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从今天开始做厨神 > 第60章 熘肝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免费小说阅读更新快

  欧洲人将鹅肝,松露,鱼子酱成为世界三大珍馐,鹅肝是他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道美食,也是每个西餐厅必备的菜品。

  一家西餐厅好不好,就要看他们的鹅肝做的如何。

  此时这个约翰一脸的自信,明显对自己烹制鹅肝的手法非常有信心,他挽起袖子。走到萧秦面前,不屑的笑着:"跟我去厨房。"

  说完他便自顾自的走了出去,身后的那几个女孩都是一脸花痴加上满心期待的跟着约翰屁股后头。

  最后走出去的是约翰的女朋友,她看着夏映雪微微笑道:"小雪。你这又是何必呢?好好坐下来吃饭不行嘛?"

  夏映雪指着门外:"他侮辱咱们国家的菜肴!这根侮辱咱们有什么区别,你怎么就不懂呢!"

  女孩叹了口气:"算了,这么多年你还是这个脾气,快走吧。让你看看我们家约翰的厨艺到底有多厉害!"

  说完她仰着头白了萧秦一眼,昂首挺胸的走了出去。

  夏映雪心里这个气啊,拽着萧秦的胳膊满脸认真的说:"萧秦!你可得争口气啊!你可不能让人家看扁了咱们!"

  萧秦一声苦笑:"我尽力吧"

  这几个人大小姐都是有钱的主,再加上约翰是米其林三星主厨,把证件亮给后厨的是厨师看了一眼,厨师们就拿他当神一样,借用一下厨房自然不在话下!"

  约翰来到灶台前,拿出一块乳白色的鹅肝,伸手在众多厨刀架子前面轻轻一挑,一把厨刀便顺着手指落在他手中,动作又干净,又帅气。

  身后那些女孩都是一阵惊呼:"还帅啊,拿刀的姿势都这么帅!"

  约翰得意一笑,随后拿起酒精喷枪,在厨刀两面来回用火烤着

  夏映雪转身低声问萧秦:"我看一些外国厨师都这么做,干嘛要把刀烤热呢?"

  萧秦笑道:"因为鹅肝本身比较软腻,切鹅肝的时候容易沾到厨刀上面,老外觉得不美观,所以把厨刀加热,切的时候才不会粘在刀上。"

  夏映雪撇了撇嘴,低声说道:"他们就是矫情!"

  萧秦笑着开口:"他们觉得用餐是个高雅的事情,不管是做菜还是吃菜,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要做到雅观,高尚,殊不知,这看似洁白优雅的鹅肝,却是这世界上最残忍的食物,这也比较符合他们一直以来的作风。道貌岸然。"

  "说的好!"夏映雪忍不住拍起手来。

  此时约翰已经将厨刀烤热,将鹅肝摆在面前,一刀轻轻划下去,刀刃接触到鹅肝那一刻,发出了一串嘶嘶的声音。

  接触面轻微融化开来,厨刀犹如切豆腐一样,很轻松的便将鹅肝切成一个厚片

  单单是轻微遇热,鹅肝那独有的香味就开始弥漫开来,加上白皙透嫩的外表,让人看着很有食欲。

  从这里可以看出约翰确实有两下子,萧秦知道,切鹅肝不但要把厨刀加热。对刀功的考验也是很大的,别看只是切成一个厚片,如果下刀的时候力道不准,或者刀不够锋利,那么鹅肝会被切碎,这样的话对于有强迫症的老外来说,一块鹅肝就报废了。

  此时约翰用厨刀轻轻将鹅肝托起,放进了平底锅。将表面煎成了淡黄色,随后转过头看着他们:"各位,请回避一下。"

  一个厉害的厨师,都有自己的看家本领,这是不允许别人观看的,在国内尚且如此,对于版权意识很强的老外来说,更不能有半点马虎。

  大家心里也都明白,陆陆续续走到了门外,静静等候着。

  不到三分钟,大家虽然看不到里面烹饪的过程,但是香气已经飘散到门外,所有人都满脸陶醉的轻嗅着。

  夏映雪也被这香味迷住了,低声说:"真的好香啊,除了鹅肝的香味,好香还有红酒的味道"

  萧秦微微一笑:"做法很新颖,用红酒调浆,代替其他酱汁,还放了椒盐和黑胡椒,不愧是三星主厨。"夏映雪一脸震惊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这世间所有的菜,萧秦不用看,只要闻到味道,就知道是怎么做的。

  又过了两分钟,厨房大门打开,约翰端着一盘鹅肝缓缓走了出来。

  鹅肝通体呈淡黄色,静静的摆放在盘子里,像是一件艺术品,旁边有西蓝花和一些绿叶做点缀,在鹅肝顶部,一些酒红色的糖浆流淌下来,此时处于半凝固状态,十分晶莹。

  约翰拿出焦糖片,轻轻放在鹅肝上面,用喷枪简单喷烤了几秒钟,焦糖片被融化,又在鹅肝上面覆盖了一层淡红色的糖衣,十分鲜艳

  这道菜一出来,所有人都惊叹不已,特别是身后那几个女孩,就差捂着脸尖叫出来了!

  "太好看了!这哪是吃的啊!我根本舍不得吃啊!"

  "可是太香了吧。我真的很想咬一口啊!"

  约翰微微一笑,将刀叉递给了他们:"女士们,你们先尝尝吧。"

  这帮女孩简直都要崩溃了,不但会做菜。而且还这么绅士!年轻有为,这样的男人谁不想嫁给他啊!

  大家一拥而上,争先恐后的开始品尝起来,因为鹅肝还没有巴掌大。每个人顶多也就能吃一口,不到一分钟,鹅肝就被他们给分食干净了

  吃完以后,饭店的厨师傻了眼,那些女孩一个个像是被感动坏了一样,有的甚至捂着嘴巴哭了起来。

  夏映雪看的直咧嘴:"有没有这么好吃啊?瞧你们这点出息!"

  在众人的赞美声中,约翰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走到萧秦面前,语气不屑道:"先生,我的鹅肝做完了,不知道你想拿出什么菜来跟我比啊?"

  没等萧秦开口,其他人就抢先说道:"这还比什么啊?我看不用比了吧?"

  "是啊!我真的找不到世界上比这个还好吃的鹅肝了!"

  "约翰,我们都承认你赢了。不用比了!"

  约翰笑眯眯的看着萧秦:"先生,您还要比么?"

  萧秦微微一笑,低声说道:"已经答应了夏小姐,我也不能让她丢脸不是?我看还是比一比吧。"

  约翰笑意更浓:"好吧。你想做什么?"

  "既然你做了你们国外的鹅肝,那我就做个我们国家的熘肝尖吧,当做是礼尚往来了。"萧秦笑着说。

  一瞬间所有人都是一阵嘘声。

  "什么啊,在西餐厅做熘肝尖,有没有搞错啊?"

  "熘肝尖怎么跟人家高端的法式鹅肝相提并论啊?开玩笑"

  萧秦没有理会她们,笑着说:"我需要个猪肝,不知道这里有没有?"

  一听到猪肝,约翰不由皱眉,低声说:"先生,猪肝是猪的排毒系统,可是说是世界上最恶心的东西之一,又腥又苦,我一直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你们会这么喜欢吃猪肝?"

  萧秦呵呵一笑:"猪肝养肝明目,补气健脾,是非常好的食材,这天底下食材本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约翰先生又何必挖苦猪肝呢?"

  约翰冷笑一声,心说反正你怎么说,猪肝就是垃圾,上不台面,我就看看你能做出什么花样来。

  一旁的厨师这个时候轻声说道:"先生,不好意思啊,我们这是西餐厅,没有猪肝,你要做的话,可以自己去买。"

  "买就买!"

  夏映雪拿出手机打了一通电话出去:"是我!马上给我去买猪肝!要最好最肥的猪肝!对!我要吃!"

  放下电话以后,约翰一副无奈的表情,耸了耸肩坐在椅子上。

  其他女生也都开口说道:"小雪,我们可不吃什么熘肝尖,一会你自己吃吧。"

  夏映雪气的牙直痒痒:"行!到时候我全吃了!你们可别求着我要!"

