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白月光替身想开了 > 144、第144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郁棠一天之内成了没爹没娘的人了。

  但奇怪的是, 在送别之际, 听了娘亲和爹爹那番话之后, 她竟然就毫不伤怀了。

  就好像, 这一次离别, 只是为了他日的久别重逢。

  “皇后娘娘,该入宫了, 皇上已经在宫里等着您了。”赵澈前几日就派了宫人过来,一直盯着她, 好像生怕她也会跟着娘亲和爹爹们一起云游四海去似的。

  郁棠并不喜欢深居后宫的日子。

  她上辈子被陆一鸣关了十几年,对自由的渴望甚是强烈。

  而且,娘亲给了她希望和鼓励。

  虽然这个世道对女子的容忍度太小,可只要自己内心足够强大, 别人的唇/舌又岂会轻易影响得了她?!

  郁棠觉得, 即便入宫为后, 她也要专心做自己的事,将机关术运用到造福百姓的大业上。

  每个人活着都要有自己的使命。

  到了现在, 她好像明白老天爷为什么会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

  郁棠看着远处的浮云,唇角笑出一抹绚灿的弧度。

  娘亲说的没错,改变不了这个世道,那就改变自己。

  活出自己想要的样子,即便生不逢时又如何呢。

  郁棠莞尔, “暂且不回宫,去一品阁。”

  古天齐前阵子交给了她一本一品阁的账目,令得郁棠震惊的是, 一品阁的势力竟然已经遍布天下六国。

  上次一品阁虽是被烧了,但经过几月重修之后,又恢复如初。

  到了一品阁,郁棠就开始翻看往年的账目,以及和天下六国权势的相关资料。

  若是能帮着赵澈早日一统天下,她也算是派上用场了。

  宫人面露难色, “可是娘娘,皇上他……”

  郁棠打断了她,“不必可是了,本宫的话,难怪不用管?!”

  宫人立刻闭了嘴。

  ……

  皇宫,御书房内。

  明远博和白征皆被委以重任,宫人过来禀报时,他二人正和赵澈商谈要事。

  “皇上,皇后娘娘她、她……”

  宫人话音刚落,赵澈猛然之间站起身,因为动作过猛,冠冕服的广袖直接掀翻了一只墨砚。少卿,黑墨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折子上晕染开来。

  明远博,“……”

  白征,“……”

  皇上是不是太激动了……?

  天下大事已定,皇后娘娘身边都是绝顶高手,京都也被兵马围的严严实实,郁棠是不可能出事的。

  宫人吃了一惊,皇上这架势是要杀人呢,他的话没说完!

  “还不快说!皇后怎么了?”赵澈又是一声低喝。

  宫人反应过来,忙道:“皇后娘娘说她稍后再入宫,眼下就正在一品阁,说是有重要的资料要查。”

  闻言,赵澈仿佛是松了口气。

  他的紧张和后怕,皆被明远博和白征看在眼里。

  二人讪了讪。

  没想到赵澈这样的人,竟然如此重情,可他对旁人又明明甚是薄情的。

  赵澈清咳了两声,衣袍已脏,折子也毁了小半,念想了太久的小皇后也没有回到自己身边,新帝的表情格外凝肃。

  他语气不佳,道:“都退下吧。”

  赵澈回乾坤殿沐了浴,换了一身郁棠喜欢的月白色锦缎袍服,白玉冠束发,手握画有江山图文的折扇,很快就出宫了。

  ……

  一品阁的书籍皆是古天齐的毕生心血,因着古天齐对自己的东西甚是在意,所有重要的藏书都放置在了密室。故此,即便上次大火,也没能毁了这些珍贵典籍。

  郁棠正看得出神,柳如是走过来,对她一阵挤眉弄眼。

  郁棠根本没有留意到,直至有道阴影遮住了她面前的光线时,郁棠不悦的蹙着小眉头,“还不快让开些,挡着我的光了。”

  她的话并没有起作用,顿了顿就抬起头来。

  这一抬头,就看见了一脸不满足的男人。

  此时,赵澈的俊脸阴郁,他居高临下的看着郁棠,从郁棠的角度去看,男人今日的腿格外的长,仿佛腰部往下皆是大长腿。

  “朕的皇后真是勤勉,如此沉迷钻研,连家都不回了,夫君也不要了,嗯?”

