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穿成过气小童星 > 026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祝卉最开始没想过这个‘俞哥哥’叫的是易俞。

  她想,虽然易俞挺招女孩子喜欢的。

  比如长相,现在的小姑娘就是喜欢这种白白净净,看起来漂漂亮亮的男生。

  但这可是街头篮球!

  易俞那个小身板,被空调吹一下就得打吊瓶的人……

  祝卉从来没期待过他身上有什么运动细胞。

  更别提120秒内投篮30次及以上,还得投中。

  所以,祝卉心安理得的在原地排着队。

  心里开始计划,如果自己拿到了三百元饭票……不对、饭卡后,该去吃什么。

  三百块钱,可以买十个左右的小蛋糕呢。

  祝卉想,或者还可以当自己半个月的饭钱。

  不过,她穿越过来这几天都没练习了,手有点生。

  也不知道一会儿能不能投进去三十多个。

  祝卉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手腕上,原主一看从小就没做过什么重活累活。

  手腕纤细,也不知道力气够不够。

  不过,不管怎么样,她都要尝试一下。

  实在不行就自己买饭呗。

  能免费赚到一张三百元饭卡,更是一点也不亏。

  易俞这边,听到女生的话后,他的眉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皱起。

  一言不发。

  他不过是在这里同事一起来吃香锅,哪想到就被彭暖给缠上了。

  他已经明确的拒绝过彭暖三次。

  哪想到她还会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

  毕竟她是同事的妹妹,跟着同事一起吃顿饭没问题,但要求这么多……

  易俞看着是像会惯着女生的人吗?

  因此,他抬脚就往楼下走。

  女生潸然欲泣,“俞哥哥,你……”

  祝卉在这边排队,易俞那边还不等他下楼,另外一个同事就来了。

  “老大、老大,咱们去吃饭。”

  见到兄弟,易俞的眉头展开一点,但依然很是冷漠。

  旁边那个兄弟看看易俞的表情,再看看自家想要拉着易俞衣袖、却又不敢上前的亲妹妹,彭暖。

  兄弟差点就要冒出一身的冷汗。

  他赶紧把自己妹妹拉走。

  “你粘糊着俞哥干什么?老大不想找女朋友的,你要找哥给你在办公室随便介绍。”

  妹子声音又嗲又怒,“你还是不是我哥!你总是把我往外推!”

  “我不是你哥我还能是谁?这都是为你好……”

  没看到俞哥脸上就是大写的‘无性繁殖’吗?

  当然,最后这句话也只敢在心里说说。

  妹子想,自己承受喜欢的人冷漠也就算了。

  亲哥哥还不让自己追俞哥,心里瞬间就委屈起来。

  “我就是想要那个乐高限量版小玩具,你给我赢来,我就不追着俞哥哥!”

  亲哥:“……”

  他名叫彭凉,身为一个死技术宅。

  上次摸篮球还是大二体育课。

  那次他本来不想选篮球作为体育的,没想到抢课的时候系统崩了。

  随便点击几下的后果就是选中了体育,还不能修改。

  那还是彭凉同学被迫摸篮球。

  亲哥彭凉沉默了半晌,眼看着自家妹子都要哭了。

  赶紧转了个头,看向身边的易俞。

  “俞哥……”

  易俞抬了抬眼皮,一双淡漠却又漂亮的惊人的双眸看向他。

  好像在警告他,如果敢把下面一句话说出来,那么就等着找死吧。

  妹子看着自家没本事的哥哥,当场眼泪都要被气出来。

  彭凉豁出去了,他道:“俞哥,求你了,真的。”

