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追书 > 易燃禁区最新章节列表

易燃禁区

作  者:昭乱

动  作:加入书架, 直达底部

最后更新:2020-01-06 03:52:26

最新章节:71、杨痕宋吟欢篇(05)

【全文已经完结 下本11.20开《她拼命装穷》】   九月初,顾之烽回国。   这位足以撼动整个行业的商业巨鳄,是出了名的性格寡漠,头脑冷静到可怕。   听闻他与谢氏大小姐是高中同学。   但两人关系不合,听说十年前,无论谢知影如何百般撩拨,顾之烽仍然八风不动心,还曾冷淡拒绝过她的告白。   翌月,在某场商业宴会上,顾之烽遇见谢知影。   那时的她脚踩高跟鞋,穿着一身小黑裙,慵懒地坐在沙发上偏头笑着和人玩着纸牌,是所有人的目光中心。   举手投足皆是风情,曼丽而又端庄。      众人皆知,只要谢家大小姐一句话,无数人上赶着在她的裙下俯首称臣,可唯独顾之烽是个例外。     “像顾之烽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看得上这种交际花似的人物。”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坐在人群中间的谢知影起了身,踩着高跟鞋朝着顾之烽走来。   一步一风情,风情不摇晃。   顾之烽握住她递来的手,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搭在她的肩上,淡声道:“顾夫人,该回家了。”   有许多旁人不知的隐秘。   比如十年前,顾之烽曾为了谢知影亲手将自己父亲送进监狱;也曾被匕首刺过半个手掌,伤疤如今尚存。   从前他的人生如同没有尽头的黑洞,精神崩坏的继母,道貌岸然的父亲。旁人以为顾之烽是不可攀的高岭之花,但只有他知道,自己扎根于怎样一片淤泥。   而直到那天,谢知影穿着雪白的校服衬衫和百褶裙,将伞撑过他的头顶,说:“我送你回家呀。”   黑暗被撕开一道裂缝。   谢知影不是祸水。   而是他贫瘠人生中唯一的光。   *      有人曾在某次聚会上调侃:“商业联姻而已,不出几天两人就会离婚。但按照谢知影那身段,要是求着我的话,没准我能大发慈悲接了这个盘。”    刚好经过的顾之烽听到这些话,他神色如常地放下手中的玻璃杯,然后慢条斯理地解开袖口的扣子。接着——   这是所有来宾第一次看到向来冷淡的顾之烽,第一次这么气焰全开,神情阴鸷地出手握住那人的后脑,扣倒在桌面上。   十年前,他宁愿毁了整个顾氏,废了一只手和半条命去护着的小姑娘。   怎么容得他人肖想。 ①八面玲珑的大小姐VS清冷孤傲的总裁 ②总裁文掺校园回忆/双处双初恋HE >>>>预收《她拼命装穷》 温阮作为潼市商业巨头温氏的千金,在某日幡然醒悟,自己不能守着百亿家产坐吃山空。 于是当日晚上,温阮带着自己一摞小黑卡离家闯荡天地。谁知刚下火车,就被两个人贩子给缠上。 眼看温阮要被强行带走时,有人出手解围。那人干脆利落地一个过肩,将人贩撂倒。 傅知焕直起身,漫不经心地调整了下自己的衣领,垂眸看向温阮:“报警。” 声音清冷,面容清隽。 温阮一颗心顿时小鹿乱撞。 警局做完笔录之后,耽于美色的温阮就厚脸皮黏上了傅知焕。 “我从外地来家境贫寒孤苦无依人贩子还盯上我你赶我走我就会被卖呜呜呜” 傅知焕扫了眼温阮手上拎着的Montblanc红色限定行李箱,陷入了沉默。 为了能合理留在傅知焕家里,温阮每天都在努力装穷来贴合人设,但由于生活经验不足—— “五千块的裙子还不便宜吗?” “我这个星期才买了两个包包!两个!两!个!我还不节俭?” “口红怎么能拆开买??” 直到有一天,温阮在傅知焕家里翻出个戒指。 和自己那位从未露过面的富豪订婚对象家里送给自己的戒指,是一套。 温阮:??他难道不是个普通律师吗? * 傅知焕不愿意子承父业,曾和父亲发生剧烈争执。本来过得自在逍遥风生水起,结果遇到个蹭吃蹭喝还嘤嘤嘤的小骗子。 几月后,傅知焕回去继承公司了。 他爸问:“你怎么想开了?” 傅知焕:“不然怕养不起那个小骗子。” 小剧场: 傅知焕:“如果那天你没遇见我,真的被那伙人拐走了怎么办?” 温阮:“害,没事啊我爸雇了十个保镖偷偷跟着我呢。” 傅知焕:“……” >>>>预收《限定期恋人》 “我想和何小姐做一笔交易。” “什么交易?” “我的妻子在七年前病逝,除她之外,我再无所爱。但我爷爷的身体每况愈下,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他希望我能重新开始一段感情。”男人推过去一张支票和全家福:“所以我想聘请何小姐扮演我的未婚妻,时间是一个月。” 何染掀了下眼帘,慢条斯理地拿起桌面上的东西。 她垂眼,目光在照片上其中一人的脸上稍作停顿——那人面容俊朗,但眉目间却带着七分冷淡凉薄,一如往昔。 何染眸色微深:“您有一位弟弟?” “是,他叫祁堔。” 何将笑了声,轻轻地开口道:“先生,您的弟弟,是我大学的初恋男友。” 男人顿时变得尴尬:“抱歉,我不知道您和阿堔是这样的关系,那这次的交易,我们作废?” “不用作废。”何染撑着下巴,笑得像只狡黠的猫:“不过,得加钱。” * 传闻中祁氏二少性格孤僻,处理事情果断狠辣而又不近人情,却偏偏有一双无比招女人的桃花眼。 大学毕业三年后,祁家举办了一场家宴。 为了欢迎大哥的新未婚妻。 纸醉金迷,觥筹加错。 祁堔清晰地看见,站在自己哥哥身旁,那个巧笑嫣然风情万种的女人,是自己寻觅多年的前女友——何染。 人声鼎沸,何染有感应似的转头,朝着祁堔望来。她眉眼里含着笑意,眸光潋滟,然后向他伸出手:“祁二少,请多指教。” 祁堔眸光微沉,浑身上下散发着让人不寒而栗的压抑和冷意。 他沉默许久后,终于低笑了声,回握住何染的手,声音低哑:“请多指教。”
8.58.5
775
参与评分
  • 超酷 526人
  • 好看 93人
  • 一般 46人
  • 无聊 39人
  • 差劲 71人
给喜欢的小说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