  免费小说阅读更新快免费小说阅读更新快

  欧洲人将鹅肝,松露,鱼子酱成为世界三大珍馐,鹅肝是他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道美食,也是每个西餐厅必备的菜品。

  一家西餐厅好不好,就要看他们的鹅肝做的如何。

  此时这个约翰一脸的自信,明显对自己烹制鹅肝的手法非常有信心,他挽起袖子。走到萧秦面前,不屑的笑着:"跟我去厨房。"

  说完他便自顾自的走了出去,身后的那几个女孩都是一脸花痴加上满心期待的跟着约翰屁股后头。

  最后走出去的是约翰的女朋友,她看着夏映雪微微笑道:"小雪。你这又是何必呢?好好坐下来吃饭不行嘛?"

  夏映雪指着门外:"他侮辱咱们国家的菜肴!这根侮辱咱们有什么区别,你怎么就不懂呢!"

  女孩叹了口气:"算了,这么多年你还是这个脾气,快走吧。让你看看我们家约翰的厨艺到底有多厉害!"

  说完她仰着头白了萧秦一眼,昂首挺胸的走了出去。

  夏映雪心里这个气啊,拽着萧秦的胳膊满脸认真的说:"萧秦!你可得争口气啊!你可不能让人家看扁了咱们!"

  萧秦一声苦笑:"我尽力吧"

  这几个人大小姐都是有钱的主,再加上约翰是米其林三星主厨,把证件亮给后厨的是厨师看了一眼,厨师们就拿他当神一样,借用一下厨房自然不在话下!"

  约翰来到灶台前,拿出一块乳白色的鹅肝,伸手在众多厨刀架子前面轻轻一挑,一把厨刀便顺着手指落在他手中,动作又干净,又帅气。

  身后那些女孩都是一阵惊呼:"还帅啊,拿刀的姿势都这么帅!"

  约翰得意一笑,随后拿起酒精喷枪,在厨刀两面来回用火烤着

  夏映雪转身低声问萧秦:"我看一些外国厨师都这么做,干嘛要把刀烤热呢?"

  萧秦笑道:"因为鹅肝本身比较软腻,切鹅肝的时候容易沾到厨刀上面,老外觉得不美观,所以把厨刀加热,切的时候才不会粘在刀上。"

  夏映雪撇了撇嘴,低声说道:"他们就是矫情!"

  萧秦笑着开口:"他们觉得用餐是个高雅的事情,不管是做菜还是吃菜,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要做到雅观,高尚,殊不知,这看似洁白优雅的鹅肝,却是这世界上最残忍的食物,这也比较符合他们一直以来的作风。道貌岸然。"

  "说的好!"夏映雪忍不住拍起手来。

  此时约翰已经将厨刀烤热,将鹅肝摆在面前,一刀轻轻划下去,刀刃接触到鹅肝那一刻,发出了一串嘶嘶的声音。

  接触面轻微融化开来,厨刀犹如切豆腐一样,很轻松的便将鹅肝切成一个厚片

  单单是轻微遇热,鹅肝那独有的香味就开始弥漫开来,加上白皙透嫩的外表,让人看着很有食欲。

  从这里可以看出约翰确实有两下子,萧秦知道,切鹅肝不但要把厨刀加热。对刀功的考验也是很大的,别看只是切成一个厚片,如果下刀的时候力道不准,或者刀不够锋利,那么鹅肝会被切碎,这样的话对于有强迫症的老外来说,一块鹅肝就报废了。

  此时约翰用厨刀轻轻将鹅肝托起,放进了平底锅。将表面煎成了淡黄色,随后转过头看着他们:"各位,请回避一下。"

  一个厉害的厨师,都有自己的看家本领,这是不允许别人观看的,在国内尚且如此,对于版权意识很强的老外来说,更不能有半点马虎。

  大家心里也都明白,陆陆续续走到了门外,静静等候着。

  不到三分钟,大家虽然看不到里面烹饪的过程,但是香气已经飘散到门外,所有人都满脸陶醉的轻嗅着。

  夏映雪也被这香味迷住了,低声说:"真的好香啊,除了鹅肝的香味,好香还有红酒的味道"

  萧秦微微一笑:"做法很新颖,用红酒调浆,代替其他酱汁,还放了椒盐和黑胡椒,不愧是三星主厨。"

  夏映雪一脸震惊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这世间所有的菜,萧秦不用看,只要闻到味道,就知道是怎么做的。

  又过了两分钟,厨房大门打开,约翰端着一盘鹅肝缓缓走了出来。

  鹅肝通体呈淡黄色,静静的摆放在盘子里,像是一件艺术品,旁边有西蓝花和一些绿叶做点缀,在鹅肝顶部,一些酒红色的糖浆流淌下来,此时处于半凝固状态,十分晶莹。

  约翰拿出焦糖片,轻轻放在鹅肝上面,用喷枪简单喷烤了几秒钟,焦糖片被融化,又在鹅肝上面覆盖了一层淡红色的糖衣,十分鲜艳

  这道菜一出来,所有人都惊叹不已,特别是身后那几个女孩,就差捂着脸尖叫出来了!

  "太好看了!这哪是吃的啊!我根本舍不得吃啊!"

  "可是太香了吧。我真的很想咬一口啊!"

  约翰微微一笑,将刀叉递给了他们:"女士们,你们先尝尝吧。"

  这帮女孩简直都要崩溃了,不但会做菜。而且还这么绅士!年轻有为,这样的男人谁不想嫁给他啊!

  大家一拥而上,争先恐后的开始品尝起来,因为鹅肝还没有巴掌大。每个人顶多也就能吃一口,不到一分钟,鹅肝就被他们给分食干净了

  吃完以后,饭店的厨师傻了眼,那些女孩一个个像是被感动坏了一样,有的甚至捂着嘴巴哭了起来。

  夏映雪看的直咧嘴:"有没有这么好吃啊?瞧你们这点出息!"

  在众人的赞美声中,约翰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走到萧秦面前,语气不屑道:"先生,我的鹅肝做完了,不知道你想拿出什么菜来跟我比啊?"

  没等萧秦开口,其他人就抢先说道:"这还比什么啊?我看不用比了吧?"

  "是啊!我真的找不到世界上比这个还好吃的鹅肝了!"

  "约翰,我们都承认你赢了。不用比了!"

  约翰笑眯眯的看着萧秦:"先生,您还要比么?"

  萧秦微微一笑,低声说道:"已经答应了夏小姐,我也不能让她丢脸不是?我看还是比一比吧。"

  约翰笑意更浓:"好吧。你想做什么?"

  "既然你做了你们国外的鹅肝,那我就做个我们国家的熘肝尖吧,当做是礼尚往来了。"萧秦笑着说。

  一瞬间所有人都是一阵嘘声。

  "什么啊,在西餐厅做熘肝尖,有没有搞错啊?"

  "熘肝尖怎么跟人家高端的法式鹅肝相提并论啊?开玩笑"

  萧秦没有理会她们,笑着说:"我需要个猪肝,不知道这里有没有?"

  一听到猪肝,约翰不由皱眉,低声说:"先生,猪肝是猪的排毒系统,可是说是世界上最恶心的东西之一,又腥又苦,我一直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你们会这么喜欢吃猪肝?"

  萧秦呵呵一笑:"猪肝养肝明目,补气健脾,是非常好的食材,这天底下食材本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约翰先生又何必挖苦猪肝呢?"

  约翰冷笑一声,心说反正你怎么说,猪肝就是垃圾,上不台面,我就看看你能做出什么花样来。

  一旁的厨师这个时候轻声说道:"先生,不好意思啊,我们这是西餐厅,没有猪肝,你要做的话,可以自己去买。"

  "买就买!"

  夏映雪拿出手机打了一通电话出去:"是我!马上给我去买猪肝!要最好最肥的猪肝!对!我要吃!"

  放下电话以后,约翰一副无奈的表情,耸了耸肩坐在椅子上。

  其他女生也都开口说道:"小雪,我们可不吃什么熘肝尖,一会你自己吃吧。"

  夏映雪气的牙直痒痒:"行!到时候我全吃了!你们可别求着我要!"

