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姜宁无上宠爱 > 第 53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毕竟傅北弦是顶流女星傅音笙的亲哥哥,因此,傅北弦在娱乐圈也算是大名鼎鼎, 而他最出名的就是薄情寡欲,低调冷漠, 甚至当初被傅影后在微博戏称:我儿子都结婚了我哥还没脱单我也不会觉得意外。

  而现在被亲妹妹盖戳一辈子的单身狗,居然打电话笑的这么温柔宠溺!

  吃瓜网友们十分敏锐:他一定在跟可爱的女孩子打电话。

  没错, 在网友加了滤镜的眼里, 傅总这抹笑, 绝对是又温柔又宠溺。

  就连跟傅北弦合作过的人都没见过他这副模样。

  例如, 北城四少之一的徐朗, 商圈的微博红人, 发微博置疑。

  徐大少V:这怕不是P的吧,这要真是傅总笑,我直播送六百万红包给大家。

  前段时间他才亲眼见证过傅总是如何面不改色拒绝美人邀请的,面对那种丰满美丽的女人傅总都毫无笑意, 面色薄凉,绝对不可能轻易对谁笑得这么温柔。

  徐少笃定, 自己这六百万绝对不会亏。

  此时, F国商业聚会正进行记者采访环节。

  接受采访的时候,所有人的手机是被放到台下让助理收着的。

  傅北弦自然不知道网络上发生的事情, 而秦特助想要跟自家傅总传递消息,偏偏傅总接收不到他的信号。

  秦言放弃了, 他跟傅总真是太没有默契了。

  低头看着手机里的照片,秦言多看了几眼,这张照片把傅总拍的简直帅的不像凡人,仰头在看坐在国际知名商业大佬身边毫不逊色的傅总。

  一脸崇敬仰慕,傅总明明可以靠颜值吃饭,偏偏要靠实力。

  这时,一个国内的记者大着胆子提问:“傅总,有媒体拍到您中午打电话的照片,很少见您笑。请问傅总,这位与您通电话的是哪位?”

  “照片?”傅北弦清隽的俊眉微微上挑,带着点淡漠疑惑。

  他中午只跟傅太太通过电话,难道是那个时候被拍了?

  当采访助手将照片找出来给傅北弦看的时候,傅北弦才缓缓垂眸,看着下方乌压压的记者们,神态自若,当着所有镜头的面,慢条斯理的拨弄了一下无名指上的婚戒。

  一瞬间,所有镜头全都聚焦在傅总修长如玉的手指上,那枚简洁优雅的戒指。

  傅北弦睨着提问的记者,嗓音低凉如水:“你说呢。”

  在场哗然!

  没想到傅北弦居然在这种商业场合仿佛公开一般宣布自己已婚。

  照片上那个与他通电话的人,正是傅太太!

  傅总与傅太太感情居然这么好?

  连这种商业会谈都会专门抽出一点休息时间来跟傅太太报备,傅总太宠了吧。

  傅北弦薄凉的神情不变:“还有问题吗?”

  记者被这样的眼神看着,后背瞬间一片冷汗:“感谢傅总的回答,我没有问题了。”

  采访这些大佬太难了。

  不过,能从傅总口中得到已婚的消息,也算是一个特大新闻了。

  傅北弦结婚的事情,没有大肆报道过,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公众场合,如此高调宣布自己已婚。

  采访还没有结束,商界大佬傅北弦已婚的消息就传遍了全网。

  网友纷纷展开脑洞,猜测能将傅总这样薄情寡欲的男人拿下的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后来,大家统一了一个意见——傅太太一定是位优雅高贵的名媛千金,才能入得了傅总的眼。

  *

  此时,这位优雅高贵的名媛千金,正结束在北江影视城的最后一场戏。

  姜宁下午看了傅北弦的采访视频,觉得傅先生拨弄戒指的那个动作非常英俊,气场两米八!

