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北颂 > 第0564章 大宋的脊梁立起来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赵祯一哆嗦,差点没激动的跳起来。

  赵祯知道有喜讯,可没想到喜讯这么大。

  河西之地,尽归吾宋?

  开疆拓土,数州之地?

  在他的治理下,大宋开疆拓土数州之地,他将会在史书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以后到了太庙里,也能直起腰杆,跟太祖太宗的亡魂说话。

  更重要的是,有如此大功傍身,以后朝堂上的那些老臣,谁还敢拿他年龄小说事?

  王曾、吕夷简二人,五内俱震,心头骇然莫名,惊的张着嘴说不出话。

  此前他们二人还在为河西之地的战事担忧,还准备放手一搏。

  可还没等到他们两个放手一搏,河西就被拿下了。

  惊喜来的太快,他二人一时半刻有些接受不了。

  赵祯却已经缓缓回神,激动的催促着陈琳,“快!快将捷报拿过来给朕瞧瞧!”

  陈琳喜形于色,小跑着走到了将士们面前,双手捧过了信筒,攀上了御阶,眼见赵祯在哪儿焦急的找东西,准备打开信筒的锁扣,陈琳贴心的用手一拧拧开了信筒恭敬的将信筒递到了赵祯面前。

  赵祯见此,收回了追寻的目光,夸奖了陈琳一句。

  “你这老货,倒是贴心……”

  赵祯拿过了信筒,取出了捷报,迫不及待的翻看。

  陈琳笑眯眯的躬身伺候在一旁。

  赵祯一目十行的看完了捷报,看到了末尾,看到了河西之地尽归大宋,看到了李迪、寇季二人红彤彤的印玺以后,豪迈的将捷报扔给了陈琳。

  “拿去给两位爱卿看看……”

  陈琳捧过了捷报,拿去给王曾和吕夷简。

  赵祯脸上的喜色难以掩饰,在御阶上来回踱步。

  许久以后,終于压制不住心头的欢喜,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

  赵祯笑的很畅快,笑的前所未有的开怀,声音传遍了资事堂内外。

  在赵祯放声大笑的时候。

  王曾、吕夷简二人也回过了神,他们从陈琳手里拿过了捷报以后,迫不及待的阅读了一番。

  在阅读完了捷报以后,二人脸上皆浮起了一丝笑意。

  等他们的目光跟赵祯对上以后,三人皆放声大笑。

  “哈哈哈……”

  “痛快!”

  “痛快啊!”

  “河西之地尽归我大宋,我大宋的国力将会上升到前所未有的地步。”

  “……”

  他们已经许久没有这么畅快的笑过了,如今心头的阴翳散尽,他们終于可以放声大笑,痛快的大笑。

  赵祯豪迈的道:“派人去告诉宫门口跪着的薛田子嗣,让他趁早给朕滚蛋。不然朕就以胁迫君王之罪,将他们举家流放。”

  寇季在河西立下了泼天大功,赵祯終于可以霸道的维护寇季一回了。

  至于满朝文武会不会因此弹劾他,赵祯根本不放在心上。

  寇季如今有大功在身,红的发紫,满朝文武只要不是棒槌,都不会在这个时候,去跟寇季作对。

  立下大功的人,就该有点特殊的待遇。

  不然,以后谁还愿意帮朝廷立功?

  即便是平日里对赵祯言行十分挑剔的王曾,在听到了赵祯的蛮横之语时,也没有说什么,反而笑的更大声。

  赵祯高兴的在御阶上来回踱步,他似乎觉得回护寇季,不足以彰显自己激动的心情,又下令道:“陈琳,你去内库直取一些钱财,去购买一些酒肉,分发给汴京城的百姓。

  我大宋尽得河西之地,就应该举国欢庆。

  就应该满城欢唱。”

  王曾、吕夷简二人听到此话,并没有阻止。

  官家高兴了,给汴京城里的百姓们发酒肉米面等东西,在大宋朝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早在太宗朝的时候就有先例。

  太宗皇帝在位的时候,恰逢冬日严寒,冻死的百姓良多,太宗皇帝大手一挥,就给百姓们发了炭薪,让百姓抵御寒冬。

  此事还被真宗皇帝当成了惯例,每逢寒冬之际,朝廷就会给百姓们发一些炭薪。

  后世还有学者,将其引为成语‘雪中送炭’的由来之一。

  赵祯再下达了发放酒肉的御令以后,继续道:“传旨下去,大赦天下……”