  免费小说阅读更新快免费小说阅读更新快

  欧洲人将鹅肝,松露,鱼子酱成为世界三大珍馐,鹅肝是他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道美食,也是每个西餐厅必备的菜品。

  一家西餐厅好不好,就要看他们的鹅肝做的如何。

  此时这个约翰一脸的自信,明显对自己烹制鹅肝的手法非常有信心,他挽起袖子。走到萧秦面前,不屑的笑着:"跟我去厨房。"

  说完他便自顾自的走了出去,身后的那几个女孩都是一脸花痴加上满心期待的跟着约翰屁股后头。

  最后走出去的是约翰的女朋友,她看着夏映雪微微笑道:"小雪。你这又是何必呢?好好坐下来吃饭不行嘛?"

  夏映雪指着门外:"他侮辱咱们国家的菜肴!这根侮辱咱们有什么区别,你怎么就不懂呢!"

  女孩叹了口气:"算了,这么多年你还是这个脾气,快走吧。让你看看我们家约翰的厨艺到底有多厉害!"

  说完她仰着头白了萧秦一眼,昂首挺胸的走了出去。

  夏映雪心里这个气啊,拽着萧秦的胳膊满脸认真的说:"萧秦!你可得争口气啊!你可不能让人家看扁了咱们!"

  萧秦一声苦笑:"我尽力吧"

  这几个人大小姐都是有钱的主,再加上约翰是米其林三星主厨,把证件亮给后厨的是厨师看了一眼,厨师们就拿他当神一样,借用一下厨房自然不在话下!"

  约翰来到灶台前,拿出一块乳白色的鹅肝,伸手在众多厨刀架子前面轻轻一挑,一把厨刀便顺着手指落在他手中,动作又干净,又帅气。

  身后那些女孩都是一阵惊呼:"还帅啊,拿刀的姿势都这么帅!"

  约翰得意一笑,随后拿起酒精喷枪,在厨刀两面来回用火烤着

  夏映雪转身低声问萧秦:"我看一些外国厨师都这么做,干嘛要把刀烤热呢?"

  萧秦笑道:"因为鹅肝本身比较软腻,切鹅肝的时候容易沾到厨刀上面,老外觉得不美观,所以把厨刀加热,切的时候才不会粘在刀上。"

  夏映雪撇了撇嘴,低声说道:"他们就是矫情!"

  萧秦笑着开口:"他们觉得用餐是个高雅的事情,不管是做菜还是吃菜,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要做到雅观,高尚,殊不知,这看似洁白优雅的鹅肝,却是这世界上最残忍的食物,这也比较符合他们一直以来的作风。道貌岸然。"

  "说的好!"夏映雪忍不住拍起手来。

  此时约翰已经将厨刀烤热,将鹅肝摆在面前,一刀轻轻划下去,刀刃接触到鹅肝那一刻,发出了一串嘶嘶的声音。

  接触面轻微融化开来,厨刀犹如切豆腐一样,很轻松的便将鹅肝切成一个厚片

  单单是轻微遇热,鹅肝那独有的香味就开始弥漫开来,加上白皙透嫩的外表,让人看着很有食欲。

  从这里可以看出约翰确实有两下子,萧秦知道,切鹅肝不但要把厨刀加热。对刀功的考验也是很大的,别看只是切成一个厚片,如果下刀的时候力道不准,或者刀不够锋利,那么鹅肝会被切碎,这样的话对于有强迫症的老外来说,一块鹅肝就报废了。

  此时约翰用厨刀轻轻将鹅肝托起,放进了平底锅。将表面煎成了淡黄色,随后转过头看着他们:"各位,请回避一下。"

  一个厉害的厨师,都有自己的看家本领,这是不允许别人观看的,在国内尚且如此,对于版权意识很强的老外来说,更不能有半点马虎。

  大家心里也都明白,陆陆续续走到了门外,静静等候着。

  不到三分钟,大家虽然看不到里面烹饪的过程,但是香气已经飘散到门外,所有人都满脸陶醉的轻嗅着。

  夏映雪也被这香味迷住了,低声说:"真的好香啊,除了鹅肝的香味,好香还有红酒的味道"

  萧秦微微一笑:"做法很新颖,用红酒调浆,代替其他酱汁,还放了椒盐和黑胡椒,不愧是三星主厨。"

  夏映雪一脸震惊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这世间所有的菜,萧秦不用看,只要闻到味道,就知道是怎么做的。

  又过了两分钟,厨房大门打开,约翰端着一盘鹅肝缓缓走了出来。

  鹅肝通体呈淡黄色,静静的摆放在盘子里,像是一件艺术品,旁边有西蓝花和一些绿叶做点缀,在鹅肝顶部,一些酒红色的糖浆流淌下来,此时处于半凝固状态,十分晶莹。

  约翰拿出焦糖片,轻轻放在鹅肝上面,用喷枪简单喷烤了几秒钟,焦糖片被融化,又在鹅肝上面覆盖了一层淡红色的糖衣,十分鲜艳

  这道菜一出来,所有人都惊叹不已,特别是身后那几个女孩,就差捂着脸尖叫出来了!

  "太好看了!这哪是吃的啊!我根本舍不得吃啊!"

  "可是太香了吧。我真的很想咬一口啊!"

  约翰微微一笑,将刀叉递给了他们:"女士们,你们先尝尝吧。"

  这帮女孩简直都要崩溃了,不但会做菜。而且还这么绅士!年轻有为,这样的男人谁不想嫁给他啊!

  大家一拥而上,争先恐后的开始品尝起来,因为鹅肝还没有巴掌大。每个人顶多也就能吃一口,不到一分钟,鹅肝就被他们给分食干净了

  吃完以后,饭店的厨师傻了眼,那些女孩一个个像是被感动坏了一样,有的甚至捂着嘴巴哭了起来。

  夏映雪看的直咧嘴:"有没有这么好吃啊?瞧你们这点出息!"

  在众人的赞美声中,约翰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走到萧秦面前,语气不屑道:"先生,我的鹅肝做完了,不知道你想拿出什么菜来跟我比啊?"

  没等萧秦开口,其他人就抢先说道:"这还比什么啊?我看不用比了吧?"

  "是啊!我真的找不到世界上比这个还好吃的鹅肝了!"

  "约翰,我们都承认你赢了。不用比了!"

  约翰笑眯眯的看着萧秦:"先生,您还要比么?"

  萧秦微微一笑,低声说道:"已经答应了夏小姐,我也不能让她丢脸不是?我看还是比一比吧。"

  约翰笑意更浓:"好吧。你想做什么?"

  "既然你做了你们国外的鹅肝,那我就做个我们国家的熘肝尖吧,当做是礼尚往来了。"萧秦笑着说。

  一瞬间所有人都是一阵嘘声。

  "什么啊,在西餐厅做熘肝尖,有没有搞错啊?"

  "熘肝尖怎么跟人家高端的法式鹅肝相提并论啊?开玩笑"

  萧秦没有理会她们,笑着说:"我需要个猪肝,不知道这里有没有?"

  一听到猪肝,约翰不由皱眉,低声说:"先生,猪肝是猪的排毒系统,可是说是世界上最恶心的东西之一,又腥又苦,我一直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你们会这么喜欢吃猪肝?"

  萧秦呵呵一笑:"猪肝养肝明目,补气健脾,是非常好的食材,这天底下食材本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约翰先生又何必挖苦猪肝呢?"

  约翰冷笑一声,心说反正你怎么说,猪肝就是垃圾,上不台面,我就看看你能做出什么花样来。

  一旁的厨师这个时候轻声说道:"先生,不好意思啊,我们这是西餐厅,没有猪肝,你要做的话,可以自己去买。"

  "买就买!"

  夏映雪拿出手机打了一通电话出去:"是我!马上给我去买猪肝!要最好最肥的猪肝!对!我要吃!"

  放下电话以后,约翰一副无奈的表情,耸了耸肩坐在椅子上。

  其他女生也都开口说道:"小雪,我们可不吃什么熘肝尖,一会你自己吃吧。"

  夏映雪气的牙直痒痒:"行!到时候我全吃了!你们可别求着我要!"

