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姜宁无上宠爱 > 第 15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要去撕了那个狗男人!!!”

  傅北弦居然背着她有了另外的傅太太。  

  姜宁终于把气捋顺了,好不容易推开苏木站直了身子, 扶着脑袋狠狠地道。

  苏木赶紧按住姜宁的肩膀, 让她安静的靠在枕头上, 试图跟她讲道理, “你先别冲动,冷静,冷静。这事儿估计跟傅总没关系, 是这女的故意倒贴的吧。”

  其实苏木也不太确定, 不过他确定的是, 傅总下午公开已婚,是冲着姜宁的, 绝对不是其他女人。

  现在这个所谓的合伙人突然爆出来, 甚至还有一张仿佛是同款结婚戒指的照片,仿佛石锤般。

  姜宁已经夺过苏木的手机,看着放大的黎知意的照片,因为醉酒而泛着红晕的漂亮脸蛋露出一抹委屈的表情:“就是她, 傅北弦出轨的就是她。”

  语调特别笃定, 就像是亲眼看到傅总出轨过一样,甚至还认识这个女人。

  更神奇的是, 姜宁委屈巴巴的抱着手机说:“我都没有这个戒指。”

  苏木与费桉对视一眼:“……”

  从彼此眼中看到了同样的震惊情绪。

  如果一开始苏木持怀疑态度, 那么现在已经信了大半, 难道这个真是傅总外面养的女人, 所以这个女人才会有同款戒指?

  所以镜头里傅总拨弄的那个戒指,寓意的不是傅太太, 而是他在外面养的小情人。

  毕竟,傅总确实也没有亲口说是傅太太!@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只是大家看到傅总无名指上的婚戒,都以为是傅太太而已。

  费桉觉得自己快要弄糊涂了,一脸茫然的搓了搓脸:“问题是,傅总中午打电话的就是宁宁姐啊!”

  她男神洁身自好怎么可能会出轨。

  傅氏女孩绝不认输。

  费桉:“我绝不相信我男神会做出这种三观败坏的事情,无条件站我男神!”

  *

  整整一天一夜,国内新闻满天飞,倒是国外相当安逸。

  毕竟,现在是F国的上午九点。

  傅北弦准备整齐,亲自去了傅太太指定的拍卖会,进场之前,他将傅太太列的购物清单交给秦言:“你去商场买齐这些。”

  秦言:“这是太太要的?”

  傅北弦垂眸看了眼那些标记的口红色号之类,嗓音薄凉淡漠:“不然,你觉得我需要用口红?”

  “……”秦言头皮发麻,“不不不,我绝对没有这么认为,我这就去。”

  看着傅总转发给他的清单,秦言咋舌,一百多条购物清单,不知道的还以为太太要做代购呢。

  秦言带着两个女性秘书,一同前往商场,为傅太太鞠躬尽瘁。

  姜宁视频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傅北弦坐在拍卖会给他安排的私人包厢内。

  正在等姜宁要的那个压轴包。

  右手边桌上已经放着几个拍好的拍卖品,包括一套纯冰种帝王绿首饰,收藏级黄钻项链……

  都是姜宁点名想要的。

  傅北弦眼睛眨都不眨的一下子丢出去将近八千多万,拍了一堆女性朋友的心头宝。

  包厢内,傅北弦接通了视频。

  镜头晃了一下,他还没有看清姜宁那边的情况。

  就劈头盖脸被骂了。

  “傅北弦,我要跟你离婚,你这个渣男,无耻,大猪蹄子,本宝宝不要你了!”姜宁因为醉酒而娇软绵哑的嗓音响彻包厢。

  包厢并没有隔音,甚至隔壁都听到了。

  傅太太强势训夫走出国际。

  幸好大部分歪果仁听不懂中文。  

  傅北弦完全没想到傅太太会出其不意到这种地步,揉着眉心,看了眼屏幕上晃晃悠悠出现的透着漂亮红晕的脸蛋,微微蹙眉:“你喝酒了。”

  还喝醉了,这是说醉话。

  姜宁把手机推得很远,就像是推他本人一样,傲娇冷哼:“要你管,你这个出轨的狗男人。”

  “离婚吧!”

