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诸天降临时代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昆仑山深处的深渊之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哈哈哈,果然是一表人才!”

  藏剑山庄二庄主吕文博对着师父哈哈大笑拱手道:

  “老前辈有此佳徒,实乃幸事,恭喜恭喜!”

  师父唐运书伸手抚须,一脸的自豪得意。

  紧接着吕文博又指着边上年轻人介绍,林尘才知道这人不是吕文博的徒弟或儿子,而是藏剑山庄庄主之子吕启灏,他们要介绍的女子就是他的小妹了。

  两人相互见礼,林尘看到吕启灏眼中隐藏有一丝战意,他似乎有想与自己交手的意思。

  “有意思!”

  他心中暗笑,这位藏剑山庄庄主之子似乎有些不服自己的名声想试试自己的斤两。

  正当此时,突然吕文博对林尘说道:

  “贤侄来得正好,我正与你师父商谈关于两家结为亲家之事,贤侄修为精湛,斩妖除魔为江湖除害让人大快人心,但也要顾一顾自己的终身大事,我大哥很欣赏贤侄这样的后辈英雄,特命我来江南一趟与唐老前辈商议关于两家结为亲家之事。”

  说着他转头示意了一下边上的吕启灏,这位藏剑山庄庄主之子从怀中取出一张卷起来的画轴递了过来,师父笑着说道:

  “尘儿,这是吕文瀚庄主之小女的画像,你先看一看。”

  “我....”

  林尘怔了一下,抬头看到师父一脸期望的表情,心中暗叹口气,伸手接了过来。

  按照古代习俗,他这一伸手接过,就是代表他自己已经同意了这门亲事,如果不出意外,这亲就得结下去。

  但按照古代习俗,除非是一方发生意外,或者双方家庭重大变故,这些才叫意外,除了这些,其他都无法改变这个结局。

  当然,规距是这个规距,并非绝对,如果一方极力反对,也有可能悔婚。

  不过这么一来,两方家庭之间算是结下了仇,虽说不是死仇,那也是老死不相往来的那种。

  对这个林尘也算是有了一定心理准备,取个老婆就取呗,反正自己也不吃亏,只要不是长得太丑太难看他都能接受。

  只是这种可能性基本上没有,好歹藏剑山庄是一方大势力,其庄主肯定不会取丑女,父母好看子女绝不会难看到哪去,看一看藏剑山庄之子吕启灏长得挺英俊,妹妹肯定也漂亮。

  缓缓打开画卷,一个穿着淡绿色仕女裙举着花纸伞流连于花丛中的美丽女子形象跃然于纸上,女子面容非常精致好看,眼睛弯弯如月牙,两边各有一个小酒窝,身材窈窕有致也不差,完全是一绝世美女。

  林尘目光迅速扫过画卷,又面无表情将画卷重新合起,师父笑着问道:

  “尘儿看如何?”

  他弯腰点头说道:

  “尘儿无意见,全凭师父做主!”

  光看画像,他还真挑不出毛病,光论容貌哪怕与龙女相比都毫不逊色,只是气质不一样而已。

  当然,前提是画卷上画的是真的,古代虽然没有美颜PS,但这是人工画啊,只要画师用心一点,画像比人更美完全不是难事。

  林尘也没指望人真有画像这么漂亮,只要有七八分相似就可以了。

  有他这句话,师父明显是松了口气,将画卷递还给吕文博说道:

  “吾徒同意了,那这门亲事就算是定下来了。”

  吕文博伸手止住递来的画卷:

  “即然此事已成,这个林少侠可以先留着。”

  林尘:.....

  重新接过,他配合着露出笑容,听得师父与吕文博商议关于他们的婚事。

  古代成亲非常的复杂,从定亲到正式成亲中间有许多道程序,普通小户还可以简化一些,大门大户那是非常的繁琐,他一直在旁倾听许久,感觉是不一般的复杂。

  还好大部分程序不需要他参与,有师父与师门代劳,他只等迎亲娶入门就是。

  直到下午,吕文博与....差不多可以叫大舅哥的吕启灏告辞离去,林尘才松了口气。

  他与藏剑山庄结亲,这件事在飞云宗不算什么秘密,藏剑山庄来时也没掩饰,拜访宗内诸多长老,知道的人多了,也就传开了。

  日照崖,林尘与朱丁山两人坐在崖顶喝着小酒,朱丁山问道:

  “你真的确定要在这个世界娶亲?”