  王曾、吕夷简二人闻言,終于不再沉默。

  王曾在赵祯话音落地以后,急忙道:“官家,不妥……”

  吕夷简接过话茬道:“臣刚才看寇吏部递上的文书,文书中提到,河西之地的人,已经被西夏人屠戮一空,如今偌大的河西,没剩下多少百姓。

  今岁我大宋并没有什么灾难,所以没什么难民,可以迁移过去。

  充实河西人口的重任,八成就要落在罪囚们身上了。

  若是官家你大赦天下,将罪囚放出了牢房,寇吏部问您要人的时候,您又拿什么給他。”

  赵祯愣了愣,点头道:“爱卿言之有理,是朕过于激动,没有考虑到河西缺人的事情。”

  “说起来,河西之地的人,真的是西夏人屠戮空的吗?”

  王曾不合时宜的插了一句话。

  赵祯、吕夷简闻言一愣。

  吕夷简沉默了片刻以后,大声的道:“河西之地的人,当然是西夏人屠戮空的。唯有那些残暴的西夏人,才会做出屠戮人口,劫掠人口的事情。

  我大宋乃是礼仪之邦,我大宋将士,自然也是恪守礼仪之辈,怎么可能做出那种凶残的事情呢?”

  赵祯、王曾二人点点头,深以为然的附和。

  “爱卿言之有理……”

  “吕相言之有理……”

  “……”

  三人十分默契的将所有的坏名声,全部推到了西夏头上。

  就在三人为河西大捷的事情振奋不已的时候。

  一个小宦官匆匆赶进了资事堂,低声禀报。

  “启禀官家,文武百官们齐聚在了宫门外,似乎有事求见……”

  赵祯听到了这话,缓缓点头,“看来他们也得到消息了……不然不会这么快赶到宫门口……下去告诉守宫门的将士,放他们进来,在垂拱殿内候着……”

  ……

  半个时辰以后。

  赵祯穿戴上了御袍,领着王曾、吕夷简二人,出现在了垂拱殿内。

  满朝文武,齐聚在垂拱殿内,等到赵祯到了以后,齐齐施礼。

  赵祯在他们施礼过后,戏谑道:“到的还挺齐,比朕平日里召见还齐……”

  满朝文武一脸苦笑,却没有说话。

  赵祯坐正了,继续道:“诸位都到了,想必已经得到了消息……”

  说完这话,赵祯不再言语。

  满朝文武愣了。

  他们是得到了消息,可他们并不知道具体消息。

  他们紧赶慢赶的跑到宫里来,就是想知道具体消息。

  赵祯说了一半不说了。

  不上不下的,让满朝文武十分难受。

  张知白忍不住开口询问道:“官家,不知河西之地具体的战况如何?”

  赵祯故作恍然大悟状,“张爱卿不说,朕都忘了。朕看过捷报了,河西大捷,河西之地,尽归我大宋。”

  然后……

  然后赵祯又不说了。

  满朝文武差点当场骂娘。

  赵祯说的,他们都知道。

  他们就是想了解一些他们不知道的。

  吕夷简见赵祯在戏耍满朝文武,有些看不下去了,干咳了一声,淡淡的道:“寇吏部奉官家旨意,率领重兵,驰援沙州,历经四场大战。

  在黄头回纥境内,以数千精兵,挫败了黄头回纥十五万精兵。

  在沙州城,以火器之利,击垮了铁鹞子,逼迫李元昊退兵至玉门关、阳关。

  随后,寇吏部又吩咐朱能、李昭亮二人,各率领五万精兵,分别沿着南北两路,拿下了瓜州,突袭了玉门关、阳关。

  李昭亮勇夺阳关,兵进肃州、甘州等地。

  李元昊固守玉门关,想要借着手下铁鹞子之利,突袭我大宋在沙州的粮草大营。

  又向西夏求援,调遣来了五万援兵,准备在烧毁我军粮草大营以后,汇同援军,两面夹击李昭亮部。

  寇吏部看穿了李元昊的阴谋,派李迪手持天子剑,入清涧城,请种世衡率领兵马西进河西。

  又派遣使者赶往青塘,请青塘侯角厮罗,率军来援。

  李元昊在西夏援军抵达西凉城以后,派军突袭阳关。

  朱能派遣兵马全歼了突袭阳关的西夏援军。

  又在玉门关外,借助元山部铁骑,全歼了铁鹞子。

  李元昊败逃。

  随后,朱能、李昭亮二人率军赶往西凉城,会同角厮罗、种世衡,四方兵马,二十万大军,强攻西凉城,全歼了西凉城内的西夏兵马。

  李元昊兵败,逃出了河西。

  我军攻克的河西全境。

  自此,河西尽归吾宋。”

  吕夷简大致的将河西之战的经过,讲了一遍。

  满朝文武听完,一脸不可思议。

  什么时候,我大宋兵马这么猛了?