  易俞向来对兄弟比较有耐心,毕竟他们几个兄弟,从大一就认识。

  然后一起创立公司,开发制作器械。

  这样的兄弟,易俞也只有三个而已。

  他们四个,大学同寝了四年。

  虽然说易俞不怎么住校,但大家至少还担着一个室友的名头。

  更别说公司刚创立那会儿,四个人吃喝睡都在公司里。

  每个人都忙的团团转,

  大家的关系也越来越铁。

  但就在这么铁的关系下,易俞抬脚就打算绕过这一对兄妹,直接自己去吃自己的。

  什么兄弟情,见鬼去吧。

  至于小姑娘的哀求,易俞更是没有任何反应。

  他从小到大就不解风情,也不差这一次了。

  今天是因为公司有个小会议,易俞来旁听一下。

  再加上想到祝卉说中午不回来做饭。

  所以他就打算在公司这边的商场的美食城里面吃。

  正好兄弟想吃麻辣香锅,易俞对此也没多少抵抗力。

  大家就说好一起吃。

  毕竟这东西跟火锅一样,人多了吃热闹。

  哪想到,彭凉的妹妹听说他要跟易俞一起吃饭,自己也非要跟过来。

  于是,就有了最开始祝卉听到的那一幕。

  眼看着易俞就要走了,彭凉跟他名字一样,心都凉了。

  甚至不敢看旁边妹妹彭暖的神色。

  易俞正准备穿过这群街头篮球的排队者,自己进美食城。

  哪想到眼角余光扫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于是他又转了个身,走过去排队了。

  彭暖本来觉得易俞走了都没什么。

  毕竟她缠了易俞这么久,易俞拒绝她三次后,之后再见她纠缠,就当没看见一样。

  彭暖是个锲而不舍的姑娘,她觉得自己迟早有一天可以温暖了易俞的心。

  反正有句老话说的好,好女怕缠郎嘛。

  反过来也是一样的。

  彭暖想,如果易俞对自己和哥哥的请求一视同仁。

  那就代表自己还有追求易俞的机会。

  毕竟他对所有人都这么冷漠,不仅仅是自己一个。

  自己缠着缠着,总有一天,可以把百炼钢化为绕指柔。

  哪想到。

  易俞他居然去排、排、排队了!

  就算最开始易俞是往美食城方向走的,

  但也改变不了他后来转遍了决定,听从自家哥哥的哀求,去参加投篮比赛了!

  彭暖简直要被气晕了,她狠狠的踩了一下自家哥哥。

  觉得还不解气、于是又踩了一下。

  ——凭什么自己央求大半天,俞哥哥不为所动,甚至还想直接走。

  而自家哥哥只是说了一句话,俞哥哥就过去排队了?

  这难道不就是代表着在俞哥哥心里,哥哥比自己地位高?!

  彭凉不知道女生心中的弯弯绕绕。

  直男眼中只剩下结果。

  彭凉特别激动,“暖暖,你看,俞哥这不是去给你投球了么?”

  双胞胎妹妹彭暖冷笑着,从齿缝里挤出六个字,“给你,不是给我。”

  彭凉:“啊?”

  直男不明觉厉。

  美食城门口。

  一共有两个街头篮球投篮机,并排摆着。

  眼看着祝卉那边就要排到跟前,易俞走到顺位第二,给他转了一百块,两人成功换了个位子。

  祝卉原本没怎么注意隔壁那队。

  但是易俞她眼熟啊。

  旁边突然换了人,祝卉一下子就察觉出来了。

  她漆黑的瞳孔里倒映着易俞的模样,没说话,眼神中微微有些疑惑。

  易俞已经能清楚的读懂她的意思,说,“我们比比。”

  祝卉沉默着。

  祝卉思考了一下,感觉自己说不出来不打击易俞自信心的话。

  最后特别特别委婉地说,“算了,我这次努力超常发挥,赚了饭卡请你吃饭。”

  易俞:“……”

  总感觉自己在祝卉眼中就是一个废柴和弱鸡的组合。

  他由于身体原因,生病后是可能会比较虚弱,但也绝对没有那么废。

  尤其……

  他还是大学时期篮球队的主力啊。

  很快,易俞和祝卉前面的人都铩羽而归,轮到两人站在街头篮球机面前。

  旁边的主持人提问:“哇哦,这一对颜值非常高呢。两位是想合作还是分开玩?”

  祝卉提问,“合作是怎么一个合作法?”

