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王爷追妻:国相娘子慢点跑 > 第一百五十六章 撒娇,这个师傅有点难

第一百五十六章 撒娇,这个师傅有点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仅是景文睿担心,就连景晟也是骇然,他手上的伤正是为替景文睿受的,他不知道慕容瑾现在是什么情况,是否已被王后操控住了,伤了人,始终是担忧的。

  “放心,她没那么脆弱,不会那么容易被控制,这个时候她应该是陷在术中,只要她破了术,就能醒过来。”

  “如果破不了呢?”景晟紧张的望着施言致追问,这才是他最担心的,他虽然守卫边境那么多年,但却没有听说过有方术出现。

  景文睿更是心疼的抱紧了慕容瑾,轻声呼唤着,希望她能听到。

  一旁明心则是上前将受伤的景晟扶到施言致面前,犹豫着要不要请他先出手医治,没想到施言致已是从怀里拿出药包递给他:“这个拿去用,幸好你拉的快,不然伤的更重。”

  他的感谢之意藏在言语中,意思是景晟救了景文睿,他给药就不要言谢了。这一操作又是让话到唇边的景晟略显尴尬,但还是扯着嘴角笑了笑,不过那笑很浅,若是让慕容瑾看到一定会笑冷面的人要笑果然还是有点难度。

  “前辈,我们现在能做些什么吗?”明心替景晟包扎上好药后紧张望着眼神一直落在慕容瑾身上的施言致,有些莫名的紧张。

  施言致轻瞟了他一眼,没回,神色有些犀利,看的明心打了个颤,莫非他问了不该问的话?

  止了血的景晟立在景文睿身边,眼神警惕,他怕慕容瑾会再做伤害他人的无意之举出来。

  现在的慕容瑾正陷入了绝境,冰窖崩塌,无处可躲的慕容瑾只能一边飞奔着避开掉落下来的冰石,一边寻找着有可能离开的地方。

  突然,她听到一个轻唤声,好像是在唤她。

  冰窖内乱石飞落,有风声,她仔细辨听着,好像是景文睿的呼唤,这让她听着心里一喜,可突然又是害怕起来,这莫非又是王后制造出来的假象?

  紧紧抱着她的景文睿轻唤着她的名字,触着她手指冰冷,不由的握上,在她耳畔轻言细语诉说着他们的初次相遇。

  “真的是他的声音!”听着景文睿的声音,好像隔的很近,可她却看不到他在哪,不由的心急的在冰窖内回应他的呼唤。

  几次回应叫唤过后依旧没有见到景文睿,原本心狂喜的慕容瑾渐渐冷静下来:“他不在这。”

  她伸手,手心已有些温度,原本摇摇欲坠的冰窖这个时候也停止了,四周的景象在渐渐模糊。

  “我寒疾已好,按理来说是不会惧这些的,但我却被王后的术给影响到了,我还是太大意了。”反应过来的慕容瑾喃喃自语,脸上浮起一丝坚毅之色,重新恢复了她以往的冷静本色。

  也就在她恢复冷静之时,一直凝望着她的施言致终于轻松了口气,她终于明白了。

  当她再次睁开眼深吸一口气时,看到头顶是那熟悉又满是担忧的神色入眼时,她不由的抬手,触上那似遥不可及的脸颊:“假正经,是你吗?”

  手指尖的触感,有弹性,有温度,让她舒心一笑:“是你。”话音

  落下,她终是忍不住倦意来袭,沉沉的在伸出手抓住她手心的景文睿怀里睡去。

  “前辈,瑾儿醒了,她这是破术了吗?还烦您来看看。”惊喜之余的景文睿更是担心慕容瑾的身体,这个时候若不好好检查一番,他实在是不放心。

  不用他说,施言致也已是上前,微俯身手指轻扣在慕容瑾的手脉上,片刻过后便见他点了下头,转头望向景文睿:“她已没事了,只是身体消耗太多,有点虚,得好生休息。”说完收手准备离开。

  “前辈等等,我还有事想要请教前辈。”在施言致要走时景文睿连忙出声,想将他留下。

  转过身去的施言致停下脚步,回头一瞥,神色淡淡:“放心,我不会走,瑾丫头是我的徒弟,这个仇我会替她报的,你有什么话要问就等明天吧,我现在要去给她准备一些药膳了。”

  施言致对景文睿想要问的话一点都不敢兴趣,他只想医好慕容瑾,与她相处的时日虽然不多,但当初她救下他时,身边也是只有她一个人在照顾着他,一直到他全愈才放他出去走走。

  更是因为他,性子太变,不许任何人靠近她的书房,甚至手染鲜血也不惜!说不感动那是假的。

  这般不近人情却又处处透着关切之意的施言致让景文睿想要说点什么却怎么也说不出来,最后只能吩咐明心去收拾出一间小院做为客房让他先住下。

  走到门口的施言致听到他的吩咐,脚下又是一滞,回身,向他抱拳行了一礼:“有劳华王了。”说完不等他回应已是转身离开。

  “……”

