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无上宠爱 > 第 77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时,黎知意倒是很快调整好面部表情, 知性又职业的看向站在门口不知道多长时间的男人:“傅总。”

  傅北弦淡淡应了声,而后深深看了眼姜宁穿着及踝长裙,纤薄的背影, 偏头对秦言说:“秦特助,带她去我的休息室。”

  “您,这边请。”秦特助小心翼翼的看向姜宁, 生怕傅太太跟傅总在这里干起架了。

  那秦特助是想太多了,干架这个词会出现在普通夫妻身上,绝对不会出现在姜宁与傅北弦身上。

  他们一个出身真正豪门的大小姐, 一个本身脾性就冷淡薄情的男人, 两个能打起来才怪。

  “……”

  思索几秒钟,姜宁还是决定在外人面前给男人面子。

  毕竟她现在是小情人人设不能倒, 哪有小情人敢违背金主的。

  这么一想,她就毫无心理负担的,在秦特助的提醒下,往办公室唯一的休息间走去。

  临走之前, 还特意在黎知意面前,轻拉了一下傅北弦的衣袖,示意他低头,自个水波似的眼眸, 傲娇的瞪他一眼:“我等你的解释哦。”

  “……”

  傅北弦很有耐心, 等休息间的门关上后, 才语气平静的示意黎知意坐。

  开始谈工作。

  黎知意忍耐住想要问那个女人的身份,直到工作结束。

  她看着低头签字的男人, 还是忍不住问出口:“她真是你的……情人?”

  总不可能是太太。

  听说傅北弦与他太太是商业联姻,没有感情的。

  傅太太是北城首富的独女,高贵优雅,温柔贤惠,是名媛中的名媛。

  包括黎知意在内的所有人,都觉得傅太太应该就是那种木偶一样的美人,一颦一笑都仿佛丈量好的般。

  傅北弦绝对不会对那种女人产生爱情。

  而刚才那个小丫头片子,除了长得漂亮之外,完全没有任何名媛的样子,她根本不会去猜这会是正室太太。

  所以,黎知意才认定,她是傅北弦养在外面的小宠物情人。

  毕竟像傅北弦这样身份的男人,外面养几个玩物一样的小情人很正常,不养才是不正常的。

  傅北弦指腹覆在黎知意送来的文件上,眉头微皱。

  情人?

  傅太太又玩这一套,小情人的游戏还没有玩够。

  黎知意看着他敛眉沉默,心瞬间就凉了,这是……默认了。

  张了张嘴,黎知意不死心:“是不是?”

  傅北弦将签好的文件推到黎知意面前:“她说是就是。”

  “出去的时候,记得关门。”

  黎知意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

  足足震惊了几秒。

  才精神恍惚的拿着男人签好的文件,还想说什么的时候,突然反应过来,想到自己在他面前不能暴露,不然甚至于连现在的这种合作关系都保持不了。

  只能咬着牙根,面上故作无事的离开:“好。”

  人清空了后,傅北弦没有急着去休息室。

  反而继续将刚才会议纪录看了一遍后,又处理了几个紧急文件,才缓缓起身。

  休息室内。

  姜宁已经在床边坐了半个小时了,无聊的她斜靠在床头的枕头上,看着休息室内的装修。

  休息室内装修极简,整体是冷灰色的色调,很性冷淡风,跟傅北弦的气质非常契合。

  除了一张床一张椅子一个衣柜之外,没有太多别的家具。

  不过也很有男人生活的气息,她坐在床上都能嗅到淡淡的薄荷味,是傅北弦常用的那款须后水的味道。

  整体极简,倒是白色床头柜上那放置的男士腕表颇为显眼,姜宁伸出蠢蠢欲动的小爪子,提起那个腕表。

  表盘精致璀璨,好几圈钻石,闪着耀眼的光,非常奢华,品味高调。

  姜宁想起来这个腕表似乎是她当初送他的第一件礼物,倒是没注意到他一直戴着。

  “你在干什么?”

  就在姜宁对着表发呆的时候,休息室的门被轻轻打开,男人沉静自若的声音传来。

  耳边清晰的听到房门反锁的声音,姜宁身子一僵。

  下意识仰头看过去,目光紧紧地盯着他。

  傅北弦对上她的视线,见她后脊挺得很直,神色淡然。

  多年的冷静自制,男人几乎已经不会轻易外泄什么情绪。

  走过来的时候,顺手扯了一下一丝不苟的领带,动作肆意自然。

  锁门,扯领带。

  嘶……

  姜宁倒吸一口凉气。

  这架势……像极了要干那事的前奏啊。

  刚才他只在外面待了半个小时,按照他的精力,半个小时应该成不了什么事儿吧。

  所以……他这架势是想……是想惩罚她坏了他的好事???

