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杀青宴 > 第 20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20

  陆春宴把秋瑶抱起来,哭哭啼啼的小孩在听他答应后,总算是破涕为笑。

  “你衣服都脏了。”秋瑶的脑袋靠在陆春宴的肩膀上,低头瞥到陆春宴沾了泥水的裤腿,他搂住陆春宴的脖子,好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心虚着。

  “没关系,我们先回去吧。”陆春宴顿了顿,身体后倾,侧头看向秋瑶,柔声道:“今天就不回去了,就住在这里好不好?”

  秋瑶是很喜欢这地方的,听陆春宴说今晚住在这里,就很高兴,又仗着刚才陆春宴没有拒绝自己,就大着胆子抱住陆春宴的脑袋,飞速的,在陆春宴的嘴唇上亲了一口。

  陆春宴呆呆地看着他,秋瑶踮起脚,捧着陆春宴的脸,说:“我的。”

  天已经不早了,宅子里的人大部分都睡了。陆春宴过来匆忙,并未提前和宅内的人说好。听到声音,管事的匆匆来开门,见是陆春宴,便是一惊,刚想叫人出来,就听陆春宴摆手道:“不用让人出来了,你去睡觉吧,我们自己过去。”

  “可房间都没收拾出来。”

  “没关系,秋瑶和我睡一屋。”陆春宴这么说着,就感觉到手臂被紧紧搂住。秋瑶抱着他的胳膊,半个身体都贴了上去。

  管家愣了愣,还想说些什么,陆春宴已经带着秋瑶往里走去。

  老宅的地是青石砌成的,下过雨后非常湿滑,陆春宴揽着秋瑶,走得很慢。因为最近多雨,许久不住的房间有一股潮湿发霉的气味,陆春宴推开门,又去打开了窗,让屋子里的味道散去。

  风从敞开的窗户里吹进来,深色的窗帘飘动,秋瑶坐在小沙发上,看着陆春宴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待屋子里的潮味散了些,陆春宴走到五斗柜前,拿了支香点起,幽幽淡淡的梅香,他轻轻嗅了嗅,又抽了张黑胶放进唱片机里,八十年代的歌,轻轻缓缓在房间里响起。

  就在这时,突然就听秋瑶“啊”了一声,陆春宴朝他看去,见他苦着脸愁眉不展。他愣了愣,走到秋瑶身边,“怎么了?”

  秋瑶指了指放在小桌上的蛋糕,闷闷不乐道:“你给我买的蛋糕都压烂掉了。”

  陆春宴看向那个小蛋糕,应该是刚才没注意,抱着秋瑶的时候不小心压到了蛋糕。他伸手顺了顺秋瑶的头发,轻声道:“没关系,等回去后,我再给你买一个。”

  “我要两个。”

  陆春宴笑了笑,觉得秋瑶真的很好哄。

  回到老宅,所有的一切都感觉变慢了。夜晚静悄悄的,洗过澡后,半湿的头发被毛巾一缕缕擦过,靠在枕头上,能嗅到洗发水的香味。秋瑶侧躺在陆春宴身边,明明之前已经有很多次睡在一张床上的经历了,可此时此刻的感觉却还是不一样的。

  秋瑶的心跳得很快,他知道这是紧张了。

  和自己喜欢的人睡在一张床上,的确是要紧张的。

  陆春宴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温温柔柔有些低沉,秋瑶的脑袋晕乎乎的,陆春宴说了什么,他都没有听清,只觉得对方身上的味道好好闻,陆春宴的声音很好听。

  陆春宴低头无奈地看着扎在自己怀里的小孩,他抬起手,把人轻轻捞起,而后往床中间挪了挪。

  秋瑶这小孩力气还是那么大,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刚才就一直往陆春宴这边挤,陆春宴往后退,差点掉下床

  他有些无奈,听着秋瑶的呼吸,想了想,开始开口问道:“秋瑶,睡不着吗?”

  秋瑶一听到他的声音,就睁开眼,两眼发光。

  陆春宴的喉结微动,话音刚落,就觉得脖子上一热,他呆了呆,低眉垂眸,见秋瑶露出得逞的笑。

  秋瑶咬了一口,似乎还觉得不过瘾,抓着陆春宴的胳膊,又要靠近。这回被陆春宴躲开了,温热的鼻息洒在陆春宴的颈侧。

  陆春宴沉默,几秒之后,他把秋瑶拉开,低头审视。

  秋瑶一脸无辜,舔了舔嘴唇,朝他笑,对他说:“郭诏安对我说,只要在一起了,就能做这样的事,所以……你不能对我生气。”

  陆春宴愣住,一时无言,而后又听秋瑶说:“那些合理的要求,你也不能拒绝我。”

  “合理的要求?”陆春宴重复着,侧头打量着秋瑶。

  秋瑶似乎是怕他不明白,掰着手指对他说:“郭诏安告诉我,如果我和你在一起了后,我们就可以牵手接吻还有做……”

  他最后一个字没能说完,便被陆春宴堵住了嘴,情场老手的陆先生,难得感觉到了害臊。秋瑶那单纯不带一丝欲.望说着这些词眼的时候,让陆春宴有一种自己在做坏事的感觉。秋瑶还是个小孩,是他因为一己私欲,欺骗了这孩子。

  他不可能爱上秋瑶,他只不过是想找个人陪。

  刚刚处理完工作的郭助理,突然觉得耳根子发热,接着就是好几个喷嚏。他捂着鼻子,环顾四周,突然觉得后背发凉。

  陆春宴心里默念着郭诏安的名字,嘴上则无奈道:“以后郭诏安的话,你不能再听了。”

  “为什么?”

  秋瑶困惑地看着陆春宴,第一次见陆春宴露出嫌弃的神色,他觉得新奇又有趣,凑过去咬着陆春宴的耳根子问:“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听他的,郭助理对我很好,为什么我不能听他的?”

  温软贴在耳廓上,陆春宴身体一震,那小孩还不知好歹地问个不停,他抿着嘴,皱了皱眉,翻身把人压在了床里。四目相对,一向是温和的人的脸上浮现不耐,露出冰山一角的坏脾气,看着秋瑶,对他说:“你不是我的了吗?只能听我的。”

  秋瑶呆了几秒,随后“哇”了一声,勾住陆春宴的脖子,他的力道极大,陆春宴被他直接拽了下来。秋瑶顺势爬到陆春宴身上,双手撑在陆春宴的胸口,勾起嘴角,低头看他,问:“如果听你的,那还能亲你吗?”

  陆春宴被他的问题弄得很无奈,他不明白为什么秋瑶总想着亲亲抱抱,长吁一口气,他侧过头,半张脸压在枕头里,露出慢慢变红的耳垂,闷闷道:“小鬼。”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揽风、药药、是戳戳的卑微小粉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炮灰S号 125瓶;揽风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