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杀青宴 > 第 9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9

  “我们都好久没在一起这样了。”

  许微寒看着夜景感慨了一句,还没感叹够,就打了个哆嗦,冻得龇牙咧嘴,“冷死我了,回去了回去了。”

  陆春宴担心地看着他,犹豫道:“我衣服给你?”

  “哈哈,春宴,你真是照顾女生照顾惯了吧。”许微寒摇了摇头,单手掐灭了烟,往下走去。

  他背影跳跃,像是一阵捉摸不透的风。

  他们从露台上回来,餐厅里的人正在谈论之后要去哪里玩。晚餐因为有人求婚而变得热闹,有人提议大家再一块出去玩一次,就当是为他们庆祝求婚成功。

  陆春宴坐下后,倒了杯热水递给秋瑶,小朋友刚才看得入迷,都忘记了冷,陆春宴也没留心。到了亮堂的地方,才发现他两颊都冻红了,问他冷不冷,他也傻乎乎的,说是还好。

  秋瑶捧着水杯哈气,喝了半杯热水,喝不下了,陆春宴从他手里拿过杯子。他似乎是有些困了,喝完热水,呼出一圈圈的热气,肚子里咕噜噜响了几声,抓住陆春宴的胳膊,把脸靠上去,小声说:“想回去。”

  陆春宴感觉自己的臂弯里像是驮了只小猫,似乎只要自己说一声不,这只小猫就会翻出肚皮和自己撒娇。

  陆春宴刚想说话,就见许微寒走到他们这边,拉开椅子一屁股坐下,笑道:“那边他们商量着后天出海玩,一块去吧,难得的假期。”

  陆春宴愣怔,注意力从他的小猫身上移开,放在了许微寒这里。

  许微寒脸上的笑,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拒绝的话都到了嘴边,可在许微寒期待的目光里,又尽数咽了回去,换成了好。

  许微寒见他点头,翘起嘴角,低着头吊儿郎当笑着说:“带上他吧,你这小朋友,我还挺喜欢的。”

  秋瑶仰起头,漂亮的瞳仁里浮出困惑。

  许微寒伸手学着陆春宴的样子想去揉揉他的头发,手还没碰到,却被陆春宴给拉住了,“别闹他。”

  许微寒挑眉,手指擦过陆春宴的掌心,慢吞吞收回了手。他说:“还挺护短的啊。”

  餐厅里的氛围炒得很热,大家都在说要怎么玩,陆春宴兴致缺缺,他让许微寒到时候把时间地点发过来,便带着秋瑶先走了。开车回去,秋瑶坐进车里,没过多久就睡着了。陆春宴侧头看他,等红灯时,替他把座位的高度调了下去。

  放了春假,城里外地的都回老家过年了,整座城市似乎是空了一半。道路两旁是叶子掉光了的梧桐,枝丫光秃秃的肆意伸展,路灯藏在树与树之间,灯光像是被打碎了的银河,斑驳掉在车窗玻璃上。

  陆春宴的车在空旷的路上缓缓行驶,他开得很慢,心里很静。

  秋瑶是被陆春宴从车子里抱出来的,陆春宴叫了他好几声,见他一动不动,没办法一路横抱着他,回到了家里。秋瑶虽然看着很瘦,但到底也是个男生,个子也不算很矮。

  从车库出来到电梯,陆春宴就一直这么托着他,到了家门口,他把秋瑶小心翼翼放下来,小朋友站不稳,一踩到底就差点摔。陆春宴立刻揽住他,而后腾出一只手把门打开,半搂着他磕磕绊绊走进屋内。

  陆春宴拖着秋瑶把人放到了沙发上,这小孩刚才一动不动,像是睡死过去,这会儿一碰到沙发,整个人就跟活过来了似的,伸出手在沙发上摸索着抱枕,搂到一个就藏在怀里紧紧抱住,而后翻了个身,半趴着,一条腿挂在沙发外。

  陆春宴揉着发酸的手腕,站在沙发边,低头看着秋瑶这不雅的姿势片刻,缓缓叹了口气,弯腰伸手捏住秋瑶的脚踝。白净纤细的脚踝一只手就能圈住,他握在手里,大拇指按在微凉的皮肤上,轻轻摩.挲了一下。

  他把秋瑶的腿放回沙发上,又怕他趴着睡会累,就揽着他的肩膀,给他翻了个身,让他平躺着。小朋友怀里的抱枕还不撒手,压在肚子上,像是在堆积木。陆春宴好笑地看着他这样子,伸手在秋瑶的额心轻点了一下。

  这几天,秋瑶还是和陆春宴睡在一起。他房间里的家具已经都定制好了,不过因为还有些味道,就都放在了店里,等到味道散了,会有人送过来。

  陆春宴先去洗澡,从浴室出来后,便看到刚才还在沙发上的秋瑶已经睡在了自己的床上。陆春宴蹙眉费解地估摸着他是怎么过来的,蹲在床边,轻轻捋了一下秋瑶的脑袋,低声问:“瑶瑶,醒了吗?”

