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杀青宴 > 第 13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13

  头发一干,秋瑶便像是逃一样从陆春宴怀里跑了出来,跳到床上掀开被子钻进去,生硬道:“我要睡觉了。”

  陆春宴困惑地看着他这个反应,走到床边,扯了一下被子,“你这样盖不闷吗?”

  秋瑶整个人都缩在被子里,从头蒙到脚,听见陆春宴的话,他的声音从被子里闷闷传出来,“不闷。”

  陆春宴摇了摇头,也不管他了,拿了衣服就去洗澡。刚才秋瑶出来时,一股水蜜桃的气味,他在浴室里挤了沐浴乳,却发现这只是普普通通的香味。

  等陆春宴从浴室里出来,秋瑶真的就已经睡过去了。白色的鹅绒被盖在身上,脑袋总算是探出了些,露出小半张脸,漂亮的脸蛋看着很小很小。陆春宴在旁边坐了会儿,打开手机,看着屏幕里的照片。

  陆春宴几乎一夜没睡,秋瑶中间醒过来了一次,房间昏暗,只有浴室的灯幽幽亮着,他恍惚间看到陆春宴脸上难以言明的悲伤。他突然也觉得难受,闭上眼,蜷缩在被子里,晕晕沉沉地又睡了过去。

  游轮在海中开了一夜,第二日已经到了他们要去的岛屿。早上先去船内餐厅吃饭,陆春宴早早就醒了,他见秋瑶缩在被子里还睡着便没有叫醒他,打算让他再多睡会儿。

  他穿戴好衣服,从房间里出去。应该是太早了,陆春宴走在船舱里,只看到了几个服务员,其他的人都还睡着,整个餐厅空荡荡的显得很冷清。

  服务员过来问他要吃些什么,陆春宴就要了一杯黑咖啡和两片面包。

  今天的气候不错,天空湛蓝无云,风徐徐吹着,海浪层层铺叠。陆春宴坐在靠窗的椅子上看了很久的海,一直到许微寒他们出来,几声喧哗惊醒了他。

  陆春宴放下手里的咖啡,站了起来。许微寒看到了他,立刻小跑着来到他身边,“春宴,你好早。”

  陆春宴笑了笑,不动声色躲开了许微寒揽上来的手,他道:“秋瑶还在房间里,我去叫他。”

  许微寒还想说话,陆春宴转身走了。

  陆春宴回到房间,打开门便见床上一个小鼓包,秋瑶把自己蜷成了个虾米,小小一团。

  陆春宴走过去,坐在床边,秋瑶的脸有些红,可能是睡热了,陆春宴觉得他是真可爱,说是说是十八,过年都十九了,怎么还像没长大一样。他放柔声音,轻唤道:“秋瑶,醒醒,该起床了。”

  秋瑶一动未动,陆春宴以为他是睡得太沉,伸手轻轻推了一下他的肩膀,秋瑶的呼吸沉沉,还是没动静。陆春宴这才意识到不对劲,他捋开秋瑶额面上的头发,掌心覆上,那热度烫得吓人。

  秋瑶发烧了。

  船靠岸停泊,他们接下来要去的岛屿气温比高安市暖和很多,几个女生都带上了泳衣,要是海水不怎么冷的话,她们都打算下水了。大家吃过饭后,就都等在餐厅,许微寒看了眼时间,见陆春宴还没来,便让他们先下去,而后自己找了过去。

  他没有在陆春宴他们住的房间里找到人,反而是路过的服务生说陆春宴抱着那个小孩去了医务室。

  秋瑶觉得很热,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身体像是在渴求些什么。他的体温变烫,变得比普通人高,很累很想睡觉。陆春宴把他叫醒了,抱着他到了另外一个房间,床变硬变小,他蜷在小床上,小声喊着陆春宴的名字,那声音太轻了,陆春宴没有听到。

  陆春宴看着医师给他做检查,脸上布满担忧,低声问:“他怎么样了?”

  “热度有些高,只能先吃些退烧药,现在已经靠岸了,岛上有了小镇,镇上有医院,你们去那边做一个详细的检查吧。”

  陆春宴缓了缓呼吸,点头道:“好。”

  许微寒找了过来就看到陆春宴杵在医务室里,他走了过去,碰了一下陆春宴的肩膀,“怎么了?”