  打西夏兵马,就跟打儿子似的?

  我们还没有得到什么消息,也没有决定要不要跟西夏在河西之地干一场,河西之地就打下来了?

  快到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快到让人反应不过来。

  满朝文武短暂的愣神过后,赶忙施礼。

  “为大宋贺!为官家贺!”

  “……”

  就在满朝文武齐齐恭贺的时候,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在垂拱殿内响起。

  “我大宋在河西之地跟西夏结仇,抢下了本该属于西夏的河西,实乃招祸啊。”

  “此后我大宋跟西夏,必定不死不休,连年征战,不知道有多少儿郎要惨死在西夏人之手。”

  “可悲!可叹啊!”

  “……”

  声音不大,却吸引了满朝文武所有人的注意力。

  赵祯,以及满朝文武齐齐望了过去,却是一个御史,在哪儿胡咧咧。

  赵祯眯了眯眼,盯着那御史道:“依爱卿之见,我大宋应当如何,才能避开这个祸端。”

  “当然是将河西之地,归还给西夏,并且遣使前往西夏,向西夏表明,我大宋并没有跟西夏为敌的意思。”

  御史振振有词的说着。

  (此事并非笔者胡咧咧,大宋朝总有一些官员喜欢妥协策略,最有名的就是司马光,司马光在主政期间,将大宋已收复的安疆、葭芦、浮图、米脂四寨割让给西夏,割地求安。)

  赵祯笑了,笑容里充满了冷意,“爱卿还真是国之干臣……”

  御史傲然道:“不敢当官家夸奖……”

  赵祯眯着眼,在大殿内扫视了一圈,问道:“还有谁跟他一个想法的?”

  满朝文武齐齐闭口不言,默不作声。

  心里齐骂那个御史。

  你以为当今官家是先帝啊?

  喜欢求和,喜欢安稳?

  当今官家正值朝气蓬勃的年纪,锐气正盛,怎么可能喜欢这种软弱之语?

  当今官家身边,皆是虎狼之臣,那一个是跟人妥协之辈?

  寇季和李迪不在朝堂上,不然你这货会被活活打死在垂拱殿上。

  赵祯见满朝文武默不作声,缓缓点头,“既然就他一人,那朕也不需要株连太多……”

  “左右,推出去五马分尸!”

  “其家眷,尽数送到河西去!”

  “……”

  两个膀大腰圆的御前卫入了垂拱殿,架着御史就往外走。

  御史惊愕的叫道:“官家,臣乃是御史,怎能因言获罪?官家速速停下您的亡国之举。”

  “啪!”

  赵祯拍桌而起,愤怒的道:“朕知道因言降罪御史不对,可你算是御史吗?你就是一头猪!”

  赵祯眼看着御前卫将那位御史架了出去,愤怒的看着群臣道:“谁推举的这头猪?降官三级。”

  当即有人出班,一脸悲苦的道:“臣多谢官家不杀之恩。”

  赵祯扫了他一眼,冷哼一声,“大喜之日,朕还没高兴多久,就有人跳出来,将自己的猪脑子掏出来,给朕显摆。

  河西之地,多好的牧马地?

  居然要拱手让出去?

  说他是猪脑子,那是对猪的侮辱。

  若不是河西需要人,朕恨不得株其九族。”

  “官家息怒……大喜之日,莫要为了一些蠢人伤神。”

  王曾出班,劝诫了赵祯一句。

  赵祯冷哼了一声,道:“王爱卿,回头你给朕查查,看看朝堂之上,还有没有这等长着猪脑子的东西,若是有,尽早赶出汴京城去。”

  王曾赶忙躬身答应了一声。

  赵祯继续道:“以后尔等推举官员入朝,都给朕睁大了眼睛看清楚。莫要再放这类的东西入朝。朕比不上太祖太宗那么英明神武,但朕知道,每一寸山河,下面埋着的皆是皑皑白骨。

  那是我大宋将士们的白骨。

  白骨换来的山河,怎能轻易让出去?”

  赵祯环视众臣,掷地有声的道:“你们割朕的血肉,朕可以当看不见,可你们敢割我大宋的山河,朕会让你们后悔来到这个世上,朕会让你们的子孙后代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此类人乃是国贼,大国贼,应当举国诛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