  “就是同样的120秒内,两人投中球的个数相加,如果超过60,则每人拿到五百元的美食城饭卡,还可以任意挑选两个乐高挂件。”

  主持人解说,“超过40,则每人拿到200元的饭卡,一个乐高挂件。”

  他补充道,“这样就不算个人的投中次数。但合作的难点在于,你并不知道队友是弱鸡还是大神。”

  祝卉看了眼易俞,右手手臂弯曲,小臂上抬,掌心面对易俞。

  就在易俞犹豫要不要跟她‘give-me-five’击掌的时候。

  易俞听到了祝卉的问句,“你能投进去五个嘛?”

  易俞默默收回了自己准备击掌的手,沉默着转过身去。

  有点不太想搭理祝卉。

  祝卉被他的举动震惊了,心想,以后找对象千万不能找一个宅男。

  120秒投五个都没信心的……

  很让人窒息了。

  但就算这样,两个人合起来投40个,也比一个人20个或者一个人30个的奖励要来得多。

  祝卉算了算,三秒一个、保证百分百投中。

  她其实可以尝试着挑战一下的。

  她对主持人说,“能不能先给我三十秒,找找手感。”

  主持人耸耸肩,“看在美女的份上,我怎么能不同意呢?不过,两位要先决定好是合作还是分开?”

  祝卉:“合作。”

  易俞:“分开。”

  祝卉跟易俞对视,以往很快就会变怂的易俞这次特别的要强。

  盯着祝卉漆黑的双眸,一点都不退缩。

  任何事情,都没有钱在祝卉心里来得更重要。

  她冷酷的转过头,对主持人斩钉截铁的说,“合作。”

  易俞也就敢瞅瞅祝卉,这会儿倒没说出反驳的话。

  主持人说:“那就这样决定了,两位编号是88组,投球方式是合作。好嘞,美女,三十秒给你找手感。”

  祝卉掂起一只球,指尖微动,球在她掌心里顺从的蹦跶两下。

  这种篮球偏小,不比祝卉以前在校篮球队时候打的那种。

  但弹性特更好,更容易掌握一点。

  祝卉把球举过肩膀,手腕微动,球离手的前几秒,指尖发力,控制球的方向。

  看着动作特别帅,一顿操作猛如虎。

  然后……一看战绩它没中。

  祝卉又拿了一只球,漂亮的眼眸扫过右上角的读秒计时器。

  又一只球飞快的从她手中抛出。

  它还没中。

  祝卉之后又一连投了四个,一共花费十二秒,结果只中了最后一个。

  旁边的读秒计时器倒计时结束。

  主持人说,“美女的姿势一看就是练过的,拍杂志封面绝对没问题。”

  祝卉:“……”

  这是在说她空有动作,但是投不进去?

  旁边的易俞没忍住笑了一声。

  祝卉觉得易俞今天好像对自己有意见。

  但现在是赚钱时间,无暇顾及易俞。

  当主持人宣布‘开始’的时候,祝卉已经捏起了一只球,一秒内投出去。

  ——中了!

  她全神贯注,这会儿都来不及分心去看时间,只顾着拿球、投球。

  第二个,还是中的。

  第三,中。

  第四,依然中了!时间才过去了十一秒!

  就这样,祝卉保持了自己的大满贯纪录,120秒内投了四十一个,也中了四十一个。

  看着自动计数器上面的数字,主持人感觉自己都要惊呆了。

  这、这、这位美女刚开始不是都没投中么!

  感情最开始是迷惑大家?

  高强度投篮两分钟后,一下子松懈下来,祝卉只觉得手腕有点疼。

  她这个身体的身体素质一般般,到底不是经过专业训练的选手。

  才投了这几十个,额角都在冒汗。

  她悄悄地活动着手腕。

  以她的经验来看,今天睡一觉,明早就好了。

  祝卉想,能换取两张两百块的饭卡,也是值得的。

  她甚至一点都想看易俞那边到底投了多少个。

  之前给他安排五个球的工作量都完成不了。

  还是男生吗?

  真把自己当可以卖萌撒娇的软妹子了?