  免费小说阅读更新快免费小说阅读更新快

  欧洲人将鹅肝,松露,鱼子酱成为世界三大珍馐,鹅肝是他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道美食,也是每个西餐厅必备的菜品。

  一家西餐厅好不好,就要看他们的鹅肝做的如何。

  此时这个约翰一脸的自信,明显对自己烹制鹅肝的手法非常有信心,他挽起袖子。走到萧秦面前,不屑的笑着:"跟我去厨房。"

  说完他便自顾自的走了出去,身后的那几个女孩都是一脸花痴加上满心期待的跟着约翰屁股后头。

  最后走出去的是约翰的女朋友,她看着夏映雪微微笑道:"小雪。你这又是何必呢?好好坐下来吃饭不行嘛?"

  夏映雪指着门外:"他侮辱咱们国家的菜肴!这根侮辱咱们有什么区别,你怎么就不懂呢!"

  女孩叹了口气:"算了,这么多年你还是这个脾气,快走吧。让你看看我们家约翰的厨艺到底有多厉害!"

  说完她仰着头白了萧秦一眼,昂首挺胸的走了出去。

  夏映雪心里这个气啊,拽着萧秦的胳膊满脸认真的说:"萧秦!你可得争口气啊!你可不能让人家看扁了咱们!"

  萧秦一声苦笑:"我尽力吧"

  这几个人大小姐都是有钱的主,再加上约翰是米其林三星主厨,把证件亮给后厨的是厨师看了一眼,厨师们就拿他当神一样,借用一下厨房自然不在话下!"

  约翰来到灶台前,拿出一块乳白色的鹅肝,伸手在众多厨刀架子前面轻轻一挑,一把厨刀便顺着手指落在他手中,动作又干净,又帅气。

  身后那些女孩都是一阵惊呼:"还帅啊,拿刀的姿势都这么帅!"

  约翰得意一笑,随后拿起酒精喷枪,在厨刀两面来回用火烤着

  夏映雪转身低声问萧秦:"我看一些外国厨师都这么做,干嘛要把刀烤热呢?"

  萧秦笑道:"因为鹅肝本身比较软腻,切鹅肝的时候容易沾到厨刀上面,老外觉得不美观,所以把厨刀加热,切的时候才不会粘在刀上。"

  夏映雪撇了撇嘴,低声说道:"他们就是矫情!"

  萧秦笑着开口:"他们觉得用餐是个高雅的事情,不管是做菜还是吃菜,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要做到雅观,高尚,殊不知,这看似洁白优雅的鹅肝,却是这世界上最残忍的食物,这也比较符合他们一直以来的作风。道貌岸然。"

  "说的好!"夏映雪忍不住拍起手来。

  此时约翰已经将厨刀烤热,将鹅肝摆在面前,一刀轻轻划下去,刀刃接触到鹅肝那一刻,发出了一串嘶嘶的声音。

  接触面轻微融化开来,厨刀犹如切豆腐一样,很轻松的便将鹅肝切成一个厚片

  单单是轻微遇热,鹅肝那独有的香味就开始弥漫开来,加上白皙透嫩的外表,让人看着很有食欲。

  从这里可以看出约翰确实有两下子,萧秦知道,切鹅肝不但要把厨刀加热。对刀功的考验也是很大的,别看只是切成一个厚片,如果下刀的时候力道不准,或者刀不够锋利,那么鹅肝会被切碎,这样的话对于有强迫症的老外来说,一块鹅肝就报废了。

  此时约翰用厨刀轻轻将鹅肝托起,放进了平底锅。将表面煎成了淡黄色,随后转过头看着他们:"各位,请回避一下。"

  一个厉害的厨师,都有自己的看家本领,这是不允许别人观看的,在国内尚且如此,对于版权意识很强的老外来说,更不能有半点马虎。

  大家心里也都明白,陆陆续续走到了门外,静静等候着。

  不到三分钟,大家虽然看不到里面烹饪的过程,但是香气已经飘散到门外,所有人都满脸陶醉的轻嗅着。

  夏映雪也被这香味迷住了,低声说:"真的好香啊,除了鹅肝的香味,好香还有红酒的味道"

  萧秦微微一笑:"做法很新颖,用红酒调浆,代替其他酱汁,还放了椒盐和黑胡椒,不愧是三星主厨。"

  夏映雪一脸震惊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这世间所有的菜,萧秦不用看,只要闻到味道,就知道是怎么做的。

  又过了两分钟,厨房大门打开,约翰端着一盘鹅肝缓缓走了出来。

  鹅肝通体呈淡黄色,静静的摆放在盘子里,像是一件艺术品,旁边有西蓝花和一些绿叶做点缀,在鹅肝顶部,一些酒红色的糖浆流淌下来,此时处于半凝固状态,十分晶莹。

  约翰拿出焦糖片,轻轻放在鹅肝上面,用喷枪简单喷烤了几秒钟,焦糖片被融化,又在鹅肝上面覆盖了一层淡红色的糖衣,十分鲜艳

  这道菜一出来,所有人都惊叹不已,特别是身后那几个女孩,就差捂着脸尖叫出来了!

  "太好看了!这哪是吃的啊!我根本舍不得吃啊!"

  "可是太香了吧。我真的很想咬一口啊!"

  约翰微微一笑,将刀叉递给了他们:"女士们,你们先尝尝吧。"

  这帮女孩简直都要崩溃了,不但会做菜。而且还这么绅士!年轻有为,这样的男人谁不想嫁给他啊!

  大家一拥而上,争先恐后的开始品尝起来,因为鹅肝还没有巴掌大。每个人顶多也就能吃一口,不到一分钟,鹅肝就被他们给分食干净了

  吃完以后,饭店的厨师傻了眼,那些女孩一个个像是被感动坏了一样,有的甚至捂着嘴巴哭了起来。

  夏映雪看的直咧嘴:"有没有这么好吃啊?瞧你们这点出息!"

  在众人的赞美声中,约翰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走到萧秦面前,语气不屑道:"先生,我的鹅肝做完了,不知道你想拿出什么菜来跟我比啊?"

  没等萧秦开口,其他人就抢先说道:"这还比什么啊?我看不用比了吧?"

  "是啊!我真的找不到世界上比这个还好吃的鹅肝了!"

  "约翰,我们都承认你赢了。不用比了!"

  约翰笑眯眯的看着萧秦:"先生,您还要比么?"

  萧秦微微一笑,低声说道:"已经答应了夏小姐,我也不能让她丢脸不是?我看还是比一比吧。"

  约翰笑意更浓:"好吧。你想做什么?"

  "既然你做了你们国外的鹅肝,那我就做个我们国家的熘肝尖吧,当做是礼尚往来了。"萧秦笑着说。

  一瞬间所有人都是一阵嘘声。

  "什么啊,在西餐厅做熘肝尖,有没有搞错啊?"

  "熘肝尖怎么跟人家高端的法式鹅肝相提并论啊?开玩笑"

  萧秦没有理会她们,笑着说:"我需要个猪肝,不知道这里有没有?"

  一听到猪肝,约翰不由皱眉,低声说:"先生,猪肝是猪的排毒系统,可是说是世界上最恶心的东西之一,又腥又苦,我一直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你们会这么喜欢吃猪肝?"

  萧秦呵呵一笑:"猪肝养肝明目,补气健脾,是非常好的食材,这天底下食材本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约翰先生又何必挖苦猪肝呢?"

  约翰冷笑一声,心说反正你怎么说,猪肝就是垃圾,上不台面,我就看看你能做出什么花样来。

  一旁的厨师这个时候轻声说道:"先生,不好意思啊,我们这是西餐厅,没有猪肝,你要做的话,可以自己去买。"

  "买就买!"

  夏映雪拿出手机打了一通电话出去:"是我!马上给我去买猪肝!要最好最肥的猪肝!对!我要吃!"

  放下电话以后,约翰一副无奈的表情,耸了耸肩坐在椅子上。

  其他女生也都开口说道:"小雪,我们可不吃什么熘肝尖,一会你自己吃吧。"

  夏映雪气的牙直痒痒:"行!到时候我全吃了!你们可别求着我要!"

