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杀青宴 > 第 10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10

  游轮已经离开港口有很长一段距离了,入夜后,风浪反倒是趋于平静。

  秋瑶吃了药,又睡了一段时间后就觉得好多了。陆春宴也趴在旁边睡了会儿,秋瑶醒了后,他还没醒。

  房间里的暖气吹得人热烘烘的,秋瑶懒洋洋地打了个哈切,往陆春宴这边靠过去。

  陆春宴侧躺在床上,只脱了鞋,衣服没换,没盖被子,就蜷在床边,占据了一个小小的边角。白色的枕头里放了鹅绒,压在上面半个脑袋都会陷下去。

  从秋瑶这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陆春宴的小半张侧脸,他盯着陆春宴的耳朵呆了几秒,而后就爬了起来。刚刚睡醒,脑袋还有些沉,他晃了晃头,慢吞吞凑到了陆春宴身边。

  陆春宴长了一张很俊的脸,小的时候还被人以为是个小女孩,长大些了,轮廓长开后,这样的误会就没了。他睡着,只露出小半张脸,侧脸光洁白净,下颌轮廓分明流畅,睫毛很长,微微卷曲。秋瑶盯着他,忍不住伸手,指腹沿着卷翘的睫毛轻轻擦过,就碰了一下,他见陆春宴动了动眉毛,便立刻缩了回去。

  陆春宴还没醒,秋瑶胆子就更大了。他把自己半个脑袋也靠在了陆春宴的枕头上,他们挨得很近很近,秋瑶的手指轻轻蹭过陆春宴的眉毛,顺着眉心往下,在鼻梁上摩.挲。

  秋瑶自己玩了会儿,见陆春宴还没醒过来的意思,就有些兴致缺缺了。他收回手,在陆春宴身边躺了十来分钟就起来了。他穿上衣服,在房间了转了几圈,趴在玻璃窗上看外面的海景。一直到落日沉下海平面,他才没忍住,转过身走到床边,半趴在陆春宴身上,两手圈成圆,围着陆春宴的右耳,对着耳朵小声说:“陆春宴,你醒醒,我想出去玩。”

  他声音小小的,说了等于没说,见陆春宴还是没动静,不知道是不是生气了,撒开手,竟然张开嘴咬了一下陆春宴的耳朵。

  陆春宴的睫毛颤抖,打了个哆嗦,然后就醒了过来。

  一睁开眼,怀里突然一沉,秋瑶探出脑袋,伸手捧住他的脸,咕哝道:“我饿了,我想出去。”

  陆春宴还有些懵,他眨了眨眼,抬起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耳朵,声音哑哑的,“我刚做梦,梦见有只小狗要把我的耳朵咬下来。”

  秋瑶有些脸红了,松开手,下巴磕在陆春宴的胸口,不太想讲人话,“汪汪汪”了几声。

  陆春宴仰躺着,肩膀颤抖,笑声从胸口震出。秋瑶听到他的笑,把头埋得更低了。

  陆春宴把他抱起来,几乎是圈在自己怀里的,捏了捏他的下巴,轻声道:“走吧,我带你出去。”

  开派对的地方是在楼下,服务员带着他们过去,转了好几个拐角才到的。陆春宴推开门,便看到了许微寒和孟涛争执的一幕,他上前出手,秋瑶愣了愣,见他焦急的样子,也立即跟上前去。

  周围闹哄哄的,秋瑶躲在陆春宴身后,看着四周的人。

  那些人在说什么?陆春宴在生气吗?秋瑶心里忐忑不安,仰起头,看到了陆春宴那段绷紧的下颌,还有对另外一个人如影随形的眼神。

  游轮酒吧里的光线不算明亮,昏暗之下,所有人都看着陆春宴和孟涛之间,而只有秋瑶,顺着陆春宴那一闪而过的目光看去,错开几个人,最终准确无误落在了许微寒的脸上。

  秋瑶轻轻眨眼,几许光掉在他眼里。他又回头看着陆春宴,那个人已经看不出动怒了,好像被人讽刺被人暗骂的人不是自己,在短暂的失控后,他又变成了那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陆春宴察觉到秋瑶看着自己,以为他有什么事,低下头,眉毛轻动,低声问:“怎么了?”

