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杀青宴 > 第 38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知道是不是陆春宴的错觉, 总觉得眼前的人目光灼灼盯着自己的手里的烟头。

  他舔了一下干燥的嘴唇, 把烟丢进烟盒里, 单手背在身后,低声道:“雪庭……师傅你怎么在这里?”

  雪庭指了指陆春宴身后的酒店,“来看风水。”

  陆春宴一愣, 下意识转身, 肩膀微侧,手里的烟盒突然被掠去。雪庭拿过烟盒,放在鼻尖轻嗅, “这是什么?”

  陆春宴猛然回头,视线撞进雪庭探究的眼中, 像是初入世的幼兽, 这种似曾相识的好奇,秋瑶也有过。他压下心里复杂的情绪,抬起手去把烟盒拿了回来,手指蜷曲,烟盒被他捏在掌心里, 纸盒扁了下来。

  陆春宴说:“这是烟。”

  “烟?”

  雪庭重复着这个字,似乎还有困惑,下一秒手臂便被陆春宴拽住,他往前一倾,身体已经被陆春宴揽在身后。

  身旁的喷泉亮起了灯, 原本汩汩流动着的水突然变得湍急,水花飞溅, 和灯光音乐一起,泼洒开来。陆春宴挡在了雪庭身前,那些水迎面溅向他。

  陆春宴抓着雪庭的手腕 ,睁大眼回头看雪庭,一滴水掉进他的眼睛中,又涩又疼 。

  “放开我。”

  雪庭眉头微蹙,反手轻挥,朝他们溅来的水滴彷佛被隔绝在了一层薄膜外。陆春宴松开手,雪庭立刻退到几乎之外,停滞在半空的水珠顺势落下,全都浇在了陆春宴身上。

  音乐喷泉发出的声音,像是小提琴和钢琴协奏。

  雪庭看着眼前浑身湿透狼狈的人,心里隐隐有种错觉,彷佛这种浪费落寞不该在眼前的人身上显露。

  陆春宴扯了一下露出半截的袖子,“对不起,我忘了你的身份,我先进去了。”陆春宴说完朝雪庭笑了笑,笑容很淡,彷佛盛夏夜空闪过的流星。

  雪庭站在原处,目光投向陆春宴,在他的背影上停顿了几秒。

  说来也是巧,雪庭在四季酒店里的房间和陆春宴他们就在一层上。陆春宴走在前面,他在后面,两个人一前一后,维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许微寒其实一直没有走远,回去后便坐在大厅的小沙发里平复心情。

  没过多久,见陆春宴从外进来。许微寒缓了口气,扯开嘴角让自己笑,站起身刚要出声,就见陆春宴停下转身,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走在他身后的人听见了,便快走了几步,点了点头,陆春宴朝电梯那边指了指,而后两个人一块进了电梯。

  耳边”滴答“一声,大厅内的挂钟响了,许微寒陡然惊醒,身体跌进小沙发里,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他们都是在五楼,雪庭是第一次坐电梯,之前都是直接走楼梯上去的。

  电梯上升,身体骤然失重,他愣了一下,立刻拉着门,一副现在就要出去的架势。陆春宴眼疾手快,攥住他的手腕,低声道:“不要去碰门,这很危险。”

  雪庭眉间一道深壑,他微微扬起头,看着上面跳动的数字。

  陆春宴见他不再乱动,便松开了他的手。雪庭的腕骨瘦削,一截骨头突起的很明显,陆春宴放开手时,他的手指微动。

  只是十几秒,五楼就到了,“叮”一声,电梯门打开了。雪庭迫不及待往外走,他调整呼吸,回头向陆春宴点了点头,“谢谢你。

  雪庭来这边已有两天了,只不过他有个和秋瑶一样的毛病,就是不认路,刚才上楼时,便是陆春宴叫住了他。

  四季酒店里太大,弯弯绕绕,他总是要花很久才能找到自己的房间。这一次是多亏路春宴指路,他对陆春宴的态度略微好了些。

  陆春宴的房间就在电梯出来后往左走的第二间,他走到门口刚要刷卡进去,便见雪庭站在廊道里,低头看着手里的房卡。陆春宴有些不放心,又走了过去,扫了眼他卡上的房号,说道:“你房间应该在左边,我带你过去吧。”雪庭松了口气,直接跟在了陆春宴身后。

