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红楼之贵妃是个小花精 > 59、第 59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花精听到最多的阴谋就是各种花式‘打胎’:饭菜下药,汤药下药,衣衫鞋袜抹药。

  甚至金玉首饰都能成为下药的工具。

  真是吓死人了。

  更有蹊跷事,下药的被抓住,未必受罚。

  甄妃的儿子死了,皇帝就给她升迁位份。

  反头甄妃也害别人。

  陛下装聋作哑。

  小花精震惊之余,只觉得皇宫中的人都有病吧!

  相比这些娘娘,她娘、伯母、姑姑过得神仙日子啊。

  小花精迫切希望早点出宫。

  却暂时不成。

  她必须挨过了二十八日复试之后,才能离开宫廷。

  小花精沉迷修炼。

  翌日却被告知,复选推迟一日。

  却是二十八日的前夜,发生了一件耸人听闻的祸事。

  理国公府的孙小姐,被人迷晕,丢在御花园的水井里。

  若非正好有巡逻的侍卫发现端倪,这位柳姑娘就没了。

  饶是如此,柳姑娘还是生了病。

  二月的井水阴寒无比。

  太医甚至说会影响生育。

  这位柳姑娘十五岁。

  据说已经在皇帝面前挂了号,要入大皇子府为侧妃。

  储秀宫有几十个大小嬷嬷,宫女太监。

  门口还有侍卫。

  这样守卫,竟然把人丢了,还险些丧命。

  储秀宫秀女下人似乎人人都有嫌疑。

  小花精这一间房都是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根本不着急嫁人。

  留了牌子也要回家等候指婚。

  故而,六个人都留在房内睡觉,没有离开过。

  其他人还起夜了。

  贾元春睡死了一般。

  一夜动都没动。

  小花精听着小伙伴的评价,讪讪的:“我前些时择床,这才刚好点。”

  大多数人到了陌生的环境都睡不好,有些人为了防备,更是在身体两边放了核桃板栗这些坚果。

  一旦翻身就会醒来,提醒自己警觉。

  二十八日。

  侍卫处会同内务府查了一天,事情有了翻转。

  柳家姑娘是自己走出了储秀宫。

  她能够出去不被察觉,因看守储秀宫的侍卫是柳家的表亲。

  这位柳姑娘正好跟这位表亲有些瓜葛。

  这侍卫乘着换班的机会,把柳姑娘带出去约会。

  柳姑娘咬牙不交代。

  嬷嬷在她枕头套子里搜出了纸条。

  她不得不承认了。

  侍卫去这侍卫的临时住所查看,这个侍卫不见了。

  然后,御厨房的小太监来报案,柴房里藏了一具尸体。

  闻听死了人,储秀宫所有宫女都吓得面色煞白。

  胆小的有人吓哭了:“我不选秀了,我要出宫……”

  这一哭似乎开了闸,顿时嘤嘤嘤哭声一片。

  教养嬷嬷不仅不安慰,还甩了带头哭泣的周家姑娘两耳光。

  耳光响起来,嘤嘤的哭声变成一片抽噎。

  她们不是故意捣乱,实在害怕。

  然后,复选便这样不了了之。

  三月初一。

  太后出了个鲜招:“所有举止失措之人,撂牌子。”

  小花精气得想掐自己:我怎么不哭呢?

  我怎么没哭呢?

  她不仅没哭,这两日还通过与御花园的一颗柏树沟通,知道了凶手是谁。

  说起来真是滑稽。

  这位柳姑娘跟表兄约会,恰好被准备纳娶她的大皇子看见了。

  当即挥手,属下就把侍卫拉走了。

  柳姑娘被大皇子收用了。

  然后,他自己提裤子走了,让属下太监处理。

  太监怎么处理,把人丢进水井里。

  小花精在小本本上给大皇子打上一个红叉:这个家伙不是人!