  跟祝卉有一样想法的还有易俞本人。

  他想,祝卉也不知道跟谁学得投篮姿势,标准是标准,但就是准度不行。

  突然间,易俞觉得自己对祝卉的过去有点好奇。

  但也就那么一丁点。

  结果听到主持人惊叫道,“一号机120秒内投中数量五十五个!天呐!五十五,破纪录了!”

  一号机是易俞那台机器。

  祝卉吃惊的转过头去。

  刚刚是她问易俞能不能投中五个的,对吧?

  现在易俞就现场表演投中了五十五个……

  祝卉觉得,如果她最开始不问的话,易俞就是一个人投中六十个都没问题。

  主持人很明显早早的就看到了两人的数据。

  但这会儿装没看到装的特别像,“现在再来看我们二号机美女的投中数量,哇,四十一个!这么高的投中数量,我从来都没在女生身上见到过!”

  易俞这会儿也跟祝卉一样吃惊。

  他能听出最开始祝卉问话的意思,无非就是想拿四十个总和投球数量的奖品。

  而且,看样子她自己是想要投中三十五个,然后把剩下的五个交给自己。

  然后两人合力拿奖品。

  易俞虽然宅了很久,但他的投球技术也不是盖的啊。

  他打算让祝卉吃一惊,自己投35或者55个,把最后五个留给她。

  谁让她最开始小瞧自己。

  ——某小心眼儿的男人如是想着。

  哪想到,祝卉一共投中了四十一个。

  正好比‘次等奖’的及格线高一个。

  易俞心想,祝卉这是连五个球这种最基本的信任都不给自己……

  这就太伤人了。

  易俞面无表情,感觉心在滴血。

  至少,他对祝卉本卉还是有最基础的信任的,给她留了五个呢!

  “我真的太吃惊了,这简直就是传说中的高手在民间!”

  主持人一边把礼物递过去,一边请活跃着气氛,“现在,请大家给我两分钟的时间采访一下本场的优胜者。”

  两人上台无非就是自我介绍,然后询问了一下练球多久。

  易俞说小时候喜欢玩。

  祝卉说学校篮球课上学的。

  主持人一脸麻木,就差在脸上写‘我信了你们的邪’七个大字。

  两人走到一边后,易俞依然满眼都是受伤。

  祝卉却丝毫不受影响。

  她上前按了按易俞手臂上的肌肉,说:“你真的让我很惊讶,老弟。”

  易俞皱眉,“你叫我什么?”

  祝卉说:“易俞啊,还能叫你什么?”

  易俞感觉自己刚刚听到的两个字分名不是这俩。

  但现在祝卉矢口否认,他也没办法。

  祝卉继续说,“哥,你看起来白白净净、柔柔弱弱的,这还是有肌肉的嘛。”

  说着,她又捏了两下。

  手感真的不错。

  易俞一记眼刀扫过去,祝卉想起上次她掐易俞的后,被反掐的事情。

  赶紧规矩的收回手。

  “哥,我在夸你。”

  旁边看着的彭冷和彭暖两兄妹都要看呆了。

  ——这女的谁啊?

  看起来年纪特别小,好像还没成年吧,居然敢对俞哥动手动脚!

  关键是俞哥就任由她动手动脚!

  彭暖有种非常不好的俞敢,她上前一步,小声叫,“俞哥哥……”

  祝卉突然反应过来,这声‘俞哥哥’不就跟她最开始排队听到的那句‘俞哥哥人家要乐高挂件’一模一样吗?

  祝卉抬眼,悄悄的打量着这位姑娘。

  瓜子脸,齐刘海,及肩卷发,除了假睫毛有点夸张外,其它方面还能看得过去。

  也就是一个普通漂亮的女生,仔细化个妆、各种美颜滤镜加上,倒也是有网红水平。

  这样的颜值放在普通人中算中偏上,但跟易俞一比,那真的直接就被秒杀几条街。

  祝卉发现,其实易俞的侧颜最最最好看。

  比他的正脸还要让人心动。

  看了就会心跳加速的那种。

  尤其是她现在站在易俞身边,微微抬头就能看到某人线条硬朗的下颌、高/挺的鼻梁和凸起的喉结。

  这也是易俞五官精致,却一点都不显地女气的原因。

  真的,该死的性感。

  不过,作为一个局外人,跟易俞才认识没多少天。

  祝卉觉得自己没资格评判易俞该跟谁在一起。

  反正她跟易俞是表面夫妻,只要度过这段时间双方家长的压力。

  到时候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就连这段时间易俞想跟谁处对象,她祝卉都没有任何意见。

