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杀青宴 > 第 24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24

  天气降温厉害,昨天晚上为了通风开的窗忘了关,秋瑶睡在沙发一头,被冷风“呼哧哧”吹了一晚上。他等了一晚上,迷迷糊糊睡去时,又陡然醒来,挣扎着跑去洗脸,让自己清醒清醒。

  他整夜都在想陆春宴什么时候回来,他想等他,也不肯睡过去,但陆春宴这一晚都没有回来。

  许微寒晚上的时候发烧了,左腿突然剧痛,陆春宴叫来了医生,所有人都围着他,一夜的兵荒马乱,快天亮的时候,他终于平复了下来。

  陆春宴一晚没睡,眼睛里都熬出了红血丝,他看着许微寒逐渐平静,而后沉沉睡去,才松了一口气。医生从里面出来,走到陆春宴身前,拉着他到角落,对他说:“许先生的腿恢复的概率很大,但这后续的复健要看他自己,陆先生你要好好劝劝他,他现在不肯复健,只要我们一碰他的腿,他就会说疼。”

  陆春宴抿了抿嘴唇,问道:“那是真的疼吗?”

  “这其实是他的心理原因,他不能接受这样的自己,才会产生这么强烈的痛感。”

  医生走后,陆春宴在外面站了很久,直到口袋里的手机骤响,他才回过神来。

  是秋瑶打来的,陆春宴接了电话,秋瑶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不知道是不是手机的缘故,那声音像是被电流挤压过,有些哑。

  “陆春宴,你什么时候回来?”秋瑶这样问他,陆春宴这才想起,自己把答应了秋瑶晚上回去的事情给忘了。

  秋瑶趴在沙发里,手机就贴在耳边。

  他听到陆春宴说:“对不起,昨晚微寒发烧了,一直喊疼,我走不开。”

  秋瑶咬了一下嘴唇,他抬起手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小声说:“陆春宴,我好像也发烧了。”

  陆春宴听他软软糯糯的语气,愣了一下,随即就笑了。他应该是没有当真,只当这小孩和他撒娇,便说:“你好好休息,睡一觉,我很快就回来了。”

  秋瑶不相信他的话了,追着问:“有多快?”

  陆春宴说:“你在心里数一百,十个一百后我就到了。”

  秋瑶把烫呼呼的脸埋在臂弯里,语气里都是难受,他委屈道:“我会数的很快,你超过一秒,我都会生气的。”

  陆春宴笑了笑,哄他就跟哄小孩一样,又问他想吃什么,秋瑶说,我什么都不想吃,只想快点见到你。

  挂了电话,秋瑶开始数数。

  他闭着眼,脑袋很胀,昏昏沉沉的在心里默念着数字。十个一百,二十个一百,三十个一百……

  秋瑶不知道数了多久,总之陆春宴没有到。

  是郭诏安来的,许微寒醒来后便要见陆春宴,陆春宴离不开,便让郭诏安去看看秋瑶是怎么了。

  郭诏安从公司里出来,听陆春宴的意思还去早餐店买了豆浆包子。到了陆春宴家门口,他按了门铃,里面没人回应。郭诏安便直接输了密码,门锁打开,他推门进去。

  走到玄关换了鞋子,郭诏安往里走,把早饭放在了桌上。他直接往秋瑶住的房间走去,敲了门,喊了一声,没人回。

  郭诏安脸上露出疑惑,推开门探头进去,只见房间被褥整齐,根本就没人睡过。他折返出去,走到客厅,随意扫了一眼,便见蜷缩在沙发里的秋瑶。

  郭诏安快步走过去,蹲下来,轻轻推了推秋瑶,“秋瑶,你怎么睡在这里?”

  他着话,冷风就迎面吹来,郭诏安抬起头,蹙眉嘀咕,“这孩子窗都不关。”他站起身走到窗边,一把拉上了窗户。

  “陆春宴呢?”

  秋瑶的声音突然响起,郭诏安一愣,转身看向他。

  秋瑶已经坐了起来,眼巴巴地看着郭诏安,又问了一遍。

  郭诏安露出难色,对他说:“老板他有些事,让我来看看你,我给你买了早饭……”

  几声抽泣,郭诏安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看着秋瑶低头,肩膀颤抖。郭诏安吓了一跳,连忙走过去,蹲在地上看他,想要伸手又不敢,低声道:“你怎么了?”

  秋瑶摇着头,他用手胡乱地抹掉脸上的泪,声音很轻,轻到了烂泥里,他说:“你能告诉陆春宴吗,我发烧了,很难受。我很想他,我想见他。”

  郭诏安把秋瑶的情况告诉了陆春宴,陆春宴让他直接把秋瑶带到医院来。

  郭诏安捏着电话,为难地看着秋瑶发白的脸,对陆春宴说:“老板,他不肯去医院,就想要你回来。”

  许微寒中午吃了些东西,现在睡着了,一时半会还不会醒。陆春宴便说:“好,我现在马上回去。”

  郭诏安听他答应,挂了电话长吁一口气。他在秋瑶身边坐下,对他说:“老板正在过来了,你要不要先去吃点东西?”

