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杀青宴 > 第 37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入夏后, 天气炎热起来, 许微寒打算和几个朋友一块去山里避暑。有人让他把陆春宴也一起叫上, 许微寒想起前年冬天,春节的时候他把陆春宴叫出来,他喝得醉醺醺的, 本来还想和陆春宴说几句话, 可回过头陆春宴就走了,之后就没再联系了。

  明明以前挺好的关系,可不知怎么的会越来越生疏。许微寒心里叹了口气, 对边上的人说:“我试试,也不知道他卖不卖我这个面子, 大概是不肯来的。”

  谁都知道, 陆春宴近两年的状态不太正常,一些公众场合也不出来了,唯一几次碰面,也都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拨过去的电话响了许久后终于接通了,许微寒试探着叫着陆春宴的名字, 电话那头响起几声呼吸,而后是陆春宴的声音。

  “微寒,有事吗?”

  许微寒抿了抿嘴,轻声道:“你这周有空吗?我的几个朋友你也都认识,一块出来玩一次吧。”

  陆春宴不知道在做什么, 那一端传来窸窣的声音,许微寒等了几秒, 以为他会拒绝,却听他说好。许微寒心里一喜,生怕他反悔,立刻道:“那就说好了,明天下午我来你家接你。”

  “你不用接我,你把时间地方告诉我,我自己过去就行了。”

  “那也成,我发你短信,你记得看一下。”

  “好。”

  陆春宴挂了电话,重新躺了会去。

  他昨晚睡不着,吃了几片安眠药,但是药效似乎延迟了,依旧是整夜清醒,直到今天早上才觉得犯困了。窗户打开着,入夏后的风吹进房间,带着灼灼的热气,陆春宴陷在被子里,后背出了一层汗。

  雪庭下山后,四处游历了一段时间,靠着帮人算卦看风水接济生活。

  像他这样一眼看过去就是一副得道高人的气质,还是挺能唬人的,况且他说的都准确,那些有钱人就特别愿意为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情花钱求安心。

  追云湖这一代自从开始做旅游开发后,人气就旺了起来,民宿酒店都有,特别是到了夏季,人流涨幅非常大。最近新开了一家名为四季的酒店,里面的总经理从朋友那里听说有个师傅看风水非常厉害,便特意去把人给请来了。

  追云湖离高平市不算远,开车过去小半天,许微寒他们先到了,到了酒店后便先去房间把行李放掉。许微寒从房间里出去,他的几个朋友说去吃饭,他让他们先过去,自己则走到大厅去等陆春宴。

  没等多久,一辆黑色迈巴赫开到了酒店旁的地面停车场上,许微寒上前几步。车门打开,陆春宴从车上下来。他穿了一件淡蓝色的长袖衬衫,米色长裤,他走到后面把行李包拿出来,回头便看到许微寒站在几步之外朝自己笑。

  陆春宴愣了愣,朝他点了点头,“我来晚了。”

  许微寒摆手,兴高采烈地上前,他说:“没啊,是我们早到了,快进去吧。”他想要去拉陆春宴的胳膊,陆春宴往后退了半步,避开了。

  许微寒的手在半空僵了一下,而后若无其事道:“天气那么热,你怎么还穿着长袖啊。”

  “有些感冒。”

  许微寒听了拉住他的手腕,陆春宴的身体一僵,许微寒没有察觉,只是忧心忡忡看着他,“没事吧,要是知道你生病了,我就不叫你出来了。”

  “没关系,小感冒而已。”陆春宴摇了摇头,轻轻挣了一下,把手缩了回去。

  他们并肩走到酒店里,许微寒很久没有见到陆春宴了,同他说起最近的事,陆春宴听着时不时点点头。许微寒带着他去房间把行李放掉,之后又问他要吃什么。这酒店里有几个餐厅,菜的口味都不一样。

  陆春宴都说都可以,许微寒便带着他去了楼下的餐厅。许微寒的几个朋友都在那里吃,见到陆春宴来了,都停下了手里的筷子,和他打着招呼。

  许微寒又点了几个菜,拉着陆春宴坐下。

  这里的装潢考究,菜式也非常精美可口,边上的人起来要给陆春宴倒酒,被许微寒给拉住了,“他感冒了,不能喝酒。”

  陆春宴抬眼笑了笑,“我刚吃了药。”

  “可惜了,我这酒可是好酒。”说话的人叹了口气,慢慢坐了回去。

  几个人聚在一块,里面有几个这两年都结婚了,聊起家里的老婆,都哭丧着脸摇头,“管得太严了,这一次和你们出来,我是每隔两小时就得打一通电话给她。”

  旁人听了指着他说:“你还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像我这样都快单了三年的怎么活?”

  “切,你这是要求太高了,又要貌美如花,又要温柔贤惠,你怎么不找个仙女?”

  许微寒“噗嗤”笑出了声,说话的两人注意力转到他身上,又说起了许微寒,问他怎么还不处对象,家里不催吗?

