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诸天降临时代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杀气腾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吃完饭回到庄内安排的住处,林尘直接将腥红女士以及大半射手召了出来藏在房间中,双头食人魔兄弟体型太庞大了,房间装不下。

  如果明天动手,他就没有空闲将手下召出来,现在先藏好,明天只要他发信号,他们就会杀出来。

  正常情况可能用不上他们,但如果李遥完全偏向谢无敌,那就怪不得他不客气了。

  传功灌顶对他来说都不是最重要的,哪怕没有也只是成长稍慢一些,对林尘来说最重要的是不能让谢无敌得到,真要发生那种事,他肯定要阻止,如果李庄及李遥阻挡,他也不介意顺手干掉李遥。

  这么做虽然会受到江湖上的指责,声望会有所下降,但只要能除掉最大的竞争对手夺得主角天命,这点损失都是值得。

  况且他最多杀了李遥与谢无敌,只要不大肆屠杀,充其量只是被神剑宗与李庄视为死敌而已,并不会被整个江湖群起而攻之。

  第二天,林尘起得很早,慢条斯礼的洗漱,吃完李庄仆人端上的早餐,看还没人来报信,便在院中练了一会降龙十八掌。

  一连数轮掌法使完,他眉头微皱起来,看向李庄方向正想出去看看,突然看到院外有一物飞来‘夺’的一声钉在他身后房门上,他上前看到厚实的木门上竟然插着一张....纸,一张薄薄的纸像刀片一样插入厚厚的实木门中。

  捏起纸张轻轻一抖将其取下,上面有一排小字,写着:

  “危险,速离去!”

  字迹苍劲有力,但又带着女子特有的婉约,林尘脑海中瞬间浮现龙女冷艳的脸庞,嘴角一翘。

  郑重将纸条对折收起来,林尘脸上的微笑瞬间消失,眼中杀意沸腾而起。

  不过他没有冲动,而是转身回房重新换上一身衣衫,打开房门,余光看到不远处一栋小房角有人转身离去。

  “有趣,竟然被人先下手了,果然是主角!”

  林尘莫名想笑,手一翻龙纹宝剑握在手中,双手背负在后向李庄后山走去。

  人都走了,其他人都已经被邀请去见李遥,只有他没有人告知,林尘不知道这是李庄主的意思还是谢无敌让李君翎这么做,或者只是纯粹就李君翎为了情郎而自做主张,对他来说都一样。

  “今日此剑必见血!”

  他从来不是忍气吞生的角色,如果实力太弱他肯定会战略性的怂一下,但现在自己已经有足够的实力,再怂就是真的怂了。

  穿过一条鹅卵石铺成的大道来到李庄中段,一段高墙隔开,大道尽头是一个大门,几个守卫在此看到林尘到来,其中一人提刀喝道:

  “此乃李庄重地,闲人免进,你是何人?”

  林尘沉声道:

  “受棋会之邀而来。”

  那人愣了一下说道:

  “棋会早已经开始,你迟到了,不能再进去了。”

  林尘眉毛一挑,已经看到藏在门后的一黄衣仆人,正是之前监视自己住处的李庄仆人,微微一笑道:

  “如果我硬要进去呢?”

  那守卫犹豫了一下,正想说话,他边上另一守卫在他耳旁低声说话,过了一会前一守卫抬头说道:

  “此事我无法做主,我去禀报管事。”

  林尘嘴角一咧,但没有直接动手,而是双手抱剑说道:

  “本座一向喜欢以理服人,你们这么做也是职责所在,我能理解,所以本座给你们一柱香的时间叫能做主的人来,过时本座就要强闯了,去吧!”

  现在肯定是迟到了,他也就不急在这一时,林尘最喜欢按规距办事,哪怕翻脸之前也讲一讲规距,先占据道义上的至高点,到时候再动手他就能占一个理。

  理,在很多情况下一文不值,特别是对强者来说,但在有时候却又非常重要,就像这一次。

  林尘还不敢举世皆敌,他还想干掉谢无敌当主角呢,所以哪怕想动手也得站在道义的至高点,有充足的理由动手。

  一柱香时间并不长,也就十几分钟左右,林尘心中预估时间,等到时间快要到准备动手时门后传来脚步声,一个肥头大耳穿着员外锦袍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身后正跟着那黄衣仆人,中年男子出来看着林尘甩下一句话:

  “如此重要的事也迟到,可见你并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老太爷将功力传给你只会明珠暗投,不如就此作罢。”

  说完大袖一甩转身就走,看也不看林尘一眼。

  “呛!”

