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杀青宴 > 第 32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长成大树的时间中, 秋瑶几乎大部分时间都在休眠, 春去秋来, 年复一年的等待,等待着从小树苗长成大树,等待着开花, 等待着结果。

  对于一棵树来说, 等待就是他漫长生命里的一部分。

  陆春宴丢下那句话便挂断了电话,没有给秋瑶任何机会。

  秋瑶拿着手机,整个人都在抖, 他对着手机喊了几声,只能听到“嘟嘟嘟”的忙音。

  他愣了愣, 抿着嘴, 不愿相信陆春宴在电话里的话,捧起手机手指哆嗦着想要回拨回去,可之后无论如何打,都是打不通了。

  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没有人接。

  郭诏安收到陆春宴的信息, 让他去办一下公司旁边那套公寓的房产转移手续。这种事郭诏安做过几次,陆春宴之前换女朋友就跟换衣服似的,如果不谈真感情,他的大部分女友对他这人都还挺满意的。毕竟一分手就能捞到车子房子,平时出手也阔绰, 谁不满意。

  秋瑶在陆春宴身边也都快一年了,去年冬天过来的时候, 还是个单纯的每天只知道傻乐的小男孩,谁会想到过了一年,会是这幅局面。

  郭诏安把材料准备齐全后来到公寓,从电梯里一出来便看到公寓门口一个模糊的黑影,他愣了愣,快步走过去,感应灯亮起,是秋瑶蹲在了门口角落里。郭诏安心里一紧,走到门口,两手扶着秋瑶的肩膀,把他给拉了起来,他叹着气说:“你怎么蹲在这里?”

  秋瑶低着头,小声说:“我在等他。”

  郭诏安哽了一下,低声道:“老板让我过来,和你说一下房产转移的事情。秋瑶,我们到里面去说吧。”

  秋瑶眼皮微微撑开,想要说些什么,郭诏安把门推开,先拉着他进屋了。

  屋里头竟然比外面还冷,郭诏安一进去就打了个哆嗦。他脱了鞋,看着站在门口纹丝不动的秋瑶,叹了口气,对他说:“你这样会生病的,老板要是知道你这样子也会担心的。”

  “他会担心吗?”

  秋瑶抬头看他,郭诏安心里不忍,错开了眼。他走到阳台,把门窗拉上,灌进房子里的寒冷被挡在了玻璃窗外,比刚才好了些,郭诏安又找到了空调遥控,打开了暖风。

  这几天气候都阴沉沉的,太阳被云层遮住,白天里房间中也是阴郁黯淡。郭诏安开了灯,他把文件放在桌上,想了很久,还是开口道:“关于房子的事情,秋瑶……我这里需要一些你的资料,身份证户口本有吗?”

  秋瑶不知道在想什么,反应很慢,隔了很久他说:“我没有身份证,也没有家人。”

  秋瑶抬起头来,他望着郭诏安,轻声道:“这个世界上,陆春宴是我认识的第一个人类,我之前把他当做我的家人,可他现在不要我了,我就不知道谁还是我的家人。”

  郭诏安鼻子酸了,他撇过头,咳了一声。

  这件事情,郭诏安终究是没有办成,回去后他也同陆春宴说了。陆春宴半天没吭声,郭诏安以为他是没听清,便又重复了一遍。陆春宴才说道:“随他吧。”

  郭诏安在心里叹息,缓缓点了点头。

  一切照旧,那间房子里依旧没有会有阿姨来打扫做饭,郭诏安每星期也会过去,就像是之前秋瑶表露心意被拒绝苦等陆春宴的时候,然而唯一不同的是,那次他等到了,这一次他等不到。

  今天春节大家过的都不太好,陆春宴带着伤回家住了两天,陆母便开始变着法给他安排相亲。陆春宴没办法,只能匆匆从家里逃了出来,一个人住进了酒店,开了电视,听了一夜的过年好。

  许微寒住在老宅子里,这里请了四五个护工,可他终究是心高气傲的人,不愿叫人来照顾自己。除夕夜那天,他在浴室里摔了一跤,双腿无力,尝试了很久都没能爬起来。

  徐夏怀孕的事被家里知道,她母亲不接受女儿未婚有孕的事,背着徐夏去找了孟家,被徐夏拦住。徐母指着徐夏的脸哭喊着说她会后悔的,徐夏也哭了,一边哭一边说,嫁给孟涛我才会后悔。

