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杀青宴 > 第 26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26

  徐夏靠在电梯角落里,医院里的人太多了,她戴了口罩,眼里露出倦意。

  她终究是临阵脱逃了,她舍不得肚子里的小孩,一想到自己将会永远失去这个孩子,心里头好像被什么给凿了一下,反应过来时痛已经蔓延到了全身。

  那是她的身体,她的孩子,她有选择留下和舍去的权利。

  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腹部,伸手去碰,还什么都感受不到,可却让她落泪。

  电梯的门缓缓打开,拥挤的电梯里又挤进来了一波人,徐夏愣了愣,把口罩又往鼻梁上扯了扯,胡乱抹去眼泪,抬起头时,便见穿着病服跌到电梯里的秋瑶。

  电梯里的人本来就多,他这样一摔,立刻引起了旁人惊呼,纷纷后退。

  电梯门眼看着就要关上,秋瑶半个身体跌在里面,手撑着地,努力了好几次都没爬起来。徐夏皱着眉,在电梯合上时,拨开挡在身前的人,挤了过去,摁了一下电梯按钮,而后弯腰一把托起秋瑶,把人给揽了进来。

  一切只是在几秒之间,可旁人眼里的一瞬间,在秋瑶的视野里,却是陆春宴那一个被无限放慢的眼神。

  电梯门逐渐关上,陆春宴推着许微寒从电梯前经过,像是有光骤然落下,藏在角落里的窥视显露。陆春宴的目光落在秋瑶身上,他们四目相对,呼吸短促。

  秋瑶身后的门开了,他不住地后退,而后跌到,听到陌生人的惊呼,他侧头看向电梯外的陆春宴还有许微寒。

  “是秋瑶?他也在这里?”

  许微寒一愣,下意识仰头看向陆春宴,对方抿着嘴,低声喊了一句“瑶瑶”。

  秋瑶脸上闪现一丝痛苦,那是他不曾有过的表情,他艰难地想要爬起来,可四肢都似乎不听使唤。

  陆春宴扶着轮椅的手松开,似乎想要过去,可旁人的动作比他更快。

  徐夏扶起秋瑶,担忧地看着他,“秋瑶,你没事吧。”

  秋瑶摇头,目光在缓缓合拢的电梯门里捕捉着陆春宴的眼神,一眼万年,在他这里是存在的。

  电梯到了一楼,人流鱼贯而出,徐夏走在秋瑶身边,侧头看着他,见他脸色苍白,憔悴的和上次见到时判若两人,她不禁道:“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也会在医院里。”

  秋瑶看着玻璃大门外的阳光明媚,轻声说:“我想到外面坐一会儿。”

  医院小花园的长凳上,秋瑶坐下后,徐夏眯着眼看了眼天,扭头对秋瑶说:“你等我一下。”秋瑶仰头看她,见她笑道:“我去买些吃的来。”

  像是在医院里野餐,徐夏从楼下超市里买了甜牛奶还有一些面包和关东煮,两大杯的煮物,烫呼呼的冒着热气。她坐到秋瑶身边,把牛奶和关东煮递给他。

  秋瑶憋着嘴,看着眼前冒着热气的关东煮,小声说:“谢谢。”

  徐夏笑了,抬起手来拍了拍秋瑶的肩膀,“不要客气,我看你长得可爱才买给你吃的。”

  秋瑶抬起眼皮,长而分明的睫毛根部还坠着眼泪,可怜的样子让人心疼。

  徐夏也有个弟弟,若是能平平安安长大,现在怕是和秋瑶一样了,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

  徐夏看着他就会想到自己那个早夭的弟弟,心里唏嘘,难免移情,忍不住怜惜秋瑶。

  “秋瑶,刚才摔疼了吗?”

  秋瑶说不疼,徐夏叹气,让他把左手抬起来,秋瑶伸出手,待看到手臂一侧上的淤青,他才后知后觉感到了疼痛。他愣了愣,道:“好像是有些疼。”

  “你这孩子,青了那么大一块,都没感觉的吗?”徐夏皱起眉,又看他消瘦下去的脸颊,抿了抿嘴唇,“也没多少日子,你怎么瘦了那么多?”

  “发烧了,有些不舒服,就不想吃东西。”

  “他不管你吗?”

