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终焉未散的执念 > 第49章 尾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明明说着要替你报仇,可快要得手的时候,他们又放弃了。

  说着什么‘那小子受伤了栴会伤心的’就不了了之了。

  妇人之仁,不是蠢货是什么?”

  “……”

  呕了一口血,栴·菲墨紧握着双拳站了起来。

  快步冲到了男子的跟前,她出手就是一记上勾拳。

  将枪从男子的手中夺了过来,栴·菲墨用枪抵住了他的脑袋,道:“我不允许你这么说他们。”

  “制服了我又如何?你以为你今天还能走得了吗?”

  拍了拍手,一群护卫突然出现,将栴·菲墨围了起来。

  “这就不牢你费心了。”

  将男子打趴下之后,栴·菲墨又一拳一个打趴下了他招来的护卫。

  一脚踩在了男子的背上,她不屑道:“扰乱我心神也没有用,在强大的实力面前,一切都是空谈。”

  “呵呵。”

  脸色微沉,男子对着呆站在一旁的裘德吼道:“你还在等什么?还不快……”

  话没说完,一枚子弹飞了出去。

  到死男子都没有想到,栴·菲墨下手居然如此利索。

  他还以为栴·菲墨不会伤害他,会把他当做交易的筹码……

  迈着沉重的步伐,她来到了裘德的跟前。

  提起了他的衣领,栴·菲墨问道:“给我一个理由。”

  “就如刚才那个家伙所说的,想要杀你是因为我怕你成为我的隐患。”

  知晓裘德理解错了她的意思,栴·菲墨重复道:“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

  闭上眼,裘德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深吸了一口气,栴·菲墨拿着枪的手不断颤抖了起来。

  若是裘德能在这个时候喊她一声姐姐该有多好,这样,她就能尽快下定决心……

  “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栴·菲墨。”

  “对于你来说,我是谁?”

  “以前的朋友,现在的敌人。”

  按捺住了想要暴揍裘德一顿的冲动,栴·菲墨逐字逐句道:“你知不知道我是你姐姐?”

  随着栴·菲墨这一句说话,裘德整个人跌倒在了地上。

  右手搀扶着柱子,他颤抖道:“骗人的吧。”

  “栴没有骗人。”

  长叹了一口气,安捷律告诉了他栴·菲墨的身世之谜。

  “既然这样,你们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我以为你已经察觉到了。”栴·菲墨和安捷律异口同声道。

  “怎么可能,若是知道栴是我的姐姐,我也不会……”

  掂量着手里的枪,栴·菲墨心绪万千。

  明明只是这么一小件东西,在她的手里却格外的沉重。

  对准了裘德,她咬牙道:“还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没有。”

  摒弃了脑海中所有的想法,他耐心等待期了栴·菲墨的裁决。

  “为什么非要这样呢……”

  手指不断颤抖着,栴·菲墨按下了扳机。

  为什么这个时候不愿意跪下来求她?

  若是裘德这么做的话,她也不会犹豫不决。

  ……

  本以为那子弹会要了自己的命,没想到却打在了他身边的柱子上。

  心有余悸地摸了一把自己发烫的脸颊,裘德道:“为什么打偏了?以你的能力,根本就不可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非要明知故问吗?”

  将枪收了起来,栴·菲墨指着他的鼻子骂了一通。

  骂完之后,她终于忍不住了,捂着脸哭了起来。

  “我不会杀你,但是会夺走你最重要的东西。”

  最重要的东西?

  裘德的脑海中立刻浮现了君主这个位置。

  勉强站了起来,他干涩道:“如果你想要君主的位置,拿去便是。”

  “……”

  瞪大了双眼,栴·菲墨和裘德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顾无言。

  这个时候,一朵乌云飘来,遮住了太阳。

  雷声隆隆作响,周围的空气也压抑的可怕。

  在安捷律的惊呼声中,栴·菲墨和裘德看到了一艘又一艘漂浮着的海盗船。

  “这……这怎么可能呢?船居然在天上飞!”

  紧接着,所有海盗船的主炮都瞄准了裘德的宫殿。

  随着穿上的人一声令下,海盗船下面的建筑全部化作了废墟。

  “咳咳——”

  挣扎着从废墟中爬了出来,栴·菲墨又将安捷律挖了出来。

  犹豫了半晌,安捷律又将裘德从废墟中找了出来。

  空中,为首的一搜海盗船开始下落。

  当下降到某一个高度的时候,海盗船突然静止了。

  从船上抛下了一个梯子,一个人影踩着梯子走了下来。

  看到从软梯上走下来的人之后,栴·菲墨又是哭又是笑,“卡克尔叔叔……”

  向着栴·菲墨伸出了手,卡克尔柔声道:“栴,我们回家吧。”

  “嗯。”

  搭上了卡克尔的手,栴·菲墨随着她爬上软梯,来到了海盗船上。

  看到船上的其他海盗,泪水再一次顺着栴·菲墨的脸颊滑了下来。

  替栴·菲墨擦掉了眼角的泪珠,卡克尔揉了揉她的脑袋,“栴,开心点,女孩子要笑起来才好看。”

  “嗯。”

  抹掉眼泪,栴·菲墨努力挤出了一个微笑。

  将软梯收了上来,海盗船向着码头的方向驶去。

  待他们离开之后,太阳又重新出来了。

  一缕阳光照下,照耀在了那一堆废墟上面。

  看着海盗船在天际消失,裘德红了眼眶。

  这个时候,他终于明白了栴·菲墨说多夺走他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意思。

  若是有的选,他宁愿子弹没有偏到柱子上。

  扯下了君主的披风,他锤着地痛哭了起来。

  ……

  行驶到了海面上,海盗船再一次停了下来。

  转身看向了栴·菲墨,卡克尔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对不起,栴,又要说再见了。”

  继卡克尔之后,爱里奇也上前给了栴·菲墨一个拥抱。

  揉了揉眼睛,他祝福道:“上帝会保佑你的。”

  “还想磨蹭多久?大家都等着呢!”

  见爱里奇迟迟不愿意松手,兰斯利斯直接将他踹到了一旁。

  将栴·菲墨拥入了怀中,他不断抽噎了起来,“栴,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千万不要自我否定,也别想着来找我们。你要记住,我们爱你。”

  随后,其他海盗一个接一个地走到了栴·菲墨的跟前,送了她一个拥抱。

  在这期间,栴·菲墨没有说一句话。

  她不知道该用哪一种方式来送大家离开,只能以拥抱“代劳”了。

  和每一个海盗告完了别,栴·菲墨哭着笑道:“我也爱你们。”

  随着这一句话说完,漂浮在空中的海盗船悉数消失了,而栴·菲墨的身影也径直坠入了大海之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