  秋瑶的睫毛动了动,眼皮紧紧合拢。陆春宴笑了,他说:“醒着就别装睡了,你都从沙发跑到这边来了。”

  秋瑶拉开陆春宴揉着自己头发的手,不情不愿睁开眼,抱着被子滚到了床的另外一边,把自己弄成了个蚕茧,闷闷道:“还想和你玩呢。”

  “这有什么好玩的。”陆春宴床的另外一边,想要和他说话。结果就见秋瑶又往另一边滚去,陆春宴哼笑,顺着他的性子绕了过去。来来回回了好几次,陆春宴不觉得累,倒是秋瑶把自己给滚晕了。

  房间里暖气开的足,他在被子里滚来滚去,身上都出汗了。他从被子里挣扎着出来,盘着腿气喘吁吁坐在床上,额面上沁出汗,几缕头发黏在上头。

  陆春宴抽了几张纸巾,坐在床边,抬起他的下巴,给他擦汗。一滴汗从他额头淌下来,掉在了眼皮上。陆春宴让他闭上眼,他就乖乖闭上了眼。

  薄薄的眼皮上,仔细看能看到很细很细的血管,柔软的纸巾轻轻蹭过纤薄的眼皮,擦过睫毛,秋瑶小声说痒。他们离得太近了,秋瑶一说话,热气就洒在了陆春宴的手腕上,热烘烘的。

  陆春宴收回了手,秋瑶还不敢睁眼,声音软软的,他问:“好了吗?”

  陆春宴说:“好了。”

  秋瑶睁开眼,漂亮的眼睛里都是陆春宴,他笑着问:“你有什么好玩的吗?”

  陆春宴的脸上是一闪而过的恍惚,他错开眼,轻咳了一声,而后道:“后天出海去玩怎么样?”

  “出海?”

  “你晕船吗?”

  “晕船?”

  陆春宴见他就是一问三不知的样子,无奈道:“我也不问你了,反正一块去吧,船上会很好玩,留你一个人,我也不放心。”

  秋瑶听得迷糊,一直到之后陆春宴开车载着他去港口,他才反应过来,兴奋道:“我们是去海边吗?”

  陆春宴忍俊不禁,闷笑道:“你才反应过来吗?”

  秋瑶傻笑,趴在窗玻璃上,看着公路下面的大海。沿海公路的尽头是一个私人港口,云压得很低,风似乎是很大,离港口越近,便似乎能听见海浪拍岸的声音。

  这港口是许微寒的产业,他爸留给他这些,是想让他做贸易运输,他却不务正业,买了搜大游轮,都用来玩了。

  陆春宴的车停在了离港口一段距离的停车坪上,从车上下来后,从后备箱把行李拿出来。因为是出来玩,他穿得很休闲,灰色的毛衣外套和黑色长裤,包斜挎在背后,左手牵着秋瑶,右手推着行李箱。秋瑶则是粉红色套头卫衣,浅色的牛仔裤,绿色的背包上挂着一个小熊玩偶,都是他自己选的。

  许微寒他们先到了,一行人坐在游轮顶层餐厅里聊着天。大家正说着晚上怎么玩时,便听一声鸣笛,许微寒一愣,站了起来,拉住服务员问:“开船了?我朋友他……”

  他的声音一顿,目光落在门口,呆了几秒,随即发出一声爆笑,指着陆春宴说:“大哥,你们是小学生出来郊游吗?”

  软软的毛衣,粉色的唯一,小熊挂件,梳顺下来的头发……没戴眼镜的陆春宴像是年轻了十岁,而他身边的小朋友看着就跟没成年似的。 

  陆春宴没理会他的嘲笑,“都出来玩了,不想太拘束,我房间在哪,我去把行李放了。”

  “走吧,我带你们过去。”

  许微寒双手插在兜里,经过秋瑶的时候,弹了一下他背包上的小棕熊。

  游轮行驶得很平稳,刚刚离港,几乎没什么波动。其是许微寒也不知道他俩的房间在哪里,服务员走在最前面,许微寒在后面慢吞吞走着,侧头对陆春宴说:“孟涛他们太秀了,不知道秀恩爱死得快吗?”