  雪庭的房间就在陆春宴的斜对角,陆春宴把人送到后,指了指墙上贴着的标记,“这里都有指示,你要是不记路,就顺着指示也能找到自己的房间。”

  雪庭朝陆春宴所指的看去,像是第一次发现,面无表情的脸上像是冰层龟裂。

  来这边避暑,许微寒本来安排了挺多活动的,只可惜今早一场大雨来势汹汹,他们一行人都被困在了酒店里。众人无所事事,便各自回了房间,许微寒吃过早餐后也回去了,外面的雨声闹得他心烦。他靠在电梯里,看着手机上给陆春宴发出的信息,他问陆春宴醒了没,陆春宴并没有回复。

  他想到昨夜在大厅里看到的人,隐隐约约觉得,那个人应该就是陆春宴喜欢的男人。

  许微寒在心中叹气,自嘲地想,陆春宴还真敢说,竟然在那么多人面前公然出柜。他知不知道,他这话一出,就在他出去抽根烟的时间,整个圈子都炸了。

  五楼到了,他心事重重走出电梯,来不及看站在面前的人,直直撞了上去。是他撞的别人,可对方纹丝不动,他自己倒是踉跄着差点摔了。

  好在胳膊被拉了一下,许微寒连声道谢,抬起头时,便愣住了。

  “你……”他是认得这个人的,不就是陆春宴喜欢的人吗?

  雪庭在电梯前已经站了十来分钟了,他对这个东西又好奇又抗拒,此刻看着电梯门大开,他也就站在门口,没有跨入的意思。

  许微寒压下脸上的惊讶,困惑地看着他,问:”你不进去吗?”

  雪庭朝他看了眼,又回头盯着电梯,电梯门已经在关上了。他伸出手按了一下开门的摁钮,门缓缓打开,他则对许微寒说:“我不坐电梯。”

  许微寒一脸纳闷,心想着,这真是陆春宴喜欢的人?不过依照陆春宴的品味,他就是喜欢那种大脑空空光有一张脸的。

  许微寒没有再深究这个人,他走向自己的房间。房间都是他订的,因为存了私心,他和陆春宴的房间相邻。

  他停在自己的房间门前,拿出房卡时,顿了顿,把房卡重新塞回了口袋里,而后瞥了一眼还站在电梯前的那个男人。他走到陆春宴的门前,抬起手按下门铃。

  雪庭松开了按钮,电梯门在短暂的停滞后缓缓关上。他的目光投向左侧,看着许微寒按了几次门铃,可房门紧闭,没有一丝动静。

  陆春宴电话不接,按门铃也不回,许微寒感觉到了不对劲,正待要叫酒店的人来开锁时,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雪庭看着那扇门,低声问:“他怎么了?”

  许微寒联系着酒店,一边说:“我也不清楚,他没有回应,我现在叫酒店的人来开门。”

  雪庭听了抬起手按在门板上,只是轻轻一推,那扇看着十分坚固的房门就轰然倒下。许微寒愕然地看着他,没有缓过神来,雪庭已经跨进门洞里。许微寒见了,抿了抿嘴,紧跟而上。

  走进房间,便能看到陆春宴摔在地上,身体蜷缩颤抖,双手按着胃。许微寒愣了两秒,随即跑上去,扶着陆春宴的肩膀,不安道:“春宴,你没事吧。”

  陆春宴一声不吭,竟是疼的话都说不出来。许微寒半扶着陆春宴,一边打给酒店,让酒店里的医生快些来。

  雪庭在陆春宴身前蹲下,伸出手抬起他的一只手臂,宽松的袖口往上撩起,翻过手腕便看到几道竖着划开的疤。还未好全,狰狞刺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