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杀青宴 > 第 4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4

  许微寒散完了钱回来,逮着个人问:“陆春宴呢?”

  对方跟着音乐晃着身体,推了推挂在鼻梁上的墨镜,指着外头,“陆哥早走了。”

  美顺路离这还挺远的,陆春宴开车过去差不多得半小时。现在天气冷,他听到那司机语气不善,便先把钱转了过去,还多给了些,叫他把小孩放进车里,别冻坏了。

  司机也就是刚开始开了那么远的路,听秋瑶说没钱,有些急了。此刻看着支付宝上的转账提示,心态就平和了下来,挂了电话,把门打开让秋瑶进去。车子里开了热空调,秋瑶畏手畏脚地缩进去,轻轻合上车门。

  那司机往驾驶席上一坐,车子晃了一晃,他扭头看着秋瑶笑着说:“你也别介意,我这人性子比较急,刚才说重了些。”

  秋瑶摇了摇头,又听司机说:“不过你哥可真好,真关心你。”

  “哥?他不是我哥。”

  “不是你哥?”司机愣了愣,“听声音挺年轻的呀。”

  秋瑶被他吓坏了,不太想和他说话,转过头趴在车窗玻璃上看外头的雪,他第一次见到这样子的雪,在城市的灯光里,像是在天空上跳舞,橘黄色的光和雪花围在一起,比天上的星星还要漂亮,闪闪发光着。

  “雪变大了,接你的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到,这路,车可不好开。”司机在前头说了一句。

  秋瑶用手擦掉玻璃上的雾,他往外看,外面的风雪逐渐变大,地上很快就积了一层冰雪。他以前还是棵树的时候最讨厌这种天气了。冬天他的树皮会裂开,风灌进去就很疼很疼。

  那司机只是随口提了一句,没想到下一秒,后座的门就被打开了。他打了个寒颤,回头看去,那小朋友推开车门跑了出去。他一愣,降下车窗喊道:“你干嘛呢?你家长让你呆在车里。”

  “他来了。”

  秋瑶有些兴奋,他站在车前,蹦蹦跳跳的。他的手往前指去,在能见度不及十米的风雪里,能看到一个高瘦的人影从大雪里走来。

  陆春宴眯起眼,见秋瑶站在车外,便快走了几步,来到秋瑶面前,见他穿的单薄,就脱下了身上的外套给秋瑶披上。

  秋瑶被雪淋了一身,头发上都是白花花的一片。陆春宴用手捋了一下他的头发,觉得他像是落在水里的小狗,不禁道:“好久不见,你还是这样。”

  秋瑶扯了一下身上的大衣服,歪着脑袋问:“哪样?”

  没等陆春宴回答,出租车里的司机就喊道:“先生,我能走了吗?”

  陆春宴回头摆了摆手,他对秋瑶说:“前面堵车了,我把车停在路口。”

  “谢谢你来接我。”可能是很久没见了,秋瑶觉得陆春宴好像和在春天时有些不一样。

  “不用那么客气。”陆春宴见他走得摇摇晃晃,怕他摔了,便攥住他的手臂。

  走了四五分钟,堵在马路上车子的鸣笛声越来越响,红绿灯变换了一轮又一轮,排了长龙的车子才往前挪了一小段距离。陆春宴的车停在了街边商店的停车位上,他带着秋瑶过去,拉开车门,手抵在车顶,让他坐进去。

  黑色的迈巴赫内置宽敞舒适,秋瑶靠在车椅里,身上是陆春宴的衣服。到了密闭的空间里,衣服上若有若无的薄荷味就变得明显了,秋瑶侧头嗅了嗅。

  陆春宴绕过车头拉开门进来,便看到秋瑶整个人像是要陷进衣服里去一样。他愣了一秒,坐下后,发动车子,暖风吹了出来。他侧头问秋瑶:“热不热?”