  一道悠长如龙吟般剑吟之声响起,天地乍亮,一道雪亮无比的剑光飞出如闪电般一闪而逝,一剑将肥头大耳正转身冷笑的中年胖子劈成两半,高达数米的剑气在地面犁出一条深深的沟壑,‘轰’的一声将后面大门斩成两半。

  “狗贼,欺人太甚!”

  林尘怒喝道:

  “早上故意不知会吾,现在还敢阻挡我,你李庄欺我太甚,今日吾定要讨个公道。”

  手腕一抖十几道剑气飞出,门口数名守卫加那黄人仆人瞬间被万剑穿心而亡。

  瞬杀数人,林尘气沉丹田,雄厚的内力加本就巨大的嗓门高声大吼:

  “谢无敌,你胆敢辱我女人,今日吾要取你性命!”

  说完脚下石板猛的炸开,整个人化成一枚炮弹般直射入庄内,一头将门后分叉路口的假山撞得粉碎,一连串的轰隆巨响,他直接一条直线将李庄撞穿,一路直冲至李庄之后。

  摩天崖上,众多少年侠士坐在一个个蒲团上,看着上首一个白发白须老者正在为众少年解答修练中的疑惑,身姿挺拔的谢无敌与窈窕的李君翎如一对壁人站在老者身后。

  最终挑选已经结束,谢无敌在没有对手的情况下受到李遥的青睐,成为其功力的继承者。

  估计是考虑到对其他人的补偿,李遥特的在此为其他少年侠士讲解修练中碰到的疑问,已经有挺长一段时间。

  众少年侠士都是明眼人,看得出胜者早已内定,颇有些微词,但面对李遥这位百年前的武林神话没人有胆子异议,只能接受这个结果。

  而谢无敌也是志得意满,一脸得意,时不时的偷偷目视坐在远处的一个倩影。

  突然,一声炸雷般的怒吼声从山下传来:

  “谢无敌,你胆敢辱我女人,今日吾要取你性命!”

  巨大的声音宛如闷雷炸开,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齐齐转身看向山下,一个黑影冲天而起落在崖顶,‘砰’的一声在地面砸出两个深深的脚印。

  “是你!”

  “是他?”

  不同的人表情各不相同,谢无敌一脸愤怒,这么多人都听到这句话,许多人还一脸看好戏的样子,足以说明林尘这句话对他的名声影响非常大,今日要不解决,等日后这些人传出去,整个江湖都会传出他谢无敌好色无耻之名。

  他怒哼一声大声说道:

  “你是何人敢辱我名声?”

  林尘脖子扭得咔咔作响,锐利的目光如猛兽般扫过所有人,到远处未与他们坐在一起的龙女身上时眼神柔和了许多,再到谢无敌身上时已是杀意沸腾,冷声说道:

  “明知故问,明明已得李君翎小姐的垂青还辱我女人不说,今日还用计谋让李庄仆人不告知我遴选开始,害我错失时机,如此无才无德无耻卑鄙小人若受得李前辈的一身功力,必定是江湖之害,以他风流成性不知廉耻的性格,将来江湖中不知多少女子有可能被他侮辱。”

  他说的当然是扯蛋,但如果硬要扯却又扯得上,谢无敌也意识到这一点,特别是看到其他人异样的目光,边上李遥若有所思的表情,他脸色变得铁青,双眼死死盯着林尘眼中的杀意几乎溢于言表,一字一顿说道:

  “一派胡言,我何时辱你女人?”

  林尘一脸愤怒的说道:

  “三日前你纠缠不休的那女子就是我的女人,她本来是与我在此汇合拜访李遥前辈,但没想到你有了李君翎小姐相伴的情况下还一直纠缠于她,在谷口就已被我看到,谷口也有许多少年英雄都看到。”

  说到这他向其他人拱了拱手,继续说道:

  “你谢无敌仗着乃武林大派神剑宗宗主之子,天赋与修为出众,便可以如此为所欲为么?”

