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杀青宴 > 第 30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救护车的声音尖利刺耳, 秋瑶呆呆站着, 有人把他挤开, 他看着陆春宴被扶上救护车。秋瑶的身体微动,他听到有人说:“快上来。”

  他被推了一下,打了个趔趄, 快要摔倒时, 有人将他拉住,捞了上去。

  救护车内,医护人员脱掉了陆春宴的外套, 深色的大衣模糊了鲜血的颜色,里面的毛衣已经晕开了一片触目惊心的猩红。

  医护人员给陆春宴做了止血, 秋瑶捂着嘴, 呆呆地看着他。陆春宴忍着疼,眉头紧皱,他瞥见秋瑶脸上的惊恐,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想要安慰他, 让他不要害怕,可却一句话都说不出。

  陆春宴流了很多血,秋瑶的视野被那抹红布满,浑身都在发抖。

  他坐在角落,听着陆春宴越来越虚弱的气息, 听着救护车急促的鸣笛声,像是魔音, 轻的重的,都变成了一根根针,扎在心里。

  救护车好像变成了一列驶向无名地的火车,秋瑶和陆春宴坐的那么近,明明是伸手就能碰到的距离,可却放佛坐在那火车的两端。那么长的火车,车身摇摆,呜呜响起轰鸣,每一下都在凿着秋瑶的心口,很疼很疼。

  到了医院,秋瑶看着陆春宴被推进去处理伤口,他在外面站着,脑袋昏昏沉沉,身上都是陆春宴的血,没人敢接近。他一个人在角落里站了一会儿,护士拿了一件男同事的衣服过来让他去卫生间洗洗,秋瑶不想离开,指着门口说:“他什么时候出来?”

  “还要一会儿,你还是先去换件衣服,坐下来休息一下吧。”护士顿了顿,看了看周围说:“身上的血迹会影响到别人的。”

  秋瑶一愣,他扯了一下身上的衣服,低声说好。

  身上的衣服是不能穿了,秋瑶在卫生间里折腾了很久,护士给的衣服不太合身,宽宽松松的一件长袖挂在他身上,裤子也很长,他弯腰把裤腿挽起,踉踉跄跄往外走,回去后便看到手术室门外站了一群人。

  秋瑶拎着裤子,在人群外慢慢站定,他试图往里看,却什么都看不到。

  许微寒一接到消息便让人送自己过来了,他坐在轮椅上,守在手术室门外,他的母亲站在他身边,低声安慰道:“你就放心吧,春宴他不会有事的。”

  许微寒摇了摇头,心里乱得很。

  没过多久,陆春宴的父母也来了,警方也过来询问他们。

  “是他吗?”

  突然有人指向秋瑶,秋瑶一愣,便见那边的人通通看向自己,而后有人说:“是他,刚才和陆春宴一辆车里的。”

  许微寒的视线投向秋瑶,秋瑶揪着那件不合身的衣服,努力地挺直着后背。

  两月份,是要过年了,走廊侧边的窗开了一条小缝隙,冷风往里灌。风是极冷的,可众人的审视目光更冷,秋瑶僵硬地站着。有人问他是陆春宴的什么人,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和陆春宴,从来都是陆春宴说了算。

  他小心翼翼祈求着那个人类能够多爱自己一些,仿佛是走在独木桥上,每一步都是蹒跚都是忐忑,走错了便坠下去了。

  就如现在,他站在人群之外,站在寒冷的风里,他距离陆春宴那么近又那么远,中间隔了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目光注视,这就好像是一条深壑,一块巨石,掉下去砸下来都会把他碾碎。

  到最后,竟然是许微寒替他解围。他是陆春宴从小到大的至交,就算是此刻,他也是有话语权,就算陆春宴的父亲怀疑他和自己儿子之间的关系,可碍于两家情面也并未多说。

  许微寒告诉众人秋瑶是他和陆春宴的一个朋友,大家关系都不错的。说完他看向秋瑶,眼神示意他顺着话说下去。

  秋瑶点头称是,便在这时,手术室的门打开了,陆春宴由护士推出来,打了麻药,他昏昏沉沉躺着,能听到周遭的说话声,眼皮轻轻颤动,身体却无法动弹。

  护士推着他进了病房,秋瑶看着他们都进去了,也想跟着,刚抬步,手臂突然被拽了一下。他愣怔,接着就听到一个严厉的女声道:“我不知道你是春宴的什么朋友,总之我告诉你,现在这里不需要像你这样不相关的人。”

  说话的是陆春宴的母亲,她瞧着眼前这模样漂亮的男孩,神色冷厉。

  陆母一直都是笑盈盈的,可这也只是在陆春宴面前。陆春宴的事情她不是不知道,只是一直当儿子是在玩玩,玩够了就还是会把心思放到正道上。至于陆春宴的那些情人,她是一个都看不起的。

  麻药很快就散去了,陆春宴醒来时,天还没暗下去,夕阳的光很美,落在窗沿上像是镀了一层碎金。许微寒坐在床边,平板放在膝盖上,低头看着屏幕,他听到响动,抬起头来,见陆春宴醒了,就推着轮椅往前挪了挪,他问:“你感觉怎么样?”

