了有没有~。”

  就她歹命,赚得多,捐得多,仅能留一点在身上。要不是为了积攒经验,她早过上青青般的日子了。

  “你不用羡慕,只要安分守己,将来也是清闲的命。”丁大爷安慰自家孙女。

  “希望喽,对了青青,你门口那件‘垃圾’要不要我帮你搞定?”聊完闲事,丁寒娜说回正事,“他要一直这么闹,对你名声不好。”

  自古至今,女人的名声极其重要,却又脆薄如纸,被别有用心的人轻轻一戳就破了。

  不管谷翔是否真心,他搞这么大会给民众造成一个假象,认为他和她是一对欢喜冤家,不惜钱财打打闹闹。一旦造势成功,要破坏她的名声轻而易举。

  有人说观众的智商只有七岁,其实有一定道理的。

  在他们眼里,男人敢当众向一个女人求爱需要极大勇气。因为,如果他被女人拒绝会很没面子,对,没面子很严重的。

  比如人们常说的,男儿膝下有黄金,女人凡事要顾及男人的面子。

  反之,女人的想法不重要,女人的脸皮不值一提。

  所以,男人肯豁出面子示爱,女生若不答应就是不识抬举;将来过得好就算了,若过得不好,人们就会旧事重提,取笑她当年不识抬举导致终生悲剧。

  虽然鸡汤说,不必在乎别人的闲话,不必在乎别人的想法,但舆论真的会置人于死地。

  “放心,我自有办法。”罗青羽谢绝娜娜的好意。

  饭后,冯莱和钟康明一起收拾餐桌,清洗碗筷再放进消毒柜,然后在山里散步。

  而罗青羽和丁家爷孙在后院喝茶闲聊。

  “今晚叫你来是想提醒你,不要接近那个谷翔。”丁大爷喝一口孙女沏的茶,缓声道,“咱们跟他们不是一道人,选择伴侣要谨慎。娜娜,你也一样。”

  “我知道。”

  老人说的谨慎,并非一定要找同道中人,而是指对方的品行一定要好。心机叵测的人会败坏她们的品德与道行,若误入歧途祸害一方,将万死难辞其咎。

  丁大爷对谷翔印象不好,也没说他的坏话,仅仅提醒俩姑娘不要理他。

  三人聊了一阵,罗青羽便告辞回家了。

  在下山途中,即将经过半山腰一处供人休息的干净露台时,意外听到冯莱、钟康明的谈话——

  “唉,如果我像青青那么能干就好了,农家三少,那是怎样一个出色的人物,多少名门淑女想嫁给他……却被青青拿下了,唉,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很久之前新闻,曾隐晦的提过农家三少和罗青羽之间的关系,有心人肯定记得。

  钟康明不语,盯着旁边的长台阶发呆。

  冯莱早习惯了,这男人死要面子,在人前谈笑风生,没事人似的;人后则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且经常对她的话置若罔闻。

  “哎,阿明,你说,如果青青不会跳舞,不那么耀眼夺目……”冯莱单手托腮望天,若有所思道,“是个和我一样普通的女生,你猜农三少还会喜欢她吗?”

  钟康明:“……”眼睛往她脸上一停,闷声道,“你妒嫉?”

  “是呀!”冯莱毫不遮掩,神色坦然,“你敢说你不妒嫉农三少的家世?”

  “我妒嫉他的才能。”钟康明睨她一眼,道,“阿青帮过你不少,你不要恩将仇报。”

  这些事是冯莱告诉他的,女人的妒忌心非常可怕,它能让人失去理智,变得面目全非。

  “啧,我也是人,有正常情绪的好不好?”冯莱白他一眼,辩道,“出色的人肯定遭人恨,可她太出色,很难分辨对方爱的是屏幕上的她,还是她本人。

  有句话你应该最了解,伤你最深的,往往是自己最亲近的人。”

  “扯我干嘛?”钟康明不悦地瞥她一眼,语气冷淡,“我劝你把心态放平衡,有钱人要弄死我们就跟弄死一只蚂蚁。你有今天别不知足,免得自寻烦恼。”

  “行行行,我错了,我不该多嘴。”冯莱拍拍自己的嘴巴,然后扯起钟康明,“走,陪我到那边林子看看。”

  “大半夜的看什么?”

  钟康明发着牢骚,不情不愿的被她扯走了。

  待两人走远,躲到一边的罗青羽才走出来,神色平静的看着两人消失在林子里,呆站片刻才继续往家里赶。

  回到村路,正要拐进桉树林时,碰见村里的几位年轻男女准备到老榕树下烧烤,他们一看见她,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热情邀请她一起去烧烤。

  “不了,谢谢。”罗青羽拒绝。

  “去啦,大家同在一个村多年还没一起聊过天。今晚相请不如偶遇,你不会这么不给面子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