  免费小说阅读更新快免费小说阅读更新快

  欧洲人将鹅肝,松露,鱼子酱成为世界三大珍馐,鹅肝是他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道美食,也是每个西餐厅必备的菜品。

  一家西餐厅好不好,就要看他们的鹅肝做的如何。

  此时这个约翰一脸的自信,明显对自己烹制鹅肝的手法非常有信心,他挽起袖子。走到萧秦面前,不屑的笑着:"跟我去厨房。"

  说完他便自顾自的走了出去,身后的那几个女孩都是一脸花痴加上满心期待的跟着约翰屁股后头。

  最后走出去的是约翰的女朋友,她看着夏映雪微微笑道:"小雪。你这又是何必呢?好好坐下来吃饭不行嘛?"

  夏映雪指着门外:"他侮辱咱们国家的菜肴!这根侮辱咱们有什么区别,你怎么就不懂呢!"

  女孩叹了口气:"算了,这么多年你还是这个脾气,快走吧。让你看看我们家约翰的厨艺到底有多厉害!"

  说完她仰着头白了萧秦一眼,昂首挺胸的走了出去。

  夏映雪心里这个气啊,拽着萧秦的胳膊满脸认真的说:"萧秦!你可得争口气啊!你可不能让人家看扁了咱们!"

  萧秦一声苦笑:"我尽力吧"

  这几个人大小姐都是有钱的主,再加上约翰是米其林三星主厨,把证件亮给后厨的是厨师看了一眼,厨师们就拿他当神一样,借用一下厨房自然不在话下!"

  约翰来到灶台前,拿出一块乳白色的鹅肝,伸手在众多厨刀架子前面轻轻一挑,一把厨刀便顺着手指落在他手中,动作又干净,又帅气。

  身后那些女孩都是一阵惊呼:"还帅啊,拿刀的姿势都这么帅!"

  约翰得意一笑,随后拿起酒精喷枪,在厨刀两面来回用火烤着

  夏映雪转身低声问萧秦:"我看一些外国厨师都这么做,干嘛要把刀烤热呢?"

  萧秦笑道:"因为鹅肝本身比较软腻,切鹅肝的时候容易沾到厨刀上面,老外觉得不美观,所以把厨刀加热,切的时候才不会粘在刀上。"

  夏映雪撇了撇嘴,低声说道:"他们就是矫情!"

  萧秦笑着开口:"他们觉得用餐是个高雅的事情,不管是做菜还是吃菜,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要做到雅观,高尚,殊不知,这看似洁白优雅的鹅肝,却是这世界上最残忍的食物,这也比较符合他们一直以来的作风。道貌岸然。"

  "说的好!"夏映雪忍不住拍起手来。

  此时约翰已经将厨刀烤热,将鹅肝摆在面前,一刀轻轻划下去,刀刃接触到鹅肝那一刻,发出了一串嘶嘶的声音。

  接触面轻微融化开来,厨刀犹如切豆腐一样,很轻松的便将鹅肝切成一个厚片

  单单是轻微遇热,鹅肝那独有的香味就开始弥漫开来,加上白皙透嫩的外表,让人看着很有食欲。

  从这里可以看出约翰确实有两下子,萧秦知道,切鹅肝不但要把厨刀加热。对刀功的考验也是很大的,别看只是切成一个厚片,如果下刀的时候力道不准,或者刀不够锋利,那么鹅肝会被切碎,这样的话对于有强迫症的老外来说,一块鹅肝就报废了。

  此时约翰用厨刀轻轻将鹅肝托起,放进了平底锅。将表面煎成了淡黄色,随后转过头看着他们:"各位,请回避一下。"

  一个厉害的厨师,都有自己的看家本领,这是不允许别人观看的,在国内尚且如此,对于版权意识很强的老外来说,更不能有半点马虎。

  大家心里也都明白,陆陆续续走到了门外,静静等候着。

  不到三分钟,大家虽然看不到里面烹饪的过程,但是香气已经飘散到门外,所有人都满脸陶醉的轻嗅着。

  夏映雪也被这香味迷住了,低声说:"真的好香啊,除了鹅肝的香味,好香还有红酒的味道"

  萧秦微微一笑:"做法很新颖,用红酒调浆,代替其他酱汁,还放了椒盐和黑胡椒,不愧是三星主厨。"

  夏映雪一脸震惊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这世间所有的菜,萧秦不用看,只要闻到味道,就知道是怎么做的。

  又过了两分钟,厨房大门打开,约翰端着一盘鹅肝缓缓走了出来。

  鹅肝通体呈淡黄色,静静的摆放在盘子里,像是一件艺术品,旁边有西蓝花和一些绿叶做点缀,在鹅肝顶部,一些酒红色的糖浆流淌下来,此时处于半凝固状态,十分晶莹。

  约翰拿出焦糖片,轻轻放在鹅肝上面,用喷枪简单喷烤了几秒钟,焦糖片被融化,又在鹅肝上面覆盖了一层淡红色的糖衣,十分鲜艳

  这道菜一出来,所有人都惊叹不已,特别是身后那几个女孩,就差捂着脸尖叫出来了!

  "太好看了!这哪是吃的啊!我根本舍不得吃啊!"

  "可是太香了吧。我真的很想咬一口啊!"

  约翰微微一笑,将刀叉递给了他们:"女士们,你们先尝尝吧。"

  这帮女孩简直都要崩溃了,不但会做菜。而且还这么绅士!年轻有为,这样的男人谁不想嫁给他啊!

  大家一拥而上,争先恐后的开始品尝起来,因为鹅肝还没有巴掌大。每个人顶多也就能吃一口,不到一分钟,鹅肝就被他们给分食干净了

  吃完以后,饭店的厨师傻了眼,那些女孩一个个像是被感动坏了一样,有的甚至捂着嘴巴哭了起来。

  夏映雪看的直咧嘴:"有没有这么好吃啊?瞧你们这点出息!"

  在众人的赞美声中,约翰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走到萧秦面前,语气不屑道:"先生,我的鹅肝做完了,不知道你想拿出什么菜来跟我比啊?"

  没等萧秦开口,其他人就抢先说道:"这还比什么啊?我看不用比了吧?"

  "是啊!我真的找不到世界上比这个还好吃的鹅肝了!"

  "约翰,我们都承认你赢了。不用比了!"

  约翰笑眯眯的看着萧秦:"先生,您还要比么?"

  萧秦微微一笑,低声说道:"已经答应了夏小姐,我也不能让她丢脸不是?我看还是比一比吧。"

  约翰笑意更浓:"好吧。你想做什么?"

  "既然你做了你们国外的鹅肝,那我就做个我们国家的熘肝尖吧,当做是礼尚往来了。"萧秦笑着说。

  一瞬间所有人都是一阵嘘声。

  "什么啊,在西餐厅做熘肝尖,有没有搞错啊?"

  "熘肝尖怎么跟人家高端的法式鹅肝相提并论啊?开玩笑"

  萧秦没有理会她们,笑着说:"我需要个猪肝,不知道这里有没有?"

  一听到猪肝,约翰不由皱眉,低声说:"先生,猪肝是猪的排毒系统,可是说是世界上最恶心的东西之一,又腥又苦,我一直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你们会这么喜欢吃猪肝?"

  萧秦呵呵一笑:"猪肝养肝明目,补气健脾,是非常好的食材,这天底下食材本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约翰先生又何必挖苦猪肝呢?"

  约翰冷笑一声,心说反正你怎么说,猪肝就是垃圾,上不台面,我就看看你能做出什么花样来。

  一旁的厨师这个时候轻声说道:"先生,不好意思啊,我们这是西餐厅,没有猪肝,你要做的话,可以自己去买。"

  "买就买!"

  夏映雪拿出手机打了一通电话出去:"是我!马上给我去买猪肝!要最好最肥的猪肝!对!我要吃!"

  放下电话以后,约翰一副无奈的表情,耸了耸肩坐在椅子上。

  其他女生也都开口说道:"小雪,我们可不吃什么熘肝尖,一会你自己吃吧。"

  夏映雪气的牙直痒痒:"行!到时候我全吃了!你们可别求着我要!"

