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杀青宴 > 第 36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孟衡举着酒杯和人寒喧, 他刚用二十万拍下了一副福利院自闭症儿童的画。身边的人夸他眼光好, 他点了点头礼貌性微笑。

  地产项目负责人就坐在他左前方, 离得不远。几轮慈善拍卖后,现场的气氛没有一开始那么拘谨,孟衡站了起来。

  假想中的谈判对手此刻正坐在角落里, 孟衡用余光看去, 能看到那位曾风光无限的陆总落寞在阴影中独酌。

  端闻主持从台上下来,问及雪庭在何处,几个师兄弟指向外边, “去园子里看花了。”

  这次下山,雪庭就不回去了。他本来就不是寺中弟子, 住在寺内, 只不过是因为方便。他从宴会厅里出来,室外的天色已暗,走廊上的灯亮着,雪庭走到廊外,便看到几株桃花盛开的很漂亮。

  陆春宴摇摇晃晃从里面出来, 他扯开紧着脖子的领带,缓缓吸了口气。

  从前那样的寒暄客套场面,杯酒之间,谈笑风生,说的都是假话, 想的都是算计,这本该是他最习以为常的, 可如今他却只想逃开。

  陆春宴何曾这么狼狈过,他扶着墙壁走着回头路,想着离这里远一些,再远一些。

  直到……看到了那个人。

  雪庭站在缀满枝头的桃花下,扬起风时,桃花洋洋洒洒在他身侧卷起。身后响起脚步声,他回头看去,目光落在了陆春宴的脸上。

  他并不认识陆春宴,只因为他从未和这个人接触过。

  可在意识的另一端里,他是知道这个人的。

  那是属于秋瑶的感情,那份卑微到了谷底的感情。

  陆春宴站在他身后,表情像是在回忆,心里慌乱不安,犹豫再三还是叫了雪庭的名字。

  雪庭回头,平和温润的眉眼镀上一层冰,他问陆春宴,“你说,桃树枯萎时,他是什么感觉,会不会疼?”

  陆春宴一震,心口好像被狠狠踹了一脚,他不敢置信地看向雪庭,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雪庭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低声道:“爱你的秋瑶,那只是我要丢掉的一缕妄念。他的确是傻,修成了精,却爱上了人,好不容易得来的那些鸿运,都被他给弃了。”雪庭微微一顿,歪头侧目,看了眼陆春宴脸上的震惊,这表情似乎戳到他痛处,他皱起眉,语气越发冰冷。

  “桃木剑伤不了他,我把他从那个俗世带了回来,可他却求我,要我帮他做一件事。”

  陆春宴嘴唇颤抖,神色呆滞,喉咙好像被撕裂,哑着嗓子问:“什么事?”

  “他去了忘川,把陶媛迟迟不愿离开的魂魄度化了。”

  “陶媛?”陆春宴重复着这个名字。

  一片桃花落在雪庭的肩膀上,那不像是花,倒像是一场严寒酷雪。

  他说:“你知道厉鬼的魂魄该如何度化吗?要用三千业火烧尽,可那火该如何点燃,陆春宴,你知道吗?”

  “……”

  “是我把他点燃的,他取下了自己的一截木枝,那是他的手臂,点燃了火可还不够,于是他又卸下了自己的腿,可还不够,最后他哭着求我帮他。我看着他变成一截木头,我拿着他……点燃了这一段恶果。”

  “……”

  “你犯下的恶果。”

  陆春宴伸手覆在胸膛左侧,心脏好像不会跳了,他狠狠揪住,摇着头,还不愿相信。

  雪庭的目光仿佛是从高处落下,他对陆春宴说:“如此下来,他就真的活不了了。”

  雪庭说完这些,拍掉了肩膀上的桃花,从陆春宴身前走过。

  陆春宴伸手妄图去拉他,可却只是捞到了一团空气。

  他仰头看着雪庭,忽然道:“痛吗?”

  雪庭的步伐一顿,没有回头,丢下两个字,“很痛。”

  他走得很快,渐行渐远,缓缓消失在了陆春宴的视线中。

  那天夜里,陆春宴又做梦了。

  梦中人依旧是秋瑶,他梦见自己带着秋瑶回去,乡下僻静的宅子,在春天时,田地里的油菜花都开了,黄灿灿一片,空气漂浮着香气。

  秋瑶走在他前面,他们明明离得不远,可他却无论如何都靠近不了。他站在后头喊了一声,秋瑶停下来,风突然变大,吹起了地上的枯叶,他看到秋瑶转过来的脸,半张脸都被烧没了。

  他心中一怵,后退半步,只觉得心里好像碎开。他站定后,往前走,秋瑶的脸就在他眼前仿佛瓷器复原一般,一点点黏合重塑,变成了一个完好的模样。

  他盯着秋瑶,朝他伸出手,声音像是在哭,他说对不去,他说和我回去,他说着一切道歉的话,他好想把心刨出来。

  眼前似真似幻的秋瑶没有伸手,他用那种类似于雪庭的目光看着。

  陆春宴听到他说:“陆春宴你有爱过我吗?你对我究竟是愧疚还是爱?”

  “我爱你……我”

  “你又在撒谎。”

  “你是不是觉得我傻,就好糊弄……”秋瑶那张支离破碎的脸上露出悲伤的神情,他说:“你从来不在意我。”

  “不……”

  “我努力变成你喜欢的样子,我一点都不可爱,可我又想是不是只要表现得可爱一些,你就会让我留下来。狗取悦主人的时候不都这样吗?”

  “秋瑶……”

  “陆春宴,我现在不想取悦你了。”

  秋瑶在他面前彻底碎了,连一丝妄念都被撕开碾成了一百万片。

  陆春宴从梦中醒来,昏黑无光的市内,他慢慢爬起来,抬起手掠过脸颊,摸到了一手的湿迹,是冷汗又是眼泪。

  他又哭了,他想我不是后悔也不是愧疚,我是真的爱你。

  在和你相处得一整年里,我有在意过你,也有规划过未来,有想过要好好的照顾你,可如今说什么都晚了。完成不了的承诺就是谎言,是他撒了谎,是他辜负了秋瑶,也是他害了秋瑶。

  骊山寺的僧人由慈善晚会主办方安排在附近的酒店住下,雪庭回到酒店时,便由小师傅请着去了端闻主持的房内。

  他这段时间,去山里的时间越来越长,端闻主持也知道他是要从寺中离开了,难免会有不舍。问及雪庭要去哪里,雪庭摇了摇头,他自己也不知道。

  他是骊山寺里的一棵菩提树,从有意识起就一直在修行,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听着佛音。岁月流逝,他也逐渐撇去了大部分的感情。那秋瑶只是他一丝多余的妄念,妄念成了果,等到凋谢时,他自然会把种子收回。

  他本来是对什么都不感兴趣的,可那一年里秋瑶经历过的事,总是会在他心中浮现。

  那个人说的话,做的事,他都记得,就像是他自己经历过的一样。

  雪庭心里产生了杂念,有了困惑,修行停滞,这让他越发对那个叫做陆春宴的人类心生厌烦。

  他打算下山走走,去看看这个尘世,也许这样一来,心里的困惑便能了却。

  为什么秋瑶会舍得让业火焚烬自己三魂七魄,为什么秋瑶会爱上那个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