  陶晓还被押在看守所,她捏着陶媛的照片,听着外面烟花响起的声音,慢慢搂紧了自己。

  孟衡从一场酒局里出来,吐了很多,晕晕沉沉上了一辆车,司机问他要去哪里,他说不知道,一直开吧。

  秋瑶站在公寓门前,听着从对门传来的笑声,他站了很久,一直等到零点的跨年钟声结束,他从黑暗中落幕。

  桃树被移栽到了后门墙角那边,是个偏僻不显眼的地方,春天到的时候,桃花开了满墙头都是,不过很少会有人过去。除了每天浇水的花农会夸这花开的真好外,就再也没有人夸过他了。

  郭诏安本以为陆春宴和秋瑶分开后,会同许微寒在一起,毕竟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他对于许微寒的关心已经超出了友情。

  可让人费解的是他们并未在一起,两个人的关系还是如从前一般,不远不近相处着。

  许微寒的腿反反复复,一直好不起来,中医西医都寻了一遍,最后只得出一个结果,那就是可能之后都要靠拐杖行走了。

  许微寒本还是抱着些希望的,乍一听到这个,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做如何反应。

  那日,他们从医院回来,车子开到了门口,还不等陆春宴去拿拐杖,他已经拉开了车门,自顾自的下车了。

  脚踩在地上,其实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只是一种无力感,像是踩在一团棉花上,落不到实处,接着身体一歪,人就直接栽了下去。

  陆春宴立刻去扶他,却被许微寒一巴掌推开,“你别动,让我自己爬起来。”

  陆春宴僵在原处,所有人都没有上前,气氛死寂,只有许微寒强忍着的哽咽和急促的呼吸。

  上午下了一场雨,地上还是湿的,他摔在水洼里,一身整洁的衣服都给弄脏了。膝盖蹭在地上,质地不菲的布料被磨了一次又一次,快要破了。在许微寒即将要崩溃前,陆春宴上前,把他抱了起来。

  他对着许微寒不停地说没事了对不起,可他的道歉又那么苍白无力。

  春雨之后,桃花落了一地,有几片飘到了墙内,沾在了潮湿的青石板上。高出墙头的桃花枝干上还坠着未全都凋谢的桃花。

  陆春宴搂着许微寒进屋,医生很快就来了,许微寒的手肘上擦破了一块皮,消毒包扎后,靠在床上闭着眼。

  许微寒情绪低落,并不想多说什么。陆春宴从屋子里出来,许微寒现在住的地方就是他以前的那间屋,轻轻合上了红木色的门。他走到长廊上,站在空荡荡的后院里,环顾四周,缓缓叹了口气。

  第一次见到秋瑶就是在这里,那天的桃花开了,秋瑶站在桃树下,满枝头的桃花,风一吹花瓣落下,像是在下雨。

  空气里飘散着若有若无的香气,陆春宴在院子里站了片刻,而后朝外走去。

  那天之后,秋瑶就好像是凭空消失,再也找不到那孩子的踪影了。

  人不可能会消失的无影无踪,陆春宴也让人去找过,却什么也没找到。秋瑶这个人,仿佛只有名字存在过。

  陆春宴其实并不常到宅子里来,年后他就变得很忙,常常世界各地飞。许微寒倒是很清闲,最近没那么冷了,他就时常在院子里练习走路。

  入夏后,那棵十几年无花无果的桃树终于结出了桃子,缀满了枝头的桃子,由青色慢慢转粉,快要熟透的时候,被花农摘了下来。

  三伏天里,蝉叫了个不停,西瓜从水井里捞上来,碧绿的皮面上泛着一层凉意。陆春宴穿着一件薄薄的短衫从院子里走过,他打开门,走进房内,没过多久便听到屋子里的吵声。

  郭诏安留在门外,太阳太大了,挂在墙头的树枝恹恹耷拉着。他眯着眼瞅了一眼,干站了五六分钟后,走到院子里拿了个水壶,往里灌了些水,他绕过矮墙,走到了院子外。郭诏安走到桃树下避阳,顺便给树浇了些水。

  十来分钟后,陆春宴从屋子里出来,郭诏安听到声响,立刻挺直了背,朝里走去。

  陆春宴站在长廊下,单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浅色的衣服上是一滩水,他低着头,看着脚边的光晕。

  “老板,你这衣服怎么湿了?”