  免费小说阅读更新快免费小说阅读更新快

  欧洲人将鹅肝,松露,鱼子酱成为世界三大珍馐,鹅肝是他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道美食,也是每个西餐厅必备的菜品。

  一家西餐厅好不好,就要看他们的鹅肝做的如何。

  此时这个约翰一脸的自信,明显对自己烹制鹅肝的手法非常有信心,他挽起袖子。走到萧秦面前,不屑的笑着:"跟我去厨房。"

  说完他便自顾自的走了出去,身后的那几个女孩都是一脸花痴加上满心期待的跟着约翰屁股后头。

  最后走出去的是约翰的女朋友,她看着夏映雪微微笑道:"小雪。你这又是何必呢?好好坐下来吃饭不行嘛?"

  夏映雪指着门外:"他侮辱咱们国家的菜肴!这根侮辱咱们有什么区别,你怎么就不懂呢!"

  女孩叹了口气:"算了,这么多年你还是这个脾气,快走吧。让你看看我们家约翰的厨艺到底有多厉害!"

  说完她仰着头白了萧秦一眼,昂首挺胸的走了出去。

  夏映雪心里这个气啊,拽着萧秦的胳膊满脸认真的说:"萧秦!你可得争口气啊!你可不能让人家看扁了咱们!"

  萧秦一声苦笑:"我尽力吧"

  这几个人大小姐都是有钱的主,再加上约翰是米其林三星主厨,把证件亮给后厨的是厨师看了一眼,厨师们就拿他当神一样,借用一下厨房自然不在话下!"

  约翰来到灶台前,拿出一块乳白色的鹅肝,伸手在众多厨刀架子前面轻轻一挑,一把厨刀便顺着手指落在他手中,动作又干净,又帅气。

  身后那些女孩都是一阵惊呼:"还帅啊,拿刀的姿势都这么帅!"

  约翰得意一笑,随后拿起酒精喷枪,在厨刀两面来回用火烤着

  夏映雪转身低声问萧秦:"我看一些外国厨师都这么做,干嘛要把刀烤热呢?"

  萧秦笑道:"因为鹅肝本身比较软腻,切鹅肝的时候容易沾到厨刀上面,老外觉得不美观,所以把厨刀加热,切的时候才不会粘在刀上。"

  夏映雪撇了撇嘴,低声说道:"他们就是矫情!"

  萧秦笑着开口:"他们觉得用餐是个高雅的事情,不管是做菜还是吃菜,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要做到雅观,高尚,殊不知,这看似洁白优雅的鹅肝,却是这世界上最残忍的食物,这也比较符合他们一直以来的作风。道貌岸然。"

  "说的好!"夏映雪忍不住拍起手来。

  此时约翰已经将厨刀烤热,将鹅肝摆在面前,一刀轻轻划下去,刀刃接触到鹅肝那一刻,发出了一串嘶嘶的声音。

  接触面轻微融化开来,厨刀犹如切豆腐一样,很轻松的便将鹅肝切成一个厚片

  单单是轻微遇热,鹅肝那独有的香味就开始弥漫开来,加上白皙透嫩的外表,让人看着很有食欲。

  从这里可以看出约翰确实有两下子,萧秦知道,切鹅肝不但要把厨刀加热。对刀功的考验也是很大的,别看只是切成一个厚片,如果下刀的时候力道不准,或者刀不够锋利,那么鹅肝会被切碎,这样的话对于有强迫症的老外来说,一块鹅肝就报废了。

  此时约翰用厨刀轻轻将鹅肝托起,放进了平底锅。将表面煎成了淡黄色,随后转过头看着他们:"各位,请回避一下。"

  一个厉害的厨师,都有自己的看家本领,这是不允许别人观看的,在国内尚且如此,对于版权意识很强的老外来说,更不能有半点马虎。

  大家心里也都明白,陆陆续续走到了门外,静静等候着。

  不到三分钟,大家虽然看不到里面烹饪的过程,但是香气已经飘散到门外,所有人都满脸陶醉的轻嗅着。

  夏映雪也被这香味迷住了,低声说:"真的好香啊,除了鹅肝的香味,好香还有红酒的味道"

  萧秦微微一笑:"做法很新颖,用红酒调浆,代替其他酱汁,还放了椒盐和黑胡椒,不愧是三星主厨。"

  夏映雪一脸震惊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这世间所有的菜,萧秦不用看,只要闻到味道,就知道是怎么做的。

  又过了两分钟,厨房大门打开,约翰端着一盘鹅肝缓缓走了出来。

  鹅肝通体呈淡黄色,静静的摆放在盘子里,像是一件艺术品,旁边有西蓝花和一些绿叶做点缀,在鹅肝顶部,一些酒红色的糖浆流淌下来,此时处于半凝固状态,十分晶莹。

  约翰拿出焦糖片,轻轻放在鹅肝上面,用喷枪简单喷烤了几秒钟,焦糖片被融化,又在鹅肝上面覆盖了一层淡红色的糖衣,十分鲜艳

  这道菜一出来,所有人都惊叹不已,特别是身后那几个女孩,就差捂着脸尖叫出来了!

  "太好看了!这哪是吃的啊!我根本舍不得吃啊!"

  "可是太香了吧。我真的很想咬一口啊!"

  约翰微微一笑,将刀叉递给了他们:"女士们,你们先尝尝吧。"

  这帮女孩简直都要崩溃了,不但会做菜。而且还这么绅士!年轻有为,这样的男人谁不想嫁给他啊!

  大家一拥而上,争先恐后的开始品尝起来,因为鹅肝还没有巴掌大。每个人顶多也就能吃一口,不到一分钟,鹅肝就被他们给分食干净了

  吃完以后,饭店的厨师傻了眼,那些女孩一个个像是被感动坏了一样,有的甚至捂着嘴巴哭了起来。

  夏映雪看的直咧嘴:"有没有这么好吃啊?瞧你们这点出息!"

  在众人的赞美声中,约翰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走到萧秦面前,语气不屑道:"先生,我的鹅肝做完了,不知道你想拿出什么菜来跟我比啊?"

  没等萧秦开口,其他人就抢先说道:"这还比什么啊?我看不用比了吧?"

  "是啊!我真的找不到世界上比这个还好吃的鹅肝了!"

  "约翰,我们都承认你赢了。不用比了!"

  约翰笑眯眯的看着萧秦:"先生,您还要比么?"

  萧秦微微一笑,低声说道:"已经答应了夏小姐,我也不能让她丢脸不是?我看还是比一比吧。"

  约翰笑意更浓:"好吧。你想做什么?"

  "既然你做了你们国外的鹅肝,那我就做个我们国家的熘肝尖吧,当做是礼尚往来了。"萧秦笑着说。

  一瞬间所有人都是一阵嘘声。

  "什么啊,在西餐厅做熘肝尖,有没有搞错啊?"

  "熘肝尖怎么跟人家高端的法式鹅肝相提并论啊?开玩笑"

  萧秦没有理会她们,笑着说:"我需要个猪肝,不知道这里有没有?"

  一听到猪肝,约翰不由皱眉,低声说:"先生,猪肝是猪的排毒系统,可是说是世界上最恶心的东西之一,又腥又苦,我一直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你们会这么喜欢吃猪肝?"

  萧秦呵呵一笑:"猪肝养肝明目,补气健脾,是非常好的食材,这天底下食材本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约翰先生又何必挖苦猪肝呢?"

  约翰冷笑一声,心说反正你怎么说,猪肝就是垃圾,上不台面,我就看看你能做出什么花样来。

  一旁的厨师这个时候轻声说道:"先生,不好意思啊,我们这是西餐厅,没有猪肝,你要做的话,可以自己去买。"

  "买就买!"

  夏映雪拿出手机打了一通电话出去:"是我!马上给我去买猪肝!要最好最肥的猪肝!对!我要吃!"

  放下电话以后,约翰一副无奈的表情,耸了耸肩坐在椅子上。

  其他女生也都开口说道:"小雪,我们可不吃什么熘肝尖,一会你自己吃吧。"

  夏映雪气的牙直痒痒:"行!到时候我全吃了!你们可别求着我要!"