  这位谈得来的降临者经过七年努力,如今已如愿以偿成为飞云宗十大核心弟子之一,名号从飞云九剑之青虹剑变成了青虹剑客,代表江湖地位有所提升,而飞云九剑这个称呼是飞云宗年轻一辈弟子专有的称呼,现在已经是别的后进弟子的名号了。

  林尘坐在崖边看着远方,喝了一口酒说道:

  “师父期望,宗门也看好,就娶呗,反正这个世界与永恒之塔之间时间流速相差那么大,哪怕呆一百年那一边也就一年时间,总要找个相伴的。”

  朱丁山点了点头:

  “这倒也是,听你这么一说,我都有点想娶一个了。”

  林尘回头奇道:

  “你也想呆个几十年?”

  “呃!”

  朱丁山仔细想了想,笑了起来:

  “为何不可呢,我可不像你乃大派弟子,我一普通出身,去哪都是去,在这个世界修练几十年也是一个选择,这么长时间娶妻很正常吧!”

  “正常,非常正常。”

  林尘哈哈大笑。

  接下来一段时间,林尘一直呆在宗内,并没有外出斩杀魔人,除了关于自己订婚事宜,还有关于他被攫升为飞云宗真传弟子,就任飞云宗副掌门的事宜。

  藏剑山庄诸人还没走,这次来除了询问他的意见,如果他同意,就会一道将亲给订了。

  毕竟飞云宗在江南,藏剑山庄在西域,两者之间相距几千公里,哪怕是武林人士来往一趟都不容易,先定了婚,再选个黄道吉日就可以接亲成亲了。

  至于他被攫升为飞云宗真传以及飞云宗副掌门,也是因为此事。

  按他的实力与江湖上的名望,还是一个普通弟子已经不合适了,在征询他的意愿后,飞云宗诸长老共同决定,攫取他为飞云宗真传,并补为飞云宗副掌门,唯一的副掌门,在现任掌门退位后可以顺理成章的接任掌门之位。

  飞云宗本来还有两个真传,但那两位不论实力还是江湖地位都比不上他,当然也竞争不过他。

  仪式是在宗内祖师殿举行,现任掌门拜过祖师后,在全宗弟子及藏剑山庄诸人以及与宗门交好的武林豪客等客人面前宣布这一决定。

  林尘按照礼仪拜过祖师,这个任命便已生效,从现在开始,他就是飞云宗掌门之位唯一的继承者。

  紧接着是三天宴席,各种庆祝,等客人陆续离开已是十天之后,包括藏剑山庄二庄主吕文博也在订亲之后离开。

  亲已经订了,但按照习俗,还需要林尘在成亲之前去一趟藏剑山庄。

  按照他们之间订的婚约日期,在今年之内赶到便可。

  林尘在宗内又呆了一个月左右,主要是接见陆续赶来的诸门人,除了弟子,还有宗门分布在外各类产业的管事,先混个脸熟,为以后接任掌门打基础。

  在飞云宗高层之内,他已经是共同承认的掌门继承人,只要自己不做死,将来必定可以顺利继承飞云宗掌门之位。

  不过这个时间估计还有十多年左右,现任掌门修为精深,在江湖中也算是超一流高手,身体还健康的很,一时半会没有退位的打算,十年后他恰好三十五六岁,正是年轻力壮见识与经验最丰富的时候,那时候接任掌门之位正好。

  又一个月后,林尘拜别师父与同门,独自一人下山前往西域藏剑山庄。

  跨过长江往北,便已离开飞云宗地界,在无人之处他将一队射手巢穴兵种从魔方空间中放出来,又在最近县城购买了一辆马车及一批马,组成了一支二十多人的马队沿着官道往北。

  这是汲取以往教训,哪怕现在实力强大了也要小心,招一批手下护在身旁,哪怕碰到大批敌人围攻也能周旋一番,最不济可以拿来当炮灰。

  当然一般的哪怕是先天宗师也打不过他,但如果像七年前被多名宗师围攻也很麻烦,他这七年来为了积累名声与潜能点,杀掉的三大魔教的魔人不知道有多少,如今已名列三大魔教的深渊死亡榜第二十七名。