  柳姑娘提前被家人接出宫了。

  她失去了选秀资格,不能再嫁皇室。

  柳姑娘的一切都被推到那位侍卫身上,侍卫家被抄家,柳家也有了不是。

  这个侍卫是柳家送进宫遴选。

  柳姑娘被谁害了,柳家心里有底。

  却是不敢跟皇室打官司。

  谁让他们自家姑娘鲜廉寡耻?

  陛下不追究他们把不清白的女人送进宫遴选,已经是开恩了。

  这么一折腾,宫中只剩下五十人。

  小花精以为复选结果出来就能出宫。

  结果不能。

  她们依然住在储秀宫。

  不过,这个时候,小花精的住处已经只有两个人。

  之前只知道他是马姑娘。

  这会子只剩下两人,马姑娘害怕,跟小花精的关系有了飞速的进步。

  她因为个头小巧玲珑,把身材高挑的小花精当成姐姐。

  这个人是治国公府的马姑娘。

  这回熟悉了才知道,她叫马尚香,十四岁。

  小花精便笑了:“你在家是小公主呢?”

  马尚香道:“不是啦。

  我们家这一辈是尚字辈,我母亲怀着我七个月,觉得时间还早呢,去碧云寺上香,结果把我生在碧云寺。”

  小花精背过勋爵谱,尚字辈是治国功府的第三辈人。

  马尚香是老来女。

  马尚香却道:“我的母亲是继室,因为我坏了身子。”

  小花精没想到随便聊天,聊到了人家的伤心事。

  她母亲没有亲生儿子,她家里如今是哥哥当家。

  马尚香小声道:“我那日忍住没哭,我母亲在家日子艰难,希望能够嫁进皇室,让我母亲过得轻松些。”

  小花精蹙眉:“可是我听说陛下这些年不选妃了。”

  陛下只是有些不好意思受用文武百官家的子女。

  他近年其实有纳妃,只不过是小选的宫女。

  马尚香的愿望估计很难实现。

  马尚香道:“进皇子府做个宝林我也愿意。或者留在宫里做女官也可以。”

  小花精道:“女官?不是小选秀女做女官吗?

  秀女都是留牌子后回家等待指婚,没留牌子回家自行婚嫁呢?”

  马尚香道:“也有容貌好才华好,不到指婚年纪,又得上殿青眼,可以入宫养在上殿跟前做女官。

  三年后再指婚,或者被上殿看中……”

  小花精讶异:“你的意思选不上妃嫔,就争取做女官?

  你兄长与你乃血脉至亲,何至于此?”

  马尚香道:“我无所谓,主要是我母亲在嫂子手里讨生活……

  再者,女官也不是我们想当就能当呢,要上殿看中才行。”

  小花精便道:“祝愿姐姐心想事成。

  我叫贾瑗,今年十三,姐姐愿意,也可以叫我姐姐。”

  “我不知道,大家都以为你有十六七岁了。”

  马尚香面上绯红,想起之前,她做什么都依靠贾瑗,很不好意思。

  小花精道:“无所谓啦。”

  马尚香倒是高兴了:“哎哟,你这么小,肯定不会现在指婚,你的才能若是得到两位上殿的喜欢,很有可能选上女官呢。”

  马尚香其实想伺候皇后。

  皇后再是不得志,在皇后跟前伺候三年出宫,皇后也会给一份嫁妆。

  跟皇后有了香火情,嫁去婆家也不会有人欺负。

  她在太后跟前,嫂子再要欺负母亲,心里也会有所顾忌。

  三月初三,皇后终于露面,在御花园召见秀女。

  除了皇后,还有四位嫔妃相随。

  太监喝道的时候,大家都知道了。

  一个是贵妃,一位淑妃,一位德妃。

  最后一位才是甄妃。

  四妃应该是贵妃淑妃德妃贤妃。

  先皇后替德嫔抢占了德妃。

  贤妃原本有人占了。

  贤妃膝下无出,故而没来。

  贤妃德妃贵妃都要替儿子相看,为的是皇子府里添人进口。

  没来嫔妃则是委托了皇后相看。

  但是,这些时日,大家都有了中意的人选。

  甄妃是后来晋升的妃位,四妃之外册封她为娴。

  一后四妃就位。

  皇后便跟几位嫔妃商议:“开始吧。”