  故此,在女生接下来一句潸然欲泣、惹人心疼的提问道“俞哥哥,她是谁?”的时候。

  祝卉当下就要往旁边跨一大步,极力撇清自己跟俞某人的关系。

  哪知道祝卉才抬了个脚,就走、走、走不动了。

  因为她的肩膀被揽住了。

  还不等祝卉疑惑,

  就听到易俞声音淡淡的说,“忘了介绍,这位是我的妻子,祝卉。”

  祝卉眼睛陡然瞪大,不可置信的看向易俞。

  这都是什么鬼!

  他就这么把自己介绍出去,可能不出几天,熟悉的人都知道易俞这朵宅男中的高岭之花结婚了,那他之后还怎么找女朋友?

  祝卉想完后,发现自己居然第一时间没思考自己以后还怎么找男朋友。

  真的是可歌可泣。

  感天动地。

  彭暖声音颤抖,几乎都要晕过去了。

  “俞哥哥,你骗我,你什么时候结婚了?你以前都不认识她!”

  易俞眼眸里没有一丝一毫波澜,他按住祝卉的肩膀。

  声音冰冷,“我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易俞带着祝卉走后。

  祝卉还能听到他旁边的男生解释,“真的有结婚这档子事儿。之前我们本来打算一起吃火锅,结果俞哥爽约,听说去民政局领证了。”

  祝卉:“……”

  就在易俞以为祝卉至少要多问几句现场情况,或者问问那个女生身份的时候。

  易俞听到耳边传来祝卉熟悉的声音。

  “你、就这么爱吃火锅?”

  易俞:“……”

  对于祝卉的脑回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

  回去后,祝卉把两个乐高挂件给自己买的书包拉链上串一个。

  见易俞那边实在没什么挂的地方。

  下楼去便利店给他买了一个钥匙串,把他的房卡串起来。

  易俞眼皮一跳,但也没说什么。

  由她去了。

  很快就到了第二周的周三,也就是6月16日。

  祝卉穿书以来第一次录制节目。

  这档节目卫视上星,同时也是现场直播。

  节目名字为《挑战自我》,直播就是为了让观众们看到演员们最原始、最真实的反应。

  虽然开始会给每个人配有剧本和大纲,但总有人不记得剧本怎么写。

  或者台词背不到位。

  这就是考验其他演员们临场反应能力的时候了。

  祝卉在上周末就接到了自己的剧本,果然戏份不少。

  财哥对此很不满,“那个狗导演,揩油不成,就来这里为难你,你看看这都是什么剧本,让你解开九连环,他自己解开一个试试?”

  祝卉小声逼逼:“我会啊。这点难不倒我。”

  财哥震惊,“啥,你会?我还给你搜了一堆教程,反正我没看懂。”

  祝卉抱着电话,声音小,却很自信,“财哥放心,我会九连环、会线性代数、也会古诗词、英语和物理。”

  里面那些答题环节,真的难不倒她。

  毕竟这档节目是要给电视机前的观众们展示的。

  所以出题也不会特别难,不会出个什么特别深奥的、教授们才看得懂的题目。

  所以,就算是难题,也都是高中知识可以解决的。

  不然观众们连题目都没听过没见过,演员们再怎么展现出这道题有多难,他们思考的多认真,费尽千辛万苦解答出来……

  观众们的内心os可能是,啥玩意儿?大兄dei你在干嘛?

  看都看不懂啊!