  陆春宴皱着眉,慢吞吞吐出一个字“疼”。

  许微寒歪着头叹了口气,“没办法,忍着点吧。”

  陆春宴的睫毛恹恹垂下,脸色苍白,眼睑下不知是睫毛投下的阴影还是因为失血过多而发青的憔悴。许微寒看了他一会儿,突然说:“陶晓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

  陆春宴一震,许微寒的手指敲打着自己的大腿,几下后低声道:“你不要觉得有负担,这根本没什么,我的腿还是能站起来的。”

  陆春宴张了张嘴,最后只干涩地说了一句,“是我害了你。”

  许微寒笑着摇头,而后说:“你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我不想要你的怜悯。”

  陆春宴沉默,片刻后许微寒说:“阿姨和叔叔应该知道你和那个小孩的关系了,他们不让他进来看你,他就一直站在外面。”

  陆春宴一震,许微寒说:“不过……刚才你助理来了,我就让郭诏安先带他回去,一直在那边站着也不是个事。”

  “谢谢你。”陆春宴的后脑勺陷在枕头里,太阳穴胀胀的疼,他舔了一下嘴唇,低声道:“我手机在这吗?我想打个电话给他。”

  “你等一下。”许微寒移动轮椅,去把放在沙发上的手机给拿了过来,他按了几下,回头道:“没电了,我让人给你去充电。”

  “算了,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要说。”

  郭诏安是接到了许微寒的电话才知道陆春宴出事了,他把已经买好了的回家机票给退了,直接开车去医院,刚上去便看到秋瑶一个人孤零零站在门口。身上的衣服单薄,裤脚挽得高了些,露出冻得发青的脚踝。

  他连忙跑过去,脱了身上的大衣直接披在秋瑶肩上,秋瑶都没动,不知道在想什么。郭诏安皱了皱眉,对他说道:“秋瑶,你这是怎么了?”

  秋瑶慢慢抬头,可能因为郭诏安是熟人,也可能因为郭诏安是在事故后唯一对他流露出关心的人,没有任何预兆,他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他心里有多害怕有多无措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好害怕,真的好害怕。

  郭诏安吓了一跳,问了好几遍,听到秋瑶断断续续道:“陆春宴受伤了……我……我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我什么都不知道……他们不让我进去。”

  刚才电话里许微寒已经把现在的情况都和郭诏安说了,郭诏安叹了口气,连声安慰着秋瑶,告诉他陆春宴没事了。

  秋瑶本来就瘦,此刻看着就更是摇摇欲坠的样子。郭诏安总觉得秋瑶就是个小孩,这孩子和陆春宴在一起,还是陆春宴占了便宜,他心里有些可怜秋瑶。

  “老板的爸妈待会就回来了,他们既然知道了你和老板的关系,我们还是先回去,等他们走了,我再带你过来好不好?”

  秋瑶不吭声,显然是不想走的。郭诏安没办法换上了哄小孩的语气,他对秋瑶说:“你先回去换一身衣服,穿成这样待会怎么去见老板?”

  秋瑶这才动了动,郭诏安耐着性子继续道:“老板他真的没事,待会等他醒了,肯定会找你的。”

  秋瑶点了点头,答应先回去了。

  他回到家中,洗了澡又换了一身衣服,之后便一直捏着手机,等着陆春宴的那通电话。

  陆春宴几天之后便出院了,他的手机早已充上了电,郭诏安来了几次电话,告诉他秋瑶想要过来看他,却都被他给拒绝了。

  这几日,他昏昏沉沉想了很多,想着自己以前做过的错事,一次又一次的感情被他当做了避风港,自己得以消遣,却让别人受伤。这次的事,是他自作自受,若不是他从前那样践踏别人的真心,也不会有这一茬。

  秋瑶也是……

  陆春宴根本无法让自己全心全意去对待秋瑶,他想,他的爱里面永远会多一个许微寒,永远会更在意许微寒。

  他配不上秋瑶的全心全意。

  开了一盏灯的客厅,电视里是嘈嘈杂杂的声音,秋瑶的手机被他摁得快没电了。他从沙发上起来,跑到插座旁把手机充上电,绿色的小格子上浮现一个闪电的标志。他看着屏幕,下一秒,手机震动响起,陆春宴打来了电话。

  他等啊等,一直在等。

  等着陆春宴的电话,盼着他身体痊愈,想着他快点回来,朝他撒撒娇,对他说,我好想你,我好担心你……可这些他都没等到。

  几个未眠的昼夜,湿了领子的衣服,整颗心都好像放在油锅里反复煎炸,几日煎熬换来的是一句,“秋瑶,我们分手吧。”

  悬在半空的巨石终于砸了下来,秋瑶一觉踩进了悬崖,摔下去时,连天空都看不到。

  他们隔着手机,看不到彼此的表情,秋瑶沉默,几个缓慢沉重的呼吸后,他说:“我想见你。”

  陆春宴没有应,而是说:“你现在住的房子给你,还有我会让郭诏爱给你打一笔钱,另外你还有什么想要的就和我说,我都可以给你。”

  “我想要你,你给我吗?”秋瑶快要哭了,他在客厅里来回走着,走着走着又突然蹲了下来,他对着手机,失声哭道:“我什么都不想要,我只是……我只是很喜欢你。”

  陆春宴低声道:“秋瑶,别喜欢我了,我配不上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