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杀青宴 > 第 6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6

  郭诏安一早接到老板的电话,说是早上的会议推到下午。他估摸着陆老板是不是又结识了什么新欢。

  工作日上午的麦德龙里冷冷清清的,宽敞的走道上,秋瑶踩在购物车上,来来回回“漂移”着。陆春宴跟在他身后,朝四周看去,见没人注意到他们这边,上前几步,压低声音,让秋瑶下来。

  秋瑶是第一次来超市,难免有些兴奋,他又用脚蹬了一下地,购物车带着他的人飞出去一段距离,缓缓停下后,他趴在购物车上等着陆春宴。

  陆春宴快走了两步,来到秋瑶身边,拉了一下他的手,“你快下来,这算什么样子。”

  陆春宴是个极要面子的人,往日在外,大部分时间都是端着,就那种走在路上鞋脏了也不愿蹲下来擦一下而是去鞋店买一双的。这会儿,看着秋瑶就跟撒欢的小狗似的趴在那车上乱跑,已经是到了他的极限。

  秋瑶的手被他攥着,刚想说话,又听陆春宴道:“安静些。”

  秋瑶眼珠子骨碌碌转着,嘟了嘟嘴,“哦”了一声。他被拽着走,发不了疯,只能亦步亦趋安分了。

  陆春宴很少会自己来超市,大部分时间都是把自己想要的发给郭诏安,等他回到家,郭诏安已经把东西都送到了。不过这次特殊,他低头瞥了眼身边的秋瑶。

  他们走到生活用品那边,陆春宴挑了支电动牙刷,又买了几条毛巾,毛巾是秋瑶挑的,大红又大绿,像菜园子。他抿着嘴,看着车里的毛巾愁眉不展。这时候,又见秋瑶拿了俩大烤瓷杯,上头印着一朵富丽堂皇的牡丹花。

  “你这都是……”陆春宴终于是忍不住嘀咕了一声,秋瑶困惑地看向他,水汪汪大眼睛满是无辜。陆春宴盯看着他的脸,摇了摇头,露出勉勉强强的笑,“你这还要什么就去拿吧。”

  之后秋瑶又陆陆续续去拿了大红色的抱枕、被褥、床单还有他自己换穿的衣服。

  陆春宴看着购物车里满满当当的一片红,终于是忍不住问:“你怎么那么喜欢红色?”

  “红色多好看啊,你不喜欢吗?我还喜欢绿色……”说着,秋瑶突然眼前一亮,小跑过去,拿着一帽子,期待地看着陆春宴,“绿色的帽子?我想要……可不可以?”

  “不可以!”

  陆春宴那房子以前只是一个他睡觉的地方,里面的东西实在是少。不过既然想着要收留秋瑶,屋子里面要添的东西就多了。零零散散都没察觉购物小车就被装满了,他又去推了一辆。

  这超市很大,他们从下面逛到上面,到最后秋瑶终于是走累了,都不用陆春宴攥着,像条小尾巴安静地跟在陆春宴身边。

  结完账一共分出来四个袋子,每个都不轻。他们把车推到外面,陆春宴对秋瑶说:“你等一下,我把车开过来。”

  “不直接拿过去吗?”

  “这东西太多太沉了……”

  陆春宴的后半句话,在看到秋瑶轻轻松松抓起小车里的四个袋子时,咽了回去。他双眼微微睁大,快速眨了眨,而后咳了一声,掩饰着自己的惊讶,干巴巴地笑了笑。

  秋瑶走在前面,陆春宴慢吞吞跟在他身后,看着他提着四个袋子,身体瘦瘦弱弱的似乎一吹就倒的架子,怎么力气会那么大?他们到了车库,陆春宴打开后备箱,秋瑶把东西放好,拍了拍手掌。

  上了车,陆春宴还处于惊讶之中,侧头盯着秋瑶看了好久。秋瑶问他怎么了,他愣了愣,吁了一口气,感慨道:“想不到你力气那么大。”

  “那些东西很重吗?”

