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蔷薇花开了吗 > 44、第四十四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从教导室出来, 谢蔷有些心不在焉。

  脑海中回荡着谢婉对她说的话:

  ——“小蔷,大提琴是你从小的梦想, 能去柯蒂斯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两年前你父亲出了意外, 家里没有人责怪你。如果三哥他现在能醒过来,他一定也不想见到你因为他放弃自己的理想。”

  柯蒂斯留给她的时间不多。

  她必须尽快做决定。

  谢蔷出神地想着,没留意面前有人, 就这么直挺挺地撞了上去。

  “啊——”谢蔷忍不住低呼。

  她朝后踉跄了两步, 腰上忽然多出一道力度。柳明修臂弯环住她的腰,扶住她,“在想什么呢?那么入神?”

  谢蔷微怔。

  她抬头望过去, 对上他安静投来的眸光。

  心底没来由地一虚。

  谢蔷下意识把信封往身后藏, 支吾道:“没什么……刚好在走神。”

  柳明修问:“刚才姑妈找你谈什么?”

  “就是……”谢蔷不知道该怎么跟他开口。如果她去柯蒂斯, 至少要和他分开两年的时间。

  两年说长不长, 说短也不短,他们都经历过, 知道天各一方的日子有多难熬。

  谢蔷摇摇头,低声说:“就是问我们两个的事情,没什么大不了的。”

  晚上柳明修生日,在舒宁家的别墅庆祝。邀请的人不多, 主要谢蔷不喜欢人杂的场合, 柳明修对生日也不太上心,几个相熟朋友之间聚聚即可。

  除了他们这对儿,杨夏带着自家的堂妹,堂妹又拖着个小闺蜜;舒宁也喊了个姑娘过来, 校外高二的女孩子,舒宁最新的追求对象,事情已经成了七八十,就差明面儿上确定关系。

  他们在别墅院外架了张桌子,几个人围在桌前打麻将。谢蔷和柳明修一起,舒宁跟他的准女友,剩下两个位置,则让杨夏和他家堂妹杨萱占据。

  舒宁坐庄,砌好牌后,扔了个没用的番子出去,闲聊道:“说起来,你怎么兼职带起孩子了?你大伯呢?”

  杨夏一连出了几把铳,再输底儿都没了。他捋着手里的牌,眉心微拧:“大伯一家出去了,阿姨没那么快赶来,我妹跟我们同校,就让我先把她领回家。”

  杨夏抓着九筒的手摇摇欲坠,台面上一张都没见过,上把他让人杠爆九筒,一家包三家,输得他对筒子产生了阴影。

  柳明修指骨在桌上敲了敲,挑眉:“快点儿啊,都在等你一个人。”

  阿姨把烤串和啤酒拿来,谢蔷坐在柳明修旁边,顺手给他喂了一口,用纸巾给他擦唇角。

  “杨夏是被杠怕了。”她说。

  杨夏眼睁睁地看着这俩人你一口,我一口,明明那么多烤串,非得要吃同一串,啤酒也要喝同一罐。

  杨夏怀疑人生:“……嫂子你变了,你以前不会帮着明修怼我们的。”

  轮到柳明修出牌,柳明修询问谢蔷意见:“我们打哪个?”

  谢蔷抱着他胳膊,目光在桌面溜了一圈儿,摁住柳明修想出六万的手,“台面上一张都没见过,刚才舒宁连打了两张四万,又摸了一张五万打出去,悔得跟什么似的。他要么手里抓着三个,要么就叫三六万。”

  舒宁:“……”

  舒宁万万没想到自己一手牌让人看了个一清二楚。

  他道:“明修你这是犯规啊,还请军师了。”

  柳明修在麻将上还是生手,不同谢蔷深得家里姑姑和大伯二伯的真传,记牌功夫了得,一般人都玩不过她。

  她给柳明修挑了另一张,“打这个,这个肯定没人要。”

  柳明修听谢蔷的,她要他打哪张,他就打哪张。

  四个人摸了几轮下来,糊牌的是杨夏的小堂妹。

  杨萱把手里的牌一推,单吊二筒。她笑眯眯地冲他们三人抖了抖手心,“几位大哥,给钱吧。”

  舒宁:“……”

  杨夏:“……”

  舒宁和杨夏没想过,输给柳明修这个有军师坐镇的人也就算了,竟然还输给一个初二在读的小朋友。

  舒宁吐槽道:“我怀疑我们学校初中部是不是天天教学生打麻将,为什么一个初二的孩子这么会?”