  最终剩下的五十名秀女,被要求展示各自的才艺。

  之前什么绣荷包,誊写账簿在这里都是毛毛雨了。

  有人弹琴,有人跳舞,有人现场作画,有人作诗。

  皇后一色都是褒奖。

  小花精本着祖父的交代,没有出风头,她背诵了一首前人的诗词。

  饶是如此,皇后还夸赞她,声音清脆,口齿伶俐。

  这也是优点?

  小花精自己都不好意思。

  才艺展示之后,几位嫔妃都召见了各自看上的人选。

  最希望被人家看上的马尚香,却没娘娘召见。

  这就等于落选了。

  当然,小花精也没有人召见她。

  皇后娘娘吩咐,让秀女们自由活动。

  秀女们这个时候,各自的前程基本已经知道了。

  都放松加了,三三两两的在花园子玩耍,谈笑。

  这时候,皇后跟前的女官忽然折回。

  皇后娘娘召见小花精。

  大家都知道,皇后无子。

  她召见小花精做甚?

  难道是老皇帝?

  马尚香自己想要留在宫里,却觉得小花精成为皇上嫔妃,实在太暴殄天物了。

  贾瑗祖父当道,父母双全,何苦要伺候老皇帝?

  她想跟小花精一起作伴。

  却被皇后跟前的女官紫竹姑姑阻止:“皇后口谕,只召见贾大姑娘。”

  马尚香只好小心叮嘱小花精:“妹妹千万要小心应答。不得已,该低头时要低头,什么都没有活着重要。“

  小花精反而安慰马尚香:“皇后娘娘很慈善的样子,应当无妨。”

  贾母已经请托了皇后娘娘照顾小花精,她以为皇后早就该找她了,却没想到,临到出宫,才招她说话。

  小花精猜测,皇后大约是收了荣府的厚礼,不见见小花精,面上过不去。

  结果,皇后却告知小花精,她被皇帝钦定为六局女官。

  小花精愕然:“女官?这不是选秀吗?”

  皇后笑了笑:“这是皇帝的决定,一共有五位,都是出身公府的才女。”

  小花精讪讪:“小女的才艺并不出众呢?”

  皇后抿唇:“谁家姑娘才艺出众与否,从你们十岁的时候,皇宫都有记载。

  不是你不出风头,别人就不知道。

  你的才华胆识,陛下跟你祖父一样清楚。

  你父亲在宛平的政绩,难道是他自己的能力?”

  小花精马上认错:“小女知错。”

  皇后笑看小花精:“不算错。

  诗词朗诵也是才艺,且本宫也并未询问你会不会吟诗作赋。”

  小花精再次福身:“多谢皇后娘娘宽宥。”

  起身后又道:“小女八号能回家吗?”

  皇后道:“所有秀女都能回家,一个月后之后,进宫当差。”

  小花精又道:“皇后娘娘恕罪,臣女可以问问,臣女今后需要做什么吗?臣女什么都不会呢?”

  皇后道:“你可以胜任,本宫预备授命你为尚宫局司言。”

  小花精马上再次行礼:“多谢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皇后娘娘赐了小花精茶果点心,这才回去。

  马尚香已经坐立难安,见了小花精忙着询问:“什么情况,你要入宫吗?”

  小花精颔首。

  马尚香愣了:“这可真是,你父母双全,祖父母疼爱,又有嫡亲的兄弟依靠,干什么要进宫呢?这就是命……”

  小花精笑问:“姐姐不是想进宫做女官吗?”

  马尚香道:“何其难也!

