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杀青宴 > 第 8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8

  他都这样说了,算是给对方一个台阶下,刚才说话的人可却还不识抬举,张了张嘴似乎还想说,手臂被他女朋友拉了一下,硬是拽了起来。他女朋友拿起红酒杯笑道:“春宴,大家都是好朋友,这杯敬你。”

  陆春宴摆了摆手,拿起边上的水杯,“我自己开车来的,就不喝酒了。”

  他本来就不是和他们一路人,这些都是许微寒的朋友。而许微寒就喜欢结交一些不务正业半吊子的富二代。陆春宴站都没站起来,喝了一口后就把杯子放下。

  对方面色涨红,一种敢怒不敢言的状态,陆春宴瞥了他们一眼,意味深长笑了笑。

  许微寒在边上偷偷凑过来,小声道:“你这样还蛮招人厌的。”

  陆春宴低声说:“挺好的,这样苍蝇就不会黏上来了。”

  秋瑶咬着刚才陆春宴给他切好的牛肉,咀嚼了好几下,没咬动。他看了看四周,又不好意思吐出来,只能硬生生咽下去。

  陆春宴和许微寒说完话,扭头过去就看到秋瑶涨红的脸,他一愣,随即问道:“你怎么了?”

  秋瑶按着胸口,往他身上靠,闷声咳嗽着,一边咳一边说:“噎到了。”

  陆春宴哭笑不得,立刻拿了水递到他嘴边。秋瑶灌了一大口,陆春宴顺着他的后背向下抚,问他:“好些了吗?”

  秋瑶身体没动,继续靠在陆春宴肩膀上,隔了片刻,才稍微动了下,点了点头道:“好些了。”

  陆春宴长吁一口气,他抬起手,食指拇指张开,捏了捏秋瑶的两颊,“吓我一跳。”

  就在这时,餐厅里突然响起了音乐,过道边缘的落地门被推开,风从外灌进来,洁白的纱帘飘动,有人拉着小提琴走了进来。

  他们都看了过去,许微寒在边上,低声对陆春宴说:“孟涛准备的,他打算和他女朋友求婚。”

  “孟涛?”

  “就刚才怼你的那个。”

  陆春宴朝着许微寒使眼色的地方看去,就见那孟涛站了起来,红着耳朵,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礼盒。边上的人吹起口哨,热闹的不得了。

  陆春宴对这场和兴致缺缺,侧头对许微寒说:“我带秋瑶出去转转。”

  秋瑶正看的津津有味,听见陆春宴的话,头也没转道:“我不想出去。”

  许微寒大笑,陆春宴挑眉,揪起小朋友的衣服,把他往外拖,“你个小麻烦,不去也得去。”

  服务员把外套递过来,陆春宴接过后,拉起秋瑶的手给他把衣服套上去。大红色的外套看着就跟个红辣椒似的,许微寒在旁咋舌,感慨道:“春宴,你缺钱吗?怎么这小朋友买这么一身衣服。”

  “他跳的,我也没办法。”

  “不好看吗?红色多好看啊。”秋瑶抓住陆春宴的手臂晃了晃,语气像撒娇,渴望得到陆春宴的认可。

  陆春宴在许微寒戏谑的视线里,敷衍地点了点头。

  他带着秋瑶走到门口时,短暂停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回过头看向许微寒,他问:“要不要一起出去抽根烟?”

  许微寒勾起嘴角,笑道:“好啊。”

  秋瑶站在陆春宴身边,门外一侧是微冷的空气,月光离他们很近,似乎只要往前一步,就能踩到。他偷偷打量着陆春宴,藏在阴影里的五官竟然变得格外深邃,和平常好像有些不一样,漫不经心的神情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派的严谨认真。

  许微寒披上外套朝他们走来,走到门外哈了一口气,缩了缩脖子,打了个哆嗦,不好意思道:“怎么那么冷。”

  陆春宴松开秋瑶的手,似乎是想要去碰碰许微寒,可在即将触到对方肩膀时停滞了一秒,像是什么也没发生,手只是在空气中掠过一个弧度,而后缩了回去。

  这一切只是在几秒之内,许微寒自己都没意识到,陆春宴若无其事地侧过身,轻轻笑道:“走几步就不冷了。”

  秋瑶的手放在腿边,温暖的热源消失了,掌心里的温度一寸寸变凉。不知为何,他有些失落。

  他走在陆春宴左边,陆春宴走在中间,许微寒靠右,是刚才他们在餐桌上的位置。慢慢走到外面,上面还有一个很小的露台,楼梯很窄,只够一个人的宽度。许微寒快走了几步,踩上阶梯时笑道:“我先上去。”