  见她不说话,男人却只是眉峰轻挑,扯过房间唯一的椅子,姿态从容的在她对面坐下。

  静静的凝视她。

  姜宁忍不住紧张的抿唇,她今天没有涂口红,只是薄薄的涂了一层润唇膏,泛着健康的樱粉色。

  空间太小,男人又寸寸逼近,甚至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姜宁对上傅北弦深不可测的眼眸,总觉得这男人要来强的。

  姜宁呼吸都变轻了,屏住呼吸,长睫颤了下:“你手表挺好看的。”

  猝然将她手中的腕表举起来,几乎戳到傅北弦的眼皮子底下,趁着他接过腕表的时候,姜宁往床里面缩了缩身子,试图远离男人的势力范围。

  傅北弦没管她,若无其事的将表戴在手腕上,银白表带扣在白皙的腕骨,大气又高贵。

  能把这种高调奢华浑身上下透着钱钱钱的腕表带成清贵模样,也算是傅北弦的本事了。

  见他坐下,姜宁松口气的同时,终于有心思偷偷吐槽。

  下一秒。

  男人深沉的看着她:“不用紧张,我只是想跟你谈谈,小情人的把戏,你什么时候才能玩够。”

  姜宁立刻觉得自己机会来了,在傅北弦未兴师问罪之前,先发制人:“你是不是怕外面那个女人误会!”

  傅北弦:“没有。”

  他指腹揉了揉眉心,依旧没什么情绪。

  “就有!”姜宁坐在床上,觉得没有什么气势,蓦地从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椅子上男人:“刚才那个女人喜欢你!”

  “还合伙人呢,肯定你是为了办公室恋情故意找的借口,傅总还挺有情趣的嘛,办公室play玩的好嗨皮哦。”

  姜宁直接给他定了罪,酸溜溜的小模样,更像是小情人吃醋了。

  傅北弦觉得她应该很喜欢这个小情人的人设。

  只是听着她的话越来越不对劲,傅北弦耐心即将告罄:“你如果喜欢,可以随便玩。”

  完全没有解释办公室play,一副你说任你说,我随意。

  姜宁气呼呼的叭叭叭个没完:“你在外面彩旗飘飘还有理了?怎么我这个假的小情人遇上你那个真的小情人,傅总心虚了?”

  本来她只是为了先发制人,但是看到傅北弦这个态度后,心里是真的不爽了。

  傅北弦冷静的看着她生气,无奈回道:“你今天就是过来跟我置气的吗?”

  姜宁卷长的睫毛眨啊眨,错愕的看向傅北弦,她忘了正事了。

  对哦。

  傅总前脚才给了她一个好资源,她是来表示感谢的。

  姜宁闭了闭眼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沉着一张小脸:“我做人向来一码归一码,不会把你的错混为一谈。”

  “角色这个事情你出了力,我请你吃饭,你中午有空吗?”

  姜宁本就是冷白皮,今天还化了很心机的裸妆,肤白貌美,掐腰长裙,小脸绷紧的时候,也足够冷艳漂亮。

  傅北弦看她这么诚心邀请,决定推了中午早定好的饭局。

  就说:“有空,我让秘书去定餐厅。”

  姜宁已经拎起链条包,准备往外走了:“我已经定好了,中午你直接过去,我先走了,约了闺蜜逛街。”

  “……”

  傅北弦没有拦她。

  刚才被她吵得头有点疼,他也需要安静一下。

  *

  中午十二点半,傅总坐在姜宁定好的餐厅包厢内,目光偶尔平静的落在木制桌上安安静静的手机。

  旁边站着的服务员:“您还不点菜吗?”

  傅北弦语气很淡:“再等等。”

  服务员:“……”

  您都等了快一个小时了。

  傅北弦白皙干净的手指轻点了几下手机,然后重新四平八稳的坐着不动,背脊挺直,面色肃冷,仿佛在谈一个亿生意。

  实际上,对面空空如也。

  此时他正在等的人,正在鹿城最大的高级商场大肆扫荡,一手提了五六个购物袋。

  上面的大牌logo煞是抢眼。

  加上长得好看,姜宁无疑是商场中所有人的焦点,她肩膀上链条小包内的手机震动了好几次,她都没有管。

  一心沉迷购物。

  直到……

  “姜姜,你手机响了。”温喻千挽着姜宁细细的手臂,总能感觉到她包包里手机震动声。

  也亏得姜宁完全没感觉到。

  温喻千是姜宁的大学舍友兼闺蜜,个子娇小玲珑,侧边鱼骨辫,露出桃心脸,五官除了那双水汪汪的仿佛会说话的杏仁眼外,都小小的,此时穿着简单的白T牛仔短裤,看着又可爱又精致。

  不过,人家可是Q大计算机系的高材生,用生命诠释什么叫做浓缩就是精华。

  姜宁捏了捏温喻千的脸颊,手感极好,让她心情也很愉快:“我这不是没听到吗。”

  温喻千认真的点头,与她对视,拖着长音,分明不信:“哦……真是这样嘛?”

  “当然。”

  姜宁理所当然的点头,“在你心里我是那种故意不接电话的女人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