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杀青宴 > 第 12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12

  秋瑶觉得自己应该安慰他,可是具体的话却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他便只是蹲在陆春宴的身边,紧张地看着陆春宴的一举一动。

  不知过了多久,陆春宴控制住了情绪,他抬起头看向秋瑶,声音沙哑,低声道:“你不用一直这样陪在我身边。”

  秋瑶摇了摇头,“你哭了。”他伸手指了指陆春宴的眼角,把头凑过去,额头抵在陆春宴的胸口,小声说:“我哭的时候,你也陪着我。”

  陆春宴愣怔,怀里的人就好像是这世上最贴心的的小宠物,小小的乖乖的不吵不闹,待在他身边。陆春宴低头看着秋瑶的发顶,手掌覆在他的发顶,揉了两下。

  秋瑶抬起头,用脸去蹭他的手,掌心贴着细腻的皮肤,陆春宴心头微震。他看着秋瑶把手举起,悬在半空,而后手掌张开抖了抖,笑着说:“看……烟花。”

  这大概是陆春宴看到过最抽象的烟花了,他呆了几秒,随后肩膀轻轻颤抖,笑了出来。他温柔得攥住秋瑶的手,秋瑶握成拳头,宽大的掌心轻轻松松就把秋瑶的小拳头给包裹住,干燥的指腹贴在手背上,陆春宴说:“我抓住烟花了。”

  小孩子哄大人的方法无非就几种,搂搂抱抱蹭蹭。秋瑶把两只手的烟花都送给了陆春宴,又把脑袋贴到陆春宴怀里,小声说:“你还难过吗?”

  陆春宴没有回答,而是把他捞起来,轻声道:“去休息吧。”

  秋瑶随着他一起站起来,双脚踩地后没有站稳,整个人又倒在了陆春宴身上。陆春宴两手扶着他的胳膊,秋瑶的身体软趴趴的,委委屈屈道:“蹲太久,腿麻了。”

  陆春宴失笑,叹了口气,一手揽着他的肩膀,另一只手托着他的膝盖,把他整个人都横抱了起来。秋瑶“哇”了一声,张开手搂住陆春宴的脖子,身体往上靠,贴得紧紧的。

  陆春宴把他抱到床上放下,秋瑶坐在床边,陆春宴则半跪在地上,他的手掌托着秋瑶的后脚跟,手指顺着脚踝往上,低声问:“哪里麻了?我帮你捏捏。”

  秋瑶的红色袜子实在是太醒目,陆春宴说着先把他的袜子给脱了。

  秋瑶浑身都白,脚指头圆润白皙,大概是因为不好意思,脚尖绷得紧紧的。他的脚往后缩了缩,干巴巴道:“不麻了……”

  “怎么还害羞了?”陆春宴瞧他满脸通红,也没多想,指腹点着他的小腿肌肉,用了些力气,揉捏了几下。秋瑶的腿很细,脚踝一只手就能圈住,小腿形状优美,顺着膝盖往上,碰到大腿时,就见他身体颤抖,半笑着说:“别揉了,这里好痒。”

  他一边笑一边喘,挣扎着往床上逃,陆春宴没想到他那么怕痒,站了起来笑道:“好了,我不捏了。”

  秋瑶抓起被子,把自己卷在里面,听到陆春宴的话,就一股脑的坐起来,头发乱糟糟的,衣服都散开了,露出小片锁骨。他仰起头,下巴尖尖的,脸上薄红,眼角有些湿润,非常赏心悦目的一幕。

  陆春宴刚想说话,就见秋瑶从床上跳下来,鞋都不穿,光着脚跑到浴室,挤到门里。陆春宴看着他进去,不由道:“你急急忙忙做什么?”

  “我要洗澡了。”

  “你衣服都还没拿。”

  门从里打开,秋瑶的脑袋卡在门缝里,看了眼陆春宴,不知道在警惕什么,见陆春宴老老实实站在原地,他从里面出来,快速跑到行李箱前,拿了要换的衣服后立刻跑了回去。

  陆春宴困惑地看着他像是一阵风在房间里飘过,无奈道:“不要跑那么快,当心摔了。”

  秋瑶不吭声,跑进浴室里,门“咣当”关上,下一秒淅淅沥沥的水声响起。

  他站在镜子前,灯光昏黄,热水氤氲,镜面涌上一层雾气。秋瑶喘着气伸出手,擦去镜子上的水雾,他看着自己,摸了摸自己越来越烫的脸。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太阳穴一跳一跳的,心脏好像被一张网紧紧缠住,身体也是越来越烫,那种兴奋的无措的感觉在他体内乱窜。秋瑶猛地吸了一口气,揪着胸口,朝浴缸里走去。

  他跪坐在浴缸里,把水温开关转到另外一头,冰凉的水“哗啦啦”浇在他身上。秋瑶打了个哆嗦,身体里的燥.热不安慢慢平息。他咬着嘴唇,缓缓抬起头,眼眶通红。

  远在千里之外的老宅院,落光了叶子的桃树在黑夜里绽开一轮光晕,干枯的枝干上长出几粒嫩芽,夜风吹过,空气里散播着甜腻的气息。

  秋瑶缓缓坐起来,他仰起头,水淋在他的脸上。他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他授粉了,能结桃子了。

  陆春宴在外面等了许久,也没见秋瑶洗好,他有些不放心,便走到浴室门前,刚要出声,门就打开了。水蜜桃甜甜的气味扑鼻而来,秋瑶头发湿漉漉的,白色的睡衣上是一颗软桃子,他往前走了几步,看着心不在焉无精打采。

  陆春宴见他脸色微白,抬起手碰了一下他的脸,就皱眉道:“你怎么那么凉?”

  秋瑶站定,掀起眼皮看他,倦倦道:“我好困。”

  陆春宴没有想要说教他的意思,只是不放心他的身体,攥住他的手,走到里面,让他站着不要动,而后打开了吹风机。

  热风吹过秋瑶的头发,陆春宴站在他身后,低下头嘴唇贴在他耳边对他说:“头发湿了要马上吹干,不要觉得自己小,身体好,这些还是要注意的,不然生病了就会很难受。”

  吹风机的声音轰隆隆,吹得他的心也像是在打雷,轰了好几下。

  只要陆春宴想,他就一直能那么温柔,那温柔像是刀,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把刀已经修炼到了能把人心刺穿的地步。

  单纯无垢的秋瑶,情愫懵懂的秋瑶,傻乎乎的,把自己的心放在了明面上,什么防备都没有,任由这把温柔刀,把自己劈开。他先是喜欢上了陆春宴,而后才意识到,陆春宴不会喜欢自己,他喜欢许微寒,那个陪着陆春宴从小长大的男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