  这么一个不拘小节又行为举止透着一股子礼节的施言致让景家兄弟是看傻了眼,最后还是景文睿先反应过来,抱着慕容瑾不敢松手,又是紧了紧,又是让明月多拿一条被子过来才罢休。

  景晟看着只觉得他这个九弟有点太过紧张了,但一想现在他有了担心,有了牵挂,于他来说是件好事,至少以后的时日,他不会孤单了。

  “我先回去了,你也要早点休息。”景晟叮嘱着身心都在慕容瑾身上的景文睿,准备离开。

  “谢谢。你也回去好好休息吧,今晚的事,不要和其他人说了。”景文睿怕会有人去他那打探消息,又是忍不住叮嘱一番,气的景晟是笑也不是气也不是,最后无奈的一挥手:“我走了。”

  “走吧!”随着景文睿一声轻叹,景晟早已消失在了夜色中。

  这一夜,很是不平静,但对于慕容瑾来说却是值得,至少她弄清了一件事,也等来了她的师傅!

  慕容瑾夜闯景阳宫的事并无太多人知道,但王后受伤一事还是让不少暗中关注她的人知晓了,后宫因为忌惮她宫殿的诡异,并没有人去打扰她,只是有一人却是将小兰给唤走了。

  辅国大将军府,小兰随着一道黑影快速的进入到将军的书房,见到那高大负手而立背对着她的大将军张勉后,心底一慌,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眼皮子都不敢抬一下。

  “她现在怎么样了?”书桌后的人在听着跪地声沉默了片刻才沉

  声问。

  小兰咽了个口水,思量着该怎么回才对,可还未等她想怎么说又听得张勉一声冷笑:“她是不是觉得不需要本将军她也能办成事了?”

  “不不,”小兰头摇的像波浪一样,她可不敢让眼前人知道王后的心思,不然所有一切都白废了。

  “不是?那她昨晚做了什么?为什么要对华王妃动手?”

  深沉幽冷的声音让小兰打了个冷颤,她知道为什么,可不能说,于是只能怯怯的垂着头回道:“王后是着急了,王上恢复慕容朗大将军的官职,更是提拔了华王妃,执令随时都可面见王上,王后想先控制住华王妃再做打算,以免让慕容家坐大了。”

  这些话是王后以前就说过的,也是王后的想法,但王后还是想控制慕容瑾为她所用,用来抵抗眼前人。但这不能让眼前人知道!

  “是这样吗?”

  “是的,王后之前想拉拢华王妃,但没想到华王妃狡诈的很,所以王后才会出此下策,这才会伤到了自己,还请将军能出手相救。”小兰瑟瑟发抖,大胆的请张勉能救王后,这个时候她只能救助眼前人。

  张勉冷哼一声,缓缓的转过身,在一旁太师椅坐下,盯着跪在地面上发着抖的小兰,沉声道:“她不是自己有能耐么,这么会整事,怎会需要我帮忙呢?我还是留点心思好好看着慕容家那几个吧,不然出了事,可不是只你一个人掉脑袋了。”

  冰冷无情的声音让小兰又是打了个寒颤,王后说的果然没有错,出了事,这人只会坐视不理,她们若真不做点什么,怕是将来真的逃不脱了。

  小兰不敢再求情,可也不敢走,一直到有人进来将她送出去,她才敢直往宫里奔去。

  慕容瑾受伤,景文睿一夜未眠,次日便让明月去书院请了假,同时莫忆殇与金樽贤也知晓她受伤一事,皆是暗中来到华王府,想要见她一面。

  可景文睿护的紧,一直到第二日等慕容瑾醒来,才让他们进来。

  “这是怎么回事?”金樽贤做为她的朋友,又一起相处过一段时间,见她昏睡了两夜才醒,早已是心急如焚。一旁的莫忆殇也是,但却不敢表现的这般明显,只能紧跟在金樽贤身后,从人缝里小心的偷瞄着。

  景文睿听得他这一声问,不悦的抬眼瞪了他一眼,瞪的他不好意思的讪笑着又是多望了两眼靠在榻边乖乖让人喂着药的小人儿。

  这个时候的慕容瑾完全没有心情去理会他们,她的眼里只有她的师傅,自从把他捡回府,她就认定了他是她的,现在她虽不是慕容瑾,可那股不受控从心底里涌出来的感觉让她无法控制。

  “师傅,这个药好苦,徒儿不想喝。”她一边皱着眉小声的撒着娇,却又还是乖巧的张着嘴,含过递来的汤药,看得原本眉头轻皱的施言致展眉一笑:

  “乖,这是为师特意为你做的汤药,喝完有糖的哦!”

  施言致眉眼间甚是温柔,这让一旁看着的景文睿醋意大发,直皱眉,可人家是她师傅,他要去争个师傅之位吗? 2k小说阅读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