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杀青宴 > 第 28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订的是大床房, 但那床大概是打折过的, 也就比单人床稍微大了些, 天还没到晚上,房间里却已昏暗。墙壁上是有扇小窗的,打开窗看不到光, 都被外头长在墙角的树枝给挡住了。

  陆春宴重新关上了窗, 拉好泛黄的窗帘,他转过身,看着这个逼仄的小房间, 无声叹了口气,对秋瑶说:“房间只订到了这样的, 今晚只能凑合了。”

  “没关系, 我觉得挺好的。”秋瑶在床边坐下,晃了两下,床“咯吱”响着,他愣了愣。

  陆春宴没忍住笑了出来,走到床边在他身旁坐下, 手臂被秋瑶拉住,他顺势扑上去,在秋瑶耳边吹气,笑道:“还觉得挺好吗?”

  两个人的重量交叠,动一动, 床就晃得厉害,声音更是大。秋瑶也笑了, 埋在陆春宴怀里,小声说:“这个床,怎么听着那么不牢固。”

  陆春宴把他捞起来,在他脸上亲了亲,打趣道:“就是不知道这里的隔音怎么样。”

  开了灯,灯光的颜色是柔软昏黄,他们窝在小床上躺了片刻,算是休息。

  陆春宴开了小半天的车,中间只在休息站停歇过,应该是真的累了,靠在床上很快就睡了过去。秋瑶则是睡不着,他趴在陆春宴怀里,感受他呼吸频率,听他起伏心跳,妄想着自己与陆春宴是一体的。

  到了傍晚的时候,陆春宴悠悠转醒,只是因为刚醒来,身体惰惰地躺着,隔了片刻,飘散的思绪才慢慢回笼,他打了个哈切,低头看着怀里的秋瑶。

  秋瑶最近瘦了些,刚开始见到时那脸上的婴儿肥消失了,一张清瘦漂亮的脸,从任何角度一眼看去,都是让人暗自心惊的美。

  他就这样看着,直到秋瑶睫毛微颤,缓缓睁开眼,仿佛是一个慢动作,一个把美貌放大的慢动作,展现在陆春宴的眼前。

  在那个瞬间里,陆春宴突然觉得眼前的小孩有些陌生,这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下一秒他的脖子被搂住。秋瑶从他怀里钻出来,侧脸贴在他的脖颈边,笑嘻嘻撒着娇说:“你终于醒了。”

  靠过来的是一片温软,陆春宴的后背往床头靠。他的双腿屈起,秋瑶就挤了过来,离得够近了,下巴被陆春宴抬起,他坐在陆春宴的两腿之间,仰起头,都不用说话,酥酥痒痒的吻像是春日里温暖的光那么舒服。

  秋瑶说饿了,他们从屋里出来,来这里祈佛的人的确是多,到了饭点,前面大堂里坐满了人。陆春宴他们过去的时候,位置还不够坐,取了个号,说大概要等半小时才会有空桌。秋瑶就说到外面转转,外面风景不错,空气也比市区好,放眼望去翠□□流。晚霞还没完全落幕,残留的落日余晖把半个山头变得富丽烂漫,陆春宴牵着秋瑶的手,在这夕照中慢腾腾走着。

  他侧头笑道:“别人是饭后散步,我们则是反过来的。”

  秋瑶笑的很单纯,他抱住陆春宴的胳膊,踩过细碎的石子,他说:“我喜欢这里。”

  他们在外面饭前散步了有半个多小时,回去时正好轮到他们。店员招呼着入座,桌子靠在走廊,陆春宴让秋瑶坐里面。大厅里人来人往非常嘈杂,他们点了几个主推菜,味道都还不错,因为还有很多人在厅外等着,也不便多留,吃完了后便回去了。

  他们住的房间没有卫生间,和浴室一起都在外面,是公用的。陆春宴不想和人挤在一块洗澡,便趁着现在浴室里没人,带着秋瑶一块先去把澡给洗了。

  冬天里山中的温度比城市更低,因为要洗澡,秋瑶披了一件长外套里面什么都没穿就出来了,出来后冻得直打哆嗦。陆春宴比他好一些,多加了一件衣服,他敞开衣服把秋瑶拉到自己怀里,走在秋瑶身后,低低沉沉笑道:“不是让你多穿一件吗?”