  “被泼了一杯水。”

  郭诏安一愣,陆春宴抿了抿嘴,对郭诏安说:“替我把去瑞士的机票取消掉吧,微寒他不想去。”

  “可医生不是说了,到那边去治疗,他的腿就有可能完全恢复吗?”

  陆春宴不语,摇了摇头,“算了吧。”

  他是好不容易咨询到了有能力治疗许微寒的医生,寻了许多关系才牵上了线,匆匆赶来,却被骂了一顿和泼了一杯水。陆春宴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做什么,只像是白高兴了一场,又像是偶然被自己找到了一个小窗又被堵上了。

  他瞥见郭诏安手上的水壶,愣了愣,轻声问:“你拿着这个做什么?”

  郭诏安撇过头指了指墙上冒尖的桃枝,“给那桃树浇水用的。”

  陆春宴的视线顺着他指着的方向看去,能看到一片碧绿的树叶簇在墙头,有几段往下坠着。他只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陆春宴都没有来,他和许微寒明明都已经互相表明了心意,可不知道为何,他们的关系却越来越远。

  入秋后,桃树开始落叶。许微寒拄着拐杖走到院子里,他让人在院中摆了一张藤椅,他慢慢坐下去,拐杖竖在一边。

  风吹得很缓慢,秋天的风总是这样,天空看着很低,云变得多,风慢慢腾腾柔和地吹拂在脸上,泛着不燥不热的凉意。许微寒靠在藤椅中,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为什么不去治腿?”

  什么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许微寒缓缓睁开眼,夕阳落日,云是被晕开的水彩,浅粉色的光晕里包裹着一个人,像是春日里盛开的桃花,漂亮到会让他也心生嫉妒。

  是秋瑶……那个被陆春宴留在身边整整一年的男孩。

  许微寒用手抓住藤椅两侧,坐直了身体,他视线朝上,而后听到秋瑶问:“你为什么没有和他在一起?”

  “你怎么会在这里?”

  许微寒没有回答,而是盯着他。

  秋瑶走近了些,漂亮的脸落进霞光里,光线几乎把他穿透。

  许微寒缓缓睁大眼,呆滞地看着他。

  秋瑶说:“我不是人类。”

  “这是梦吗?”许微寒的嘴唇微张,满脸不敢置信。

  “你就当这是梦。”秋瑶一步步靠近,他的话像是在催眠。许微寒的情绪渐渐平和,回到了之前的问题,秋瑶问他:“陆春宴喜欢你,你也喜欢他,为什么你们不在一起?”

  陆春宴把他赶走,腾出位置来,不就是为了来爱许微寒的吗?可是……为什么他们依旧是分开的,为什么陆春宴仍然不快乐。

  “因为不能,我和他是不可能的。”许微寒低声道:“大家都是身不由己,活在这个圈子里,就要遵守一些规则,因为只要踏错一步,之前的所有努力就都白费了。”

  他顿了顿,一滴眼泪攒在眼角,他说:“而且,我也没有把握,他会永远爱我,我输不起。”

  他看着许微寒,他可能隐隐约约能够明白许微寒的意思,却因为明白了,所以能加难受。他做梦都想得到的爱情,在许微寒这里竟然可以轻易放弃。

  这些人的世界,陆春宴的世界,包含了太多的权利与欲望,这些玩意儿给他们带来了一切也毁了他们的一切。他们用网把自己编织在了茧里,过了许久许久,破茧而出的也不会是蝴蝶,而是另一种没有翅膀的飞蛾。

  呼吸的节奏变了,秋瑶的喉咙发涩发酸,几秒之后,他又问:“为什么不去治疗你的腿?”