  陆春宴一愣,回头看了眼他,低声道:“小孩生病了,大概是第一次坐船,有些不适应。”

  “严重吗?已经靠岸了,到岛上的医院去看看吧。”

  陆春宴点了点头,对他说:“我也是这么想的。”

  孟涛他们已经到了岛上,这小岛作为旅游开发的不错,游乐设施都非常齐全,岛上的气候温暖宜人,几个女生已经再商量待会照片要怎么拍了。大家都兴致勃勃的,只除了一人。

  徐夏是孟涛的未婚妻,她的几个朋友走在她身边,指了指孟涛,低声问她:“孟涛他怎么了?一副没兴致的样子。”

  徐夏叹了口气,“他昨晚嘴上不饶人,还把陶晓带了过来惹怒了陆春宴,今早他爸打电话过来骂了他一顿,说是他把公司和陆氏的合作给弄黄了。”

  听到这事的几人纷纷露出惊讶,诧异道:“陆春宴脾气怎么那么坏,就这点事而已啊。”

  徐夏听了微微蹙眉,她其实不觉得这是小事,陆春宴和陶媛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如今过了那么久,孟涛竟然还把陶媛的胞妹陶晓带了过来,就是为了专门恶心陆春宴。她觉得这事孟涛做得太过了,然而别人似乎不那么以为,都还在为孟涛忿忿不平。

  徐夏心里叹气,也不愿和他们多说,便道:“我先去看看孟涛。”

  她上前几步,没说几句,便听孟涛说:“有必要吗?就因为这种事,陆春宴就要把谈成的合作给取消了,几个亿的大投资啊。”

  徐夏愣了愣,她拉住孟涛的胳膊,低声问:“这不是你先把陶晓找来的吗?”

  “这不是闹着玩吗?他也太较真了。”孟涛挣开徐夏的手,眯着眼低头看她,突然道:“你这是在帮陆春宴说话?”

  徐夏皱眉,也有些生气了,站定下来看着孟涛,问:“这事的头不是你起的吗?求婚那天你就很奇怪,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你要处处针对他。”

  “针对?我针对他?”孟涛不敢置信重复着,冷哼一声,盯着徐夏,声音拔高了几分,他说:“徐夏,你今天是怎么了?那么奇怪,一次两次我就忍了,你这都第几次了,你究竟是不是我老婆啊,不会是看到了陆春宴长得好看,你……”

  他的话没能说完,脸上就挨了一记巴掌,徐夏的脸色惨白,眼眶发红看着他,“你这说的是什么话?”

  几个刚才一块下来的,看到了这边的动静,立刻跑了过来,分别把孟涛和徐夏给拉开了,纷纷问这是怎么了。孟涛鼻子里出气,不阴不阳说着徐夏。徐夏不想待在这边,拨开了围在身边的人,往一处跑去。

  小镇上基本都是独栋的小楼房,他们今晚是要住在小岛上的,住的地方在岛的另一头,一栋栋小楼横架在浅滩上。医院也在这一代,医院的规模不大,在大城市里顶多算是个小诊所。

  从游轮上下来,陆春宴抱着秋瑶钻进车内,许微寒坐在副驾驶,让司机把车开到医院去。他扭头看着陆春宴,见他神色难看,便安慰道:“很快就到了,这小孩不会有事的。”

  陆春宴“嗯”了一声,垂眸看着秋瑶,手指碰了碰秋瑶的脸。

  到了医院,车子都还没停稳,陆春宴就拉开车门,抱着秋瑶往外走。许微寒急急下车,喊着让他小心些。

  秋瑶被陆春宴抱在怀里,一路摇摇晃晃,他“唔”了一声,陆春宴听到了就立刻安慰他。

  这医院是真的很小,两层高,上上下下加一块不到十个房间,外型看着像一栋小洋房。

  医生护士过来带着秋瑶去检查身体,陆春宴把秋瑶放下,看着秋瑶被推进去,捂着手腕,长吁了一口气。

  许微寒看了眼陆春宴,几滴汗珠从他额角淌下,平日里的从容荡然全无,简直像是换了一个人。

  许微寒觉得古怪,思来想去还是忍不住问道:“春宴,那孩子究竟是你什么人?”

  陆春宴侧头看他,脸上是困惑。

  许微寒便说:“你对他的关心已经超出我的想象了。”他顿了顿,压低声音问:“他真的是你的……”

  陆春宴打断他的话,“你想到哪里去了?”他叹了口气,靠在墙上看着紧闭的门,轻声道:“我和他是在我送陶媛的那栋宅子里认识的,和这小孩在一起很轻松,什么都不用想,一天就过去了。后来我回了高安,跨年那天接到了他的电话。”

  “他来找你了?”

  陆春宴点了点头,“他没了父母,就剩下一个人了。那么冷的天,他就穿了一件衣服,都快冻僵了,我要是不管他,就没人能照顾他了。”

  许微寒皱起眉,他说:“你不管他,不是还有社区救助所吗?而且你都不查查他的背景?万一是骗子呢?”

  陆春宴笑了,“骗什么?那么久了,他住在我这里,可是什么都没要。”

  许微寒哑然,他看着陆春宴,觉得陆春宴在秋瑶的问题上,似乎就会迟钝很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