  “这日子过不下去了。”

  傅北弦目光落在她疲倦的蜷缩在床上,白皙光滑的长腿从旗袍开叉的地方缓慢撩人的折叠起来,殷红色的指甲在明亮的光线下,闪烁着诱人的光泽。

  傅北弦看着她半闭着眼睛,卷长的睫毛轻轻战栗,不动声色的将她全身扫视了一遍后,才漫不经心的勾起托盘上那放置着的顶级黄钻项链上。

  面无表情的在镜头前晃了晃:“顶级黄钻制成的钻石项链。”

  “这套首饰,你昨天不是说想收藏一整套冰种帝王绿首饰吗,除了这套,市面上并没有第二套这么完整的。”

  “你要的压轴包,也要拍了。”

  “傅太太,如果离婚,这些……都不是你的了。”

  姜宁直勾勾的透过屏幕看着被傅北弦修长手指勾起来的小宝贝儿们。

  她醉了六七分,现在被傅北弦这么不动声色的一威胁,最起码脑子能转了。

  主要是看到喜欢的珠宝,脑子不由自主的开始转。

  想要,超想!

  漂亮上扬的眼眸看着盯着他手里的珠宝移不开。

  直到男人漫不经心的一声:“嗯?考虑的怎么样?”

  姜宁晕乎乎的从床上坐起来,她穿着的旗袍不方便盘腿,只能双腿交叠侧坐在床上,看着动作很是优雅,表情故作深沉:“如果不离婚,这是给我的封口费?”

  “封口费?”傅北弦仔细斟酌了一下这个词汇,难得不明白,“什么意思?”

  “哼。”姜宁来劲了,双手环臂,看着躺在床上的手机,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你别以为我是这么好打发的,你出轨还威胁我,我已经录下来了,等会就发给爸妈看看,你平时在我面前是什么嘴脸!”

  傅北弦看着她张狂的小模样,眉眼疏懒的斜靠在椅子上,连续几天没有休息的商业会谈,他的精神一直绷着,直到昨晚才结束所有的活动,今天就来给她拍珠宝包包。

  沉默几秒,傅北弦:“即便要给犯人定罪,最起码也得让他知道到底犯了什么罪吧?”

  “渣男,你居然还想让我回忆这么悲痛的事情,你还是人吗?”姜宁捂脸,一副被悲伤欲绝的模样,“你不是你,你是渣男,你居然在外面养小情人,我不是你唯一的小宝贝了吗?”

  傅北弦面无表情:“……”

  以后绝对不能让傅太太喝酒。@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醉酒之后的傅太太,简直无法交流。

  恰好,外面传来压轴拍卖的声音,傅北弦淡淡道:“早点睡,给你拍完压轴包,我就回去。”

  说完,主动挂断了视频通话。

  姜宁醉酒之后,不单单是接吻狂魔,而且还戏精俯身,开始扮演一个被丈夫抛弃的悲惨妻子角色,疯狂的给傅北弦发微信。

  【渣男!!!】

  【大猪蹄子!】

  【抛妻弃子,你要被浸猪笼的!】

  【老娘不稀罕你这个老男人,去你的出轨,找你的小情人去吧。】

  【你以为你的玩意儿镶了钻吗,谁都稀罕,天天摆出一张死人脸,是不是还觉得自己挺帅?】

  【连jiojio都不知道的low爆了的狗男人】

  【谁喜欢谁拿去好了!】

  【大猪蹄子……】

  发着发着,眼皮子沉沉的姜宁,手指一软,手机跌落到了地上,完全不知道自己兴起之后,将男人顺便拉黑了。

  睡得昏天暗地。

  直到第二天中午才醒来。

  醒来之后,姜宁呆滞的坐在床上,努力的想要想起来自己昨晚干了什么事儿,可是记忆只残留于苏木跟费桉他们走了之后,她似乎一气之下给傅北弦发了个视频?

  傅北弦接了???