  秋瑶想了想说:“他管我的,可他事情很多也很累,是我不好。”

  “秋瑶,别这样想自己。”徐夏轻轻握住他的手腕,不知道是在和秋瑶说还是再和自己说,她说道:“喜欢一个人,不是要把自己给忘了。”

  徐夏说了什么,秋瑶是不会懂的,他只是喜欢陆春宴,仅此而已。

  他们说了会话,东西吃了大半,剩下的徐夏让秋瑶带回去。秋瑶领着一个大袋子,乖乖地走到门口。他回头看徐夏站在阳光下朝他挥手,秋瑶愣了愣,转身又朝徐夏这边走来。

  徐夏笑着问他:“怎么了?”

  秋瑶说:“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

  在他眼里,人是那么的复杂,第一个对他好的人类是陆春宴,那个人把他带回了家,给他好吃的,给他玫瑰水喝,对他那么温柔,可却还是让他很难过。

  他是真的不了解人的心思,太难了。

  徐夏听他这么说,就说:“我不是说了吗?你长得很好看,我就喜欢和漂亮的人玩。”

  秋瑶有些不好意思了,挠了挠头发,把手里的袋子换到另外一只手,背到身后,不知道摸了什么出来,拢着拳头慢慢摊平在徐夏眼前。

  “这是什么?”

  秋瑶低头看着,低声说:“是桃树的种子,送给你。”

  徐夏惊讶道:“这能种活吗?”

  “把它放在温水里泡五个小时,然后播种,能种活的,我就是这样……活过来的。”他后半句的声音渐弱。

  徐夏从包里抽了张纸巾,小心翼翼地抱住那粒褐色的小种子,轻声道:“我回去就种,等结桃子了,拿来给你吃。”

  “那要很久了。”

  他低下头,轻轻吁了口气。

  陆春宴把许微寒送回房中,而后小跑到刚才电梯的地方,有在楼下转了一圈,最后是在医院后面小花园进来的地方看到了秋瑶。

  天气冷了下来,小朋友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病服,松松垮垮的衣服披在他身上,走起路来像一片薄纸晃荡。他快步走到秋瑶跟前,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盖在秋瑶肩上。

  秋瑶一声不吭,任由他的动作,陆春宴扫了眼他手里的袋子,问道:“这是谁买的?”

  秋瑶不语,陆春宴叹了口气,牵起他的手拢在自己掌心里。他们走进大厅,电梯那边都是人,陆春宴带着他往楼梯间走。推开了门,感应灯应声亮了,昏暗的楼道亮起,陆春宴半蹲下来,轻轻拉着秋瑶的手,让他趴到自己背上来。

  “我背你上去。”

  秋瑶低头看着,灯光下的陆春宴似乎在发光,英俊的侧脸,温柔的眉目,就连声音都是低低缓缓那么好听。他究竟知不知道,自己随意流露出的一点温情缱绻都是勾.人入地狱的陷阱,他究竟明不明白,如果真的不够爱,就不要去承诺。

  秋瑶那么好哄,死心塌地爱着,快乐的不快乐的都因为陆春宴的一句话一个眼神。

  他脸上又露出笑,抱着陆春宴的胳膊,靠过去,下巴磕在陆春宴的肩膀上,他听到陆春宴说:“刚才对不起……等我反应过来,电梯已经下去了。我不能把微寒一个人留在那里,所以等把他送回了房间后才来找你。”

  “没关系。”

  秋瑶稍稍把脸埋下去,嗅着陆春宴身上的味道,医院呆久了,连身上的气息都变了,他默默想着。又听陆春宴问:“秋瑶,我想把微寒接到老宅子里去,但他不喜欢桃花,院子里的那棵桃树,我能挪到别处去吗?”

  楼梯一步步上去,秋瑶很瘦,背着不沉。

  隔了很久,秋瑶都没有回答,陆春宴困惑,又问了一遍。秋瑶突然伸手抓住了栏杆,他说:“放我下来吧。”

  陆春宴一愣,秋瑶已经挣脱他跳了下来。他靠在栏杆上,半个身体往后倾斜,陆春宴拉住他的手,“别靠那里,不安全。”

  秋瑶皱了皱眉,他看着陆春宴扶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轻声道:“那是你的桃树,你想做什么都行。”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入v啦,到时候三更。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只麻雀啾 3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一只麻雀啾 63瓶;鹤川 20瓶;IrisHST 5瓶;月月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