  “不是还有你吗?”秋瑶缩在陆春宴胸前,后背贴到一片温暖,他吁了口气,“你肯定不好意思让我一个人被冷风吹。”

  “好啊,你是算准了让我给你取暖用是吧。”

  “是啊,是啊。”秋瑶嘻嘻哈哈笑着,正说着话,那公用浴室就到了。

  男女分的很开,他们往左边走,有个中年男人守在外头,见有人来,给了柜子钥匙,让他们脱了鞋进去。进去后绕过一拐角就看到一个布帘子,掀开后里面则是一排排的柜子。秋瑶还没有来过这样的地方洗过澡,有些好奇,“我们待会是一块洗澡吗?”

  陆春宴点了点头,找到了柜子,脱下衣服放进去,秋瑶学着他也把衣服都给脱了。陆春宴接过他换下来的衣服和自己的放在一个柜子里。

  现在还没有人,里头冷冷清清的,陆春宴打开了水龙头,先是冷水,隔了片刻热水才流了出来。他把水温调好,让秋瑶站过来。

  秋瑶浑身湿漉漉的,头发也被打湿了,像只从水里捞出来的小狗。陆春宴从旅行包里拿出洗发露,挤了一些在掌心里,搓出泡泡后放到秋瑶的头发上。秋瑶闭着眼,睫毛上挂着水珠,脑袋上顶着一坨的白色泡沫。陆春宴歪头打量他,捏了一搓泡沫蘸到秋瑶鼻尖,小狗狗变成了小雪人。

  秋瑶特别怕水淋到眼睛里,可又不知道陆春宴此刻在做什么,心生好奇,皱着鼻子,稍稍睁开一只眼。水雾朦胧里,他瞧见陆春宴脸上的笑,他听陆春宴情意绵绵的声音,那个人说:“瑶瑶,你好可爱。”

  陆春宴是怎样一个人,世故圆滑,把温柔当作习惯。这性子端习惯了,也许到了后来,连他自己都忘了自己是什么性子,自私又凉薄的人从来都不会明白别人的真心有多可贵。

  秋瑶会因为他随口的一句话而心跳加速,会因为他带笑的眼而心神不定。那傻乎乎的桃子精还以为这一切都是因为陆春宴喜欢自己,还觉得自己也许就是为了陆春宴而生,他真的好爱这个人类。

  洗了澡,走到外面镜子前,发潮掉皮的桌上放了一个不知好坏的吹风机。陆春宴拿了起来,插上电源后发现还能用,就先帮秋瑶把头发吹干了。

  秋瑶刚洗完澡,浑身软绵绵,半靠在他怀里,像是要睡过去,脑袋磕磕晃晃。陆春宴让他站好,他就稍微动了下,没有多大用处。陆春宴有些无奈,只好伸出手来架住他,好不容易吹好了头发,拍了拍秋瑶干燥蓬松的脑袋,看着他昏昏欲睡的脸庞,无可奈何道:“你先去那长凳上坐一会,把我的外套也披上,别睡着了。”

  秋瑶点了点头,慢悠悠晃过去,刚坐下就听到外面的声音,他一愣,便见有几个人朝里面走来。

  还真是不凑巧,竟然是孟涛他们。

  孟涛刚和徐夏分手,场面闹得很难看,两家几乎是撕破了脸皮,他气不顺,天天在外面喝酒,被他爸骂了好几次。他妈妈是极其宠他,从小都是捧在手心里的,怕他自己一个人出事,出来礼佛时,便把他也给一起拽了过来,和孟涛一块过来的还有他的表哥孟衡。