  “我吃不下,不想吃。”

  “那喝点水?”

  秋瑶这次没拒绝。

  陆春宴没过多久就回来了,门被推开的时候,缩在沙发里的秋瑶好像一下子活了,他从沙发上跳下来,小跑到了门口。

  郭诏安跟在他身后,站在不远处,看到陆春宴走进门,刚才恹恹的秋瑶一把抱住陆春宴的腰,整个人贴了上去。他看了一眼,收回了视线,等了片刻,看着他们分开,而后上前,同陆春宴说了一声,便离开了。

  从房子里出来,等电梯时,还能听到隐约秋瑶的笑声。那是个容易满足的小孩,只要见到了陆春宴,就什么都好了。郭诏安站在门口,低头看着手机上陆春宴之前发来的信息,默默叹了口气。

  许微寒要出院了,陆春宴让郭诏安人去把老宅彻底翻修打扫一遍,乡下空气好,他打算接许微寒去那边住。

  以前,郭诏安不懂他的老板,现在接触深了,他开始明白,原来陆春宴身边来来去去的人只是一种掩护。旁人的感情就跟秋天被雨水打湿的落花,掉在地上,变成了春泥,滋养了另外一个人,而那个人就是许微寒。

  陆春宴与秋瑶一起坐在沙发里,他看了眼桌上不曾动过的早点,抬起手碰了碰秋瑶的脸。

  “有些烫,我们去量一下温度。”

  秋瑶没动,他低下头,把脸埋进陆春宴的怀里。陆春宴在医院里呆了那么久,衣服上都染上了一股消毒药水的气味,秋瑶轻轻嗅着,心里头像是在下雨。

  耳温枪贴入左耳,陆春宴拿出来看了一眼温度,的确是发烧了。秋瑶趴在他的大腿上,他把人捞起来,捋开秋瑶额头上的头发,对他说:“我们去医院。”

  “只是发烧而已,我不要去。”秋瑶抗拒地摇头,他张开手紧紧抱住陆春宴的腰,闷闷道:“你陪我睡一觉,睡一觉后,我就会好了。”

  陆春宴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孩,无奈地叹了口气,轻声道:“不去医院的话,药也要吃的,我去看看家里的药箱,吃了药我们再睡。”

  秋瑶一开始没动,后背被陆春宴轻轻拍了拍,他便慢吞吞挪开了。

  陆春宴从药箱里拿了退烧药给他吃,秋瑶也不管自己能不能吃人类的药,接过后直接吞了下去,又灌了很多水。他吃了药,便拉住陆春宴的手,力气很大,直接把人按在了沙发上。他就像是抱着一个巨型抱枕,脚和手都搁在了陆春宴身上。

  陆春宴哭笑不得,对秋瑶说让他不用使那么大力气,自己又不会逃。

  秋瑶贴在陆春宴耳边,声音绵绵软软,语气却特别执拗,他说:“你会的,你会在我睡着的时候离开我,我害怕醒了后,你就不见了。”

  陆春宴沉默,他想说些什么,可又怕说些什么,因为他的话在秋瑶这里,已经是不可信的了。

  陆春宴大半个身体被秋瑶压着,沙发不算大,他躺在上面,腿都无法伸直,睡久了便会很难受。陆春宴看着靠在自己胸口的秋瑶,心想,这算是小孩给他的惩罚吗?他苦笑着叹了口气。

  秋瑶是真的睡了过去,一觉醒来,已是暮色四合。秋瑶从抱着陆春宴变成了被抱着,他的脑袋蹭在陆春宴胸膛上,迷迷茫茫抬起头来,便见陆春宴微微皱眉。他傻乎乎看着,隔了几秒,听到对方叹气道:“瑶瑶,你起来一下,我的手麻了。”

  秋瑶刚睡醒,反应比较慢,听着陆春宴的话,还想了很久,才慌慌张张地坐了起来。他原本是趴在陆春宴怀里,这样一坐起来,就直接坐在了陆春宴肚子上。陆春宴倒吸一口气,往日淡定从容都丢了去,直接喊道:“瑶瑶,你压到我了。”

  秋瑶第一次听到他这语气,吓了一跳,双手在陆春宴的腹部撑了一下,身体往后倒,直接跌到了地毯上。陆春宴紧跟着坐了起来,见他摔在地上没动,心一下子坠了下去,怕他是哪里摔坏了,把他抱在怀里,刚要询问,便听到秋瑶虚弱道:“陆春宴,我头疼。”

  陆春宴伸手覆在秋瑶额头,吃了药睡了一觉后,热度没有下降,反而是比之前更烫了。

  郭诏安的车快到公司的时候,接到了翻修老宅的工人电话,他按下免提,便听到几声鬼哭狼嚎,对方大叫着有鬼。

  郭诏安一震,立刻把车停在路边,拿起手机扣在耳边,低声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翻修工哆嗦道:“郭助,你们你们这宅子里有鬼,那棵……后院里的那棵桃树……不对劲啊。”他咽着口水,大喘了一口气,而后说:“就刚才我们挪树的时候,眼前突然一黑,等回过神人就在宅子外了,这……这肯定是中邪了,桃树招邪祟,这里头一定有古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