  免费小说阅读更新快免费小说阅读更新快

  欧洲人将鹅肝,松露,鱼子酱成为世界三大珍馐,鹅肝是他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道美食,也是每个西餐厅必备的菜品。

  一家西餐厅好不好,就要看他们的鹅肝做的如何。

  此时这个约翰一脸的自信,明显对自己烹制鹅肝的手法非常有信心,他挽起袖子。走到萧秦面前,不屑的笑着:"跟我去厨房。"

  说完他便自顾自的走了出去,身后的那几个女孩都是一脸花痴加上满心期待的跟着约翰屁股后头。

  最后走出去的是约翰的女朋友,她看着夏映雪微微笑道:"小雪。你这又是何必呢?好好坐下来吃饭不行嘛?"

  夏映雪指着门外:"他侮辱咱们国家的菜肴!这根侮辱咱们有什么区别,你怎么就不懂呢!"

  女孩叹了口气:"算了,这么多年你还是这个脾气,快走吧。让你看看我们家约翰的厨艺到底有多厉害!"

  说完她仰着头白了萧秦一眼,昂首挺胸的走了出去。

  夏映雪心里这个气啊,拽着萧秦的胳膊满脸认真的说:"萧秦!你可得争口气啊!你可不能让人家看扁了咱们!"

  萧秦一声苦笑:"我尽力吧"

  这几个人大小姐都是有钱的主,再加上约翰是米其林三星主厨,把证件亮给后厨的是厨师看了一眼,厨师们就拿他当神一样,借用一下厨房自然不在话下!"

  约翰来到灶台前,拿出一块乳白色的鹅肝,伸手在众多厨刀架子前面轻轻一挑,一把厨刀便顺着手指落在他手中,动作又干净,又帅气。

  身后那些女孩都是一阵惊呼:"还帅啊,拿刀的姿势都这么帅!"

  约翰得意一笑,随后拿起酒精喷枪,在厨刀两面来回用火烤着

  夏映雪转身低声问萧秦:"我看一些外国厨师都这么做,干嘛要把刀烤热呢?"

  萧秦笑道:"因为鹅肝本身比较软腻,切鹅肝的时候容易沾到厨刀上面,老外觉得不美观,所以把厨刀加热,切的时候才不会粘在刀上。"

  夏映雪撇了撇嘴,低声说道:"他们就是矫情!"

  萧秦笑着开口:"他们觉得用餐是个高雅的事情,不管是做菜还是吃菜,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要做到雅观,高尚,殊不知,这看似洁白优雅的鹅肝,却是这世界上最残忍的食物,这也比较符合他们一直以来的作风。道貌岸然。"

  "说的好!"夏映雪忍不住拍起手来。

  此时约翰已经将厨刀烤热,将鹅肝摆在面前,一刀轻轻划下去,刀刃接触到鹅肝那一刻,发出了一串嘶嘶的声音。

  接触面轻微融化开来,厨刀犹如切豆腐一样,很轻松的便将鹅肝切成一个厚片

  单单是轻微遇热,鹅肝那独有的香味就开始弥漫开来,加上白皙透嫩的外表,让人看着很有食欲。

  从这里可以看出约翰确实有两下子,萧秦知道,切鹅肝不但要把厨刀加热。对刀功的考验也是很大的,别看只是切成一个厚片,如果下刀的时候力道不准,或者刀不够锋利,那么鹅肝会被切碎,这样的话对于有强迫症的老外来说,一块鹅肝就报废了。

  此时约翰用厨刀轻轻将鹅肝托起,放进了平底锅。将表面煎成了淡黄色,随后转过头看着他们:"各位,请回避一下。"

  一个厉害的厨师,都有自己的看家本领,这是不允许别人观看的,在国内尚且如此,对于版权意识很强的老外来说,更不能有半点马虎。

  大家心里也都明白,陆陆续续走到了门外,静静等候着。

  不到三分钟,大家虽然看不到里面烹饪的过程,但是香气已经飘散到门外,所有人都满脸陶醉的轻嗅着。

  夏映雪也被这香味迷住了,低声说:"真的好香啊,除了鹅肝的香味,好香还有红酒的味道"

  萧秦微微一笑:"做法很新颖,用红酒调浆,代替其他酱汁,还放了椒盐和黑胡椒,不愧是三星主厨。"

  夏映雪一脸震惊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这世间所有的菜,萧秦不用看,只要闻到味道,就知道是怎么做的。

  又过了两分钟,厨房大门打开,约翰端着一盘鹅肝缓缓走了出来。

  鹅肝通体呈淡黄色,静静的摆放在盘子里,像是一件艺术品,旁边有西蓝花和一些绿叶做点缀,在鹅肝顶部,一些酒红色的糖浆流淌下来,此时处于半凝固状态,十分晶莹。

  约翰拿出焦糖片,轻轻放在鹅肝上面,用喷枪简单喷烤了几秒钟,焦糖片被融化,又在鹅肝上面覆盖了一层淡红色的糖衣,十分鲜艳

  这道菜一出来,所有人都惊叹不已,特别是身后那几个女孩,就差捂着脸尖叫出来了!

  "太好看了!这哪是吃的啊!我根本舍不得吃啊!"

  "可是太香了吧。我真的很想咬一口啊!"

  约翰微微一笑,将刀叉递给了他们:"女士们,你们先尝尝吧。"

  这帮女孩简直都要崩溃了,不但会做菜。而且还这么绅士!年轻有为,这样的男人谁不想嫁给他啊!

  大家一拥而上,争先恐后的开始品尝起来,因为鹅肝还没有巴掌大。每个人顶多也就能吃一口,不到一分钟,鹅肝就被他们给分食干净了

  吃完以后,饭店的厨师傻了眼,那些女孩一个个像是被感动坏了一样,有的甚至捂着嘴巴哭了起来。

  夏映雪看的直咧嘴:"有没有这么好吃啊?瞧你们这点出息!"

  在众人的赞美声中,约翰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走到萧秦面前,语气不屑道:"先生,我的鹅肝做完了,不知道你想拿出什么菜来跟我比啊?"

  没等萧秦开口,其他人就抢先说道:"这还比什么啊?我看不用比了吧?"

  "是啊!我真的找不到世界上比这个还好吃的鹅肝了!"

  "约翰,我们都承认你赢了。不用比了!"

  约翰笑眯眯的看着萧秦:"先生,您还要比么?"

  萧秦微微一笑,低声说道:"已经答应了夏小姐,我也不能让她丢脸不是?我看还是比一比吧。"

  约翰笑意更浓:"好吧。你想做什么?"

  "既然你做了你们国外的鹅肝,那我就做个我们国家的熘肝尖吧,当做是礼尚往来了。"萧秦笑着说。

  一瞬间所有人都是一阵嘘声。

  "什么啊,在西餐厅做熘肝尖,有没有搞错啊?"

  "熘肝尖怎么跟人家高端的法式鹅肝相提并论啊?开玩笑"

  萧秦没有理会她们,笑着说:"我需要个猪肝,不知道这里有没有?"

  一听到猪肝,约翰不由皱眉,低声说:"先生,猪肝是猪的排毒系统,可是说是世界上最恶心的东西之一,又腥又苦,我一直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你们会这么喜欢吃猪肝?"

  萧秦呵呵一笑:"猪肝养肝明目,补气健脾,是非常好的食材,这天底下食材本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约翰先生又何必挖苦猪肝呢?"

  约翰冷笑一声,心说反正你怎么说,猪肝就是垃圾,上不台面,我就看看你能做出什么花样来。

  一旁的厨师这个时候轻声说道:"先生,不好意思啊,我们这是西餐厅,没有猪肝,你要做的话,可以自己去买。"

  "买就买!"

  夏映雪拿出手机打了一通电话出去:"是我!马上给我去买猪肝!要最好最肥的猪肝!对!我要吃!"

  放下电话以后,约翰一副无奈的表情,耸了耸肩坐在椅子上。

  其他女生也都开口说道:"小雪,我们可不吃什么熘肝尖,一会你自己吃吧。"

  夏映雪气的牙直痒痒:"行!到时候我全吃了!你们可别求着我要!"

