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杀青宴 > 第 11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11

  许微寒站定在陆春宴面前,他一路小跑过来的,扶着膝盖有些喘。陆春宴下意识地伸手扶着他的胳膊,许微寒就撑在陆春宴身上,喘着气道:“你们走得也太快了,我都跟不上。”

  “你怎么来了?”

  “我不放心你啊,孟涛那个混蛋竟然这么龌龊。”许微寒蹙眉,怒火义形于色,他反手抓住陆春宴的手,对他说:“都怪我,要不是我硬拖着你来,就不会这样了。”

  陆春宴垂眸,盯着自己被许微寒攥着的手,沉默两秒,他嘴唇微动,还未说话,就见许微寒快速撒了手,讪讪道:“我都忘了,你不喜欢这样。”

  陆春宴后槽牙抵在一起,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吁了一口气,低声道:“我有些累了。”

  “那回去吧。”许微寒这么说着,扭头看向站在一旁的秋瑶,“小朋友的脸都冻白了。”

  陆春宴一震,侧身朝秋瑶招了招手。秋瑶踌躇着上前,他们从甲板上下来,许微寒走在陆春宴左侧,边走边说:“我已经警告过孟涛了。”

  陆春宴笑了笑,“我没事。”

  许微寒两手负在身后,神情郁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陆春宴时不时会用余光偷偷看他,迟疑道:“你还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走入船舱内,走廊的灯明亮通透,廊道尽头挂着一幅莫奈的《海浪》,脚下铺着红棕色的地毯。许微寒在门前停下脚步,他犹豫踟蹰,看着陆春宴开门,最后还是抬起手拉住了陆春宴的胳膊。

  陆春宴侧头看他,许微寒瞥了眼秋瑶,不好意思笑道:“能不能让小朋友先进去,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陆春宴愣怔,他微微颔首,刷了门卡,把门推开,低头对站在身边异常安静沉默的秋瑶说道:“你先进去吧。”

  秋瑶的目光越过陆春宴看向许微寒,对方歪了歪脖子,朝他笑了笑。

  秋瑶迅速低下头,背过身拉开门,走了进去。

  走廊里就剩他们两个人了,许微寒看着尽头的那副画,低声说:“其实之前就有些话想和你说了,但一直没找到机会,前面有个小的咖啡厅,过去坐坐吧。”

  这艘游轮是许微寒买下来后,找人设计的,他喜欢看着华丽的东西,风风火火地做事,到哪里都要带一大帮子人,好像热闹是能传染,他也就不会那么寂寞了。

  他们走进咖啡厅,里面空荡荡的,咖啡师都已经休息了。许微寒就走到吧台里,鼓弄着咖啡机,自己动手做了杯咖啡,还拉了个花。

  陆春宴看着杯子里惨兮兮的笑脸,无奈道:“你这个拉花让人很没食欲啊,而且晚上喝咖啡,会睡不着的。”

  “你怎么和以前一样,嘀嘀咕咕磨磨唧唧的。”许微寒翻了个白眼,自己给自己冲了一杯美式,坐到了陆春宴身前。

  这是个很小的咖啡厅,大概四张桌子,每张桌子四周都是植被,开着小灯,不明朗的光线让人有一种是在幽会的错觉。陆春宴有那么一刹那的恍惚,可又不敢去深想许微寒究竟要对自己说什么。

  许微寒喝了一口苦咖,陆春宴看着他,轻声道:“我记得你以前特别不喜欢苦味,喝一杯咖啡要加三包糖。”

  “那是以前了。”许微寒笑了笑,他没记着说事,而是扯开话题聊了一些自己这几年做的事,最后惆怅地长叹一口气,“前段日子,我爹给我这几年做了个总结,简而言之就是八个字,游手好闲不务正业。”

  陆春宴瞧他愁眉苦脸的样子,想着要去安慰,就听许微寒说:“所以,我打算改变一下。”

  陆春宴一愣,他张了张嘴,“变什么?”

  许微寒垂眸盯着陆春宴那杯咖啡,拉花出来的笑脸被搅乱了,原本惨兮兮的弧度,变得更加可怜。他抿起嘴,指腹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挲着杯壁,轻声道:“我记得你和我说过,我们都长大了。我这个人可能成长的速度要比一般人慢很多,不过现在也渐渐明白了,有些责任是该担负起来了。”

  陆春宴哑然,他看着许微寒,不知何时他把自己的头发染成了纯黑,向来嬉嬉笑笑看着没心没肺的脸上带上了愁郁和烦倦。陆春宴心里忐忑,却不敢显露,他只是问:“你要做什么?”