  许微寒叹了口气,佯装非常苦恼的样子说:“催啊,天天催,我妈还装作生病来骗我结婚,幸亏我机智发现得早,不然可就是个□□烦了。”

  陆春宴侧头看他,许微寒眨了眨眼,问:“你呢,春宴,你家里催得紧吗?”

  “他们已经不会催我了。”

  “真的假的?”

  陆春宴拿起汤匙搅拌着小盅里的海参汤,他“嗯”了一声,而后说:“过年的时候,我告诉他们,我喜欢男人。”

  许微寒睁大眼,周围所有人都露出了匪夷所思的表情。许微寒朝旁边看了一眼,而后视线锁定着陆春宴,他眼神飘忽,试探道:“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吧?”

  “不是,是真的。”

  陆春宴对待感情总是留着三分,怕情深不寿,怕无法白头。从少年时,对着许微寒就如此,犹犹豫豫直到后悔。他对谁都那么温柔,永远不想做感情里的恶人,可这怎么可能?

  不果断的拒绝,随意施舍的温柔,牵牵扯扯的暧昧……这些被他刻入骨子里的习惯,已经把他变成了一个罪大恶极的坏人。

  他垂眸,视线落在许微寒脸上,抓住了他眼底的震惊和期盼,而后说:“我对他们说,我有喜欢的人,是个比我小了很多的男孩,我会想要去照顾他,每天都会思念他,我放不下他,所以我不会结婚,永远也不会。”

  许微寒倒抽一口凉气,他觉得胃隐隐抽痛,可还是强装镇定,笑着解围道:“这样啊,哈哈,下次把他一块带过来,大家一起玩。”

  陆春宴低下头,轻声道:“有机会吧。”

  陆春宴没吃几口,桌面上的氛围沉寂下去,他站了起来,说是吃饱了。许微寒也跟着起来,“你就吃那么些,要不再吃点。”

  “不了,我真的饱了,有些累,先回去了。”

  许微寒顿了顿,心里叹气,只好点头。

  等陆春宴走了后,桌上的几人面面相觑,最后有人缓过神,尴尬着笑了笑,开口道:“还真是想不到啊,他竟然喜欢男的。”

  许微寒低着头,听到边上的人议论,“他以前不是女朋友挺多的吗?之前还有个女明星为他跳楼了。”

  “我也听说了,不会是因为这件事怕女人了吧,所以找了个男的。”

  “哈哈,那么怂啊,看不出啊。”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言辞中不乏夹杂着嘲讽,有人看向许微寒,问道:“微寒,你和他关系不错,你不会也是刚知道吧?”

  许微寒握紧拳头,直接站了起来,下颌紧绷,脸上是一闪而过的怒意,可这终究不是发火的场合。他咬了一下下唇,低声道:“他的事我不太清楚,我吃好了,你们慢用。

  许微寒离席,直接朝陆春宴刚才离开的方向走去。没走几步,便看到站在厅外喷泉旁的陆春宴。

  晚霞不再明亮,他的脸藏在一道暗淡的光影里,正在抽烟,火星明灭。

  许微寒快步走去,到了陆春宴身边,笑道:“陆春宴,你可真不够意思。我和你那么多年的朋友了,这么大的事你都不告诉我。”

  陆春宴看向他,许微寒强颜欢笑,努力维持着那么点洒脱,他问:“是谁啊?能让我们的陆大少爷心动啊。”

  陆春宴深深吸了一口,吐出烟雾,他低下头说:“他很可爱很特别。”

  许微寒神色微动,他低声道:“能给我一根烟吗?”

  陆春宴抖开烟盒,递到他面前,“最后一根。”

  “谢谢。”许微寒抽掉了那根烟,他朝陆春宴借火,陆春宴背着风,替他点燃了。

  火星亮起,许微寒突然道:“我喜欢你。”

  陆春宴的手一抖,收回了打火机,拿下抿在嘴角的烟,他说:“我知道。”

  许微寒叹了一声,开玩笑道:“原来如此啊,真想知道谁那么倒霉能被你喜欢。”

  陆春宴苦笑,“是啊,我真的糟透了。”

  一支烟都没抽完,许微寒掐灭了烟头,他低着头,虽然努力地想要表现出不在意,可终究还是徒劳。这份藏在心里的感情,彷佛已经是一种习惯,想当然地告诉自己,陆春宴永远是他心中最珍贵的存在。他是如此,陆春宴也是。

  可其实这样对谁都不公平,错过就是错过,没有勇气开始的爱情,就永远都不要去尝试。

  他怕自己在陆春宴面前哭出来,不愿丢这个面子,便先走了。

  陆春宴在外面又站了会儿,看着天空一点点正式与白日挥别,正欲回去时,就见不远处走来一个人。

  白色短袖,黑色长裤,不快不慢走着,朴素至极的打扮,只因为一张脸而惊为天人。

  陆春宴呆呆地看着朝自己走来的人,张了张嘴,喃喃道:“雪庭师傅。”

  这一次,他没有叫错名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