  秋瑶摇头又点头,犹豫数秒,抬起手,放在自己的胸膛左侧,声音很轻很轻,他说:“这里有些闷。”

  陆春宴揉了揉他的头发,刚想安抚他,就听边上的抽气声,而后有人说:“和陶媛长得真一模一样,说了都是双胞胎了,能不像吗?”

  放在秋瑶头发上的手掌变得僵硬,秋瑶感觉到了陆春宴的颤抖,他愣了愣,先是听到了许微寒的声音,焦急担忧,而后就看到一个女人朝他们这边走来,似曾相似的脸。

  那个漂亮的女人,他是见过的。在那个大宅子里,穿着一件藕粉色的衣服,像是桃花的颜色,站在树下,对着身边的人轻轻笑道:“这真的不会开花吗?”

  她身边的人就说:“不会,如果开花了的话,就换一种不会开花的。”

  秋瑶吓得叶子都抖了抖,一阵风吹来,桃叶酥酥而响。秋瑶看到那站在一起的俩人,陆春宴脸上的温柔刺目。他想到了在宅子里听到的各种谈资,陆春宴是什么样的人?他真的有很多很多情人,真的是三心二意朝朝暮暮吗?

  秋瑶以前是从不会在意这些,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此刻,他心里好闷好难受,控制不住地去想那些话。

  陶媛的妹妹陶晓穿着一条粉色的裙子,漂亮的脸上施了淡妆,她走到陆春宴面前,与陶媛一模一样的脸上是淡淡的笑容,她说:“陆先生,您还记得我姐姐吗?”

  孟涛等人在旁看着好戏,陆春宴面无表情,许微寒刚要上前就被人从后拉住。陆春宴下颌微动,他没有回答,昏昏暗暗的光影里,陶晓和陶媛叠合在一起,恍惚间那张脸上沾满了血迹。他又想到了那天,他挂断了那通电话,几秒之后,窗外掉下一个黑影,又是几秒之后,他的助理惊慌失措地来找他,说陶媛死了。

  他来到楼下,看到了地上的一滩血,也看到了血肉模糊的那个人。周围哄闹喧哗,救护人员赶来,拿的不是担架,而是裹尸袋。他呆呆地看着,后背被推搡,一下子站不稳直接跪在了地上,郭诏安要来扶他,却被他躲开。

  一片的兵荒马乱,世界像是被分割成了一块块碎片,他呆呆地跪在那里,一动不敢动。

  他们的最后一通电话,陶媛大吼着,“陆春宴,我要让你这辈子都忘不了我。”

  她做到了,她成了陆春宴这一生都不可能遗忘的噩梦。

  陶晓步步逼近,陆春宴像是真的被吓到,后退了几步。有人发出嘲笑,“陆春宴,你这是害怕了啊?”

  “所以说,伤天害理的事别做,害死了人,是要还的。”

  “闭嘴。”许微寒猛地挣开,挥拳就要打去,却被人狠狠推开。他呼吸一滞,眼看着就要摔在地上,身后有双手扶住了他。许微寒一愣,回头看去,竟然是秋瑶。

  许微寒站稳,低声道谢。秋瑶摇了摇头,他从陆春宴身后走了出来,挡在了陆春宴身前。他说别欺负他,说完就听到几声嘲笑。陶晓继续走近,伸出手似乎要去碰陆春宴,秋瑶见了,立刻上前,在他眼里没有男女有别,只有坏人和好人。眼前的人想要伤害陆春宴,就是坏人,他不准。

  他伸手直接推开了陶晓,几乎没用多大力,陶晓就摔在了地上,她有些懵,边上的人也懵了,根本想不到秋瑶看着瘦弱,力气却那么大。

  陶晓呆坐在地,沉默了几秒,就哭了,边哭边喊让陆春宴偿命。

  陆春宴的脸色难看,秋瑶抿起嘴唇,攥住陆春宴的手,就往外走。孟涛使了个眼色,就有几个人挡在了他们面前。

  孟涛抱着手臂笑着说;“走那么快做什么?这才刚刚开始啊?”