  故此,祝卉看着剧本上的‘难题’,其实并没有多慌张。

  她基本上扫一眼就能知道解题思路。

  这种程度的题目,在高考卷中都不算难题,祝卉不用演草纸都能心算出答案。

  财哥原本想找导演换个剧本,哪知道祝卉说:“不用换,这个剧本很适合我,我喜欢的。”

  祝卉觉得导演为难自己可能是一方面。

  但这个剧本放到其他人手上,也算是为难他人了。

  祝卉自己补看了好几期《挑战自我》,里面每一期都会有一个人是‘学霸担当’,负责解题。

  她搜了一下这些‘学霸担当’的背景,无一不是一本或者名校毕业的大学生。

  可就算是大学生,面对高中的物理、化学、数学题目,有时候脑袋都很懵逼。

  祝卉甚至看到在往期节目中,有985大学的‘学霸担当’,刷题刷到脑门流汗,才做出来。

  祝卉想,如果是剧本上的题目。

  学霸们不该写得这么为难啊。

  难道说学霸们的演技都这么好吗?直接表演的如此精湛?

  但祝卉更加倾向于导演会临场变剧本。

  学霸们以为自己背了题就行,哪想到临场,导演换了一个题型。

  这在考验学霸们学习能力的基础上,还把学霸刷题也很困难的一面展示给了大家。

  特别的真实。

  特别的吸引观众眼球。

  当然,‘学霸担当’最后把题目解出来的时候,才是整个节目的高/潮。

  毕竟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很少有这么学霸的。

  他们如果跟着解,解不出来。

  最后看学霸解答出来,也会对这位学霸心生佩服。

  可学霸有顺利把题目解答出去的,也就有解不出来题目的‘翻车学霸’。

  这时候节目组会派一位救场的小伙伴,帮助‘学霸担当’,一起完成题目。

  这个‘小伙伴’一般都是节目组的工作人员。

  毕竟省钱。

  祝卉想,虽然导演是在故意为难自己,让自己来当这个‘学霸担当’。

  但……恰好正中祝卉的下怀啊。

  她完全可以保证自己不会翻车。

  “唉,这个世界巧合可真多。”

  既然她拿了六万块钱,多替导演和别人分担一点高危险性、容易翻车的工作,祝卉真的非常乐意。

  再说,这节目今天直播。

  本周末晚上七点半上星播放。

  之后的一天,也就是下周一,6月21日,出高考成绩。

  这个时间也是真的紧迫。

  祝卉倒不是担心自己的高考成绩,她在想自己在大学上课前,还能接多少活儿。

  赚多少钱。

  毕竟众所周知,清华大学每年军训开始时间都在八月中旬。

  比其它大学的开学时间还要早20天左右。

  所以,祝卉计算了一下,自己还能再接活儿赚钱的时间只剩下六月底到八月十号左右。

  总共四十来天。

  之后她得准备着买宿舍的必用物品,拖着箱子去学校。

  祝卉想,希望自己可以多赚一点钱吧。

  …………

  礼拜三早上七点钟,祝卉收拾好自己。

  涂了水乳、穿上昨天新买的衣服,出门做饭。

  她买了基础的化妆品回来,但自己还没学会怎么画。

  祝卉学其他东西很快,但学习起化妆来,她感觉自己就跟一个手残一样。

  而且连审美都很迷。

  这些天她也看了不少美妆博主的科普,看了人家说什么烂番茄、西柚、枫叶红等等色号。

  祝卉感觉自己打眼瞅过去。

  心中缓缓敲出一个问号。

  ——这不都是红色吗?