  秋瑶晃了晃脑袋,声音是软乎乎的,“不热。”

  刚才在外面落在他头发上的雪花现在都化成了水,秋瑶的头发湿漉漉的贴在脸颊上,可能是被冷到了,脸色很白,唇色也是淡淡的,尖尖的下巴往下磕,睫毛时不时抖一下,看着很招人疼。

  陆春宴提醒他系安全带,秋瑶茫然地看着他。陆春宴瞧他傻呆呆的样子,心里吁了口气,靠过去替他把右手边那根安全绳给拽了过来,“咔”一声,锁扣进槽,陆春宴抬起头,目光落在秋瑶脸上,低声道:“下次就这样系。”

  “好。”秋瑶往后缩了缩,陆春宴坐了回去。

  前面还在堵车,车前玻璃上的雨刷把雨水刷开,陆春宴把车开到路上,开到那排车后。车子往前移动得很慢,陆春宴把一包纸巾递给秋瑶,让他擦擦脸。

  刚才在外头还有不少雪粒子掉进了脖子里,一开始还不觉得,现在车里暖和起来了,那些雪水弄湿了衣服,湿哒哒的衣服又贴在后背上,非常不舒服。

  秋瑶皱着眉,把衣服往外扯了扯。陆春宴注意到了,问他:“怎么了?”

  “衣服都湿了,黏在身上。”

  “这车还要堵很久,如果很难受的话,就把里面的衣服脱了吧。”

  秋瑶早就想这么做了,他得到了陆春宴的允许后,就立刻把贴在身上的衣服给脱了。绿莹莹的长袖被他丢在一边,陆春宴瞥了一眼,看到一片晶莹的雪白。他低眉垂眸,目光落在那脱下来的长袖上,笑道:“你还挺喜欢绿色的。”

  “我还喜欢粉色。”

  陆春宴听了就又笑了。

  秋瑶脱掉湿了的衣服,陆春宴起身去把放在车后的毛毯给扯了过来,盖在秋瑶身上。秋瑶攥着毯子,把自己裹在褐色的毯子里,一身雪白的皮肉都藏了起来,就一颗小脑袋露在外头。

  “舒服些了吗?”陆春宴问他。

  秋瑶点点头,刚才皱在一块的眉毛都舒展开了,“舒服多了。”

  后面的车子鸣笛了几声,陆春宴看向前面,绿灯亮了,车子都在往前开,他的手指轻敲方向盘,踩了一下油门,轮胎往前滚了几米后又慢慢停了下来。

  大雪天里红灯的时长都增加了,外面车子喇叭此起彼伏,听着就能感觉到大家心情都不好。陆春宴怕秋瑶闷,就问他:“要不要听音乐。”

  秋瑶见他主动搭话,眼睛亮了亮。他抓着毛毯,指关节微微泛白,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对陆春宴说:“不想听音乐,我想你和我说说话。”

  陆春宴愣怔,他打量着秋瑶。说是成年了可看着实在是稚嫩的面孔上显出隐隐的期盼,若不是知道之前就在那宅子里认识了秋瑶,放在别人身上,在这氛围里,说这话,他都要以为这是在勾.引自己了。

  秋瑶见他不语,还以为他要拒绝自己,落寞低头时,就听上方陆春宴问:“你一个人来的?不上学了吗?”

  秋瑶跟土拨鼠出洞似的,“咻”抬头,俩门牙咬了一下嘴唇,没半点不好意思,“不上学。”

  陆春宴纳闷地看着他,又问:“不上学了,你爸爸妈妈知道吗?”

  “我没有爸妈,就我一个人。”

  陆春宴愣了愣,“发生了什么事吗?”

  秋瑶挠了挠头发,不知道自己能够完全维持人形算不算一件事,他含糊着点头,“是发生了点事,我现在是一个人了。”

  陆春宴看着他的目光带上几丝怜悯,像是看路边被人丢掉的小猫小狗一样的眼神。又见这小狗脑袋都是湿漉漉的,便更觉得秋瑶可怜,他不禁抬起手摸了摸秋瑶的头发,秋瑶也乖乖地任由他揉着,小声说:“我能和你回家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