  等他回国后,一定要让他在自己面前,重做一遍。

  杀青后,姜宁举着小风扇,跟全剧组的人一起拍了张合影。

  她依旧穿着剧中楚倾最喜欢的旗袍,是艳丽的大红色,如果长相清汤寡水的女人,是压不住这种颜色的,偏偏姜宁,化了妆后,明艳妩媚,漂亮的眼尾上扬,红唇娇艳欲滴,眼波流转间,是最最撩人的春色,风情万种都描绘不出她的一分风采。

  不过手里那个带着肉肉小翅膀的粉蓝色可爱小风扇有些出戏。

  分了杀青蛋糕后,导演斥巨资请客,带大家去聚一聚。

  将近两个月的相处,除了叶盼盼外,姜宁跟剧组其他演员关系都很不错,毕竟她很大方,经常送吃送喝,其他人跟她也没有什么竞争关系,时间长了,关系自然就不错。

  北江影视城最大的会馆中。

  姜宁被导演跟女主角圈内知名青衣从蓉围在中间,各种招数劝她喝酒。

  姜宁不敌:“我不会喝酒……”

  从蓉女王似的霸气的将她手里塞了杯酒:“咱们演员怎么能不会喝酒,万一以后拍到什么醉酒的戏,你都演不出那种感觉。”

  “是吗?”姜宁疑惑的长睫上下颤动两下,看着手中透明的杯子,她偶尔临睡前会喝点红酒助兴,但是白酒真是第一次喝。

  “那当然,姐在演艺圈混了这么多年,怎么会骗你。”从蓉与她碰碰杯,“当我是姐妹儿,就干了这杯!”

  姜宁伸出小舌头舔了舔:“好辣……”

  仔细回味又带一点点甜味。

  喝了两杯白酒,等回到酒店的时候,整个人晕乎乎的了。

  苏木看着被费桉架回来的姜宁,整个人如同没有骨头似的扒在费桉身上。

  唇角抽搐不定,脑海中浮现出刚才网上众人讨论的傅太太形象,有个想拍张照片发上去的冲动。

  让他们见识见识真正的傅太太是什么鬼样子。

  费桉被傅太太亲的脸蛋都要肿了。

  她眼泪汪汪的看着苏木:“苏哥,我的清白都快要被宁宁姐玷污干净了,你怎么不早说,宁宁姐喝醉后是接吻狂魔呢……”

  苏木离姜宁远远地,拍了个小视频之后,才淡定的指挥费桉和一个女酒店工作人员,给姜宁送到床上去。

  “不然我能离她这么远。”

  “你们在说我的坏话?”

  之前在会馆喝的醒酒汤起了效果,姜宁混沌僵硬的脑子终于开始转动,水润殷红的唇瓣微张,带着水雾的美眸故作凶狠的瞪着他们。

  费桉将姜宁放到床上,一脸真诚的发誓:“我绝对没有说,是苏哥说的。”

  “哦?”

  姜宁眯着眼睛,移向苏木。

  苏木正低着头刷微博,没功夫搭理醉鬼。

  他的手指速度很快,一看就是单身三十年的手速,越看越震惊,最后没忍住,卧槽了一声,念出这条热门标题:“傅太太首现真身,竟然是傅总的女合伙人!”

  热搜配了长图。

  全部都是黎知意ins的动态,最中间C位那张只有一张漂亮修长的手,重要的是……那手上戴着与傅总同款戒指。

  实锤黎知意就是与傅总中午通电话的人,是黎知意今天中午发的ins。

  大概是傅北弦的照片放出来没几分钟后,黎知意的ins更新:想你了。配图是一张粉红色爱心云彩的照片,一看就是示爱。

  无论是时间佐证,还是同款戒指,还有之前黎知意与傅北弦在各种商业场合形影不离,都证明了她与傅北弦关系匪浅。

  姜宁从听到傅太太这三个字开始,就扶着床头柜踉踉跄跄的坐起来,精致妩媚的脸上带着尚未彻底清醒的醉意,眼尾泛着红晕,微微抬起长睫时,眼波流动,媚色横飞。

  尤其是她身上还穿着剧组送她的杀青礼物,最后那场杀青戏的旗袍,脸上的妆容也没有卸掉,是最后一场戏那极为浓艳风情的妆,偏偏她的皮相硬生生撑起了这浓烈的装束,美的锋利又夺目。

  她细白的手指撑着额角,听着苏木在线读网友评论。

  ——不愧是傅总的太太,贤内助啊,在家里是贤惠太太,在外面还能帮傅总打天下!