  “他们刚求婚,你嘴积些德,”

  “啧,你还挺好心的。”

  陆春宴不语,手臂被拉了一下,他扭头看向秋瑶,见小朋友脸色发白,便柔声问:“不舒服吗?是不是晕船了?”

  秋瑶点点头,小声说:“有些难受。”

  “乖,坚持一下,很快就到房间了。”陆春宴耐心地哄着。

  他那轻声细语的样子,可把许微寒给看呆了,愣了好几秒,回神感叹道:“你还真是把他当小孩养了啊。”

  陆春宴的手放在秋瑶的后背上,慢条斯理地轻轻拍打。

  许微寒本来是给他们留了两间房,一人一间,不过他看那个小朋友似乎是不想离开陆春宴的意思,就主动说:“就剩一间了,你们俩凑合住吧。”

  陆春宴也没说什么,提起箱子走进房内。房间很宽敞,里面有独立的浴室,一张大床放在中间,两面窗玻璃,一眼望去是广阔的湛蓝大海,阳光洒下的碎金子闪闪发光。

  许微寒把房卡递给陆春宴,对他说:“待会晚上楼下开派对,你……”

  陆春宴从背包里拿出晕船的药,掰了一半喂给秋瑶,他打断道:“我就不去了,秋瑶他不舒服,我不放心他。”

  许微寒耸肩,“我就知道你不会去,算了,那我到时候让服务员送些吃的过来吧。”他顿了顿,又道:“明天下午船会停在一个小岛旁,我们会在那边住一晚上,岛上挺好玩的,也不会晕船。”

  陆春宴眉间浅川慢慢消失,他看着许微寒,对方伸手拍着他的肩膀,笑道:“别太担心,你这小朋友不会有事的,晕船晕着晕着就习惯了。”

  陆春宴往一侧躲开,许微寒的手擦过他的肩膀,停滞了一下,有些尴尬的收回手,干笑道:“我都忘了,你长大了,不喜欢别人碰你。”

  陆春宴舔了一下嘴唇,他有些不敢看许微寒,只好把视线都放在秋瑶身上,全神贯注地看着,低声道:“你去玩吧。”

  许微寒呼了一口气,刚有点开心的心思又沉寂下来,眨了眨眼,落寞道:“那我走啦。”

  许微寒离开,陆春宴听到关门声,他才慢慢动了。

  窗外的天和海还是那么蓝,可陆春宴却觉得天暗了。

  晚上的派对,许微寒一直在喝酒,他有些不理解陆春宴,为什么把秋瑶带在身边。

  刚刚求婚成了的孟涛也有些喝大了,醉晕晕地靠在软沙发里,抱着他未婚妻,笑着和边上的人说:“你们猜陆春宴和他那小朋友现在在房间里做什么?”

  回答他的是一阵哄笑,又听孟涛说:“他就是个深柜,找了那么多女朋友也不见结婚,切,装什么装。”

  许微寒拿着酒杯的手紧了紧,身后的人又是笑又是讽,也不知道是憋了多久,你一言我一语说着鬼话。

  又有人提到了陶媛,那个从楼上跳下来的女明星。孟涛特别有意思的笑了笑,压低声音道:“说到那个女星,我倒是想起来了,你们知不知道她还有个双胞胎妹妹,长得一模一样。”

  “真的?”

  “谁骗你?我特意调查过,哈哈,你们说,要让陆春宴遇到了,他会怎么样,要是到了床上,会不会有一种cao尸……”

  话还未说完,他的领子突然被人拽起。许微寒眯着眼打量着他,举起手把杯子里的酒都倒在了孟涛的脸上,他冷声道:“再乱说话,下次倒的就不是酒了。”

  许微寒收回手,不再看他一眼。孟涛的脸涨得通红,他推开旁人,抡起拳头就要冲上去,拳头刚要碰到许微寒时,手臂被人截住,他一愣,就听陆春宴淡淡道:“背地里说人坏话,就不怕被我听见吗?”

  他说完这句话,还不忘安慰身旁的秋瑶,“不要怕,没事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