  最后,祝卉放弃挣扎,干脆就听财哥的话,去了片场再化妆。

  反正过去后,如果导演觉得衣服不合适,还得换新的。

  祝卉原本打算穿最普通的卫衣和牛仔裤。

  一听到财哥说有可能去片场换他们的衣服。

  祝卉就有点不能忍。

  怎么说呢,她其实没什么洁癖。

  但穿那种不知道被谁穿过的衣服,还不知道洗没洗过,祝卉就有点……接受无能。

  她穿书前再怎么辛苦,每天至少也要保证自己的衣服是干净的。

  这不仅仅是对自己,也是对周围人的尊重。

  最后,在财哥的建议下,祝卉前几天去商场买了一套JK制服。

  这种衣服本来就很像水手服,穿上去学生气十足。

  祝卉洗了后烘干,昨天晚上试穿,大小什么都合适,她也就放下心来。

  祝卉出门正好跟易俞打了一个照面。

  易俞的头发还有些湿意,脖子上搭着一条毛巾,看样子是刚洗了澡。

  他开了门,正抵在门口打哈欠,看到对面房门出来的女生后。

  直接愣在原地。

  哈欠打了一半打不出来了。

  这还是祝卉第一次当着他的面穿裙子。

  白色的衬衣,配有宽大带着水蓝色条纹边的领子,衬衣领口处绑着同色系的小蝴蝶结。

  下半身的裙子颜色要稍微深一点,长度在膝盖上十厘米,露出纤细笔直的大腿。

  至于小腿,穿着黑色的腿袜,最上面有两道白色的杠。

  脚上踩着一双小皮鞋。

  别提有多、多、多可爱了。

  祝卉有些尴尬。

  她不习惯穿裙子,尤其还是这种长度的裙子。

  就算裙底有防走光的内衬,她也觉得怪怪的。

  祝卉勉强笑了笑,走到客厅后,感觉有点不对劲。

  ——易俞每天早上如同魔咒一般的问话呢?

  易俞不问,祝卉只能主动提问。

  “那个,你早上想吃什么?”

  易俞淡淡扫了她一眼,漂亮精致的面容上看不出态度。

  他拿出手机,说,“你换好了衣服,做饭会有油烟味,我点外卖。”

  祝卉想了想,好像也是这样。

  于是她打算坐在椅子上等。

  她差点就要大马金刀双腿叉开坐下,临坐前反应过来。

  赶紧变成了淑女式的坐姿。

  祝卉自己在心里吐槽,“作精。”

  易俞连看她都不看,低头玩着手机,这倒让祝卉觉得空气中尴尬的气氛缓和不少。

  过了会儿,外卖来了。

  鸭血粉丝汤、蟹黄灌汤包、豉汁排骨、鱼片粥、叉烧肠粉、脆皮烧鸭盖饭等一个个摆上来。

  祝卉指着这一桌子东西,问道:“我们俩吃吗?”

  易俞哪知道自己点了什么东西。

  他刚刚按手机的指尖都在发抖,脑子也一片乱糟糟的。

  不是,平时很爷们儿的卉姐突然做这副打扮,真的要吓死个人。

  两人吃了很铺张浪费的一顿饭。

  祝卉的经纪人就来接她了。

  因为拍摄地点在本市,倒也是十分方便。

  经纪人最开始看到祝卉也被惊艳了一下,但财哥显然很有职业素养。

  没有任何浮夸的言语和动作。

  一路上都在给祝卉讲一会儿片场要注意的事情。

  别看财哥人长的凶狠,但这带小孩子带久了,考虑事情特别特别周到。

  什么都给祝卉说了一遍。

  祝卉也一个个都仔细的记下。

  这些都是财哥经验之谈,以后总归会用到的。

  他们现在还不知道。

  这一期的另外一个特邀嘉宾,就是方苓。

  毕竟《挑战自我》是一个上星的节目,以方苓现在的咖位,没有人脉的话,暂时还够不上。

  但她的经纪人肥仔哥也在努力的捧她。

  这回好不容易给她争取到一个救场‘学霸担当’的存在。

  肥仔哥说,“阿苓,你别担心,导演一会儿会给你题目的答案,你背熟了。在本场‘学霸担当’不会做的时候,就去救场。”

  至于答案为什么不早点给。

  当然是担心她泄题,影响节目效果。

  就算方苓知道这一点点戏份还是肥仔哥辛辛苦苦求了不少人才拿到的。

  但她还是感觉不满足。

  什么时候她才能当女一呢?

  她真的好羡慕重生前看到的那些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学霸女演员啊。

  可她只能依靠自己奋斗。

  肥仔哥没察觉到方苓的不满,开心的给她介绍。

  “导演说了,这次的题目很难,学霸担当不一定能做出来,马上就有你出风头的时候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