  赵澈的言下之意,就是郁棠太不重视他了。

  男人的语气甚是不满,还有些埋怨。

  郁棠,“……”

  家和夫君都不要了?

  这叫什么话嘛?!

  她和赵澈之前的相处,便没有什么男尊女卑,她气起来,也能在他身上胡搅难缠,甚至有时间被他气的厉害了,就坐在他身上一顿乱捶。

  故此,郁棠还不知道如何跟身为帝王的赵澈相处。

  她站起身,但依旧比他矮了太多,“臣妾给皇上请安,皇上怎么来了?”

  她福了福身子,十六岁的女子,眉眼清媚,一天一个模样,身段亦是以往更加玲珑有致。尤其是穿着一身薄薄的夏裳,时下的贵女圈子盛行低领敞胸的衣裙。

  郁棠素来脸皮子薄,可她的胸脯长的甚好,即便衣领被她故意拉高了些,但依旧遮挡不住翘/挺的风光。

  从男人居高临下的角度去看,自白皙清冽的锁骨往下,有道神奇的沟壑若隐若现。

  赵澈的眸光暗了暗,肝火又瞬间蹭了上来。

  他是一个血气方刚的正常男人,又素寡了数日了,此刻面对着自己心尖上的姑娘,他没有别的想法就不正常了。

  郁棠和他对视,发现了他的目光盯着那里,她顿时报赧,一手捂住了胸前。

  “你……”

  郁棠简直无言以对。

  他已经是皇帝,即便真的要偷看,她又不能将他的双眼给挖了。

  令人血脉泵张的美景被遮住,赵澈明显不悦,挑眉看着他的小皇后,“朕如何不能来了?这大梁皆是朕的,包括这一品阁,也包括你在内。”

  郁棠,“……”

  又来了!

  他总是说这话,郁棠都快听出茧子了。

  “嗯……那臣妾让柳姨备饭?”

  他一副吃不饱的样子,郁棠以为他饿了。

  如今她是一品阁的主子,她理应招待一下赵澈。

  男人却是突然一声哼笑,“朕的皇后是要留朕吃饭?”

  是啊。

  难道这样做不妥么?

  郁棠忽闪着大眼,看着面前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

  赵澈觉得自己还是太过骄纵郁棠了,使得她根本搞不清自己的位置,男人一伸手勾住了郁棠的细腰,大掌紧密的贴在了她的后背,稍一用力,就迫使郁棠贴近了他。

  两人之间非但毫无空隙,甚至还贴的有些……太紧了。

  郁棠瞬间就被什么熟悉的抵触感吓了一跳。

  她不敢看赵澈,又不敢乱动。

  赵澈抬起她的小下巴,眯着眼时,给郁棠一种,他想就地吃了自己的错觉。

  “皇后,已经快要日落了,你要在这里招待朕吃饭,难道今晚还不想回宫?白指挥使已经下葬,你也该收心了。”

  男人毫不客气,根本不安慰她才刚刚失去了白爹爹。

  非但不安慰,还威胁她。

  郁棠瞳孔一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亲眼看见的,以及亲耳听见的。

  “来人,起驾回宫!”

  赵澈一臂圈着郁棠,一边吩咐道。

  柳如是吓惨了,皇后真是不开窍啊。

  新帝正当年轻,又生的如此俊美,她不留在宫里好好圈住新帝的心,她总是在宫外游荡是作甚啊?!

  郁棠是被赵澈捉进马车的,随着马车车帘一放下,郁棠还没坐稳,就被男人直接抱着放在了双膝上。

  一阵子不曾见,他扒衣裳的手段又高明了,直接从郁棠的衣领开始下手,将她的衣裳从上往下剥……

  郁棠的唇被堵住,刚要发出的一切声音皆被男人吞入腹中。

  她就像是一只可怜的小虾米,很快就被人剥离了出来。

  赵澈像是等不及了,又像是在故意惩戒她。

  若非是郁棠一直挣扎,他一定就就地办了她。

  郁棠喘着气,贴近了赵澈,不让赵澈看见她的身子。

  她已经衣裳不整,狼狈不堪,可赵澈却是衣冠整齐,乍一看就是一位翩翩浊世佳公子。

  “赵澈,你太过分了!”