  许微寒吁了一口气,对他说:“我打算结婚了。”

  陆春宴一愣,那几个字像是五雷轰顶,他呆呆坐着,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嘴巴干涩,吞咽唾沫,努力地让自己的声音平稳,半真半假地笑,他问:“结婚?你和谁结婚啊?微寒别开玩笑了。”

  “没开玩笑,是我妈介绍的,我们接触了有两个月了,大家年纪都不小,对方也说想快点结婚。”

  “你也才三十出头,不算大。”

  “那姑娘等不得,她家里人催得紧。”

  陆春宴像是虚脱了一般,无力道:“真的就这样?不再努力努力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吗?”

  许微寒把杯子里的咖啡都喝了,脸上竟然显出一丝凄凉,他苦笑道:“找不到的,太难了。”

  陆春宴握紧了拳头,胸口那边好像被掏空了,空荡荡的,风钻进去,他能听到那些呜呜的哭声。

  像许微寒这般,都得配合父母,找一个女人按部就班结婚生子。那如他那样的,喜欢男人,那岂不是罪大恶极罪不可赦了。

  他很难受,真的很难受,许微寒的话像是在告诉他一个现实,他们活在这个世上,就没办法做自己。不管你再洒脱再无畏,你连最基本的,想要找一个喜欢的人都是困难。

  社会家庭是一把锁,他们不会理解,你为什么要一直等着,为什么不回归家庭,为什么那么自私。

  陆春宴闭了闭眼,他说:“什么时候办婚礼?”

  许微寒“哈”了一声,又恢复到了之前那吊儿郎当的样子,“还早着呢,我就现在和你知会一声,不过要是我速度快,没准明年你就有个干儿子了。”

  陆春宴不语,许微寒佯装惊诧,不敢置信道:“你不会不想做我儿子的干爹吧?”

  陆春宴瞥他,脸上露出淡淡的笑,“你怎么知道自己一定会生儿子,没准是女孩呢。”

  “我就说说呗。”许微寒两手托在脑后,脸上是向往,“我现在想想,以后生俩孩子,一男一女多好啊,小姑娘肯定要宠着的,男孩就随便吧。”

  陆春宴顺着他的话又笑了,他心里那么痛,可却丝毫不敢表露,好在他是隐藏情绪的惯.犯,崩溃也是不动声色。

  之后许微寒说了什么,他都没能听进去,只觉得自己像是从这具身体里游离了出来,他看着另外一个自己,犹如上了阀门的机械,顶着完美的面具,掩饰着内心的兵荒马乱。

  秋瑶一直在等他,听到锁开了的声音,便立刻跑到了门口。玄关的感应灯亮了,秋瑶站在光晕里,像只等主人回来的小狗,见到陆春宴的刹那,摇晃着尾巴。

  门半开着,陆春宴却没有进来,秋瑶走到门边上,便听到陆春宴与许微寒说话的声音。

  “明天九点上面餐厅见。”

  “好。”

  “那你早点休息。”

  “嗯,你也是。”

  陆春宴微笑着和他说晚安,许微寒把心里的事和他都说了之后,一下子畅快了许多,他摆了摆手,转身往自己的房间里去。

  他的房间就在陆春宴的斜对面,陆春宴看着他进屋,而后转身,慢慢走进了房间。

  门轻轻合上,秋瑶见他脸色发白,担忧道:“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陆春宴闭上眼,摇了摇头,他躲开了秋瑶的手,后背抵在门板上,四散游离的思绪归拢,犹如被针扎剑刺的心麻药褪去,痛感从这具身体里复苏。他的那些伪装再也撑不住,脊骨犹如被抽掉,一下子滑跪在了地上。

  秋瑶被吓了一跳,也立刻跪下来,双手抓住陆春宴的胳膊。

  他问陆春宴怎么了?陆春宴却只低着头,一声不吭。也许悲伤难过是会传染,就算秋瑶不知道陆春宴在想什么,就算陆春宴一句话都不愿意和他说,可他依旧因为陆春宴的悲伤而难过。

  心里很酸,而后控制不住的,他先掉下了眼泪。

  陆春宴看着砸在手背上的眼泪,愣了愣,抬起头来,就见秋瑶红着眼,鼻子微微皱着,像只小兔子一样,闷闷地看着自己。他轻轻眨眼,脸上是苦笑,抬起手,温柔地擦去秋瑶脸上的泪,“怎么哭了?”

  秋瑶拉住陆春宴的食指,握在手心里,他问:“你在难过什么?”

  “我没有在难过。”陆春宴想要笑,却发现自己怎么也笑不出来。他在秋瑶的注视下,狼狈地撇开头。沉闷的呼吸,刺痛的胸口,胃里似乎被灼烧,浑身都在疼,他蜷缩着肩膀,沉默了很久,低声道:“他说,他要结婚了。”

  那是秋瑶第一次看到陆春宴真情流露,他怔怔地看着那滴眼泪从陆春宴的眼旁掉下来。

  时间的轨迹变慢了,空气像是被抽干,他屏住呼吸,目光描绘着陆春宴的落寞酸楚,最终定在了他为另外一个人流下的眼泪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