  想到那闪瞎眼的顶级黄钻石项链绝对不是她在做梦。

  那应该接了。

  ……她说了什么鬼话没?

  姜宁使劲锤了锤脑袋,蓬松柔顺的长发,一晚上之后,居然乱糟糟的跟滚了床单似的。

  第一次喝醉酒,姜宁没什么经验,于是乎,断片了!

  姜宁捂脸:“全断了多好,为什么只断一半。”

  不对啊,就算她给傅北弦打了视频电话,哪有怎样?她作为正室太太,质问老公在外面的小情人,难道不应该吗?

  姜宁如此安慰自己之后,趴在床上,捡起掉到地毯上的手机,刚准备打开手机看消息。

  谁知……

  “啊!!!”

  一到惊恐的尖叫声划破总统套房诺大的空间,直接把酒店服务人员全部引了过来。

  开玩笑,这里住着的可是他们老板的太太。

  好不容易心累的送走这些以为她发生什么凶杀事件的服务人员,姜宁猛地冲进浴室,开始卸妆洗澡护肤。

  浴室水声哗啦啦的响了一个多小时。

  姜宁一边卸着隔夜妆,一边发誓,以后绝对不要喝醉酒,一晚上没有卸妆,对皮肤伤害多大。

  而且她昨天画的还是浓妆,这么一堆腐蚀皮肤的化学品在脸上堆积了整整一夜啊!

  想想就心疼,可怜她娇嫩的皮肤,真是受尽了摧残。

  费桉敲了好久的门,都没有听到姜宁的回应,只好拿着备用房卡刷开房门,一进门就听到浴室哗啦啦的水声。

  “宁宁姐?”

  又枯坐了好久,费桉等的屁股都坐麻了,还没等到姜宁出来:“宁宁姐,你是不是在里面泡晕了?”

  等姜宁裹着浴巾从浴室里出来时,带出来一阵热雾,她长发潮湿的散在肩膀上,圆润细白的皮肤衬着乌发红唇,简直美的跟妖精似的。

  费桉吃惊的张大嘴巴,等姜宁走过来伸手给她将下巴合上才恢复理智,咽咽口水:“宁宁姐,你绝对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

  “最美的女人昨晚差点毁容。”姜宁坐在梳妆镜前,撕下面膜纸的时候,顺便瞥了她一眼,“连妆都不给我卸?”

  费桉立刻全部神经调动起来:“娘娘冤枉啊,您说要跟傅男神深夜裸、聊,用盛世美颜亮瞎他的双眼,所以死活不准卸妆的!”

  “啪叽……”

  冰凉凉的面膜顺着姜宁纤白的手指跌到她的大腿上,给她的大腿做了个补水养护。

  姜宁单薄的后脊僵硬,缓缓地,宛如慢动作回放一般转身看着费桉,红唇幽幽:“深夜什么聊,你看我长得像会说出这种话的人?”

  “苏哥还给录了小视频,您要看吗?”

  费桉认真的看着姜宁那张不施粉黛依旧美如画的脸蛋,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道。

  “……”

  姜宁信了,日日日日日日!!!!

  她昨晚真的跟傅北弦那什么聊了吗?????

  想起早晨起来被窝里揉成咸鱼干的那套旗袍,姜宁沉默了,心脏悬了起来,悄悄地扶住摇摇欲坠的浴巾,一步一步的挪到床上,去摸床头柜上的手机。

  指尖刚碰到手机,姜宁白皙精致的小脸上满是纠结,三分钟过去了,她还是没有点开屏幕。

  突然。

  一道强势的手机铃声疯狂响起,吓得姜宁一下子把手机丢了出去:“妈妈呀……”

  旁边费桉:“……”

  宁宁姐这是什么戏?

  她丢出去的时候,不小心点开了免提,苏木的声音响彻整个房间:“宁啊,下午三点的机票,赶紧起床。”

  费桉猝然想起来自己的目的:“对对对,宁宁姐,快点快点换衣服,不要化妆了,现在都一点多了!”