  别看排名不高,但排在他之前的基本上不是各大名门正派的掌门就是江湖中成名多年的宗师高手,而他的排名事实上已排在许多先天宗师之前,但修为却还不是先天。

  他杀魔人,魔人也想杀他,如果发现他的踪迹,绝对会有大批魔人为了深渊死亡榜上的奖励而来围杀他。

  七天后,队伍穿过大别山,进入黄淮河流域。

  因为世界的碰撞,大地板块开裂或相互挤压,这个世界碎片虽然类似于古华夏,但地形有很大改变,黄河再次改道从伏牛山之间穿过流入淮河,形成了黄淮河,并在改道交界处伏牛山东南部大量河水汇聚形成了一个叫黄淮湖的巨大湖泊,是这个世界最大的淡水湖。

  队伍在此停留,在黄淮湖边弃马,林尘将之前那艘大船取了出来再将马匹赶上船,带着大群手下坐船,准备沿着黄淮湖进入黄河,沿河而上直至接近昆仑山。

  藏剑山庄位于西域,但并非常人想象中的极西之处,而是位于昆仑山以北,与大漠交界之处,离黄河某条支流并不是很远。

  这个世界本身已经破碎过,古西域地段早已经消失,如今世界西方最边缘处也只是至祁连山脉最北边尽头,更远处的天山如今已是传说,早已不复存在。

  沿古黄河北上,越过东都洛阳,都城长安城,沿河北上绕过黄河那个‘几’字形至黄河上游。

  不知是不是看他船坚箭利,一路上偶尔遇到当地在黄河讨生活的帮派或水匪之类看到他,并没有他预料中的收保护费之类骚扰。

  一路顺利来到黄河上游某条支流,沿途没有碰到任何意外,一时间平静的林尘有些不习惯。

  但不得不说人多的确是力量大,手下一多,又看上去那么精锐,一般小帮派河匪之类根本不敢招惹他。

  这天林尘坐在船头吹着冷风,手中拿着一张地图正在查看,按地图上所示,再过一两天的水路就得弃船走陆路,沿着昆仑古道进入昆仑山北岳,藏剑山庄就在其中某座山峰之间。

  昆仑山一向以险与壮著称,延绵数千里的庞大山脉乃古华夏第一山脉,在这个世界也是如此,一路望来到处都是连绵高山与雪峰。

  “玉龙雪山天下绝,堆琼积玉几千叠!”

  林尘倚在摇晃的马车窗边望着远方那一座座高耸入云的雪山,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虽说不是玉龙雪山,但这昆仑山中的雪山并不逊色于大名鼎鼎的玉龙雪山,一样的壮丽锦秀。

  马车在山路上摇来晃动,刚开始还感觉挺有趣的,但过久了就觉得有点不舒服,很快他弃马车改骑马,反倒更自在舒服。

  穿过一座座险峻的山峰,慢慢深入昆仑山深处,一眼望去四周尽是看不到尽头的山川,林尘不禁咋舌这藏剑山庄藏的倒是挺深的,想出来或回去一趟太不容易了。

  两天后,林尘来到了一座格外险峻的山峰之前,费了小半天功夫终于爬到山脊,伸手放在眼前望了望远方群山转了一圈,突然看往某一方时顿住不动,脸上也浮现一丝惊讶道:

  “这么浓烈的深渊魔气!”

  在离他约有两个山头远的一处山谷间,有一道格外明显的黑气成柱从谷中冲出,哪怕相隔如此之远,与深渊恶魔及魔人打了七年交道的林尘也能一眼看出那就是深渊魔气。

  “去看看!”

  他立即做出决定,挥手示意手下跟着,一跃而下。

  半空中挥手一拍,虚空气浪膨胀,下坠猛的一顿,凌空虚渡落在山腰一块突出的崖石上。

  一连数次走走停停,安然滑下高峰,等了一会手下赶来,继续前行。

  两个小时后翻越最后一座小山至山顶,林尘便看到了山后谷底幽黑的山石大地,以及谷中汇聚的大群魔人与恶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