  陆春宴摸了下鼻子,低声道:“也不算很重。”

  车子从地下车库里出来,就弹跳出了两条信息,陆春宴让秋瑶帮自己拿一下手机,随手点开看了眼,都是许微寒发来的。他靠边把车停下,双向灯亮忽闪,陆春宴回拨过去,对方的声音听着有些哑,一看就是喝大了,宿醉刚醒。

  许微寒问他怎么昨天提前走了,陆春宴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许微寒就哼笑:“你就诓我吧。今天晚上有空吗,一块出来吃个饭啊。”

  陆春宴看了看秋瑶,小孩正趴在窗口,看着外头。他想了想就说:“就吃饭不喝酒。”

  许微寒一愣,沉默了几秒,大概是用来牙咬切齿了,才说道:“行吧行吧。”

  陆春宴笑了,悠悠然道:“吃饭地方你定吧,发我位置就行,对了,晚上我还得带一个人过来。”

  “还有人?你又找情人了啊。”

  “不是,就一个新认识的小孩,傻乎乎的什么不懂。”

  秋瑶听到他似乎提起自己,转过头朝他看去。陆春宴指了指身上的安全带,让他重新扣好。

  电话挂断,就听到秋瑶咕哝,“这扣在身上一点都不舒服。”

  “不舒服也得系好安全带。”陆春宴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啰嗦,盯着秋瑶看他扣好安全带,车子才重新出发。

  先回了家,把刚在超市里买的东西都给整理出来。客房里的床,大概要一个星期后才能到,陆春宴把那大红色的床被单先收好,再把秋瑶选的几件衣服用衣架挂起来,触目惊心的红绿颜色和他的黑白西装放在一块。陆春宴皱着眉,不忍多看一眼。

  他从衣帽间里出来,秋瑶坐在沙发上,手里捧着的是刚才挑的那个大红色烤瓷杯。

  陆春宴多看了几眼,心里一阵长吁短叹,而后对秋瑶说:“我下午还有个会议得去公司,你一个人待在这可以吗?”

  秋瑶把杯子放下,陆春宴的目光顺着他的动作,看着那烤瓷杯压在自己深灰色富有高级感的桌子上,他抿了抿嘴唇。

  秋瑶听他要走,就站了起来,他小声道:“我还有好多话想对你说。”

  陆春宴觉得他就像只看到主人要离开了的小狗,挤在自己脚边。陆春宴笑了,把刚才买好的手机给他,对他说:“这是给你的手机,里面存了我的号码,你要是有事可以用这个联系我。”

  陆春宴想到秋瑶之前用那个出租车司机的手机打给自己电话过,但瞧他懵懵懂懂的样子,还是问道:“会用吗?”

  “这个会。”

  陆春宴笑:“你还真是选择性不会啊。”

  陆春宴又叮嘱了他一番,而后穿上外套,走到门口推开大门,他回头看了眼,秋瑶捏着手机眼巴巴地看着自己。陆春宴轻轻合上门,走到电梯前,他看着电梯上升的灯,站定等了一分多钟,手机响了,是秋瑶打来的。

  他盯着这来电信息,翘起嘴角,没去接,而是直接回去了。

  陆春宴推开门,便看到秋瑶蹲在刚才那位置,听见开锁声,立刻仰起头。黑色皮鞋、棕色大衣,陆春宴站在他面前,伸手揉了揉秋瑶的头发,温和道:“走吧,和我一块过去。”

  陆春宴其实很怕孤单,他害怕深夜从公司出来一个人回家,害怕空荡荡没有一丝人气的房子。他有时候会做梦,梦见自己生病,因为是一个人,就这样无人问津死在了房子里。

  他总想找个人陪着自己,认识女人,谈了一场又一场的恋爱,多情滥情,被人骂是中央空调,分手了一次又一次,还总是不满足。身边的人像是流水,到头来,他还是一个人。

  谈爱情的风险太大了,他看向秋瑶,这孩子无父无母孤身一人在这城市里。他把他领回家,就像是养了一只小宠物一样,给他关爱,照顾着他。没有烟火气的家立刻就热闹了起来,空落落的生活好像也活泛了,外面的人终究留不长,像这样养一个漂亮的小孩似乎也不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