  免费小说阅读更新快免费小说阅读更新快

  欧洲人将鹅肝,松露,鱼子酱成为世界三大珍馐,鹅肝是他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道美食,也是每个西餐厅必备的菜品。

  一家西餐厅好不好,就要看他们的鹅肝做的如何。

  此时这个约翰一脸的自信,明显对自己烹制鹅肝的手法非常有信心,他挽起袖子。走到萧秦面前,不屑的笑着:"跟我去厨房。"

  说完他便自顾自的走了出去,身后的那几个女孩都是一脸花痴加上满心期待的跟着约翰屁股后头。

  最后走出去的是约翰的女朋友,她看着夏映雪微微笑道:"小雪。你这又是何必呢?好好坐下来吃饭不行嘛?"

  夏映雪指着门外:"他侮辱咱们国家的菜肴!这根侮辱咱们有什么区别,你怎么就不懂呢!"

  女孩叹了口气:"算了,这么多年你还是这个脾气,快走吧。让你看看我们家约翰的厨艺到底有多厉害!"

  说完她仰着头白了萧秦一眼,昂首挺胸的走了出去。

  夏映雪心里这个气啊,拽着萧秦的胳膊满脸认真的说:"萧秦!你可得争口气啊!你可不能让人家看扁了咱们!"

  萧秦一声苦笑:"我尽力吧"

  这几个人大小姐都是有钱的主,再加上约翰是米其林三星主厨,把证件亮给后厨的是厨师看了一眼,厨师们就拿他当神一样,借用一下厨房自然不在话下!"

  约翰来到灶台前,拿出一块乳白色的鹅肝,伸手在众多厨刀架子前面轻轻一挑,一把厨刀便顺着手指落在他手中,动作又干净,又帅气。

  身后那些女孩都是一阵惊呼:"还帅啊,拿刀的姿势都这么帅!"

  约翰得意一笑,随后拿起酒精喷枪,在厨刀两面来回用火烤着

  夏映雪转身低声问萧秦:"我看一些外国厨师都这么做,干嘛要把刀烤热呢?"

  萧秦笑道:"因为鹅肝本身比较软腻,切鹅肝的时候容易沾到厨刀上面,老外觉得不美观,所以把厨刀加热,切的时候才不会粘在刀上。"

  夏映雪撇了撇嘴,低声说道:"他们就是矫情!"

  萧秦笑着开口:"他们觉得用餐是个高雅的事情,不管是做菜还是吃菜,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要做到雅观,高尚,殊不知,这看似洁白优雅的鹅肝,却是这世界上最残忍的食物,这也比较符合他们一直以来的作风。道貌岸然。"

  "说的好!"夏映雪忍不住拍起手来。

  此时约翰已经将厨刀烤热,将鹅肝摆在面前,一刀轻轻划下去,刀刃接触到鹅肝那一刻,发出了一串嘶嘶的声音。

  接触面轻微融化开来,厨刀犹如切豆腐一样,很轻松的便将鹅肝切成一个厚片

  单单是轻微遇热,鹅肝那独有的香味就开始弥漫开来,加上白皙透嫩的外表,让人看着很有食欲。

  从这里可以看出约翰确实有两下子,萧秦知道,切鹅肝不但要把厨刀加热。对刀功的考验也是很大的,别看只是切成一个厚片,如果下刀的时候力道不准,或者刀不够锋利,那么鹅肝会被切碎,这样的话对于有强迫症的老外来说,一块鹅肝就报废了。

  此时约翰用厨刀轻轻将鹅肝托起,放进了平底锅。将表面煎成了淡黄色,随后转过头看着他们:"各位,请回避一下。"

  一个厉害的厨师,都有自己的看家本领,这是不允许别人观看的,在国内尚且如此,对于版权意识很强的老外来说,更不能有半点马虎。

  大家心里也都明白,陆陆续续走到了门外,静静等候着。

  不到三分钟,大家虽然看不到里面烹饪的过程,但是香气已经飘散到门外,所有人都满脸陶醉的轻嗅着。

  夏映雪也被这香味迷住了,低声说:"真的好香啊,除了鹅肝的香味,好香还有红酒的味道"

  萧秦微微一笑:"做法很新颖,用红酒调浆,代替其他酱汁,还放了椒盐和黑胡椒,不愧是三星主厨。"

  夏映雪一脸震惊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这世间所有的菜,萧秦不用看,只要闻到味道,就知道是怎么做的。

  又过了两分钟,厨房大门打开,约翰端着一盘鹅肝缓缓走了出来。

  鹅肝通体呈淡黄色,静静的摆放在盘子里,像是一件艺术品,旁边有西蓝花和一些绿叶做点缀,在鹅肝顶部,一些酒红色的糖浆流淌下来,此时处于半凝固状态,十分晶莹。

  约翰拿出焦糖片,轻轻放在鹅肝上面,用喷枪简单喷烤了几秒钟,焦糖片被融化,又在鹅肝上面覆盖了一层淡红色的糖衣,十分鲜艳

  这道菜一出来,所有人都惊叹不已,特别是身后那几个女孩,就差捂着脸尖叫出来了!

  "太好看了!这哪是吃的啊!我根本舍不得吃啊!"

  "可是太香了吧。我真的很想咬一口啊!"

  约翰微微一笑,将刀叉递给了他们:"女士们,你们先尝尝吧。"

  这帮女孩简直都要崩溃了,不但会做菜。而且还这么绅士!年轻有为,这样的男人谁不想嫁给他啊!

  大家一拥而上,争先恐后的开始品尝起来,因为鹅肝还没有巴掌大。每个人顶多也就能吃一口,不到一分钟,鹅肝就被他们给分食干净了

  吃完以后,饭店的厨师傻了眼,那些女孩一个个像是被感动坏了一样,有的甚至捂着嘴巴哭了起来。

  夏映雪看的直咧嘴:"有没有这么好吃啊?瞧你们这点出息!"

  在众人的赞美声中,约翰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走到萧秦面前,语气不屑道:"先生,我的鹅肝做完了,不知道你想拿出什么菜来跟我比啊?"

  没等萧秦开口,其他人就抢先说道:"这还比什么啊?我看不用比了吧?"

  "是啊!我真的找不到世界上比这个还好吃的鹅肝了!"

  "约翰,我们都承认你赢了。不用比了!"

  约翰笑眯眯的看着萧秦:"先生,您还要比么?"

  萧秦微微一笑,低声说道:"已经答应了夏小姐,我也不能让她丢脸不是?我看还是比一比吧。"

  约翰笑意更浓:"好吧。你想做什么?"

  "既然你做了你们国外的鹅肝,那我就做个我们国家的熘肝尖吧,当做是礼尚往来了。"萧秦笑着说。

  一瞬间所有人都是一阵嘘声。

  "什么啊,在西餐厅做熘肝尖,有没有搞错啊?"

  "熘肝尖怎么跟人家高端的法式鹅肝相提并论啊?开玩笑"

  萧秦没有理会她们,笑着说:"我需要个猪肝,不知道这里有没有?"

  一听到猪肝,约翰不由皱眉,低声说:"先生,猪肝是猪的排毒系统,可是说是世界上最恶心的东西之一,又腥又苦,我一直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你们会这么喜欢吃猪肝?"

  萧秦呵呵一笑:"猪肝养肝明目,补气健脾,是非常好的食材,这天底下食材本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约翰先生又何必挖苦猪肝呢?"

  约翰冷笑一声,心说反正你怎么说,猪肝就是垃圾,上不台面,我就看看你能做出什么花样来。

  一旁的厨师这个时候轻声说道:"先生,不好意思啊,我们这是西餐厅,没有猪肝,你要做的话,可以自己去买。"

  "买就买!"

  夏映雪拿出手机打了一通电话出去:"是我!马上给我去买猪肝!要最好最肥的猪肝!对!我要吃!"

  放下电话以后,约翰一副无奈的表情,耸了耸肩坐在椅子上。

  其他女生也都开口说道:"小雪,我们可不吃什么熘肝尖,一会你自己吃吧。"

  夏映雪气的牙直痒痒:"行!到时候我全吃了!你们可别求着我要!"

  免费小说阅读更新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