  秋瑶皱起眉,他第一次觉得那么愤怒,出奇的愤怒。

  他喊着让开,对方不让,步步压进。陶晓的哭声越发凄厉,他觉得心里烦躁不安,那股情绪像是一枚针扎在他的心里,尖锐疼痛。他们都不是好人,秋瑶这样想着,便抬手直接把挡在面前的人给狠狠推开了,“让开。”

  那几个男的都没意识到是怎么回事,就感觉眼前似乎一阵风闪过,反应过来时人已经摔到了地上,抱着肋骨痛嚎。

  没人再敢挡着他们了,秋瑶牵着失了神的陆春宴往外跑,推开大门,把身后那些冷嘲热讽都丢掉。他们穿过走廊跨上楼梯,最后跑到了盛满月光的甲板上,慢慢停下……

  没有穿外套,甲板上有些冷,陆春宴打了个哆嗦,目光放在天空上。

  秋瑶攥着他的手没有松开,似乎只有紧紧抓住,他才能安心。他看向陆春宴,小心翼翼道:“你还好吗?”

  陆春宴不语,秋瑶咬了一下下嘴唇,拽着陆春宴的手轻轻晃动,又问了一遍。

  陆春宴这才回神,他侧头,目光从秋瑶的脸上飘过,他说:“秋瑶,我没事。”

  他不像是没事的样子,秋瑶还想说话,却听陆春宴说:“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会。”

  秋瑶张了张嘴,心里焦躁慌乱,他欲言又止看着陆春宴,最后千言万语成了一声干巴巴的好。

  他什么都不敢做了,风那么冷,吹在脸上冻得发疼,他都不敢说,就乖乖地站在旁边,一声不吭守着陆春宴。隔了很久,秋瑶都有些站不稳了,可怜巴巴小声问:“陆春宴,你心情好些了吗?”

  甲板上昏暗无光,三两月色照不到脸上,他试图去看陆春宴,却只能见到一片暗暗的模糊。秋瑶吸了吸鼻子,冻得发红的两边脸颊忽然被一双手覆着,他抬起头来,脑袋却又被按了回去。陆春宴把他搂进了怀中,抱得很紧,身体贴过去,下巴搁在秋瑶的发顶,他低声说:“我好多了。”

  秋瑶“嗯”了一声,他整个人都埋在了陆春宴身上,声音闷闷的,像是受了什么委屈,哽着嗓子道:“那些人怎么可以这么说你。”

  陆春宴叹了口气,自嘲笑道:“他们说的都是实话。”

  秋瑶身体一僵,陆春宴缓缓把他放开。秋瑶看不清陆春宴的表情,耳边是忽而凌冽的风声和海浪,呼吸被风纠缠在一起,胸腔里的心脏跳得很快,他听到陆春宴说:“我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我的的确确如他们所说的那样,是一个三心二意没有真心的人。”

  甲板上的灯突然亮了,四周的昏暗散去,陆春宴看到秋瑶呆滞的神情,他勾了勾嘴角,缓缓转身,面对着海面。他说:“那天她打我电话,用死威胁我。她让我去天台,我没有理她,我说随你的便,然后她就跳下来了。”

  陆春宴闭上眼,当日的一幕似乎就在眼前。他心口仿佛破开了个洞,无坚不摧的壁垒被人攻破。说到底也是他自作自受,逃避自己的真心,又把别人的感情当做孤单的调味剂,像他这样的人已经不配去谈感情了。

  秋瑶呆住,他微微张嘴,舌尖抵在上颚,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陆春宴说的事对于他来说太过沉重了,他抿起嘴,试着去抓陆春宴的手,手指划过陆春宴的手背落下,什么也没碰到。秋瑶听到许微寒的声音,他转过身去,就见许微寒朝他们这边跑来,他下意识地去看陆春宴,预料之中,陆春宴扬起嘴角,重新笑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