  ——配得上我家傅哥哥!

  ——果然如我所料,傅太太是一位优雅高贵的职业女性。

  苏木一边读,一边看姜宁的反应。

  姜宁睁着朦胧的眼眸,听到苏木口中的网友一口一个黎知意是傅太太,突然从床上弹起来,气得炸毛:“黎知意穿我的小马甲是想干嘛?!她要是傅太太,那我是谁!!!”

  她摇摇晃晃的从床上站起来,起的太快,小腿一软,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嘴巴说着:“我,我要去……”

  “你站都站不稳,是想要去干嘛,还能离咋地?”苏木连忙扶住她,免得她摔在地上磕着碰着千金贵体!

  姜宁晃了两下,细细的高跟鞋踩不稳地,咬着下唇,重复道:“我要去……”

  见她一口气没提上来,苏木听得着急,再一次抢答:“哎呀,我的小祖宗啊,你到底要去干嘛,难不成要去打假,撕了那个女人的假面具?”

  “你给我闭嘴!”姜宁深吸一口气,好不容易让自己呼吸顺畅。  

  下一秒,她红唇吐出:“我要去!!!”

  “去你妹的暗红色,这是车厘子色!”

  死直男!狗男人!泰迪精!

  傅北弦充耳不闻,继续不动声色按住她细白的手臂。

  起初姜宁还有精神瞪他。

  两个多小时后,她已经虚的睁不开眼睛了,随便他暗红色还是车厘子色,就算他说这是芭比粉,姜宁也没力气反驳。  

  黑蒙蒙的天空逐渐被初升的太阳撕裂,渐渐地,阳光铺满整个大地,天亮了。

  姜宁睁开酸涩的眼睛,感觉自己整个人是被碾碎了又拼起来似的,哪哪都不对劲,灵魂仿佛都漂浮在半空。

  平时跟傅北弦性生活的时候,他一般不会超过三次,最多两次,很克制。

  即便他久不回家,也不会像今天这么放纵,把她往死里折磨。

  姜宁认定,这男人绝对是在报复他。

  她现在身体力行的理解到了,出国之前温喻千的担忧。

  mmp,一个大男人,这么记仇真的好吗?

  居然为了报复她,半夜不睡觉,折腾到这么晚,甚至打破了他往日的规定次数与时间。

  正常人能干出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吗?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这种话用在傅总身上完全不契合,因为傅总看起来一如既往地冷静禁欲,没有损到一分。

  最让姜宁生气的是,这男人一晚上没睡,居然连黑眼圈都没有!

  好不容易挣扎着从枕头底下摸出小镜子,看着自己憔悴的小脸蛋,硕大的黑眼圈,一看就是纵那什么过度的样子,愤愤不平。

  这得浪费多少面膜眼膜眼霜精华才能补得回来。

  她嫉妒的看着傅北弦:“你凭什么没有黑眼圈。”

  傅北弦已经穿上衬衣西裤,此时正在扣着袖扣,听到她的话,指尖微微顿住:“嗯。”

  “嗯?”

  姜宁觉得他在敷衍自己,觉得自己躺在床上没有气势,想要站起来骂醒他。

  谁知,刚一动,浑身就疼的僵在原地。

  日。

  疼死宝宝了。

  傅北弦见她这么有精神,扣好袖扣,穿好西装,结实有力的长腿立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皱巴巴的小脸:“房卡我拿走了,你再去前台要一张。”

  姜宁等一阵疼过去后,仰头看着西装服帖,俊美清贵的男人,一瞬间迷茫,没反应过来他这话的意思。

  酒店大床上还一片凌乱,她蓬松的乌发散在肩头,随着她抱着被子坐起来的姿势而滑落,露出白皮肤上清晰的痕迹。

  傅北弦看了她一会儿,顺手拿起遥控器,将半开的窗帘合上。

  才西装革履,从容沉着的开门离去。

  几分钟后,姜宁揉揉眼睛,害她眼睛都酸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