  杨夏一晚上没糊过牌,裤兜里的钱都输干净了。

  他尴尬道:“萱萱,哥哥能先欠着吗?”

  杨萱面无表情:“哥哥,你欠了好几把了,麻将场上无父子,就算我爸在也是要给钱的。”

  杨夏:“……”行吧。

  经过协商,杨夏决定用微信转账。

  柳明修兜里同样也一分钱都没有,谢蔷今晚承包输赢,柳明修赢了归她,输了也归她。

  谢蔷低头掏钱包,舒宁看见了,戏侃道:“你早上不还说不吃软饭吗?”

  他柳明修说过的话可太多了,哪一次不是转眼就当屁一样给放掉。

  柳明修搂着谢蔷,理直气壮地道:“你没媳妇儿,你不懂软饭的香。”

  舒宁:“……”

  舒宁无力反驳。

  谢蔷把钱给妹妹,在桌子底下掐了道他的腰,“我记着账呢,回头你得还给我。”

  柳明修凑过去,在她耳旁道:“钱没有,人要吗?”

  四圈麻将结束,他们都围去了烤炉那边。

  杨夏的小堂妹到一旁陪她的闺蜜去了。舒宁翻着手里的串,看着炭火滋滋地往上冒,顺口一提:“夏夏,你有没有觉得你那小堂妹的闺蜜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杨夏没太反应过来,“好像叫什么明晞的?明家的独女?”

  谢蔷和柳明修相视一眼,世家的圈子就这么大,同龄孩子有限,每年总会在各种晚宴上碰见。

  明家在南城影响力不小,他们都有印象。

  谢蔷插话道:“我记起来了,小的时候明家那位外婆,还想招柳明修做上门女婿来着。”

  “……”柳明修没想到事情过去那么多年,谢蔷还记得。锅猝不及防地甩到头上来,他得赶紧撇干净,“什么上门女婿?是想联姻,我爸觉得不合适,第一时间就拒绝了。”

  谢蔷吃着手里的串,慢悠悠地道:“明家那位可听话乖巧了,正统世家培养出来的女孩子就是不一样。还会跳舞,头发长,皮肤白,眼睛也大。”

  她这是在拐着弯子提他以前的旧账呢。

  柳明修说:“听话也才初二,年纪不合适。”

  “你的意思是,她要是大上几年,联姻就没我什么事情了是吗?”

  “……”

  柳明修气笑了,不明白她这张嘴一天到晚叭叭的怎么这么能说。

  柳明修两手捧着她的脸,认真地看她:“蔷儿,今晚烤串没放醋,你这醋劲儿也忒大了。”

  谢蔷轻哼了声。

  没多久,杨夏大伯家的阿姨过来接人,杨萱跟她的小闺蜜一起来向他们道别。

  杨萱背着书包,两手插衣兜里,对他们道:“几位大哥,小姐姐,我走啦,今晚谢谢你们,让我的零用钱又多了一些。”

  舒宁:“……”

  杨夏:“……”

  柳明修:“……”

  明晞怀里抱着课本,规规矩矩地说:“谢谢几个哥哥和小姐姐,今晚过得很开心。”

  在整个南城,经济命脉几乎都掌握在他们几大家族手中,但明家的根基更加深厚,对孩子的管教方式也更为严苛,不是他们这些从小让家里惯大的孩子能想象的。

  相对他们,面前这个女孩子显得格外板正。

  临走前,明晞朝谢蔷招招手,“小姐姐。”

  “……”

  谢蔷正准备转身,脚步顿住。

  她回头,“你喊我?”

  明晞点点头。

  谢蔷觉得奇怪,她和明家的孩子并没有私交。

  就着女孩的身高,她稍稍弯低身,双手撑在膝头,问:“怎么了?”

  明晞静静看着她,“刚才你和那个大哥哥是在吵架吗?”