  俩俩相对,孟涛瞥了一眼陆春宴,就瞧着这秋瑶,刚洗好澡的小男生就跟颗熟透了的水蜜桃似的,雪白的皮肤在灯光下莹莹发亮。他舔了舔嘴唇,呆了好几秒,反应过来,随即恼火嘀咕了一句,“狗男男。”

  孟衡皱了皱眉,他走上前去,微笑着寒暄,陆春宴回应了一声。孟衡又拉了一下孟涛的胳膊,孟涛撇嘴,不情不愿喊了一声。

  陆春宴打开吹风机,热风掠过头发,“轰隆隆”的响声吹进鼓膜,他似乎是没看到孟涛,自顾自吹干了头发,而后走过去牵起秋瑶的手,语气平和,“我们回去吧。”

  孟涛站在柜子前,余光里满是他们的互动,见人要走,他才提高声音道:“陆春宴,你没听见我你打招呼啊,你没长眼睛吗?”

  陆春宴脚步一顿,回头看向孟涛,他说:“我的眼睛是来看人的。”

  孟涛气得面色赤红,想要上前,却被孟衡给拉住了,孟衡提醒他:“别闹事。”

  孟涛挣开手,看着陆春宴和那小孩离开,他转过身去,狠狠踹了边上柜门一脚。

  孟衡若有所思,他侧头问孟涛,“你之前和我说,陆春宴和许微寒在一块了,怎么现在看,他身边是有人的啊,许微寒那性格能接受?”

  孟涛皱眉,露出一脸厌恶,“谁知道呢,我看到是许微寒哭着喊着贴上去的,这帮同性恋谁爱谁混乱得很。”

  “别这样说,都是爱,大家平等的。”

  孟衡这么说,孟涛愣了愣,斜眤过去,蔑视道:“我都忘了,表哥你不也是喜欢男人吗?”他像是刚想起来,抱着手臂慢慢站直,把那一腔无处可发的怒气撒到了孟衡身上,昂起头高高在上似的,他说:“我不和同性恋一块洗澡,太恶心了,你先出去,等我洗好了再进来。”

  孟衡呆了呆,僵了几秒,慢慢扯开一个笑,若无其事道:“也好,那我先出去了。”

  他从里面出来,外头的天已完全暗下,只有零星几盏灯,幽幽暗暗照着这一片寒冷。

  孟衡靠在墙壁外,缓缓叹了口气。

  秋瑶和陆春宴回了房间,刚才洗澡的时候,陆春宴给他全身都涂上了沐浴乳,那味道香香甜甜的,头发也洗的很干净,比他自己洗的舒服多了。他很开心,觉得自己全身都滑滑的,穿着舒服的衣服,顶着蓬松的头发,在小床上滚了好几圈,最后被陆春宴给抱了起来。

  “怎么还像个小孩。”

  秋瑶回答不出来,他觉得如果陆春宴永远都对他这么好,那么他可能会一直都这样,长不大的,像个人类小孩。

  他用脑袋去撞陆春宴的胸膛,轻轻撞了两下,又往上蹭,头发擦过陆春宴的下巴,他软着声音说:“我能亲亲你吗?”

  “这个不需要来问我的,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秋瑶重复着这句话,张开手搂住陆春宴的脖子,没什么技巧的吻,像是在咬人,牙齿磕在嘴唇上,陆春宴忍着笑让他胡乱亲着。

  啄了好几口,狭窄的床根本没有发挥的余地,陆春宴听着那“嘎吱”几声,慢慢停下来,叹了口气道:“还是睡吧。”

  秋瑶出了些汗,陆春宴替他擦掉,随后抱住了他。

  说是要睡觉的,可关上灯没多久,秋瑶从陆春宴怀里钻出来,他嘀咕道:“隔壁好吵。”

  陆春宴沉默,几秒后,翻身覆上,低头吻了一下秋瑶的嘴唇,声音沙沙哑哑的,他说:“我们也可以。”

  秋瑶在昏暗里吃吃笑了,用着气音,非常不害臊,“我们能比他们更响吗?”

  陆春宴的动作一顿,“试试就知道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