  本朝遴选女官,虽不如五宋一样的才华,至少也要才学出众,前些年入六局的女官,多是才名远播。

  我母亲寡居,根本不出门。

  我嫂子出门也不带我。

  家里宴客,也不让我出面,怕我抢了侄女们的风采,谁知道我呢?”

  小花精故作懵懂:“可是,皇后娘娘说了,这次进宫待选的公府千金都要进宫,入六局当差呢?”

  马尚香起初呆傻,蓦的抓住小花精:“瑗妹妹,你说什么?入六局,真的吗?”

  小花精忍住笑,继续逗她:“你激动什么,只说是五家的千金,公府有八家呢?”

  马尚香顿时笑了:“这个傻丫头,虽然是八公府,然而,今年只有六家女在侧待选。”

  这个小花精自然知道,一早她祖母就打听清楚了。

  这说明马尚香在宫中还是有一定的能量。

  她母亲或许屈服与继子。

  但是,应该有自保的能力。

  不然,凭什么替女儿打探消息?

  小花精之前对马尚香的一丝担心也去掉了。

  这个世上,想来跟祖父说的一样:蛇虫鼠蚁,各有求生之道。

  马尚香马上跟小花精商议:“妹妹,出宫后,我们可以相互拜访吗?”

  小花精思忖片刻,不知道母亲生产没有。

  若是生产,肯定要洗三,做满月。

  八大公府向来同气连枝,她出面邀请马尚香进府做客,未必不可。

  小花精道:“出宫后,我家若有宴会,必给姐姐下帖子。”

  小花精没有等到三月八号出宫。

  三月六日,小花精便出宫了。

  通知早就下达到了各府邸。

  荣府的车架一早等候多时了。

  贾珠亲自驾车前来迎接妹妹。

  小花精跟马尚香同屋居住,有一份香火情。

  遂跟哥哥商议:“我们等着马姐姐的家人来了再走吧。

  不然,姐姐一个人孤单。”

  八公府的千金子宫中也有来往。

  只是那三位千金不跟小花精一间房屋。

  不及马尚香与小花精这般行动坐卧都在一处熟悉。

  然而,等了两刻钟,治国功府却没有人前来迎接。

  贾珠这时忽然想起一事:“妹妹,今日探春妹妹洗三,八大公府都有女眷到府里,只怕治国公府错漏了消息也不定。”

  小花精便转告了马尚香:“你家嫂嫂在我们家吃酒,不如姐姐坐车到我家,再跟令嫂一起回家?”

  马尚香反而笑了:“这正好,我去妹妹家认认门。”

  这个反应光明磊落。

  若是有些人,只怕马上要给嫂子上眼药。

  小花精瞬间觉得,马尚香这人可为朋友。

  贾珠自然不会反对妹妹的提议。

  马尚香对着贾珠行礼,耳根都红了。

  小花精见惯不怪。

  府里那些小丫头见了她哥哥,多半都是这个神态。

  因为有马尚香,小花精只是询问了母亲妹妹好不好,便没有多做交流,免得马尚香觉得冷落。

  半个时辰,马车到了荣府。

  荣宁街上果然车水马龙。

  小花精先带着马尚香去荣禧堂给祖母行礼。

  然后再把马尚香送到她嫂子身边。

  她嫂子拉着马尚香怪亲热,对小花精十分感激。又说回家要责备下人,安排失误。

  小花精对着亲眷们行了一圈礼,这才返回花园子。

  菡萏院实在调太小,酒宴摆在荣禧堂。

  这也间接证明了,荣府两房没分家。

  小花精忙着看妹妹:“她怎么不睁眼睛啊?”

  王氏却拉着小花精哭了:“瘦了,宫里吃不好吗?”

  小花精只好放下妹妹,专心跟母亲说话:“吃的很不错,就是进宫了见不到您们怪想的,晚上整夜睡不着。”

  王氏又哭:“我的儿,你受苦了。

  不知道皇帝老子怎么想的呢,硬要你进宫当差。

  咱们家不缺吃穿,谁愿意做那个劳什子女官谁去好了,怎么这么作践人?”