  陆春宴摇了摇头,“你和小时候一样,什么都要争第一。”

  许微寒摇头,跨了一大步,“不一样了,我也只有在你面前才敢这样。”

  秋瑶跟在陆春宴身后,他步子小,没他们走得快,落下了一小段距离,前面没有灯,又冷又黑。他就有些害怕,叫了一声陆春宴,还没说下去,身体就被捞了起来,几乎是被半抱着走到了露台上。

  许微寒走得快,等陆春宴半搂着秋瑶上来,他都已经点上烟了。半靠在上面的铁艺栏杆上,迎面是风,烟是好不容易点燃的,抽了几下,叼着烟朝他们笑,“你们也太慢了。”

  上面的风景比在下头看更好,是真正的一望无际,万家灯火如星辰,整个城市都好像在自己眼里。陆春宴牵着秋瑶走过去,秋瑶刚才在廊道里就站着看了很久夜景,现在更是看痴了。陆春宴拉了一下他的手,让他别一个劲地往栏杆上凑,当心安全。

  “这位奶爸你就放心吧,这里的栏杆都加护过的,坚固得很。”许微寒说着递了根烟给他,“喏,抽抽这支烟,国内买不到的。”

  陆春宴接过,放在鼻尖嗅了一下,而后抿在唇间。他刚要摸打火机,许微寒已经靠了过来,帮他挡住了风,手里拿着打火机,替他点燃了烟。

  火星子亮起,陆春宴猛地吸了一口,吸得太快,比一般烟都要烈嗓,那感觉像是有针扎了一下喉咙。他皱起眉,捏下香烟,背过身咳嗽。 

  许微寒指着陆春宴说:“你怎么那么弱?”

  陆春宴咳了好久,好不容易缓过来,喘着气低声道:“这什么烟,太烈了。”

  “我嫌一般的烟抽起来没感觉,自己找工厂做的,就我这有。”许微寒咧开嘴笑,一脸没心没肺。

  陆春宴叹了口气,没敢再抽那根烟,直接掐灭了。他抿了抿嘴,说道:“又不是小孩子了,怎么还这样。”

  许微寒耸肩,突然揽住秋瑶的肩膀,模仿着秋瑶说话的样子,奶声奶气道:“我和瑶瑶一样大呢,春宴哥哥。”

  陆春宴打了个哆嗦,一把拍开许微寒,把吓坏了的秋瑶拉到自己身后,笑骂道:“滚,别恶心人。”

  秋瑶懵懵懂懂地看着他们,目光从许微寒脸上挪开,放在了陆春宴身上。

  他学着许微寒那样叫,“春宴哥哥?”

  陆春宴一愣,低头无奈道:“瑶瑶,别这样叫我。”

  陆春宴和许微寒是从小的朋友,陆春宴比许微寒大了几个月,小时候许微寒就特喜欢追在陆春宴身后喊他哥哥。不过人总有长大的时候,年少岁月不复,成长像是在剔骨,过去了之后,最初的自己早已面无全非。

  不知道从何时起,陆春宴开始疏远许微寒,他不再像以前那样同许微寒亲密无间,也不会再去过问许微寒的心事生活。他走得远远的,像许微寒每一个可有可无的普通朋友那样。

  许微寒不会明白为什么陆春宴要这样,他问过骂过,可对方却说长大了,不必再和以前一样。他难过了好久,冷着陆春宴不再联系他,他们逐渐陌路,一直到这些年,陆春宴慢慢联系上了许微寒,他们的关系才算缓和。

  许微寒和以前一样没什么变化,可陆春宴却变了很多。少年锐气棱角,尽数收敛,就连昔日那份忐忑不安的心事,都能自如的面对了。

  外面的人都说着陆春宴的风流债,说他浪荡,说他没心,可他们不知道的是,陆春宴曾经喜欢过一个人,喜欢了整个少年时光。

  那就是他最好的朋友……许微寒。

  这是他永远不敢去碰的秘密,是他藏在角落里的眼神,是他渴望不敢求的人,是他心里的一场春日宴。

  露台之上,星光铺满地,陆春宴站在中间,侧头看向许微寒。

  许微寒抽了一口烟,迎着风吐出烟雾,头发被风吹起,笑容飒飒。

  秋瑶站在另一侧,低头打量着地上那两个交叠的影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