  她带着哭腔,连名带姓的喊了出来。

  外面赶车的宫人听的一愣一愣的。

  皇后娘娘看着娇小纤细,可是胆子真的是很肥啊。

  赵澈尝了一点甜头,但根本无法消除眼中/欲/火。

  他的声音又低又哑,“敢这样喊朕的名字,也就只有你了。朕给了你这样多的时日,你不知道自觉回宫,却是跑来一品阁看书?郁棠,你到底把朕当什么了?”

  郁棠哑口无言。

  男人捏着她的下巴,又说,“你知不知道,京都多少名门贵女都想嫁给朕?你倒好,放着朕不管,非要去看什么劳什子机关术。”

  郁棠,“……”

  她还是无言以对,但男人的话提醒了她一桩事,郁棠一听到京都无数贵女都想嫁给赵澈,就心里窝火。

  “皇上英明神武,皮相更是一等一的好,女儿家倾慕皇上,那自是正常。我听说朝中大臣都在上书,让皇上早日充盈后宫来着。我还听说户部尚书已经迫不及待要把孙女送进宫了,那位尚书家的小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容貌奇丽呢。”

  郁棠越说越来气。

  赵澈鼻音出气。

  他还没发火,她倒是学会先发制人了!

  他若是真的要充盈后宫,还会熬的像苦行僧一样痛苦煎熬?

  赵澈发现他的娇软小皇后根本不懂他的心思,亦是不明白他的良苦用心。

  他赵澈从来都是说的少,做得多。

  任何事情,只要是他想做的,他都会以最快的速度付出行动。

  他一低头,附到郁棠的耳侧,故意呵气,“你再乱说话,今晚弄死你。”

  郁棠真的一动也不敢动了。

  他说要弄死她,就真的会弄死她!

  她的那点武力值在赵澈面前,和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况且更重要的是,她根本抵抗不了赵澈的/美/色/啊。

  忍受着心尖一阵轻微的酥麻,郁棠软绵绵的窝在男人的怀里。

  见自己的小皇后终于乖巧了,赵澈眼眸露出一抹任何人都不曾见过的柔情,比外面的日光还要灿漫。

  他这辈子颠沛流离、轻狂无度,注定了生性薄凉,有没有家人和至亲,对他而言无关紧要。

  可自从郁棠撞入了他的视野中,赵澈开始渴望两个人相互温暖的生活。

  孤寂如他,已经无法忍受枕边空置。 

  或许真的有上辈子,他和郁棠之间有过几世情缘。

  那些想不通的画面,和地宫美人图、合葬骨,似乎已经不再是个他心头解不开的谜。

  “棠儿,朕心甚悦。” 

  一想到岳父们都离开了,整个皇城,再无人能够闯入他和郁棠的生活,年轻的帝王脸上露出少有的傻笑。

  “棠儿,这阵子可有想我?我想你了,白日想,晚上也想。”

  他又自称“我”了。

  没有听到动静,赵澈一看,只见怀中人双眸紧闭,被他/亲/吻的红艳艳的唇微微张着,睡熟的样子有点稚嫩。

  赵澈,“……”

  一腔情愫竟然只说给了他自己听?!

  俊美的帝王额头溢满黑线,他仿佛听见头顶有乌鸦的叫声荡过……

  实在是气不过,赵澈一低头,在雪腻的肩头咬了一口,郁棠吃痛的大叫出声,“啊——”

  她莫名其妙地看着一脸不悦的赵澈,傻眼了。

  他是属狗的吗?!

  外面的北焱和南炎兄弟两人默了默,日头愈发的烈了,已经入夏,皇上的火气甚大,也是在所难免,他们表示很理解。

  ……

  整个后宫最奢华的宫殿就是广寒宫。

  郁棠不在的这一个多月,赵澈又命人重新修葺了一番。

  后宫至今还是空置的,郁棠身为皇后,但并没有去住历代皇后居住的地方,而是被赵澈安置在了广寒宫。

  一来,这里是明书瑶曾经住的地方,郁棠住在这里,也能缓解对她娘亲的思念。

  二来……

  赵澈觉得,广寒宫的浴殿甚好,最是适合二人嬉戏玩闹。尤其是知道郁棠不会凫水,她一下水必定会紧紧攀附着他。

  郁棠沉浸在思念娘亲和爹爹的氛围之中,根本不知道赵澈脑中的/意/淫。

  赵澈问道:“棠儿,日后你我就住在这里,你可满意?”

  你我?

