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杀青宴 > 第 17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17

  五月份的天已经逐渐转冷了,快要进入雨季,窗外的风掠过玻璃从缝里里灌入,吹起了厚重的窗帘。

  陆春宴的脸像是裂开了一条口子,支离破碎出来的是一些细碎的犹豫茫然怔忡。他习惯于逃避自己的感情了,自认为对于男人的爱恋就是普罗大众所认为的耻辱。

  男人和女人还能被说为是风流,让人艳羡,可男人和男人,那像是什么?

  陆春宴长吁一口气,用调侃的语气道:“喜欢啊,我没有弟弟,就把你当做我弟弟了。”

  秋瑶愣愣地看着他,呐呐反驳道:“我说的不是那种喜欢,我……。”

  “你是不是累了,快去休息吧。”陆春宴急急打断了他的话,没有给秋瑶继续说下去的机会,转过身,像是逃一样离开了。

  秋瑶呆站在原处,看着陆春宴的背影,看他走出客厅,走进玄关,那玄关看着好长,灯光断到了那里,黑黢黢的像个洞窟。几秒之后,他听到“嘭”一声,室内重归于静,陆春宴离开了。

  秋瑶满脸迷惘,他不懂,为什么陆春宴明明是喜欢许微寒的却一直不说,也不明白,为什么陆春宴要误解自己对他的那种喜欢。

  他从未把陆春宴当做哥哥,陆春宴照顾他,一直对他很好。作为一棵桃树,从没有人对他这么好过,他很喜欢陆春宴,也明明白白的知道,这种喜欢就是人类说的爱情。

  陆春宴站在门外,电梯门打开了,他慢慢走进去。电梯镜反射出他苍白张皇的脸,陆春宴闭了闭眼,按下一楼,而后靠在电梯墙上。

  电梯一层层下去,失重的感觉,让他想起了秋瑶害怕的样子。

  陆春宴不明白秋瑶为什么会喜欢自己,他不是一个值得去喜欢的人,他配不上别人的期待。

  秋瑶在房子里等了两天,想了很多,作为一棵桃树,他没有那么多复杂的想法,喜欢就是喜欢,喜欢就要去表白。

  他想过陆春宴会拒绝自己,却没有想过被拒绝了后,自己改怎么办。

  他走到客厅,看了眼沙发,不敢坐上去,走进玄关,在门口逗留了片刻,缓缓坐在鞋架旁。他双手环住小腿,下巴磕在膝盖上,低着头,看着门下面的缝隙。

  陆春宴走了,陆春宴不要他了,会赶他走吗?

  秋瑶后知后觉想着,心里像是被小虫子蛀掉了一样,密密麻麻的疼蔓延。他用手抹掉眼角溢出来的眼泪,但越抹越多,凉凉的泪水淌过脸颊,摇摇欲坠在下巴上,一滴滴砸在地上。

  他以为陆春宴不回来了,没想到哭得正惨时,门又被推开,“咯吱”一声,有人走了进来。

  秋瑶抬起头来,朦胧泪眼里看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陆春宴朝前走了几步,在他身前站定。

  他又恢复了温柔的样子,蹲下来后,轻轻擦掉秋瑶脸上的泪,像是哄小孩一样,软声软气道:“瑶瑶,你是我见过最可爱最善良最好的孩子,不要喜欢我,我不配你的喜欢。”

  喜欢这种事情有什么配不配?

  秋瑶怔怔地看着陆春宴,身体像是被点燃,他往后躲开,反手抓住陆春宴的手腕。如果可以,他想要撕掉陆春宴脸上的面具,质问他,你在逃避什么,你有什么可害怕的。

  可他不能,他好喜欢陆春宴,他喜欢一早醒来趴在陆春宴身边,看他的睡觉的样子。早晨的光会特别喜欢陆春宴的侧脸,他的睫毛很长,微微抿起的嘴唇让人忍不住想去亲亲,可秋瑶总是不敢的,他只会偷偷地看着,而后磨磨蹭蹭挤进陆春宴的怀里,听着他的心跳速度,感受着他的呼吸频率。

  他喜欢走在陆春宴的身后,看着他宽阔的后背,喜欢听陆春宴让自己走快些,而后等着陆春宴朝他递出来的那只手。

  他轻轻握住,就像是攥住了一整个春天。

  他没想到,不知不觉自己竟然会那么喜欢陆春宴。他听到陆春宴说的话,心里头除了痛就没有其他了,他抓紧了陆春宴的手腕,把脸靠过去,眼泪蹭在了陆春宴的掌心里,闷闷道:“陆春宴,你很坏,你知不知道?”

  陆春宴怔愣,没有说话,他听到秋瑶一边哭一边说:“你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那么温柔,为什么要接我的电话,为什么要在大雪天里接我,为什么总要对我笑。”

  他无言以对,他的为人处世一直都是这样,所有事都留有三分余地,对旁人好,只是他分寸内的事。难道待人温柔,也要被一次次诟病吗?

  陆春宴想到陶媛临死前的那通电话,似乎也是这般质问,那个人问他有没有心,大喊着既然不喜欢,既然只是利益关系,就不要那么温柔,会让人误会,真的……会让人误会的。

  陆春宴拉住他站起来,秋瑶的身体晃了晃,陆春宴叹了口气,低声道:“我没有想到,是我给你造成了这样的困扰,真的对不起。”

  他和秋瑶说对不起,秋瑶摇着头,磕磕巴巴道:“你不要……和我说对不起……”

  陆春宴低头,就能看到秋瑶肩膀颤抖的样子,他惹这个孩子哭了。陆春宴心里不是滋味,抬起手刚想去碰秋瑶的头发,忽然想到了什么,手停顿在半空,手指蜷缩慢慢握成了一个拳头,而后缓缓放下。他对秋瑶说:“以后不会了。”

  那天陆春宴几乎都没怎么睡,他看着秋瑶回到房间,门合上的时候,他整个人摔进沙发,疲惫席卷而来。他靠在沙发里,脑袋往后靠,怔怔地看着上空。

  许微寒的话和秋瑶的话反反复复在他脑袋里穿插而过,他痛苦地闭上眼,用力扯开衬衫衣领,一粒扣子被崩断,“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第二日,秋瑶从房间里出来,陆春宴已经离开了。他慢慢走到客厅,看到沙发上睡过的痕迹,又瞥到地上的一粒扣子,白色圆润晶莹的贝壳面,做工十分精致。

  秋瑶看了很久,最后还是捡起那粒衬衫扣,右手紧紧捏着,扣子陷进掌心里,压在皮肉上,有些疼。

  天还没亮,朦胧胧的一层灰时,陆春宴收拾了几件衣服就从公寓里出来了。他这个状态开不了车,推着箱子,慢吞吞走在微冷的街上。走了不断的一段路,他找了张长椅坐下,像是昨夜一样的姿势,想了很久。

  直到天彻底亮了,他的手机震动,陆春宴陡然惊醒,恍惚接起电话,是许微寒母亲打来的,对方说,许微寒醒过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