  小花精忙着捂住母亲的嘴巴:“千万别这么说……”

  然后,给母亲的产房打了个灵气罩子:“母亲以后在家里可要谨言慎行,这一次皇后娘娘暗中告诉女儿,女儿之所以才艺表演只是朗诵了诗词,却被陛下定论为才女。

  皆因孩儿从十岁开始的一言一行,皇帝都一清二楚……“

  小花精这话其实有些漏洞,只是王氏没听出来。

  嘉和帝监督贾代善,监督小花精,再不会监督王氏。

  或者,不会天天监督王氏。

  王氏去吓得不轻:“天爷爷,这怎么得了?得告诉你祖父与父亲……”

  小花精拉着母亲手:“安心,我会告诉祖父,现在替您看看脉搏……”

  王氏又扁嘴:“我的儿,进了那个地方伺候人……”

  小花精忙着一嘘,王氏就掩嘴抽泣。

  好在王氏没有大的毛病,只不过生产之后有些气虚。

  小花精给母亲一个治愈术,恢复她身体的创伤。

  补血补气,则需要食疗,府里有专门的厨子。

  小花精不过带待两刻钟,祖父贾代善便派人前来召见。

  今日的来客都是女眷,贾代善依然在栊翠观待着。

  小花精知道祖父想知道什么,行礼之后,便把皇后娘娘的言辞转告了。

  贾代善颔首:“这些事情我都知道了,你进宫见过大堂兄没有?”

  小花精摇头:“几次去御花园散步孙女没参加,到处都有耳目,有什么好玩呢,孙女都在屋里打坐。

  听其他人说,几位小皇子曾经到过御花园,跟秀女们偶遇过。

  只大堂兄去没去,孙女不知道。”

  小花精其实见过大堂兄,而且是见他们来了,小花精才躲在屋里不想出去。

  来的皇子是九、十、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

  这几位都要迎娶正妃。

  但是,小花精也不是大白菜,凭什么送上门去给他们挑挑选选。

  遇到个大皇子那种混蛋玩意儿,还不恶心死。

  小花精也把大皇子的事情告诉了祖父:“从这件事情看,咱们家万不能跟他攀上关系,才说要迎娶人家做侧妃,转眼把人丢进水里,遑论旁人?”

  贾代善颔首:“祖父知道,我们不跟任何皇子来往,只是眼下你大堂兄给十三皇子伴读,今后的荣辱,只怕都牵连在他身上。”

  小花精却道:“十三皇子看着还好,他只要不犯谋逆,应该问题不大吧?”

  贾代善怕孙女进宫了还糊里糊涂。

  遂跟小花精揉碎了解释。

  十三皇子跟四皇子是一条船上的。

  如今贾瑚跟着十三皇子,等于跟四皇子有了干系。

  四皇子上位最好,中立也可,就怕失败了。

  这话小花精懂,倾巢之祸,难以避免。

  小花精是不能无辜杀生。

  然而,你死我活的时候,还是可以自救。

  “祖父安心,今后在宫中,孙女会照顾堂兄,再不会让他陷入危险之中。”

  贾代善摆手:“你虽是女官,依然在后宫的范围内,无旨不要轻易出后宫。

  只要四皇子不倒,你哥哥就安全。

  顶多在你兄长危险时刻,你暗中向十三皇子四皇子传信示警,让他们去救你兄长。”

  小花精道:“就怕有时候他们也不愿意出面呢?”

  贾代善道:“这个你不必担心,祖父叮嘱过瑚儿,什么时候,都不要贸然出头。

  祖父今日也郑重嘱咐你,什么时候,都要以保全自己的性命为前提,臣子尽忠,也要有命才行。”

  小花精应了。

  贾代善交给小花精一个密匣:“这里面是我们在宫里的人脉,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动用。”

  好家伙,有御前侍卫,有御前太监。

  奇怪的是,内务府与御膳房,也有祖父的人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