  历代帝王皆有自己独住的宫殿,不可能和后宫妃子同住,即便是皇后,也不能和帝王同住。

  再者,这硕大的后宫,总不能真的空着吧……

  郁棠一直回避这个问题,她也知道帝王的子嗣之事关系重大,她没有资格强行要求赵澈为了她废弃六宫。

  郁棠认真的思索了一会,“皇上不是应该住在乾坤殿那边么?臣妾……不想叨扰皇上。”

  赵澈的脸沉了沉。

  郁棠看似温柔乖巧,但其实倔强起来,也让他头疼的,她在心里骂他是不是属狗的时候,怎么就没这么深明大义?!

  赵澈发现,这才一个月左右没有“深入交流”,郁棠半点不懂他的心思。

  男人不悦,连带着那张俊脸都深沉了。

  宫人陆陆续续的搬着东西进来,郁棠扫了一眼,还有奏折和帝王冠冕服。

  这家伙,真打算和她同住?

  太不合规矩了。

  赵澈和郁棠都在暗自腹诽时,有宫人过来禀报,“皇上,皇后娘娘,四公主和五殿下求见。”

  炎帝子嗣单薄,太子死了,其他几位十六岁以上的皇子如今都被困在京都,赵澈一直没有表态如何处理,朝中大臣一时间也不敢多言。

  他们怎么来了?

  赵澈的眉头微不可见的蹙了蹙。

  他和郁棠之间,小别胜新欢,他很先试试重新修葺过的浴殿是什么效果……

  郁棠忽闪着一双纯澈渴望的大眼看着男人,赵澈下一刻就认输了。

  唯小人和女子难养,古人的话甚有道理。

  “让他们进来吧。”赵澈只好依着郁棠的心思。

  很快,赵灵儿和赵子谦就由宫人带了过来。

  宫变结束之后,他二人是皇宫之中过的最轻松的。

  娘亲安然出宫了,而他们仗着自己是新皇后的弟弟妹妹,也是有恃无恐。

  赵灵儿从前就觉得皇叔祖俊美无俦、容貌风清朗月,身段更是无法形容的修韧挺拔,真真是世间罕见的美男子。

  以前逼不得已,只能喊赵澈为皇叔祖,这个称呼太过见外,也太过疏离了。

  赵灵儿眯着眼,笑的很欢快,“给姐夫请安!”

  赵澈原本阴郁的心情突然荡了荡,这个四公主很是上道,他作为姐夫,日后一定要给她找一个好婆家!

  赵子谦是个聪明的,他把自己活成了明书瑶的样子,最是会察言观色。

  看得出来,相比“皇叔祖”这个称呼,新帝更喜欢“姐夫。”

  他手中握着折扇,双手抱拳,恭敬一礼,“给姐夫请安!”

  赵澈挑眉,眼底闪烁着光芒,虽然内心荡漾不已,但表面上依旧维持着矜贵清冷,淡淡应了声,“嗯。”

  之后,赵澈又吩咐道:“来人,赏赐。”

  改口费还是要给的。

  郁棠看的一愣一愣的,总感觉赵澈对“名份”十分看重。

  赵灵儿和赵子谦在广寒宫用了晚膳,但感觉到姐夫的眼神明显不对时,他二人很自觉的告退了。

  日影西斜,赵澈一挥,宫人陆续鱼贯而出。

  硕大的广寒宫瞬间就安静了下来,郁棠对上了赵澈幽深禁/欲的眸子,却是在他眼中看见了两团火苗,好像下一刻就要爆燃起来。

  她脑中浮现出“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几个字。

  郁棠无意识的轻咬红唇,绞尽脑汁想话题,“灵儿她的婚事也该筹办了,皇上以为,京都青年才俊之中,谁人合适?子谦虽然是皇子,不过他无心权贵,皇上不必忌惮他,若不……让子谦去掌管一品阁?”

  娘亲和几个爹爹潇洒的离开了,弟弟妹妹的事,她不操心谁操心?

  赵澈走出几步,长臂一伸,一把抓住了她的细腕,下一刻就将她拽入怀中,男人的呼吸又热又低沉,“那就要看皇后怎么表现了?”

  作者有话要说:  赵澈:岳父们打发走了,弟弟妹妹当然不能留在宫里。

  读者:澈澈太霸道,太小气了。

  ——————

  姑娘们,今天的第一更奉上,么么么哒~  今天的大伙,都还好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