  姜宁这种对自己的容貌要求极端完美的人,宁可死也绝不素颜出门。

  时间紧迫,让她也忘记了看手机。

  赶在最后一秒上了飞机。

  晚上六点,姜宁回到了将近两个月没有进门的别墅。

  别墅从外面看,依旧灯火辉煌,透明的玻璃内,隐约能看到里面温暖的灯光。

  姜宁顿了顿,一路上她都没敢开机,就怕傅北弦给她打电话兴师问罪。

  只能听到旁边苏木逼逼逼网上的热度越来越高。

  全天下的人都以为黎知意才是真正的傅太太,一想到有人披着她的小马甲,姜宁心里就恶心的慌。

  傅北弦那个狗男人,居然任凭网上讨论风声越来越盛,一点都没有出来解释的意思。

  其实,姜宁这次真的误会傅总了,毕竟傅总在F国拍下姜宁要的压轴包后,便直接上了飞机,至于国内的消息,他暂时还没有收到。

  姜宁今晚睡得早,一回家就洗澡睡下了,连晚餐都没有吃。

  半夜她是被饿醒的。

  她捂着空荡荡的肚子,一步一步摸着黑出了卧室。

  走廊开了小夜灯,姜宁刚睡醒,整个人有些惺忪,发现自己居然出现了幻觉???

  不然怎么会在客厅沙发上看到一个男人的轮廓。

  “谁?!”

  没等她惊吓,男人已经转过身来,夜色中,他的嗓音磁性低哑:“是我,过来。”

  傅北弦晚上凌晨一点到的家,一下飞机,他就得到了这两天网上的不实传闻,想到她昨天那一出视频中的闹腾,不由得抵着额角,低笑出声。

  “你笑什么?”

  姜宁警惕的看着傅北弦,干嘛突然笑,跟个神经病似的。

  这男人要么不笑,要么笑起来要命。

  她的眼睛适应了昏暗的光线,已经能看清楚傅北弦一如既往俊美如斯的面庞,他们多久没见了,大概有一个多月了吧?

  见他不说话,姜宁自言自语:“神神秘秘的。”

  这时,姜宁肚子叫了一声,她才想起自己下来的目的,不想搭理这个男人,转身去厨房找吃的。

  傅北弦扯了扯脖颈处紧绷着的领带,微微仰头,眸光落在女人暗色光影下纤细苗条的身影。

  脑中浮现她那几条微信,暗色的眼眸闪了闪,突然沉沉笑了声。

  大长腿一抬,三两步追过去,将人从背后抱起来。

  姜宁倏地睁大眼睛,转头想看他,却被男人握着纤细的腰肢抵在门框上,带着强势的意味的吻蓦然落下,宛如一张密密麻麻的大网,将她如数笼罩住。

  男人长指苍白明晰,抬起她精巧的下巴,不容姜宁反抗。

  姜宁赤着脚,脆弱纤细的小脚狠狠一脚踹上男人结实长腿,呜咽着启唇:“你……有病啊。”

  下一秒,姜宁感觉天旋地转。

  她的脚还在胡乱的踹着傅北弦的身上,生怕踹不死他似的。

  傅北弦一手抱着她的细腰,一手干脆利落的握住她的踝骨,目光不经意落在她细腻圆润的小脚趾上。

  清冷的月光透过窗户洒进来,正红色的指甲散发着艳丽又风情的光泽。

  姜宁的唇瓣也微微发肿,此时不满的嘟着嘴,水波荡漾的眸子怒瞪着他,让傅北弦突然想到昨晚她那身华丽美艳的旗袍,躺在雪白的床单上,宛如一只准备勾人堕落的狐狸精。 

  即便是抱着一个人,傅北弦依旧走的很快。

  夜晚的卧室,淡淡的香味氤氲。

  姜宁被他圈在怀里,从他薄凉俊美的脸上看出了气势汹汹,凶什么?什么意思?

  做错事的又不是她,这狗男人果然脑子有坑。

  姜宁拧着漂亮的眉头,想要开口问他。@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下一刻,仿佛被掐住了嗓子似的,说不出话来。

  满脑子都是四个大字:“没做措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