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都市奶爸小说林昆楚静瑶最新章节更新 > 第三千四百四十四章:是真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诗婷喝酒很洒脱,像极了女中豪杰,一个女人能做到她今天的程度,称之为豪杰也不为过,她将杯子放在了桌上,拿起瓶子又斟满了一杯,向瘦龙和铁塔二人敬了过来。

  瘦龙和铁塔心中对江诗婷也是喜欢,可知道这女人不好惹,就像是一个带着毒针的蝎子,想要做她的男人,除非是被她看中的,不然的话说不定哪天睡着的时候,雪白的刀子就扎进了心窝子里,自己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江诗婷敬完了酒就转身离开,她有自己想去的地方,不远处的舞池里人影晃动,她是一个擅长跳舞也喜欢跳舞的姑娘,在生养她长大的村庄里大家都跳民族舞,来到了大都市以后,入乡随俗她学会了很多现代舞蹈。

  酒吧里跳舞,其实也没什么定法,很多人就是站在舞池里瞎晃荡,身体跟着音乐的节奏摆动,想让摆脱灵魂的束缚,让荷尔蒙在一个合适的地点遇到合适的人爆发一下。

  江诗婷转身进了舞池里,已经开始扭动起身体的时候,阮通阿木才回过神,他用力晃荡了一下脑袋,刚刚得意了一通,现在脑袋短暂恢复了清醒,望着舞池里扭摆着身体魅力徜徉的江诗婷,他心里头忽然觉得别扭,于是拿起了杯子骂骂咧咧道:“MD,敬酒只喝一杯,你喝一杯,我喝三杯,老子是个爷们,岂能怂了!”

  瘦龙和铁塔此时都看着无耻里的江诗婷,她就像是一朵出水的芙蓉一般,那周围形形色色的女人,在她的对比之下,一个个都逊色了几分,不是别的女人不漂亮,不够放荡不够骚媚不够花枝招展,而是在江诗婷的对比之下,她们浑身上下生起了一股俗气,令人难以忍受。

  音乐的节奏加快了,更加铿锵有力起来,舞台上的DJ台上,那个歪戴着嘻哈帽的DJ男开始了新的一轮打碟,舞池里的人越来越多,大家伙似乎一下子都涌了进去,有的是为了响应这音乐的节奏与氛围,有的则单纯是为了靠近舞池里的那一朵最与众不平的浮萍,不,她更像是一朵盛开在午

  夜之下的玫瑰,鲜艳芬芳令人着魔。

  瘦龙和铁塔男人搓了搓眼睛,在灯光迷乱与人影错乱中,已经看不见江诗婷的身影了,两人的心里焦急,可又不能丢下喝的明显上头的阮通阿木,阮通阿木今天晚上要是出了什么事,他们两个的脑袋肯定是要搬家的,阮通阿古对这个弟弟可一向偏爱,他们兄弟情深这可不是什么秘密。

  江诗婷在舞池里的人群中穿梭,其中遇到了两个伸手摸她屁股的男人,她都是毫不客气地甩了对方两个巴掌,对方本以为一个漂亮窈窕的女人,即便是打人也没多少力气,结果江诗婷这一耳刮子下去,两个人感觉牙都被打掉了,眼前一片眩晕,等他们再站直身子的时候,已经不见人影了。

  楼上的一个隐蔽的位置,同样带着鸭舌帽的林昆坐在那儿,在旁边几张桌子上的分别是铜山、王福、铁力,铁力之前在吉森省待过,又去过黑河省,最近又是被召唤到了中港市来,林昆有心想要栽培他,让他多适应一下这个江湖的险恶。

  江诗婷坐在了林昆的对面,在她的面前摆着一杯酒,她直接端起来喝了一口,然后身子向前倾贴在了林昆的耳边,酒吧里的环境太嘈杂,不这样说话听不见。

  “那个人是阮通阿木,他的眼神,还有他的左手拇指错不了。”

  “哦?”

  “阮通阿木的左手拇指小时候受过伤,看起来是有些弯曲的,就算是有人能够易容,这根手指是易容不出来的。”

  “好,我知道了。”

  林昆贴在了江诗婷的耳边说,旋即微微一笑,夸赞道:“你的舞跳得很不错,今天晚上也很漂亮。”

  江诗婷微微一笑,“谢谢夸奖,接下来还需要我做什么么?”

  林昆笑着说:“演戏!”

  ……

  枪打出头鸟,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做人不要太猖狂了,该低调的时候要低调,今天晚上的阮通阿木显然是不够低调的,身边的姑娘从之前的两三个,渐渐发展到了十几个,卡坐上坐满了

  姑娘,他脸上笑容得意而又享受,本来坐在卡坐上的瘦龙和铁塔两个,无奈只好站了起来,给这些个莺莺燕燕深受阮通阿木喜欢的姑娘们让座。

  “贱货,你居然背着我和别的男人搞在一起!”突然,一声不和谐的声音响起,好在酒吧里的环境嘈杂,这声音能听见的范围有限,一个身材中等的男人,站在了阮通阿木的身前,伸手指着阮通阿木怀里的一个金发女孩大骂。

  这金发女孩只是金发,不是什么外国妞儿,不过那大眼睛高鼻梁是真漂亮,就是脸上的妆稍微浓了一些,不然就可以说是天生丽质的。

  被骂的女孩蜷缩在了阮通阿木的怀里,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胆怯地求助:“哥哥救我,这个男人他凶我。”

  阮通阿木仗着肚子里的二两酒精,整个人变得有些飘起来了,这里明明是中港市,可在他的眼里已经是他的地盘,在他的地盘上,只要他想要保护的女人,谁敢放肆!

  阮通阿木站了起来,他也是够暴脾气的,直接拎起了桌上的一个酒瓶子,这一瓶价格昂贵的假酒瓶子里还剩下半瓶酒,他冷笑了一声也不说话,酒瓶子就碎在了眼前男人的脑门儿上。

  啪……

  稀里哗啦的一阵玻璃碴子破碎的声音,这男人是怎么也不会料到,阮通阿木居然二话不说,直接就冲他砸酒瓶子,好歹这混蛋的怀里搂着的是他的马子,正常的道理来说,这混蛋应该感到胆怯才是,可他居然抡起了瓶子,还砸在了他的脑门上,顿时他的脑门破了一个大口子,那红色的酒水和血液一并流了下来,这男人捂着脑门子一声惨叫,脚底下踉踉跄跄地往后退,抬起手指着阮通阿木大骂道:“你给我等着,这事儿没完!”

  林昆此时站在二楼,望着楼下发生的一切,他的嘴角微微一笑,冲旁边的王福说:“这小弟的戏演得不错啊,不过人家受伤了,回头可要好好关照一下,给足了补偿。”

  王福笑着说:“昆子,你就放心吧,咱们对待兄弟一向够意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