  沉默了很久很久,久到秋瑶以为许微寒清醒了过来,却听到他说:“我要让他欠我,我要让他这辈子都忘不了我。”

  秋瑶突然抓住了许微寒的手腕,他力气很大,许微寒的身体一抖,瞬间清醒了。他看着眼前的秋瑶,倒吸一口气,惊怒道:“放开。”

  秋瑶没有管他,而是直接把他给拽了起来。

  随后俯身低头,微微眯起眼,他说:“我也想让他欠我。”

  后院的门被推开,闻声而来的护工看到春光骤亮,花瓣像是风暴,漩涡中心的两个人几乎交叠,她张大嘴尖叫着有妖怪。

  许微寒只觉得眼前一黑,而后刺骨的疼痛从腿部传来,他叫出了声,想要挣脱,手臂却被紧紧抓住。秋瑶的脸色越来越白,他狠狠盯着许微寒,脑袋里浮现着另外一个人的脸,他轻声道:“我好羡慕你啊,能被他这么爱着。”

  剧痛席卷全身,许微寒直接晕了过去。在更多的人赶来前,秋瑶放开了他,而后消失在了暮色中。

  宅子里慌乱成了一锅粥,看见妖这件事被沸沸扬扬传着,有人不信,有人却非常相信,这其中就有许微寒的母亲。

  她早就说过这个宅子不干净,可许微寒便是打破了头都要住在这里。她之前找了大师,里里外外都让人看了一遍,还把那棵招邪祟的桃树给挪到了墙外,却没料到这妖竟然是之前跟在陆春宴身边的人。

  她现在想想都觉得浑身发冷,给陆春宴打了电话,让他快些回来。

  自那日被痛晕过去后,许微寒是在第二天醒来的。醒来后身体并无异常,甚至是觉得比以前更有精神了。可因为秋瑶的事情,宅子里人心惶惶,许母让许微寒赶紧离开这里。

  许微寒沉默了片刻,却说不想走。

  他并不害怕秋瑶,现在想想,秋瑶的那句话似乎另有含义。他知道秋瑶不会害自己,可秋瑶究竟想要做什么,他还不知道。

  之后又过了几日,许微寒发觉自己竟然不需要拐杖就能步行,虽然走起来时依旧不稳,可比以前已经是好了太多了。

  仍然是快傍晚的时候,他让院子里的人都出去,晚霞很漂亮,他坐在那张藤椅上,闭上眼等了许久。风似乎变大,周遭的空气流动的很快,他睁开眼,看着站在眼前的秋瑶。

  秋瑶低头看着他,轻声道:“你快好了。”

  许微寒抬起头,问:“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不想让他欠你。”秋瑶说着伸出手,“把手给我。”

  许微寒没有动,秋瑶便直接拽过许微寒的手腕。

  许微寒大喘一口气,身体立刻软了下来,那股疼又来了,从他脚底心蔓延,让他几乎失声痛叫。他陷在藤椅里,秋瑶白着脸,慢慢松开了手,最后看了他一眼,便要离开时,就听一个熟悉的声音。

  秋瑶一震,继而转头,艳光褪去,沉沉暮色里,陆春宴站在院外,他几步上前,用手拂开了秋瑶,挡在了许微寒面前。

  互相对峙,视线变成了战场上的兵器,手无寸铁的妖被人用剑狠狠刺入心口。

  陆春宴警惕地看着秋瑶,低声道:“你对微寒做了什么?”

  秋瑶摇头,苦笑了,“我能做什么?”

  陆春宴说:“你是妖吗?”

  秋瑶抿着嘴,两颊绷紧,他问:“你们都是这么称呼的吗?”

  陆春宴又问了一遍,“你是妖吗?你要害许微寒吗?”

  秋瑶张嘴,刚想说话,突然一震。

  陆春宴瞳孔巨颤,呆呆地看着秋瑶在自己面前倒下。

  在秋瑶身后,有人收回了那把桃木剑。

  一滴血都没有留下,只有逐渐透明的躯体,他的确是妖。

  陆春宴没有作为,或者说他也呆住了。

  秋瑶仰头看他,目光中的痴缠纠葛通通归为死寂,他说:“我的确是妖,可我没有害过人,我只是喜欢你……只是喜欢你,而你却要我的命,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陆春宴反应过来,倒吸一口气,跪在地上,伸出手想要抱住他,手指在空气里摸索,什么也没碰到。

  “是只花妖,你们看墙外的那棵树。”

  抬头看去,枯黄的落叶被风扬起,挨着墙头的桃树再也不会生出新叶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