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杀青宴 > 第 21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21

  因为寂寞,所以想把人留在自己身边。

  这样的错误,陆春宴犯了一次又一次,依旧是不知悔改的。

  他和一个来历不明比自己小了十五岁的男生谈恋爱了,这是陆春宴以前从没想过的。

  而且因为对方是男生,所以陆春宴以往对待女友的经验就完全用不上了。

  秋瑶胆子很大,也很奔放,找到机会就想和他来一个法式热吻,陆春宴招架不住他这么的热情。最后没办法,只能用被子把秋瑶给卷住,一把揽进怀里,像是抱了个大春卷,关了灯,亲了亲那软软嫩嫩的春卷皮子,他说:“睡觉了。”

  这段日子,因为许微寒的事情,陆春宴几乎都没睡过一个安稳的觉。他总是会想很多,想着许微寒之后该怎么办,想着许微寒的身体什么时候能恢复。思虑太多,便夜不能眠。而这晚应该算是他睡得最踏实的一觉了。

  等陆春宴醒来时,都已经快到中午了,床上就他一个人,秋瑶不知道去哪里了。他在床上又躺了一会,没有急着去找秋瑶。外面似乎又下起了雨,雨声滴滴答答,让人懒散。

  不知道过了多久,窗户外传来“嘭嘭嘭”几声。陆春宴慢悠悠睁开眼,看向窗口,只听窗外秋瑶的声音,他愣了愣,掀开被子下床,走到了窗边,拉开深色的帘子,便见秋瑶站在窗外,隔着一扇玻璃,傻乎乎笑着。

  陆春宴哑然,那窗是往外推的,他让秋瑶小心些,而后慢慢推开窗户。窗台上落下雨水,他上前一步,秋瑶也立刻凑过去,脸上身上都是水,脏兮兮的。陆春宴皱着眉,抬起手替他把贴在额头上的湿发撩到耳后去。

  他看着秋瑶,无奈道:“外面下着雨,你出去做什么了?”

  秋瑶的脸往他掌心里蹭了蹭,而后退了两步,双手背在身后突然掏出一把花。他紧张地看着陆春宴,磕磕巴巴道:“我听说,谈恋爱都要送花,我去外面摘的……送给你。”

  那是陆春宴第一次收到别人送的花,不是什么玫瑰,更谈不上好看,像是路边采的,攒在了一起,白色花瓣上还挂着水珠。

  秋瑶说:“我找了很久,只找到了这样的花,你喜欢吗?”

  陆春宴沉默,他有几秒没有说话。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因雨水潮湿,也可能是被冷风吹了,他打了个哆嗦,鼻尖微微酸涩。难以形容的复杂情绪在心口沸腾,他接过了秋瑶朝他递来的那捧野花,第一次觉得……一个人的真心是那么的沉重,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后悔了,后悔去回应眼前这小孩的喜欢,他承担不了这个责任。

  陆春宴接过了花,又看向秋瑶,对他说:“快进来吧。”

  “你拉我一下。”秋瑶朝他递去手,陆春宴抿起嘴唇,握住了他比自己小了一圈的手掌,轻轻一带,秋瑶直接从窗口这边爬了上来,像只小猴子,跳到陆春宴身边。

  秋瑶出去摘花的时候,外面的雨不小,他现在浑身都湿透了,陆春宴拿了块毛巾让他先擦擦,而后走到浴室,打开了水阀。

  这宅子里的水要放一段时间才会热起来,陆春宴手里还拿着秋瑶给他的花,动作不太方便,打开了水后,看着放出来的水流,他说:“你先等一下,等水热了就可以……”他说着转过头来去看秋瑶,神色一顿,后面的半句话卡在了喉咙里。

  淅淅沥沥的水从花洒里淋下来,汇聚在白瓷浴缸里流入管道。水一点点变热,热气氤氲,那温度爬上了陆春宴的脸。

  秋瑶站在镜子前,脱下来的脏衣服被他丢在水池里,他的皮肤在灯光下白到发光,细腻晶莹。陆春宴没想到他那么快就把衣服脱了,喉咙微动,撇开视线,快步朝外走去。他一边走一边说:“就我说的,等水热了再洗。”

  秋瑶没有多想,软声软气地说好。陆春宴擦过他的肩膀,走到门口时,手臂突然被秋瑶抓住。陆春宴一愣,便听秋瑶说:“我没有换洗的衣服。”

  陆春宴的余光里是一片莹莹的白,他错开视线,压低声音说:“我帮你去拿。”

  陆春宴从浴室里出来,先要去把秋瑶给他摘的野花放入瓶子里。房间里没有专门用来放花的花瓶,他就走到外面,把放在走廊架子上当做展示的古董瓶拿了过来。

  晚清官窑里烧制的瓷器,放到现在还能完好的,着实价格不菲,陆春宴拿着这个用来放秋瑶给他的野花。

  管家正好从外面经过,一脸纳闷地看着陆春宴抱着那个古董花瓶,笨拙地往屋子里去。

  陆春宴把那瓶子放在能一眼看到的地方,几朵小白花和翠翠绿绿的野草一起放在青瓷瓶里,还挺好看的。

  他刚把青瓷瓶放好,浴室的门便打开了。陆春宴下意识地看过去,秋瑶站在那片散开的热气里。陆春宴没戴眼镜,距离有些远,一眼看过去,秋瑶的身上像是镀了一层光,朦胧旖旎,能让人浮想联翩的光。

  秋瑶问他,“衣服呢?”

  陆春宴半眯着眼,陡然回神,嘴唇微动,他立刻撇开头,低声道:“我忘了,这就帮你找。”他这么说着,却是先走到秋瑶跟前,从挂架上扯了一条大毛巾,裹在秋瑶身上。

  这地方到底不是常住的,陆春宴在房间里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适合秋瑶穿的衣服。这会儿也总不可能再去问管家要他儿子的衣服来给秋瑶穿,陆春宴没法子,只好拿了他自己的衬衫给秋瑶穿。

  秋瑶套上了陆春宴的衣服,衬衫宽松,袖子下摆都长了一截。他的手缩在衣服里,甩着袖子玩。陆春宴让他不要乱动,他攥着秋瑶的手腕,替他把袖子挽上去。

  秋瑶仰起头看他,见他神色温柔,不由心痒,瞧着俩袖子挽好了,他踮起脚,张开手环住陆春宴的脖子。距离很近,近到能看清楚对方的睫毛根部,秋瑶身上都是沐浴乳的香味,他往上贴,嘴唇凑到陆春宴的脸颊旁,啄了一下,趁着陆春宴没做出拒绝的反应,他又顺着面颊往下,温软的嘴唇贴在陆春宴的嘴角,慢慢摩擦,一个青涩的吻在彼此之间绽放。

  秋瑶像一只求爱成功的孔雀,揽着陆春宴在后院里大大小小的植物跟前转了一圈,招摇得显示着自己的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