  谢蔷一顿,没想到会让她听见。

  她下意识望了眼柳明修的方向。这人正和舒宁杨夏他们烧烤,聊得不亦乐乎。

  谢蔷心头略微有些尴尬。她刚才是闲得慌,故意找柳明修的茬,没别的意思。

  她和柳明修认识得早,两家在他们还没出生就订了娃娃亲,就算别家想插足,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谢蔷食指挠了挠脸颊,“呃……这个……该怎么说呢。”

  明晞话语温慢,像是怕她生气,跟她解释道:“联姻的事外婆很早已经和林家决定了,和柳家没有关系的。当初是外婆说,这个大哥哥比较幼稚,跟我们明家不太合适。”

  谢蔷:“……”

  谢蔷一愣,没忍住,随之噗嗤笑出了声。

  -

  结束已近晚上十点,他们明天还得回校上课,不好在外面逗留太晚。

  谢蔷后半场喝了点儿小啤酒,脸颊微微发烫,人也在兴头上,不想坐车里闷着,便拉着柳明修一路散步回去。

  舒家新入手的这套别墅距离柳家不远,隔着两条街的距离,步行不过半个小时。

  四周静谧,凉风丝丝地拂在面上。夜空中缀着几颗星子,月光晕染开来,像是打翻的水墨画。

  谢蔷拉着他的手在半空摇啊摇,不安分地跳上花坛台阶,沿着瓷砖走“猫步”。

  她步子不稳,左晃一下,右晃一下,随时都有跌下来的危险。

  柳明修在旁边护着她,生怕她出意外。

  柳明修说:“让你别喝啤酒,就你那酒量,一杯就倒。”

  谢蔷今晚的心情似乎格外地好。

  她专注着脚下步伐,唇角微翘,“人高兴的时候是不会喝醉的。”

  柳明修瞧着她,“为什么这么高兴?”

  “因为……”

  谢蔷停了脚步,转过身,和他面对面站着。

  她在台阶上,身高几乎和他齐平。

  她目光一转不转地望着他,路灯底下,她眼眸清澈得像琥珀。

  忽地,谢蔷身体朝前倒,整个人扑进他怀里,手臂勾住他的脖子。

  小猫般蹭蹭他的脸颊,在他耳旁说:“和你在一起啊。”

  柳明修微怔,下意识将她抱得更紧。

  他抚摸着她的长发,神情变得温柔,“嗯,看来是真醉了。”

  “我没醉!”谢蔷不乐意听见这话,立马从他怀里直起身,拧眉,冲他抗议地高喊。

  柳明修唇角弧度更大,“一般喝醉的人都喜欢声称自己没醉。”

  上回两杯威士忌就让她彻底丧失理智的事,柳明修还记得清清楚楚。

  他生怕她又原地蹲进花坛里,说自己是一朵小花儿。趁她还尚存一丝理智,他赶忙哄道:“蔷儿,我们先回家好不好?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了……”

  “不回家!我要和你在一起!”

  谢蔷没等他说完,手臂抱着他的脖子,两腿一蹬,整个人盘到了他身上。

  像考拉抱着树干的姿势,四肢缠着他不放。

  “……”

  柳明修被迫托着她,在原地默了一秒,道:“这个姿势不错。”

  不管他怎么哄,她就是不肯从他身上下来,他要是来硬的,谢蔷就开始嗷嗷要哭。

  她喝醉了是真黏人,柳明修上回已经领教过一次。

  他拿她没辙,只好这样抱着她一路走回去。

  所幸晚上行人不多,以他们现在的姿势,让旁人看见,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个什么诱拐醉酒少女的变态。

  柳明修说:“谢蔷,你以后只能在我面前喝酒,在外头不许跟别的男生喝。”

  谢蔷脸颊埋在他的颈窝里,意识已经不太清醒,牢牢抱着他,咕哝地应:“只要哥哥长得好,一杯雪碧我就倒。”

  柳明修:“……”

  柳明修被逗乐了。

  他说:“喊声哥哥听听。就喊明修哥哥。”

  在这件事上,谢蔷倒是存在本能反应。

  她哼哼两声,没随他的愿。脑袋往他衣领里钻,用嘴巴啃他的锁骨,“没门儿。”

  “嘶——”柳明修疼得龇了下牙。她喝多了,对他可不懂得留力气。

  他拍了掌她的臀,“回家再收拾你。”

  到了家门口,柳明修伸手按门铃,让阿姨帮他们开门。

  谢蔷意识混沌,快要睡过去,抱在他脖子上的手一松,险些从他怀里滑落。

  柳明修托住她的后背,将她整个人向上提,带回怀中。

  有东西从她衣服口袋里掉出来。

  柳明修垂眸望去,地上躺着一只白色的信封。

  他微微皱眉,正准备弯腰去捡,感觉她抱着自己的手紧了紧,低声迷糊地说:

  “明修,我不想离开你的,两年前我不想,两年后也不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