  他的质问让谢无敌更加愤怒,特别是看到李遥前辈惊讶的目光更是心生惶恐,大声解释道:

  “你胡说,龙姑娘何时是你的女人了,她明明还是完壁之身!”

  他话音一落,所有人都一脸惊讶的看向谢无敌,而他自己也意识到说错话了,刚想解释便被林尘抢先,他一脸悲愤道:

  “你们看看,这是名门正派弟子说的话么,你还敢否认没有辱我女人?如此经验丰富,天知道私下里有多放浪,说不定李小姐....”

  说到这里林尘故意打住没说下去,但李小姐谁都知道他说的是谁,他明显看到李遥前辈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看谢无敌的表情也有些不善了。

  林尘心中暗乐,但脸上还是一脸悲愤,看着谢无敌脸上的愤怒从极愤到暴怒,又奇迹般的冷静下来,这不是不怒了,而是怒到了极点反而不显于形,谢无敌就这么面无表情看着林尘,语气冰冷如冰:

  “我知道你想什么,本想待此间事了再与你分出胜负,但你今日竟敢如此毁我名节,今日你我不死不休,我神剑宗与你飞云宗势不两立。”

  “说的好!”

  林尘也不装了,手腕一转龙纹宝剑竖于身前,沉声说道:

  “天命之争不死不休,今日你我必有一人死于此地!”

  两人说的话让所有人都哗然,但大都是为两人欲在此生死战而震惊,要知道他们两人在江湖年轻一代都是顶尖人物,一个是江湖顶尖大派神剑宗宗主之子,一个是江南大派飞云宗真传副掌门,已内定的掌门继承者,且在江湖中都是名声赫赫,年轻的先天宗师,分别代表两大势力的年轻宗师要分出生死,这对所有人都是个惊天动地的大消息。

  相比这些少年侠士的震惊,李遥则是更加惊讶于林尘说的那句话,老者嘴唇微动,龙女耳中便听到李遥的询问:

  “龙女阁下,这位林尘真乃天命之子?”

  龙女璀璨星目注视着英姿勃勃信心十足的林尘,不知不觉眼角露出一丝微笑,回音道:

  “是的!”

  李遥沉默半晌,又问道:

  “两人都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少年英雄,又修为精湛,将来都能超越老夫成为武林中的顶梁柱,在此死去一个实在是太可惜了,可要老夫阻止他们?”

  龙女摇了摇头说道:

  “天命之子只有一个,只能有一个,你无需阻挡,观看就是。”

  李遥点了点头,有些可惜的叹了口气。

  对林尘他并没有恶感,事实上不论是谢无敌还是林尘他都有好感,也没有明显的倾向性,哪怕是曾孙女喜欢谢无敌,儿子劝说,他也只是按照自己的标准来挑选继承人,最多就是同样情况下更优先于谢无敌而已。

  在之前看到谢无敌的第一眼起,他就知道这就是自己要等的人,加上又是曾孙女喜欢的人,他便顺水推舟做出了决定。

  但当刚才看到上山的林尘第一眼起,他很惊讶又来了一位优秀的天才,一瞬间对自己的选择有了丝动摇。

  修为达到李遥这种地步,早已超越了家族宗门的束缚,他们面对的不再是江湖中的恩怨情仇,而是来自世界另一面的威胁,事实上李遥在百年前的地位便是类似于现在的谢无敌,拥有天命在身,但并非世界意志安排的世界之子,所以修为在达到二阶武道大宗师后便无法寸进,不像谢无敌有可能晋升三阶传说武圣对抗深渊之子。

  对两人欲分生死他觉得有些可惜,但龙女已说明,天命之子只能有一个,这是天命之争,他非常清楚,只能可惜了两者无法共存。

  所有人主动分散开来,在中央留出一个巨大的空地,谢无敌缓缓从高台上走下来,李君翎眼角含泪扯着他的衣角,谢无敌回头看了她一眼,心中一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